小說 達人專欄

算計電極compubrain 3-16 應得的自由/+2

奇箱 | 2021-01-04 22:28:18


 
        「…果然你是這樣覺得。」
 
        0110聽到這席話並沒有多大的失落。
 
        「她的獨白中,表示自己是參照無數人經驗與情感塑造出來的。這要問一下擁有過1011的妳了。」0000說:「她說的參照,如果我想得沒錯,那應該不是單純像閱覽書籍般的參照。」
 
        「嗯…除了單純提取知識與記憶外,還能完全帶入體驗那人的經歷。」0110對這方面還是相當了解,不過對此沒甚麼好印象:「在強制操縱blank幫我解監禁的鎖時,不小心稍稍用到這種功能…當了差不多半小時的五歲男童。」
 
        「那麼,如果把這種功能讓technician使用的話呢?」在這之後並不是0000能想像的事情,她只能詢問眼前曾有過1011功能的0110:「妳當初使用時,有什麼特別的感受嗎?」
 
        「就像是很清楚自己在做夢,但卻沒辦法停止做夢,也沒辦法決定夢該如何發展,偏偏又很有真實感。要是時間再久一點的話,恐怕我在裡面的經歷會和我以前的經歷搞混,那是宛如第二人生般的逼真感受,要是把所有人的經驗全強迫讓technician用這種方式吸收的話…也許你想的沒錯,這並不單是操縱心智層面的控制而已。」
 
        「是以『自然成長』的方式,變成這副模樣。透過控制學習環境的方式,讓technician的精神產生自然變質啊。」
 
        這是0000設想的最糟狀況,如果是以電極1011強制控制technician心智的話,只要想辦法摘除掉控制她的子部件,一連串的影響自然會消失,technician也能回復原狀。
 
        然而,如果是用間接方式的話,雖然要做很多事前準備,但要將自發性的改變還原到原先的心智狀況可說是難上加難,正如1011自己死前說的,現在的technician連他自己也無法控制。
 
        「但是這樣不是很不講道理嗎?」0110憤恨的說:「要是technician她自己的意願也就算了,吸收那麼多人生經驗,卻依然順從於1011的指令,technician真的是單純靠自己的意願在行動嗎?」
 
        「這種事情並不難想像,雖然是自然成長,但1011可以像修剪園藝樹木一般去蕪存菁,創造出心甘情願為1011的理想付出的人物,就像現在technician的這個樣子。」
 
        「…這不是在開玩笑吧?」0110雖然能接受這結論,但還是有太多匪夷所思的細節,她撫摸自己的額頭說道:「從technician失去意識開始也不過兩天而已,雖然她自稱在這段時間中把所有經驗體驗過一次了並變換成現在這副模樣,然而那時1011和我們對談的時候,顯然是不受影響的正常人啊。」
 
        「就算是監視成長狀況也有很多方法,甚至能在一開始就設立疆界,一旦technician做出越界的成長就予以修改。」
 
        「話說的簡單…但是人格修改又不是真如樹木一樣想修就修…」
 
        「當然不會這麼簡單。」0000說:「但是,1011都能用大量的知識去模擬類似0000的百科,用大量眼線模擬1000的監視,那麼透過剛剛的手法去做到類似1101,能調整人格的電極也不是不可能吧。而事實上他也真做到了,成功改變technician的想法呢。」
 
        「唔…」
 
        如此強硬解釋,0110便有點不能接受。
 
        但正如0000說的,事實上就是成功了。在兩人覺得是難關的地方,1011都已經克服了,而正是因為他事先克服了種種缺失,兩人才深深感受到威脅。即使罪魁禍首1011已經死的現在了依然如此。
 
        「那麼…不就沒辦法了嗎?」0110雙手一攤:「沒有人比1011還要了解technician和電極1011,一旦有缺失,按1011縝密的個性,他必然會發現並且做出毫無破綻的補救,加上我們都是以讓technician回復原狀為目標,這樣的話到底要怎麼擬定計畫?」
 
        「是啊…現在暫時還沒頭緒。」
 
        0110本來還有些期待著0000能有什麼建設性方案,換來的卻是他對無可挽回的爽快承認,她詫異地說:「你那時不是說technician還有機會回復原狀?」
 
        「…0110小姐,別忘了我在之前根本不知道technician會變成那副德性。」0000無奈的說:「半天前的我甚至還不知道你們倆是關在一起的,怎就要我在剛睡醒的現在馬上生出一個擊破1011縝密計畫的方案呢?」
 
        「咦等等等等等等,你那時在大樓說的話,現在就要翻臉不認帳嗎?」0110呆呆地說:「雖然我也覺得那有可能是場面話,但如果是0000的話好像真有本事做到…我可是這樣想才放下手槍的喔。」
 
        「啊那個啊…我倒是沒有說謊啊。」0000一本正經的說:「只有我的話絕對沒辦法做到,那時理清的事情實在太少了,我需要盡可能地蒐集情報才能做出應對,對當時的我而言,無論如何都不能讓妳死在那裏。」
 
        「…換句話說,是看上我使用過1011的經驗是吧。」
 
        「正好妳也有想救出technician的意願,我來善用妳的經驗,為相同目標努力,對妳我來說都不壞吧。」
 
        「又是這樣的說法了…唉…」0110深吐一口悶氣,眼神又黯淡了些許:「你實際上真的把我當作是收集訊息用的方便女人吧。在說出讓人失望言語方面你從不讓人失望。」
 
        「比起1011直接用tt-plus控制的方法,我覺得我還算是蠻人道的。」
 
        也不知道0000到底聽懂0110多少言外之意,但0110估計眼前能即興把1011計畫猜中七成男人是在裝傻,只聽他繼續說道:「還是說你要我用花言巧語誘騙妳,妳心裡會比較舒服?只要運用0000得當的話,我能說出世上最肉麻的話出來,甚至一秒就能變成情聖。」
 
        「直接這樣說出來,不就對我沒甚麼用了嗎?」0110不懂為何0000會輕易說出來:「我不怎麼靈光,有時被你忽悠還不知道。」
 
        「反正我也不打算和你甜言蜜語,就算是假裝也是一樣。」0000說:「比起說翻就翻的友情,還是藉由共同作戰築起的暫時性關係比較能讓我信任。」
 
        多麼的無情!0110不禁覺得0000實在過於執著1101那件事情,導致他對任何事情的正確於否都無法給予百分百的信任。
 
        只是除此之外,從0000這句話中還反應出一個問題。
 
        「那麼為什麼你還要執著於救出technician?」0110問:「既然沒辦法繼續相信其他人,不怎麼在意其他人,technician的事情放棄也無所謂才對吧。」
 
        「…妳說無所謂?」
 
        0000惡狠狠地瞪向0110。
 
        「站在擁有0110的立場來看,的確不希望讓那個擁有過大影響力的『機械神』多存在一分一秒,畢竟他雖然是從1011的計畫中誕生,compubrain卻是由 i 設計,要是1011的成果被 i 整碗端走,對你來說才是最麻煩的。」
 
        要是0000沒有和1011與technician有任何關係,恐怕就會是這樣想的吧。不,即使是現在,這依舊是0000決心處理這件事情的其中一個動機。
 
        「但我知道遠遠不止這些,你那時說服我時,有說過technician未來的遭遇,那就表示你或多或少有在意technician這個女孩才對。撇除你自己不想相信的友情,我不知道她到底有什麼的驅使你這樣做。」
 
        「…你就這麼想要我承認,我放不下同伴意識嗎?」
 
        「我只是不知道你在想什麼而已,要是你真只有面對 i 的考量,總有一天我會像待在1101時那樣,被你的疑心暗鬼殺掉。對你來說少了我幫助也是個頭痛問題吧。」0110對比自己還要有多種考量的0000傲氣的說:「所以請告訴愚鈍的我,你拯救technician的理由。」
 
        按一般狀況,用「朋友」一詞當理由是最佳解,即使稍嫌敷衍,卻也是個令人接受的正當理由。
 
        0000自然知道這點,他輕吐一口氣,在了解到0110並非故意用問題為難自己後便收回剛剛的凶惡神情。
 
        「我先反問你一下好了。你和technicain也不是多有交情,為什麼你到現在還是惦記著她?」0000說:「兩人只關在密閉空間中,估計她的話題不離什麼機械或發明吧,這樣無論是對同性還是異性都沒有任何吸引力的人,為何會想讓你拼命救回她?她有哪地方讓你著迷?」
 
        「我可不是為了自己的命就甚麼也不顧的人啊。」0110略顯氣憤說:「雖然我也想活命,但是那個女孩,那個發明家,應該要在更加寬闊的舞台或是環境中肆意揮灑自己的才能,即使沒把發明當賺錢工具,至少也不應該被強迫為某個混蛋賣命一輩子…應該得救的人不是靠電極而免於戴上tt-plus的我,而是她才對啊。」
 
        正因為相處過久,才會比較,才會分高下。
 
        即使擁有0110,要去從兩人中選擇一人出獄的話,無論是誰來做決定,被選擇的絕對會是technician。
 
        「這下你明白了吧,那份才華應該由她自由發展才對。」0000似乎早知道答案:「technician除了過人的才華外,有一部分了解她的人會這樣覺得。」
 
        「你想說你也是這樣嗎?」
 
        「那也是其中一個,還有另一個原因…」0000說到這裡頓了頓:「還記得supporter嗎?」
 
        「那個年輕院長?」
 
        0110回想起那個看似柔弱的院長,說起來technician似乎是育幼院出身,難道沒有父母嗎?
 
        「在那間育幼院出身的孩子…都是童年曾經受到凌虐,一般機構無法解決問題時才送往的地方。」
 
        聽到此話,0110倒抽一口涼氣。
 
        「啊啊…沒錯。」0000自言自語,似乎回想起某些噁心場景,他少見的摀住口鼻,故作鎮定說道:「只要知道她曾經受過那樣的對待,再看看現在的她,就覺得她應該要有更自由的人生,這樣天真的理由你滿意嗎?」
 
60 巴幣: 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