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原創同人】みさここ 七夕、歡笑與淚水(一)

闇之九尾狐 | 2021-01-04 17:10:00


背景/前言:大約為畢業後三年左右,她們故事開始前是在同居喔,但こころ父親還是替こころ安排了婚事就是了。遲些還會有之前モカらん中登場過的原創角色登場喔。(其實就是作者本人啦)
為了避免每次篇幅過大,我就慢慢上載吧。現在我已經寫了約16000字了,預計總共約20000~25000字吧。
另外,這是我第一篇寫的,靈感來源是在網上看見的另一篇みさここ同人文,我就借鑒了其中一段,並修改了少許,當作故事的開首了,希望各位能好好看看喔。以下就是正文了。

備註:「」是對話,『』是心聲。

「對不起,美咲,愛してる。」
在一間黯淡無光的房間中,一個黑髮的纖瘦身影抱著膝蓋坐在床邊地板上,雙眼無神的直視著前方。
自從那個燦金的身影離開之後,對於她而言,什麼都無所謂了,準確點來說,這根本是將她的心給抽離。
手機鈴聲響了許久,她不在意,門鈴聲一直在響,她也不在意。
直到聽見門鎖被打開的聲音,氣勢洶洶的腳步聲重重的朝自己而來,下一秒自己就被抓住衣領狠狠的揪了起來。
「奥沢美咲!妳在幹什麼!」
花了一點時間,才能夠稍微回神,聚焦在眼前的人身上。
「有咲さん...」
看著還是這樣委靡不振的美咲,有咲本來就燃燒著的怒火,更加旺盛。「妳知道她今天要結婚了嗎!」
有咲看見美咲的瞳孔猛然的放大,但卻又立刻黯淡,整個人比起剛才更加沒有生氣。
「我⋯⋯我又不能做到什麼⋯⋯」
聽見這句話的有咲氣極,便一個用力將美咲甩到地上,「好!就當我看錯了你!」
美咲看著有咲生氣的直接轉身離開,只是勾起了一個極其苦澀的笑容。
「美咲ちゃん...妳真的不去嗎?」
聽見聲音,美咲才看見站在自己房門口,身穿洋裝、西裝,盛裝打扮的花音、はぐみ和薫。
花音和はぐみ帶著淚花,緩緩走近美咲,蹲下身握住美咲的手。
「美咲ちゃん,真的要放棄了嗎?」
「美くん⋯⋯こころちゃん的笑容,不是真心的⋯⋯」
美咲看著兩人為自己和她流下的淚水,用力的咬緊牙關,卻不知道該如何回應。
此時,薫大步走了過來,「就算妳對於她結婚沒有意見,但她的婚禮,我們身為『夥伴』也絕對不能缺席。」
認識這麼多年,第一次在薫身上感受到了怒氣,也許受到了千聖的影響,氣勢上完全讓美咲無法招架,只是愣愣的看著薫塞過來的西裝。
薫看著仍沒有動作的美咲,微微瞇起了眼睛,「需要幫妳換嗎?」
也許是被薫那個愈漸加大的怒氣所嚇到,美咲下意識的快速將衣服換上,回過神來,她已經坐在車裡,被塞了一袋麵包,是來自熟悉的山吹烘焙坊。
「剛剛有咲說要給妳的,妳一定很久沒吃東西了。」花音看著美咲依然愣愣的,便開口說著。
「はぐみ也有拿了家裡的可樂餅,美くん趕快吃一點吧。」坐在前座的はぐみ也將一小袋還微溫的可樂餅拿給美咲。
緩緩的咬了一小口可樂餅,美咲才突然發現自己餓得誇張,但也知道已經將近兩天沒有進食的自己,不能一下子吃太多,慢慢的將食物吃下肚,也喝了一些水才覺得舒服一些。
在自己專心進食的時間中,薫已經將車子開到了典禮會場。
別緻的教堂,佈置得相當用心,而這次只開放記者進場,還有不少黑衣人們把持著場地。美咲遠遠就見到一群記者在準備採訪弦卷先生,更令美咲回想起こころ早已成為了她家族的一枚棋子……
美咲下了車,怔愣望著眼前的一切,一股不甘心與悲傷自心中滿溢而出,直到聽見花音的喚聲,才發覺自己已經將自己的下唇咬出血。
輕輕舐去唇邊的鮮血,品嘗著那鐵鏽味,美咲握緊了拳頭,猛然轉身望向花音、はぐみ和薫,「我想帶她走。」
花音跟はぐみ立刻露出喜出望外的表情,正要開口,卻被薫擋了下來,「妳確定?不是花了兩天時間決定自己只是來觀禮?」
聽見薫一番話,每個字都很狠刺進自己的胸口,美咲痛恨自己的自卑與懦弱,可是卻還是時常對著這兩種情緒自我投降。
轉過頭望著那高聳的教堂,那是自己的夢想。自己曾覺得想要與她攜手踏入教堂是奢望,可是現在若不去搏一把,那就真的只剩絕望了。
「我要帶她走,不計任何代價。」
薫看著美咲炯炯有神的雙眼,總算恢復了平時那一貫的笑容,「就像哈姆雷特裡頭、」
「かおちゃん,閉嘴。」千聖冷冷的聲音,直接阻止了薫奇怪的莎士比亞言論。
「千聖先輩?!」美咲這才發現原來大家都來了,Poppin' Party、Roselia、Afterglow、Pastel Palettes、Morfonica和Raise a Suilen,少女樂團派對的大家都來了。
大家聚在一起討論了一下,其實也算不上計畫,只不過就是大家合作將所有黑衣人擋住,讓薫開車帶美咲和こころ離開這樣簡單粗暴的方式。
剛剛已經上去與こころ見過面的Poppin' Party負責帶路,其他人就負責擋人。
衝進教堂,正要往後台走,幾個黑衣人便跑了過來,香澄、たえ、沙綾便死死把樓梯卡住,要其他人趕緊往上走。
美咲被有咲扯著往前跑,りみ也跟在旁邊快跑著,在新娘休息室前的轉角,聽見了那個熟悉的聲音。
「讓我自己一個人待一下好嗎?」兩個黑衣人被強硬的推了出來。
那樣帶著些微哭腔的聲音,美咲聽著就有落淚的衝動,那是自己的心上人,怎麼能讓她受到任何委屈,正要衝出去,卻被有咲拉住。
美咲正要抗議卻被有咲摀住嘴巴,他們聽見那兩個黑衣人正與對講機另一端回報大小姐的情況,也得到先去其他地方支援的指示。
看見那兩位黑衣人確實離開後,三人便衝進了休息室。
こころ看見衝進來的人,先是愣了一下,再來就是不顧拖地的長白紗,直接往美咲身上撲。
美咲促不及防直接被撲倒在地,卻也用力抱緊了這個人,真想殺死前兩天的自己,為什麼會捨得放開這個人呢。
「好了,別抱了,快走吧!」有咲開口催促著,四人正想離開,卻聽見敲門聲。
四人頓時噤聲,聽著外頭的動靜。
「大小姐,奥沢様有過來找您嗎?」
こころ看了一眼還被自己壓在地板上的美咲,「沒有,如果她來了,我還會在這裡嗎?」
美咲好笑的看著學會睜眼說瞎話的こころ,卻換來了旁邊的有咲一句責罵,「還有閒情逸致笑,快點從後門出去吧。」
聽見外頭的腳步聲遠去,四人便偷偷打開休息室的門,確定走廊上沒有人後,美咲便打算直接抱起こころ。
こころ卻伸手拿了擺在一邊打算拿來拆禮物的小刀,直接將礙事的裙擺割去。
「こころ...?」面對如此果決的こころ,美咲瞠目結舌。
「反正不是為了美咲穿的,沒關係。」說完,隨手將小刀放下,便直接撲上美咲。
美咲這次有所準備便好好的接住了こころ,將她抱好,便打算與有咲、りみ一起衝出去。
りみ卻停下腳步,打算留下來拖延,有咲想了一下決定也留下來,反正另一邊還有其他人在。
抱著こころ從另一頭的樓梯下去,剛進到一樓大廳又有另一群黑衣人靠了過來,美咲看著這幾個男性,發現他們似乎不是弦卷家的,看來是不好應付。
美咲正思索著如何脫身時,四個人影擋在了自己面前。
紗夜將西裝外套脫下,順手將頭髮紮起,轉身對美咲說著,「還不快走。」
「哼哼,就交給我們吧!」日菜不顧身上的西裝裙,直接用高跟鞋往最靠近自己的黑衣男小腿就是一腳。
蘭將身上的和服用綁帶固定之後,也與巴一起撲了上去。
美咲看著四人為著自己如此拼命,只能轉身奮力的跑走。
二人走到了停車場,薰早就在等待她們。她們快速的坐上後座,然後薰便迅速地發動了車子,迅雷不及掩耳地離開了停車場。
(未完待續)
115 巴幣: 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