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芙之狂想曲II】十六、好的開始

夢墨輓歌 | 2021-01-02 18:30:02


  躺在偌大的房間中,想起第一次穿越過來就是在這裡上吊的。
  天花板複雜華麗的花紋令我頭昏,於是我閉上眼整理這幾天累積下來複雜的思緒。
  經過反覆使用力量,加上與瑩親對立之後,我發現一個癥結點。
  我擁有的力量並不只有『靛色』。
  起初我把自己局限在,力量需要某些條件才能發動,後來仔細審視自我後,發現明明是屬於前鋒戰力的靛色,卻可以使用治癒、空間移動和語言的力量。
  也許公主本身學過多元魔法,但每項魔法都能輕鬆使用實在詭異。
  擁有綠色公主力量的瑩親能魅惑人心,可是條件不足時她依舊是個普通的下女。
  芙.佩特爾更是平凡到極致的小女孩,連魔法都沒學過而且也無法驅使魔力,這樣弱小的她也隱藏著黑色公主的身分。
  從這兩個人的特質看來,九色公主雖然強大但非全能,我與他們相似卻不一樣。
  有曖昧條件時,我可以發動破壞能力,沒有曖昧時則能使用靛色外的魔法,就好像某種切換開關再幫助我調節魔力。
  北風說的種子,就是第二種力量嗎?
  名為--如你所願--的力量。
  知道自己強大的程度後,我開始調適心情,原本急著要去毘昆河,可是現在知道外面戰火混亂,加上魔石狀況不穩定,我才說服自己放下。
  就算現在用空間移動到毘昆河,避開所有危險順利找到最後一塊碎片,之後還不是要等魔石孵化,反正都要等待了,那不如利用等待的這段時間好好玩樂。
  是的,來玩遊戲吧。
  「你真喜歡絞盡腦汁呢,還在分析力量的來源和使用方式嗎?」
  帶著詭異笑容的北風坐在陽台邊,紫色長髮隨風飄逸,在月光照耀下圓大的鏡片反射著銀光。
  北風的出現在我預料之中,她肯定看見抓姦直播,覺得有趣外也認為事情應該要往下一個階段發展了,不然一直搞笑她也會看膩吧。
  就算我不願意,到了這種地步,最終仍無法避免戰爭。
  「分析已經沒有意義,我也不會緊追著最後一塊碎片了,越是想要快點達成目的,遇到的阻礙就會越多,那不如靜觀其變。」
  北風一個彈指憑空變出熱茶,「這世界很好玩喔,多看點風景和體會魔法的奧妙也不錯。」
  「哼!少在那邊說風涼話,你說不會插手干涉太多,實際有很多事情都因你而起,九色公主覺醒也是你搞出來的吧。」
  「你覺得呢?」北風咧嘴而笑,我認為她絕對跟公主覺醒脫離不了關係。
  「跟你這種惡劣的魔女說太多也沒用,我現在只想確認找到芋芙後有辦法回到原本世界。」
  「唉呀,不用擔心,你隨時可以離開這個世界,除非這裡有讓你留戀的事物。」
  留戀?這亂七八糟的地方有什麼好留戀的,我還擔心住在這裡太久,回去之後會不自覺喊出中二台詞,唯一讓我覺得可惜的是魔法不能一起帶回去。
  北風喝完茶便消失在陽台上,我走向陽台嗅著殘留的茶香,心想自己也能像北風那樣隨心所欲就好了,即使自己獲得比起他人還強的能力,但使用上還是有所限制。
  為了防止意外發生,我才會跟佩諾齊提出交易。
  我需要一個隨時都能出現在我身邊的人,那個人要夠強大、夠帥氣。
  佩諾齊算是我理想的類型,感覺他在我身邊就能順利使用魔法。
  只是對方願不願意跟我交易不好說,畢竟第一王子個性難以捉摸又孤僻。
  夜色已深,我卻毫無睡意,就這樣盯著月亮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黎明升起。
  一大早起來就看見艾德里安推開房門一半,站在門外一臉哀傷的說。
   「夏詩,難民發起暴動。」
  「現在國王是魔王之子,這種事情讓他們自己處理。」我瞇起眼感到厭煩。
  艾德里安面有難色,別過臉嘆了一口氣,「他們打起來了。」
  「啊?」
  跟著艾德里安,來到中央廣場發現黎娜跟佩諾齊扭打成一團,雖然兩人目前魔力都沒以前高,但對人類來說還是有一定程度的破壞力。
  暴民早已解散,他們被魔王之子的力量嚇到四處逃竄,原本國民人數就不多了,如今又少了一半。
  弗格薩斯坐在高塔上觀戰,吃著藍莓還一邊哼著小調,發現我們在廣場旁邊,便躍下高塔湊到艾德里安身邊,塞了一顆藍莓到他嘴裡。
  「一大早別愁眉苦臉的嘛。」弗格薩斯搭上艾德里安的肩,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我大哥就是因為這種個性才當不了魔王,加上前幾天的恥辱讓他心情很差呢。」
  「所以現在是小朋友吵架,還是佩諾齊正在發洩情緒?」我環起手睥睨的看著前方。
  兩人明明是魔王之子,打起來卻像是小孩在搶糖果。
  魔法隨便亂丟隨便亂炸,揮拳、踢腿無力就算了還打不到對方。
  最後佩諾齊抓住黎娜的長髮,黎娜扯住佩諾齊的長髮,拉拉扯扯到體力耗盡都不罷手,他們該不會是打算讓對方禿頭吧?
  「夠了喔,適可而止。」我不耐煩的發出警告。
  黎娜表情不太甘願,但她還是放開佩諾齊的長髮並將他推開。
  佩諾齊有些狼狽,不過眼神中依舊充滿憤怒,爬起來想繼續打,艾德里安想跑到兩人之間阻止爭鬥,為了避免傷員增加,我快一步衝到佩諾齊面前掐住他的頸子。
  「都什麼時候了還無理取鬧,就算你不想接手這個國家,也不要這樣搞破壞吧。」
  「嘖!」
  佩諾齊露出不爽的臉,用力甩開我的手,瞪著我欲言又止,最後什麼也沒說的離開。
  「那傢伙到底是怎樣啊?」我嘟起嘴有點不開心。
  「別管他了。」黎娜抹去鼻血,整理被弄亂的長髮,「大哥脾氣本來就不好,遇到暴民又魔力匱乏症發作,這幾天大概都會是這樣的狀態。」
  「唉,這個國家的狀況越來越糟了。」弗格薩斯嘴巴上這麼說,臉上卻掛著笑容。
  幸災樂禍是弗格薩斯最喜歡做的事情,他也懶得管佩薩黎共和國未來如何發展,還有點期待別國打過來後我們會怎麼反擊。
  「回報,東邊森林出現仕迪亞國軍隊。」蘭凡特騎著馬趕回來,他表情非常凝重嚴肅,「我剛剛好像看見第一王子跑去東邊森林,你們有偷襲別國軍隊的打算嗎?」
  「軍隊性質是?」艾德里安按著下巴思考著。
  「補給部隊。」
  「數量?」
  「三十多人,其中包含被奴役的地精。」
  「地精?」黎娜非常訝異,露出嫌惡的眼神,「他們瘋了嗎?竟然奴役地精。」
  「那是什麼?傳說生物嗎?」我好奇的問。
  「自然界有許多光明神的遺族,精靈守護花草樹木、天使守護天空、妖精守護河川、地精守護大地,傳聞若善待他們會獲得好運,虧待他們則會招來災禍。」艾德里安細心替我解說,「人類對自然界的信仰比較薄弱,魔族和獸族則深信這種民俗信仰。」
  「魔族不是黑暗女神的追隨者嗎?還會相信自然界信仰喔。」我挑起眉問。
  「戰爭之前,魔族跟自然界種族相處融洽,後來人類發起戰爭破壞自然,他們就躲起來囉,黑暗女神也是在自然種族消失後才大規模組織軍隊攻打人類。」弗格薩斯聳著肩,「人類那個九色公主的童話故事在魔族聽來根本莫名其妙呢,明明是人類自食惡果還要怪黑暗女神帶來黑暗。」
  「自然界是人類破壞的?」艾德里安難以置信,他只聽說過魔族會大肆破壞,沒想到真正到處作亂的原來是人類,「可是,你反對黑暗女神發起戰爭,為什麼?」
  「黑暗女神發起戰爭的理由,純粹是因為她是神經病,不然老姊你知道黑暗女神究竟是為了什麼發起戰爭嗎?」
  黎娜頓時語塞,過了幾秒才不確定的回應:「因為……人類侵犯到魔族領地了?」
  「啊?語氣這麼不確定,魔王之子連戰爭原因都不知道就跳進戰場喔!」
  蘭凡特感到有些荒謬,魔族跟人類的戰爭難道不是因為爭奪領土嗎?至少他一直以來都是這麼認為。
  「先別談論過去了,現在重點是我們應該要去解放地精。」
  黎娜凝聚一些魔力恢復傷口,用魔力重組一套方便行動的服裝。
  「解放地精對我們有什麼好處嗎?」我比較想搶資源,地精應該不重要吧。
  「他們很會蓋房子喔。」弗格薩斯甩起手杖,戳了戳身邊殘破的圍牆,「他們有『建築』的習性,只要是土製、植物材質的房子他們都能修。」
  「原來如此,我們去解放地精帶回來讓他們蓋房子,一隻地精一個家,至少能把城堡附近的房屋蓋回來。」環顧城堡周遭,多數都是混泥土的房屋,不知道地精願不願意幫忙重建。
  「不過除了仕迪亞國軍隊,隔一條河還有米安奇帝國士兵駐紮,還不確定他們是否有結盟。」蘭凡特特別補充道:「米安奇帝國軍營裡有大量黃金,所以他們駐紮有一百多人,都是為了保護黃金。」
  一邊是物資,另一邊是財寶,以目前殘餘人數看來很難兩邊都搶。
  不過如果兩邊都能搶到的話,重新建國有很大的幫助。
  「黎娜、弗格薩斯、艾德里安,你們去搶黃金,蘭凡特跟我去東邊森林。」我爬上馬背抱著蘭凡特的腰。
  「為什麼我不能跟艾德里安一起去啊?你不是很強嗎?自己去處理東邊森林!」蘭凡特非常不滿,他一直想跟艾德里安行動,我卻不斷拆散他們。
  我也不是無腦亂拆啊!重點是功能分配的問題,佩薩黎共和國是由魔王之子為中心建立的國家,除了魔族之外還有來自各地不同民族的人類。
  為了展現人類和魔族也能共同戰鬥,分配自然是兩個種族都要有,如果讓某一邊只有人類和魔族的話,很難展現國家特異點,就是故意要別人感到「為什麼他們可以攜手合作」這樣的疑惑。
  那為什麼不叫黎娜跟我一起去東邊呢?
  黎娜剛剛才跟佩諾齊吵過架,誤會都還沒解開就去找人可能又會打起來。
  至於弗格薩斯不去東邊則是因為他跟艾德里安有『共享』,兩人一起行動,搞不好在偷襲戰會更有默契。
  東邊森林主要目的是解放地精,我打算讓地精對人類有點好感,雖然有壞人類奴役他們,可是也存在著好人願意拯救他們,這就需要我跟蘭凡特努力表現了。
  當然不期望地精會馬上對我們有好感,但魔族本身跟自然界感情比較好,希望佩諾齊在這點上能幫助我們在地精心中留下好印象。
  我懶得跟蘭凡特解釋,直接搶過馬繩用力一甩!啪!
  馬匹賣力的往前跑,蘭凡特轉頭想大罵差點咬到舌頭,他滿臉怨念的斜睨著我。

37 巴幣: 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