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算計電極compubrain 3-15 乾糧風味早餐/+2

奇箱 | 2021-01-01 22:20:34


        直到中午,擁有電極的兩人沒有受到任何陌生人的攻擊。
 
        如同在屋頂上機械神做出的宣言,攜帶著tt-plus的人就像往常路人一樣,儘管在夜晚中0000與0110乘著機車離去,依然沒有做出任何動作,彷彿兩人也融入了這個由tt-plus所構築的社會。
 
        「…在車子裡啊。」
 
        0110似乎熟悉了這種展開,比起上次在廂型車裡醒來,小客車的天花板顯然低了不少,隨便起身的話額頭可不好受。
 
        現在天氣已經轉秋,車子也停在陰涼處,但溫度一升高就必然使密閉空間的空氣變得又悶又熱,0110見車子的鑰匙就放在前座椅子,便啟動車子電源,在不啟動引擎下開啟冷氣。
 
        就在數小時前與1011的對峙中,0110在鬼門關前走了一回。過程中的武打與推理都是0000處理,本身0110並沒做什麼事情,但是心靈上的大起大落也讓她吃了不少苦。
 
        雖說勉強打消念頭,但足以讓人想主動尋死的心靈創傷,間接導致她身體的疲倦,這甚至比任何外傷還要難以撫平。
 
        「嗯?」
 
        讓身體稍稍涼快後,0110才意識到這車子只有自己一人。
 
        她朝窗外看去,在山區的停車平台上還留有那天載自己回來的車子,所以0000應該還在附近才對。想了片刻後,0110將車鑰匙收起並下車,試著去找尋0000的位置。
 
        不過才一個轉彎,0110便發現睡的死爛的0000,他正毫無戒心的躺在被打開的後車廂中。
 
        她對睡著前的記憶沒甚麼印象,所以心中還隱約好奇著0000要躺哪裡。看樣子既沒準備睡袋和帳篷的他很直接地找到答案。
 
        「…睡這這種地方,還能睡得比我熟啊。」
 
        0110看著在狹窄箱中的0000睡覺的姿態,想起在大樓頂樓0000說的話,心中五味雜陳。
 
        確實那時候的自己有點想不開,需要有人拉回來,但是現在回頭看這事情的話0000也不遑多讓,獨自一人攻堅大樓這種事情已經算是在賭命了,被不要命的人訓誡別輕易自殺,真有種說不出的奇怪滋味。
 
        「明明比我還晚接觸,為甚麼他反而比我還要熟練運用這東西…」
 
        曜黑的0000在男子的頸部上閃爍。
 
        0110經由第二次複製0000的百科功能,也發現了數個新的事物。比方說,她這次不需要再從頭適應0000的功能,因此這次不會出現剛複製1011時無法馬上派上用場的狀況。
 
        但是比起這喜訊,0110體會到更深的現實,她沒有像0000一樣有足夠能力使役這功能,無論找尋「催眠藥物」還是「武術」,得來的卻止於一般的名詞解釋,僅僅只是活字典而已。這種感覺就像是只能使用體驗版內容,卻永遠無法使用完全版一般。
 
        到頭來,自己還是和1011所說的一樣,成不了甚麼威脅。
 
        「…嗯?」
 
        正當0110胡思亂想時,細微的聲響似乎吵醒了0000。四隻眼睛正好相互兩兩對視。
 
        「呃…早安?」
 
        這出了0110的意料之外。但是0000並沒有特別的反應,一個轉身,稍微動了動身體換個姿勢後就繼續睡。
 
        平時只有兩人的話,0000這樣做顯然是會惹0110不悅,但現在的0110顯然也不是正常的精神狀況。即使知道對方已經半醒,0110依然盯著在狹窄空間側睡的0000。
 
        為什麼要幫助想尋死的自己呢?為什麼在與1011纏鬥時會信賴我的幫助?雖然對他還抱有許多想不透的疑問,然而聽著他勻稱的呼吸聲,那些事於0110而言似乎變得沒那麼重要了。
 
        「…啊啊啊!」
 
        過了些許時間後,0000突然先是一個劇烈翻身,再來身體九十度直立起來。
 
        「妳這樣我是要怎麼睡…嗚喔!」
 
        「诶?」
 
        明明比0110還要機靈的0000,卻在這時候吃了一記天花板的衝擊,直接撞到後車箱的鐵板,還是半邊稜角的地方,光是用看的0110便起一身雞皮疙瘩。
 
        「…我以後一定不會再把車內的位置讓給其他人,這地方真不是能睡覺的環境。」
 
        在狹窄的空間中掙扎許久後,0000總算是把雙腳伸到地板上,伸展身體後又為不充足睡眠感到不適,0110不用透過言語便知道他現在的心情極糟。
 
        「可…可別忘這台車是我家財產啊,你要搶我位置的話…至少要打點我睡覺的地方。」
 
        「不就是一個睡袋和帳篷的事嗎?事情結束後去打點一份就行了。」0000盯著0110慌張的神情說:「都有0000的功能,別說不會架帳篷啊。」
 
        「嗚…」無意間被0000說中在意的事情,0110面容微微扭曲:「比起這事,真虧能一直在偏僻的這裡躲過1011的搜索…我逃出來不到半天就被抓回去了。」
 
        「也不是全憑我自己才躲過,受了個想看戲的自來熟壯漢幫忙。」0000說:「雖然總有被借力打力的感覺,不過當下只要把妳找出來的話,怎樣手段都行。」
 
        「我?」0110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妳是為了我?不是為了technician?」
 
        「沒錯…」0000覺得這也不是要隱瞞的事情:「有個能協助我讓technician回復原狀的人,想要見妳一面。」
 
        「…會有人比起0000更在意我嗎?」
 
        聽到如此不夾帶私情的原因,竟反而讓0110安心下來。果然甚麼肉麻的同伴意識於兩人而言並不相襯。
 
        明明是這樣,但0110心底還是湧上一股失望的情緒。她只能強顏歡笑,硬壓下這可能會被0000針對的弱點。
 
        「僅僅是讓人注意的話,我似乎還沒有掉價呢。」
 
        「畢竟妳身上還是有許多可以調查的地方,光是你爸爸大概就能大做文章了吧。」0000打開助手座車門,整理並拿出些許乾糧:「對方也是和 i 且戰且走的人物,可能想在妳身上獲取到甚麼消息…如果是針對這點的話,我確實只是個戴上電極的外人。」
 
        「呃…」0110接住0000向自己丟過來的食物:「但是你這樣能接受嗎?或許是我們認為平凡無奇的訊息,但他們有可能發現是關鍵消息的話…」
 
        「就算這樣,應該也不會對營救technician有問題。」0000很乾脆地說:「他們還要忙自己的事情,沒有那種閒工夫。1011撒下的監視網也有一定程度限制他們的行動,如果他們把我們當作是解決1011事件的消耗品的話,至少還不會對我們不利。」
 
        「既然如此,又要如何讓我們倆會面啊?」0110覺得0000的推論有些許瑕疵:「能在監視網下會面成功的話,就表示1011做的這些妨礙不足以成為他們的阻礙吧?」
 
        「至少他們應該有自信讓少部分人自由行動,如此看來這次確實有生命危險呢。」0000邊吃著手中的肉乾邊說:「我不知道妳和technician發生了什麼…但是你想要救出她的話,我們現在並沒有決定性的具體手段,不過這條生命終究是妳的,願不願意會這個面你能自己決定。」
 
        「但是就算真的得到援助…」
 
        「那也可能不會有什麼用。」
 
        有可能只是自己想太多,但是0110在與0000和1101合作時,是從未將自己的生命當作失敗時的懲罰,前者是當時0000需要自己的情報,而後者是在饒命後,感覺麻痺下的狀況合作的。
 
        因此一旦揭開這層一直以來都理所當然需要冒的風險,逼0110去用不怎麼成熟的心靈面對的話,絕對會被那份壓力逼至崩潰吧。
 
        不過,那是對以前的0110而言才會如此。
 
        「要見面…」0110說:「這次一定要把technician帶回來。」
 
        「既然這樣的話,我就通知她了。」
 
        由內疚引發的行動動機,絕對是在眾多種類的動機中稱的上數一數二的堅定。
 
        「這對你來說真是少見。」0110說:「對方是什麼背景讓你願意去接觸他們…」
 
        「在這問題之前,先想像一下妳走掉後我該怎麼對付1011?」
 
        「啊…」說起來就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本來是想要利用方便女人探查一下周遭是吧。」
 
        「妳是不是喜歡上這種輕浮的稱號了。這好像還是妳自己取的綽號。」
 
        「但總覺得要是沒有我的話,你也很難辦事啊。」0110說:「現在就算我沒了1000,但不知為何還是有人想覬覦我的某些東西…對妳來說也算是能幫助你推動應對計畫吧。」
 
        「…妳被關久了腦子傻掉了吧。」雖然沒了0110,0000的行動確實比以前還要來的縛手縛腳,但他還是想說上幾句:「在幫助我的同時,妳先使人質數量增加,進而把事情搞複雜,要說我對妳感覺的話,損益各占一半吧。」
 
        「聽這些東西心情真是複雜。」合作前的衝突畢竟是兩人間永遠無法忽視掉的糾葛,0110一直很不想要提到這部分:「你都說各占一半,我能認為你不會再翻我舊帳嗎?」
 
        「就算要算帳,先撐過technician的事情再說吧。天知道1011還留了什麼機關下來。」0000說:「可以的話,真希望直接把戴著tt-plus的人全部殺…弄暈一段時間的話,這件事情應該就不攻自破了吧。」
 
        「呃…雖然我不是很在意其他人,但先不說達成的難度…」
 
        「只要在水路裡面混入藥物的話就能辦到,並不會有多困難…當然我不會用這種方法。」0000好像真的有認真想過這種類似滅族的瘋狂方法:「但是要讓藥物在一定時間內同時癱瘓所有人本身就不切實際,一有時間差被technician發現的話計畫就失敗了。」
 
        「…在吃飯談不對的事情會反胃,對不起,我錯了。」本來味道就沒那麼好的醃漬食品,0110已經沒那個胃口吃下去了:「還有我是不是該感謝你沒用這手段…為什麼才分開一陣子你的想法就變得這麼偏激。」
 
        「對方都已經像生化攻擊般散布tt-plus,在1011要做什麼都不知道的當 下,你還要限制我選手段嗎?」
 
        這樣說也有道理,0110這陣子只是被監禁,所以不怎麼能體會這種心情,這不僅僅只是0000的感想,說不定還沒戴上tt-plus的所有人都是以類似的想法,待在不怎麼安全的地方看著現在的慘狀。
 
        「那麼0000先生,沒了1011,也不能用誇張的藥物散布,你還有什麼妙計讓她回復原狀嗎?」
 
        「…妳要有心理準備。」0000面色沉重的說:「technician那種狀況,很可能是像化學變化一般不可逆的過程,恐怕已經不是去除掉1011的子部件就能解決的問題了。」
11 巴幣: 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