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短篇小說】靈魂的羽毛-命定錄|序章:禮物

蕾蕾‧亞拿 | 2021-01-01 20:37:42

連載中《命定錄》
資料夾簡介
時間線發生在〈錫安傳〉前後的故事集,風格較為輕鬆,嚴謹度較主線低,依故事需要可能會稍微偏離既有設定;有機會暴雷主線發展,但個人認為並不會影響閱讀主線的樂趣。

眼角餘光上的太陽,在臨走前留下了餞別禮幫希布崙都城裹上金黃色的外衣。

一對父女坐在塔頂的邊緣,眺望大半座城景;今天的風甚是溫柔,但結伴而來的氣味卻不然。

視野盡頭的天際線上,一座造船廠的天閘緩緩張開,一艘會飛的巨獸誕生了;他載著滿腹惡火,與周遭工廠的黑煙一起冉冉升空不知道它們又要到哪裡吞噬藍天了?

「爸,為什麼我要被生在這個世界上?」蕾蕾說著,一手撫摸著左手臂上受感染的紅腫皮膚。

父親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看著蕾蕾鬱悶的神情,心臟彷彿要在胸腔裡打成結;究竟是什麼樣的世界,才能讓一個十一二歲的孩子說出如此惆悵的話?

「今天早上在棕梠之家的時候,」父親決定先轉移話題:「妳幫多嘉阿姨陪一名小男孩對不對,長老告訴我的。」

「這又沒什麼,就只是陪他玩一下而已。」蕾蕾不以為然回道:「多嘉阿姨還警告我說他有多難相處,根本就沒有那麼誇張。」

父親笑了笑:「他的名字叫賽門,以前跟親戚住的時候被虐待過,來到這裡後,賽門就不願意再跟別人親近了;不過他今天似乎跨出難得的一步呢!」

「...」蕾蕾一時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對她來說,讓一個跟自己一樣愛臭臉的小鬼笑出來,根本沒什麼大不了的。

父親看透蕾蕾的心思似的,緊緊摟住她的肩膀:「他願意跟妳玩耶!其他大人都辦不到,妳有讓人安心的特質呢!」

蕾蕾的嘴角終於淺淺地上揚,露出羞澀的笑顏。

看蕾蕾的心稍微開了點,父親用他粗糙的大手,輕輕撫摸蕾蕾的後腦勺,溫柔說道:「對不起,我跟媽媽沒經過妳的同意就把妳生下來;這個世界確實不完美,不過也正因為它不完美,才能讓即便只有一點點貢獻的我們,都可以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

「位置?」蕾蕾疑惑。

「被愛的位置,以及去愛的位置;那些位置一定會在對的時間、對的地點,被對的人坐到,然後,有些事情就悄悄改變了─就像今天賽門身旁的那個位置,以及,妳現在坐的這個位置。」父親意有所指地看著蕾蕾。

蕾蕾低下頭,環視屁股下的磚瓦:「這個位置...我嗎?」

「妳相信嗎?因為妳的出現,使得原本不完美的世界變得可愛一點了─對我跟媽媽來說。」父親看著蕾蕾的眼睛,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

蕾蕾也回以微笑,不過她還是想調皮一下,故意說道:「你們好自私哦!」

「沒有錯!而且我還恨不得把我的一切都送給妳。」說著,父親取下脖子上的項墜,溫柔地放在蕾蕾手掌心,說道:「這是媽媽的傳家之寶,以前是她的耳環;有很長一段時間,它是我的寶貝,現在是妳的了─就像外公把它送給幼年時的媽媽一樣。」

蕾蕾用食指與拇指捏起墜子的頭尾,讓夕陽透過這顆海藍色晶體,折射出耀眼光輝;她早已聽過這顆石頭的過去,也深知父親多麼珍惜它。

她戴上項墜,並將石頭收進領子裡;收進去後,不由得連同衣服將墜子握起,彷彿這樣能更快適應生命中多了枚重要的寶物。

「走吧,」父親站起身:「爺爺差不多已經把藥做好了,他說這次的處方很有效哦。」

「我們比賽誰先到!」說著,蕾蕾熟練地爬下屋簷,鑽進塔裡。

「好啊!這次讓妳七秒!」父親在後頭喊道,並矯健地跟了上去。

此刻只剩美麗的東西留在塔頂,有艷麗的晚霞,以及父女倆的回憶。

◆◇◆

「噗!這篇是什麼啊!」

「十年前試寫的啦…」蕾蕾的雙頰瞬間紅通通,並從那人手中奪回手稿。

顯然這答案並不讓那人滿意,他繼續追問道:「為什麼會寫這篇呀?看不出來主要想表達什麼。」

「這篇本來就沒有要給別人看啊,是你自己亂翻才看到的…」蕾蕾將那張手稿摺成一小張,夾進手札裡。

但當蕾蕾重新與那人對上眼,才發現他並沒打算放棄,眼中還綻放著光芒,打從心底相信會得到更有趣的答案似的。

蕾蕾輕嘆一口氣:「好啦,這篇算是幫我自己補寫的日記吧,想說既然要寫,就試試用小說的方式寫寫看,然後就成了你看到的那副慘狀。」

「不錯了啦!」那人聽後笑了笑:「既然會想補寫,想必這段回憶對妳來說特別重要吧,是為什麼呢?」

「其實那件事還是我爸告訴我的,我自己根本就忘得一乾二淨了,應該說,是記憶模糊吧。」蕾蕾說著,一邊繼續整理著雜亂的老書櫃:「那天他幫我慶祝學院畢業,我們坐在海邊喝酒聊天,聊著聊著,他就突然提起那件事,還說我以前多麼不接納自己什麼的

那人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隨即幫自己的臉頰招來一記拳頭。

蕾蕾繼續說:「小時候我真的常常懷疑自己為什麼要出生在世界上,覺得自己什麼都不會,活著沒價值,還常拿自己跟…你知道的,做比較;現在應該也會吧,只是沒那麼嚴重了…對吧?」

「對的,而且好很多囉!」那人答得毫不遲疑。

聽了那人的答覆,蕾蕾不覺莞爾:「聽了老爸說的那段往事後,我才發現,其實一直以來,爸說的很多話都深深影響我呢,即使我都不記得整件事情的經過了;那些話就像疫苗一樣,幫我抵抗來自世界的病毒。」

「所以妳才想重新記下來,對嗎?」

「對,但覺得只是記錄流水帳沒什麼意思,想說既然打算開始寫小說,就把任何回憶都寫成小說好了,順便當作練習。」說完,蕾蕾剛好從書堆中翻出另一本又大又厚的書,拍了拍上頭的灰塵,書名隱隱約約浮現出來,她看了後,露出靦腆的笑容。

那人見此,便立刻湊過來,興奮問道:「那是什麼,那是什麼?」

蕾蕾將書藏在身後,一根手指抵住那人的額頭:「阿德先生~全部整理完才能看,你答應我的哦,還有閣樓等著我們呢!」

儘管有些失望,阿德還是認份地回去幹活;偷瞄他的側臉,居然洋溢著甜甜的笑容,到底是多麼樂在其中?

蕾蕾重新將書本拿回眼前,稍加用力地抹掉封面的灰塵,讓上頭的字完整呈現─
《錫安事件:手稿》
威廉懷赫爾 口述  
蕾蕾亞拿 代筆

這本手稿截錄完成後,就一直被她遺落在老家深處,遲遲沒有將它整理成完整的書籍。

她並沒有遺忘它,只是不想面對…面對一段自己明明沒有參與,卻時常被人提醒的故事;即便那些人可能沒有別的意思,但聽久了,不免有種活在英雄陰影下的感覺。

十年後的今天,把這個世界走了半遭後,她終於也有段屬於自己的「故事」,可能沒有那麼轟轟烈烈,但她已經不是那個自信心極低的小女孩了。

「已經逃避夠久了,該花時間把它完成了。」蕾蕾自語著,臉上悄悄揚起笑容。


〈序章:禮物〉完
23 巴幣: 0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