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157)

戴斯蒙 | 2021-01-01 19:28:11


  「話說回來,惡魔到底是什麼?」

  天罪很常說自己是惡魔,但我從來就沒有聽過惡魔這種東西,或者是說這種生物,那難道是一種魔物嗎?但是看天罪的樣子,也許是某個地區的人對自己的稱呼?

  「這個世界,沒有叫做惡魔的東西呢.....

  天罪如此說著,她的語氣聽起來像是,沒有惡魔在這個世界上覺得很奇怪一樣。惡魔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沒有會很奇怪?

  「惡魔是甚麼東西?牠沒有一定的形式也沒有特定的種族,奇怪的不是沒有這個物種,而是沒有這個名字。」

  「沒有這個名字?沒有一定的形式也沒有特定的種族?」

  「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人類還沒有誕生的那個時代,惡魔的確是一種特定種族的稱呼,牠們是慾望的代稱,所作所為都是依序著自己的慾望而行事。惡魔沒有善良與邪惡之分,牠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因為自己的慾望而已。然而大多數的慾望都是邪惡的,所以惡魔普遍的被認為是邪惡的種族。在不知道多久以後,惡魔被人消滅了,但由於惡魔們做了太多令人恐懼的事情,所以就算牠們消失了,名字還是被流傳了下來。在各個世界中,最邪惡的那些人或是物種,就會自稱是惡魔......

  這種事情我還是第一次知道,所以天罪對於我們沒有惡魔這種稱呼才會感覺到奇怪是嗎?

  「沒錯。」

  「但既然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就算忘了應該也是很正常的吧?」

  「正常來說是這樣沒錯,一段歷史、一句名言在時間的流失下很容易就會因為紀錄的消失,知情者的逝去而被遺忘,但是惡魔這個名字有點特殊,而你們的來歷也很特殊,所以被忘記是很不正常的。」

  我們的來歷......很特殊?

  「人類、魔物以及侵蝕種......至於為什麼會特殊,要解釋的東西太長了,我不想講。」

  所以看來天罪是知道我們的來歷的,只是為什麼會把人類、魔物、侵蝕種放在一起講呢?動物呢?我聽說過人類也是從猴子演化來的,我們也是動物的一種,為什麼動物沒有講進去......等等,我總覺得這三個東西放在一起講讓我想到了某個東西。

  我想起來了,侵蝕種的攻擊目標只有人類跟魔物,牠們是不攻擊動物的,這一直以來都是一個謎團。為什麼侵蝕種不會攻擊動物?很多人做了研究但還是找不出個所以然,提出了很多理論但不是被推翻了就是無法證實,所以一直到現在我們還不明白為什麼動物不會被侵蝕種攻擊的原因在哪。

  但現在看來,天罪的身上似乎有解答的樣子。

  「我不知道,我現在還不知道侵蝕種盯著人類跟魔物打的原因是什麼。你們的確是有著相同的來源,但為什麼侵蝕種會對另外兩個兄弟攻擊,這我現在還不知道。」

  「人類跟魔物還有侵蝕種,是兄弟嗎?」

  「不然你稱呼姊妹也可以,反正意思都差不多。」

  「痾不!我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對我們明明都長得不一樣,構造也不相同,但竟然是兄弟這點感到很好奇而已。」

  這時候天上飛過去了一群鳥,我抬頭看著那群鳥飛過,最後消失在天邊,我們人類一直以為我們是由動物演化來的,但沒想到跟魔物以及侵蝕種才有著相同的來源。

  「別想那麼多,總有一天你會得到答案的。」

  「妳會跟我講的對吧?」

  「誰知道呢?說不定到最後是由你來跟我講。」

  由我來跟她講?怎麼可能,我可是什麼都不知道,難道要隨便編故事嗎?

  「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我們也差不多要做正事了。」

  「要回泰雷斯雷吉斯了嗎?」

  「還沒,我決定改變一下行程,反正不會衝突到的。」天罪對著我伸出了手,而我則是將手伸過去牽起了她的手。

  這支手牽起來,感覺很溫暖。

  「好了,我們到了。」

  「痾.....什麼?咦?」

  天罪這句話讓我回過神來,回過神後,發現我眼前的景象完全變了,這是什麼時候......

  在我眼前的,是一個陌生的村莊,我完全沒看過的村子。天色十分的昏暗,看起來就像快下雨一樣,許多孩童在我前面愉快地玩耍著,在這些孩子間,有一個跟我年紀差不多的少女,在跟著小朋友玩。

  跟小朋友的衣著不同,少女的衣服明顯高檔許多,看起來就是富裕人家的小孩。

  「看到那個女生了嗎?」

  「妳說我正在看的那個?」

  「是,就是那個女孩,很漂亮對吧?在那些全身髒兮兮的孩子中間,她顯得十分突兀對吧?沒事,不用緊張,我不會因為你看一個漂亮女孩就對你怎樣的,欣賞美麗的事物也是人之常情。」

  「.....我沒有在緊張,所以我來這裡要幹嘛?跟那女生有關係?」

  「沒錯,那個女生就是你的目標。」接著,她在我耳朵旁小聲地說著。「把她的屍體帶回來給我。」

  ......妳不會對我怎樣?可是要對人家怎樣嗎?




184 巴幣: 3450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