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小故事:「惡夢」

發牌 | 2021-01-01 00:26:11



漆黑的大海,帶著漫天暴雨襲來。
我身處枯暗的巨大隧道裏頭,牆上佈滿了散發淡淡綠光的苔癬,和無數延伸到不知何處的老舊電纜。
身穿病服的我,手中只有一盞不知何時會熄滅的油燈。
往前一步,便是黑暗的如同無底洞的海平面。
雨滴如同子彈般不斷快速墜落水面,僅僅只是伸手接住一滴雨珠,便很快讓我明白了,不能與它作對。
如果踏入前方的深海之中,相信不消十秒便會失去意識吧?
但轉身,背後卻是比大海和暴雨更為深沉的黑暗。
看不見盡頭的隧道,給予我的只有更為強烈的恐懼。
即使手中有這盞油燈,但我卻完全沒有踏足那般黑暗的勇氣。
「膽小鬼……」
我低聲輕語,握著油燈的手微微的顫抖著。
腳下絲毫動彈不得,只能楞楞的盯著那片不斷朝我傳來恐懼的感覺。
那片黑暗之中可能會有怪物,虎視眈眈的等著我自己上門。
也可能並沒有怪物,但當我走到一半時,便會出現巨大的無底洞,將我吞噬。
就算沒有無底洞,手中的這盞油燈也可能會突然熄滅,我就得面臨在一片漆黑的隧道中找不到方向的情況。
說到底,我根本連往前走確認的勇氣都沒有。
猜測這麼多,或許到頭來也只是自己的軟弱吧?
我總是這樣,永遠在原地停滯不前。
我放棄了掙扎,將手中的油燈放在了地板上,坐在了冰冷的水泥地上。
雙手環抱著雙腳,如同沒有依靠的孩子般,無助的祈禱奇蹟的發生。
耳畔旁是不斷瘋狂墜落的暴雨所發出的狂嘯聲,以及黑暗的空洞隧道散發的靜靜恐懼感。
我將頭塞進自己的胳膊之中,有些逃避的試圖忽略那些只會帶給我恐懼的事物。
「沒事的……一切都會沒事的……」
我不斷低語呢喃,催眠著自己。
說起來,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呢?
沒有任何記憶,當有意識時便出現在了這裡。
那麼,只要等待著誰來將自己帶走就好了吧?
我將腦袋深埋在胳膊之中,靜靜的等待著連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東西來將我帶走。
是人類嗎?
還是鬼怪?
抑或是神明?
連自己都不知道在等待著什麼樣的存在,就這樣將自己的命運交給對方,或許太過於輕率了吧?
但這樣膽小的自己或許從一開始就沒有選擇權了,任由他人代領我,可能才會是最好的選擇吧?

過了許久,在我的意識即將遠去之前,我聽見了非常非常細碎的腳步聲。
那不疾不徐的緩慢節奏,在我的耳中慢慢地越發清晰。
靜靜的迴盪在隧道之中,那道聲音逐漸的向我襲來。
抬起頭轉向那本應無垠的黑暗之中,竟然有一點飄浮在空中的微小光點正朝我緩慢地襲來。
膽小的我,最終只能繼續留在原地,等待著那飄浮在空中的小光點逐漸清晰為止。
「小孩子……?」
當那道小小的光點來到我面前時,我才知道原來是一個小女孩拿著會發亮的氣球。
她頭頂著小小的光圈,背上的翅膀一半純白,一半像是被玷汙後染黑。
她是天使嗎?
是的話,為什麼會有一半的翅膀被染成漆黑的呢?
在我還來不及思考她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前,她便已經站在了我面前。
「這是……給我的?」
她向我遞出了手中發亮的氣球,我看著她空洞的眼神,猶豫著該不該接過。
在她的身後,有一道淡淡的黑影正咧著散發狂氣的笑容看著我和她。
那會是惡魔嗎?
但我卻從她和那道黑影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一絲恐懼。
「不管了……!」
當我接過她朝我遞過來的氣球後,我的視野便被一片刺眼的白光壟罩,什麼都看不見了。
隨後,我回到了一處病房……我身處的病房。
看著躺在床上,插著無數管子的自己,我才終於接受了,自己已經再也無法醒來的現實。
「所以,妳是來帶走我的嗎?」
我望向站在我一旁的她,她朝我微微的點了點頭。
我釋然的笑了,是很淡很淡的微笑,卻已是我這些年來笑的最發自內心的一次。
我牽起了她的手,與她一同前往我所不知道的場所。
縱使,那會是充滿苦痛的地獄深淵……


(底下是圖片作者)


(作者自我解讀:到底是一開始的隧道像是惡夢,還是發覺自己再也無法醒來的這件事更像是惡夢。我想只有主角能夠知道,但每個人都能擁有自己的答案!)

61 巴幣: 0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