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轉生到異世界,然後下面沒有了 01-29:就在她身上

古今變 | 2020-12-31 23:08:12 | 巴幣 1470 | 人氣 135


第 29 章就在她身上

  一切謎題都解開了!
  為什麼這個年輕人會橫空出世、在這個危急存亡之秋,出現在傾碧城鄰近的森林裏。
  為什麼他會有先天的殘缺,卻正好避過這個將世界化為地獄的災變。
  為什麼他一出現,傾碧城就幸運的發現森林裏的魔物形成聚落,還告知榭德等人溪谷地帶潛藏著危機。
  他明明只能勉強躲在森林裏存活,卻接連救了傾碧之虹的高手,還正好為醫療能量遠遠不敷所需的傾碧城建立了藥舖。
  連這些遠道而來的勇者們,即便他們能夠使用種種超凡而難解的「魔法」,卻還需要他的協助才能解讀「天書」。
  「因為他是接受神諭的先知!」
  李浩瀚的表情雖然有時痴呆困惑,卻沒有絲毫作偽,眼神也始終誠摯明亮,因此傾碧城眾人不約而同的得出這個結論。他抱膝坐在地上,仰望著憑空出現在上方、發出光芒的「天書」,被微光照亮的臉龐就好像正望著充滿希望的明天。
  榭德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心想:「我明白了,這就是我一直在尋找的救贖……我註定要找到他、保護他,幫助他引導這個世界回歸正軌,以彌補我的過錯。」
  托瓦爾等人也有類似的感悟,可是當她們胸中滿溢著使命感,認為自己聚集在李浩瀚身邊絕非偶然的同時,勇者之間的氣氛卻更加緊繃。
  笑面虎惡狠狠的盯著巨犬說:「當我得知惡耗之後,費盡了心血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卻只能從鄰近的衛星記錄中得知誰去過那裏又離開,誰從來沒有出現過……」
  他嘴角揚起一抹險惡的冷笑,接著說:「我的故鄉是個落後的小地方,連什麼星際游盜都懶得去打擾,頂多也就每隔好一陣子,才有艘小船經過、做點買賣什麼的。所以發現那位闖入星盟中樞的大人物居然去過那個窮鄉僻壤時,我內心可有說不出的驚訝。不過仔細想想,當我回到故鄉,或是說故鄉原本所在的星域,卻發現那地方連渣都不剩的時候,早該想到是誰有這樣的手段。」
  緊盯著巨犬,他咬著牙說:「雖然說是鄉下地方,好歹也還屬於星盟的領域。要造成那種程度的破壞,星盟再怎麼樣也不可能不知不覺。就算那個大人物去的時候藏得再好,難道在他毀滅我的故鄉的時候也無聲無息?在事情過後也不聞不問?就像那件事沒有發生過?那個地方從來沒有存在過?還是根本不值一顧?」
  雖然極力撐出笑容,但是說到後來他已經是雙拳緊握、聲色俱厲。巨犬喉嚨咕噥了幾下,似乎想要辯解,然而最後還是保持沉默。
  笑面虎心有未甘的瞪著牠,猛力呼吸了幾下,才轉過頭來問小白臉:「這日誌的主人顯然就是闖入星盟中樞的傢伙之一……你說這日誌是故人留給你的,他是誰?」
  小白臉看起來也是失魂落魄,淡淡的回了一句:「他多年前已經過世了……」
  笑面虎還來不及消化這個訊息,貝塔就衝上前質問小白臉:「那個人類死了?那另外那一個呢?」
  跛豪插嘴說:「那個人不是阿爾法,他的副手一直是歐米茄。我是最早加入他們的幾名成員之一,從來也只知道這艦隊最早是由他們倆一手創立的……」
  貝塔打斷他說:「不,就是他……我知道就是他,她要我去找到他,我也找到他了……等等,她是誰?我找到他了?」
  她的頭快速抖動了一下,然後二眼發直,似乎出現某種錯亂。
  他們所不知道的是,他們問題的答案,就在眼前這一頁李浩瀚還來不及翻譯的日誌上。不過他先前在這裏停頓的理由,除了勇者之間的緊張氣氛之外,也是因為有許多細節他無法理解,而透過「勇者」們的爭議,他已經開始有點線索。
  在眾人因為貝塔的異常而感到猶疑的時候,李浩瀚總算站了起來,問巨犬說:「你知道些什麼?」
  他這個突如其來的動作讓巨犬全身抖動了一下,顧不得擬態而化成一張巨大的人臉,但瞬間又恢復成犬型,以平情的語調說:「不論我知道或不知道些什麼,都與你無關。」
  李浩瀚凝視著牠,然後說:「你想要天啟的情報對嗎?那麼就來交換,那上頭正好提到天啟……」
  他伸手指著螢幕,接著說:「……說出你所知道的,我就告訴你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巨犬說:「我憑什麼相信你?」
  李浩瀚遲疑了一下,關於談判他既不擅長,也沒什麼經驗,幸好有個急於想要知道真相的老江湖幫他。
  笑面虎再度擺出一貫的笑臉,對巨犬說:「除了這位少年,沒人能讀懂這上頭寫了什麼,而帥小弟也不見得會再如此慷慨的出借日誌,所以這也許是你唯一能得到情報的機會……再說,如果我這雙眼睛還不算老花的話,判斷情報的真假應該是你的拿手好戲,反而是你說的話嘛……嘿嘿……恐怕有那麼一點……真假難辨。」
  巨犬沉默了一會兒,然後像是自言自語的說:「在星盟的歷史上,難免有一些不想讓大眾知道的事,這些事……大多數是因為它們的本質原本就見不得光。但是在某一年……接連發生了幾件星盟決定保守秘密的大事,不只是因為它們會損傷星盟的威信,而且就算說出來,恐怕也沒人相信,只會以為星盟又在推托隱瞞些什麼。」
  牠轉向笑面虎:「比如說,我們接獲線報,得知侵入星盟的大盜在某地出沒,所以秘密調動大軍前往圍捕。可是就在抵達那個星球附近星域的時候,察覺某個微小的物體快速接近,但是還來不及作出反應,甚至判別那是什麼,所有艦艇就全部失去控制,接著有三艘位於那個物體行經路線上的巡弋艦就受到程度不一的破壞……然後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原本想要捕獲的目標駕船離去,過了不久,星球就整個爆炸。」
  停頓了一下,牠接著說:「事後調查發現,那顆星球原本就是顆『高危星』……也就是潛藏著相當危險的不穩因素,強行改造成可以讓人移居的星球。如果那些維持星球安定的系統被同時關閉,那麼過去被強行壓制、累積的不穩因素一夕爆發,就會造成星球的完全毀滅。」
  牠飽含警戒的望了仍歪著頭在發呆的貝塔一眼,然後說:「星盟詳細追查始末,才注意到在這之前發生的一個事件。曾有個細小的物體穿越星盟、進入被破壞的第一世代領域,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再度歸來、進入星盟。」
  牠吸了一口氣,繼續說:「在那個物體第一次穿越的時候,並沒有造成什麼危害,加上不久之後星盟中樞正好遭受侵入,所有人力都投入調查,也就無暇去探究這件事。後來注意到星盟中樞的防禦系統之所以無用武之地,就是因為入侵者能張開特異的結界,消去所有的能量,不管是雷射、熱能、震波,還是實體兵器的動能。而那物體之所以能夠穿越星盟如入無人之境,也是因為類似的能力。在把各項線索串連起來之後,星盟推論那個星球的災變極可能與那個物體有關……」
  因為牠的目光有意無意的一直瞄向貝塔,在場眾人也不由自主的將目光投射過去,不過巨犬接著說:「然而在檢查艦艇為何同時失控的時候,我們卻找不到任何的異狀,系統完全正常,沒有被入侵或破壞的痕跡。在搜遍是否有相似的記錄之後,我們才在一份古老殘缺的文本中,發現第一世代的某些星球,也是在類似的情況下毀滅。」
  牠轉過頭來望向李浩瀚:「從那時起,星盟就一直試圖防範類似事件的發生。可是既然不知道事件的始末,也就無從防範起。那個物體不僅能夠自由穿越星盟的防線,還能使艦隊失去控制,甚至毀滅整個星球……這一切都令人不由得聯想起那個讓第一世代煙消雲散的名字:天啟。」
  牠緊盯著李浩瀚說:「收集到的資料越多,越顯示出那次事件與天啟毀滅第一世代的手段,具有極高的相似性。因此星盟開始積極蒐集關於天啟的資料,可惜第一世代被摧毀得太過徹底,而天啟在滅絕第一世代之後就消聲匿跡,所以得到的情報並不多,甚至連天啟到底是什麼都不知道……」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聚集在李浩瀚身上,讓他頓時感到十分為難。從巨犬透露的訊息,他已經可以拼湊出事件的輪廓,甚至推論出天啟的真面目,或者說是她的能力。
  可是這也會使貝塔成為眾矢之的……那個穿越星盟的「物體」,無疑的就是她。而從他腦中片段的資訊和剛得到的情報看來,她進入第一世代的遺址之後,很可能遇上了天啟。
  現在他總算知道,阿爾法和貝塔最大的不同之處,阿爾法是人類,只不過被賦予了超凡的軀體,而貝塔則是不折不扣的人造人……她的智能也是人工的,所以可以被入侵、篡改,就像星盟艦隊的電腦、星球的控制系統,或是「神農」那樣。
  天啟改造貝塔,就是為了讓貝塔去替她跑腿、尋找第一世代的餘孽,線索就是「創世紀」被啟用的跡象……因為它只會第一世代的血脈產生反應。而貝塔也真的找到了,於是天啟駕臨,同時運用她的能力,想將那人所在的星球徹底毀滅。
  可惜在她發動能力之後,才發現犯了錯。那個人……並不屬於第一世代,他只是因為某種原因,擁有跟第一世代相同的遺傳因子而已。就因為這樣,所以那個人同樣被變造過的「神農」,也就是「創世紀」或「原罪」或「神」,誤判為第一世代的人,而服從他的命令、受到他的支配。而天啟也因為這條錯誤的線索,才會以為找到第一世代的殘存者。
  在他面前停頓的螢幕畫面,只有事件的一半。雖然足以讓他推敲出大概的來龍去脈,卻少了故事的結局。他心中隱隱覺得不安,同時也知道不先將這事件先交待清楚,小白臉不會讓他再往下看。
  他望著貝塔彷彿凍結住的狀態,猜到她為何會變成這樣,也猜到「I am coming for you!」是什麼意思,更了解到為何他一看到她,就覺得如此不安。
  他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緩緩呼出,伸手指著貝塔說:「如果我的推測正確,天啟……就在她身上。」


創作回應

水墨靜
吿知榭德等人溪谷地帶潛藏著危機。(那個吿編碼不同)
反而是你"的說"的話()
調動大軍前往圍補(圍捕)
2020-12-31 23:53:30
古今變
新年快樂! 感謝指正,已修改。
2021-01-01 11:03:10
水墨靜
1.積極蓃集關於(蒐?)
2.它只"能會"第一世代的血脈產生反應
2021-01-06 11:59:02
古今變
感謝指正,已修改。
2021-01-06 12:01:0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