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鳥頭俠 Case 09:諸神之血 (上)

黃勤(金絲眼鏡) | 2020-12-30 19:08:07 | 巴幣 132 | 人氣 348


總算趕在12月結束前生出上半部了

這次玩的梗和典故會在整章結束後說明喔~

同步發表於EP、PTT Marvel板與空想奇談創作交流區



Case 09:諸神之血

Blood follow’d, but immortal; ichor pure,
Such as the blest inhabitants of heav’n
May bleed, nectareous; for the Gods eat not
Man’s food, nor slake as he with sable wine
Their thirst, thence bloodless and from death exempt.
─Homer, Iliad

    翁肥摔進崁蒂那台古怪大車時絕望地面對眾人瞪視。

    「我知道,你們需要解釋對吧?」

    他舉起雙手投降。

    「不然呢?」潘蜜拉不滿地甩上車門。

    「你這小賊早就知道死鳥頭的真面目對吧?」帖木兒揪住他大聲質問,一邊用眼神示意理查抓住試圖拯救男友的露西。

    「當然!」他淒厲哀號。「住手!露西跟這一切完全無關啊!我承認我很早就知道吉米就是屁普本尊!我一進事務所工作就知道了!」

    「所以S市二十年來那堆屁普全是他的傑作?」

    「對!他吃了不少人!但我能保證他通常只吃壞人!」

    「包括理查的耳朵?!」帖木兒繼續對他怒吼。

    「我不知道他為何要吃理查的耳朵!他一定是撞見吉米在做什麼才……」

    「我不巧在史雲頓的骨董店看見死而復生的尼可洛從王吉米的鳥嘴裡爬出來。」理查仍未放開滿臉鼻涕眼淚的露西。「千年會想要那顆鳥頭做什麼?」

    「我怎麼知道!」

    「嘿各位,現在最要緊的應該是找到千年會才對吧?」比利打斷他們。

    「但我們又要怎麼找到那群渾球?」翹鬍子警官氣惱地開口。

    「我們在馬戲團下方發現千年會逃跑的痕跡。」理查把露西扔回翁肥身上。「他們坐上兩台車子逃跑,其中一台可能就是那位失蹤的馬戲團長搞丟的廂型車,我想追查贓車去向應該是你們警察的工作吧,警官。」

    「我只希望局裡還有活人能勝任這項工作……」

    「另外,我們還找到了亞歷克斯的手機。」他從口袋掏出手機,螢幕上顯示布蘭姆的一則來電留言。

    「看來老頭有話想跟我們說。」帖木兒接過手機按下留言,布蘭姆的聲音立即從手機飄出。

    「我猜你已經撿到手機了,理查‧萊特。到我前妻的住處,客房書桌抽屜,如果你想拯救亞歷克斯免於成為千年會喚醒遠古兵器的祭品。

    「……幹。」翁肥低聲呻吟。

    「很好,至少我們現在知道千年會想幹嘛了,只差不知道王吉米在其中有什麼功用。」潘蜜拉嫌惡道。「那老人是誰?」

    「布蘭姆‧格呂克,亞歷克斯退休的指導教授,他也是千年會成員。」理查把手機塞回口袋。

    「告訴我們那傢伙的住址吧。」

    「希望這次不會又是陷阱。」崁蒂碎唸著握住方向盤。

    血腥味在翁肥一行人抵達布蘭姆前妻的住處時瀰漫空氣中,他們很快就在位於閣樓的客房裡找到布蘭姆前妻被開腸剖肚的屍體。

    「腸子果然又不見了。」帖木兒檢查屍體說道。

    「狗娘養的混帳!」翹鬍子不禁咒罵。「為何非得有這麼多人要因為千年會的蠢計畫而死!」

    「你覺得千年會會在乎嗎?」比利不屑地答腔。

    「亞歷克斯在未婚妻被殺後都住在這裡。在我們抵達馬戲團前,他很可能是在這被千年會綁走,至於布蘭姆的前妻顯然是因為千年會成員為了施展瞬間移動的咒語而遭到殺害。」理查向他們解釋,接著走向書桌拉開抽屜,但裡頭只有一則從超市小報剪下的報導。「這是……大洋海水浴場?」

    大海會告訴你答案。

    他幾乎能聽見那聲音在腦海響起。

~*~

(海港偵探事務所,S市,十九年前)

    「你的辦公桌要黑色還是白色?」小陳把家具型錄扔到吉米腿上。

    「有其他選項嗎?」吉米漫不經心地捏起型錄翻閱。彷彿在推銷一場又一場美夢,在換季時把上個美夢送進垃圾車然後迎來下個不切實際的夢想。他不禁這麼想。

    「如果我們還有預算的話。」

    「顯然沒有。」

    「光是改裝你的舊家就已經快讓我們破產了,所以你只能選那張一踹就會解體的便宜辦公桌,不然我們會連買新沙發的錢都沒有,你應該不會想繼續讓委託人坐在這張彈簧隨時會彈出來的破沙發上。」小陳在初出茅廬的鳥頭偵探身旁坐下。「想要什麼顏色我再幫你油漆。」

    「真是貼心。」

    「快點決定,吉米,搞定辦公桌後我們還有猴要抓耶。」小陳搓揉潔白鳥羽催促道。

    「如果你能幫我油漆,那選什麼顏色不就沒有差別了嗎?」他把型錄還給小陳。「我想要灰色的辦公桌。」

    「沒問題沒問題。喔對,關於今晚的抓猴任務,你覺得我們有需要暗號之類的嗎?」小陳想起什麼似地看著他。

    「或許需要。有鑑於前幾次因為溝通不良而產生的失誤,我們確實得想出不會在情急之下搞錯對方意思的方法……」他眨了眨眼。「你還記得我們小時候玩捉迷藏時的暗號嗎?」

    「被大家罵是作弊的暗號?」

    「沒錯。」

    「我還記得。眨眼是對,打響指是錯,手指交叉是答案顛倒。」

    「記性不錯嘛,約翰。」

~*~

    「再來一杯香檳?」小陳拿著酒瓶飄向尼可洛。

    「當然。」尼可洛把空杯交給他然後轉頭看著吉米。「聽過歐羅巴的傳說嗎,王吉米偵探?」

    「被變成公牛的宙斯誘拐到克里特島的倒楣公主?」吉米依然惡狠狠地瞪著他。

    「不錯不錯,看來我們的古典知識還擁有共同之處。」令人火大的笑容仍高掛老人臉上。「宙斯送了三樣禮物給歐羅巴:一把永遠會擊中目標的標槍、一條從不失手的獵犬,還有一尊用來保護島嶼的青銅巨人塔羅斯(Talos)。這你也知道,對吧?」

    「當然。我是不知道其他兩樣禮物最後的去向,但我記得塔羅斯在亞爾戈號尋找金羊毛的故事中被殺死了。」

    「怎麼殺死的呢,王吉米偵探?」

    「女巫米狄亞欺騙塔羅斯能藉由拔出腳跟上的釘子達成永生,但那根釘子實際上封住了巨人體內的血液,拔出釘子最終導致塔羅斯的死亡。」

    「嗯哼,那你還記得塔羅斯的血液是什麼嗎?」

    「有些版本是說塔羅斯流著與希臘諸神相同的血液,叫艾可之類的。」

    「很好!一百分!」尼可洛故作誇張地歡呼。「非常優秀,王吉米偵探,但有兩個細節搞錯囉。」

    「我洗耳恭聽。」吉米白他一眼。

    「第一,塔羅斯並不會死亡,畢竟只是台金屬做成的機器人。第二,艾可不是希臘諸神的血液,艾可是塔羅斯的燃料,同時也是啟動它的鑰匙。」

    「是嗎?我可不記得希臘神話有這部份,聽起來太先進了。」

    尼可洛放下香檳杯。

    「你就是艾可,王吉米偵探。」

    廂型車裡的眾人頓時陷入沉默,引擎聲也停了下來。

    吉米不解地皺眉。

    「所以……鳥頭偵探……就是你們一直在尋找的答案?」亞伯拉罕不敢置信地看著兩人。「他就是艾可?那該死的海底黏液?怎麼可能?」

    「我們到了。」尼可洛笑著踏出廂型車。「希望你不介意搭乘我寒酸的小船前往阿卡特拉斯島,王吉米偵探。喔對,感謝你上次的傑作讓我意識到我的船其實挺沒品味的,所以我稍微修改了一下設計。」

    吉米只能死瞪著停泊在海面上的黑色大船。

~*~

(大洋海水浴場,S市)

    「你確定真的是這裡?」帖木兒踏出崁蒂那台古怪大車時這麼問理查。

    「如果布蘭姆留下的線索屬實,那就會是這裡。」理查掃視四週回應道。「當然,還有那隻魚怪死前說的話,他們都提到相同地點。」

    大海會告訴我答案?不如說我得親自下海才能找到答案吧?

    他不禁莞爾。

    「哪隻魚怪?」翁肥鼓起勇氣詢問金髮殺手。

    「當你忙著救女友時,我們在馬戲團下面遇到那個噁心的老小丑,他是魚怪假扮的,他死前說大洋海水浴場藏有千年會計畫的線索。」

    「但會是什麼樣的線索?」潘蜜拉也跟著踏出車門,順手阻止想下車的比利以免驚嚇突然路過的閒雜人等,這讓比利只能縮回車裡發出不滿的碎念。「我記得這裡前陣子發生過夜間保全死亡的意外,溺死還是什麼的。」

    「一位姓派克的年輕保全為了救狗而不小心溺死……我記得那案子。」翹鬍子警官回憶道。「但局裡其實有找到一段派克死前在海水浴場辦公室留下的錄音,他可能目擊了魚怪並遭到攻擊,最終導致他的死亡。」

    「你們還真會隱瞞事實,不是我在說。」她聳肩說。

    「因為我們還沒找出真正原因,也沒在海水浴場找到丁點跟魚怪有關的東西,我可不想在真相水落石出前就引起民眾恐慌。」翹鬍子不服氣地反駁。「你們兩個殺手有發現什麼嗎?」

    「我們才下車不到一分鐘。」帖木兒白他一眼。

    「你還記得夜間保全死亡的地點嗎,警官?」理查走向翹鬍子。

    「似乎在那。」翹鬍子指指海水浴場邊緣,沙灘在那逐漸被礁石取代。「派克日出時被人發現頭下腳上插在沙灘上。好吧,我說實話好了,那場面看起來不像海浪造成的,派克像是被……抓進沙子裡一樣。」

    「很好,我們就先從那裡開始。」

    「但願他們真能找到什麼,我已經快受夠這堆狗屎爛蛋了。」崁蒂窩在駕駛座抱怨,瑟縮後座的露西只能一臉哀戚地點頭。

    「我也是。」比利跟著答腔。

    「而且還得跟一隻放屁飛天魚怪被關在車裡。」

    「妳以為我願意嗎?」

    「變成魚怪感想如何?」

    「不算太差,至少從旱鴨子變成了游泳高手,而且還有機會一睹傳說中的失落海底文明。妳呢?妳不是有吸到深水氣體嗎?」

    「深水氣體可能只治好了我被嚴重摧殘的腦袋,你知道我之前在綠丘療養院發生的事情。」崁蒂聳了聳肩。「除此之外只變得比較愛吃魚而已。」

    「你們……都曾意外接觸那個叫深水的毒品?」露西小聲發問。

    「基本上,只是結果不盡相同。」

    「方便請教妳的名字嗎?」比利友善地朝露西伸手。

    「露西‧戴維斯。」她小心翼翼握住那隻形似蛙腿的帶蹼手掌。「謝謝你們救了我。」

    帖木兒抵達夜間保全的死亡地點時感到一絲不安,彷彿有股無以名狀的力量想從沙灘竄出。他瞄了理查一眼,金髮殺手也回以不安的皺眉。

    有東西藏在這片沙灘下。

    「應該是這裡,我記得是在這塊大石頭旁邊。」翹鬍子警官指向殺手們背後的礁石,些許浪花已開始打上眾人鞋底。

    「我突然想到一個問題,警官。」理查終於忍不住掏出菸盒。

    「說吧。」

    「派克的狗呢?」

    「當我們發現派克的屍體時已不知去向,但屍體手上抓著一個項圈,我們推測狗被海浪沖走……或是已經被魚怪吃掉了。」

    「造成派克死亡的兇手或許就在這片沙灘下,我能感覺……」帖木兒決定說出他的推測,但馬上就被濺濕鞋子的浪花打斷。「嘖!」

    「等下就要漲潮了。」潘蜜拉警告他們。

    理查忽然有股想走向浪花的慾望。

    大海會告訴你答案。

    那聲音瞬間大得嚇人。

    「喂,小混蛋,你想幹嘛?」帖木兒警戒地拉住他。

    「只是想證實我的懷疑。」他輕拍老搭檔的手臂,感覺雙足已被海水浸溼。

    「我們可能得先撤退吧……」翁肥邊說邊倒退。

    「再等一下。」理查閉上眼睛,那聲音已經大到快要掩蓋所有感知。

    告訴我答案。

    他幾乎要說出這句話。

    告訴我答案,阿芒德。

    父親。

    不祥的轟隆聲從沙中傳出。

    那聽起來像台巨大的機器正開始運轉。

~*~

    亞歷克斯再度睜眼時發現自己被綁在一座石雕圓拱下,圓拱表面充滿他從未見過的奇怪符號。

    不。他確實見過這些符號。

    「……殘片?」

    他想起什麼似地瞪大眼,注意力隨即被面前一團半透明人影吸引。

    他差點失聲尖叫。

    「亞歷克斯?

    塔緹雅娜的鬼魂朝他伸手。

    「塔緹雅娜?!」他奮力掙扎,撫上肌膚的半透明手指冰冷到讓他無法抑制地打顫。

    「喜歡這番景象嗎?」布蘭姆走向他。

    「你!」他對布蘭姆怒吼。「你做了什麼?我們在哪裡?」

    「我只有一張嘴,亞歷克斯,沒辦法一次回答這麼多問題。」

    「別耍嘴皮子,布蘭姆,我們到底在哪?」

    「阿卡特拉斯島,亞伯拉罕的秘密實驗室地底,這裡就是亞特蘭提斯人在地表留下的唯一遺跡。」布蘭姆向他解釋。「而你現在則是被綁在重生之門上,但與其說門不如說是個祭壇,跟我們當年在國王海槽發現殘片的地方一樣。」

    「這是什麼意思?」

    「我們在地表現存的最後一個克拉肯聖殿裡,史克爾格魯伯教授。」尼可洛朝他們走來。

    「儀式要開始了嗎?」布蘭姆詢問他。

    「先讓我們的救世主好好準備一下吧。」尼可洛愉快地回答。

    「是啊,我們的救世主。」

    布蘭姆忍下冷笑慾望。



~待續~



布蘭姆究竟是不是真反派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ˊ艸ˋ

順便放上最近玩模擬市民(X)惡搞主角群(O)時的生活照好了

首先是比較符合小說設定的互動,帖木兒如果跟吉米和翁肥住在同個屋簷下大概會每天吵翻天~



在遊戲裡繼續當型男大主廚的理查



不小心把帖木兒弄成一副要去演《鬼店》的樣子(笑



女角們~



上左:麗塔。其實只有在Case 4.5妓院那段出現過,本來想多寫點跟她有關的故事,但考慮到篇幅所以先省略掉,不過麗塔的結局是happy ending,目前設定她已經贖身嫁人搬出S市了~

上右:一臉想捏死吉米的潘蜜拉ˊ_>ˋ

中間:露西

下左:比利的未婚妻貝蒂

下中:理查的老母萊娜,雖然在連載中已經過世了QQ

下右:崁蒂~

最後是主角們的聖誕大餐ˊ艸ˋ


總之祝福各位新的一年一切平安順利,也希望我能在1月中之前把Case 09完成啊

創作回應

大漠蒼鼠
期待抓猴任務XDD
2020-12-30 21:50:01
黃勤(金絲眼鏡)
抓猴任務已經在故事主線的19年前結束了,放那段是為了之後的劇情需要~
2020-12-30 21:54:34
ilwiKAMINA
古希臘人:機器人不是給你們這樣用的啦QAQ
2020-12-31 02:51:46
黃勤(金絲眼鏡)
而且還有很高機率變成吉米的食物(X
2020-12-31 03:36:0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