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原創同人】モカらん 戀之心 天之弱(一)

闇之九尾狐 | 2020-12-30 15:46:32


備註:「」是對話,『』是心聲。

「果然~走了上來
「是モカ呀,我在這裡又與妳有什麼關係?」
モカちゃん是蘭的監護人,蘭逃課了モカちゃん自然~要來看看妳了。」
「我才不要妳管!」
「口裡就這樣說,其實蘭心中很想我來陪伴吧⋯⋯」
「才不是!你別亂講!妳先下去,我一會兒就來了!」邊說邊推著モカ想樓梯方向走。
『為什麼妳一直也那麼喜歡在我旁邊?明明我就不值得妳一起逃課來找我,為什麼妳還是不放棄?』
『雖然我們五人自小就認識,也一起經歷了很多,大家對我來講,都是十分重要的人。但對於モカ,我總覺得她的存在與眾不同。當初是她,是她邀請我與大家一起玩。當我們受到討厭、懷疑、面臨解散的時候,都是她來找我的。當大家對我逃課已習以為常的時候,唯獨是她,會來找我。每當我有什麼問題,她也會支持著我。我看著她,心情也有些不同呢。她對於我來說,已變成一個特別的存在⋯⋯嗎?』
被推走的モカ並沒有立刻回去上課,反而躲在門後看著自己喜歡的蘭。
『看來我該對此認真起來了。』是什麼時候發現自己對蘭的情感呢?
從小到大,當モカ有什麼煩惱,有什麼傷心的事,她也會去找蘭,這已成為一個自然而然的動作,而蘭也總是不介意。モカ這樣選擇是因為蘭總肯聽她所說的,即使甚少給她反應就是了。當Afterglow結成後,雖然從表面上看不出,但モカ對蘭的情感越感不同。モカ愛上了蘭,她自己十分清楚,她想一直也留在他身邊。但她同時也明白,在自家主唱那放蕩不羈的外表之下,實際上是極為細膩的內心。她不知道如果自己的想法被發現了,蘭又會怎樣看待她呢?她一直在別人面前維持著那個「和往常一樣」的形象,但在外表之下,又有誰人知道モカ心中的煩惱?
某週末,モカ一如既往的去便利店打工,趁著沒人,モカ趁機與一起打工的リサ聊天。
リサさん,喜歡上一個人是怎樣的?」
モカ,為什麼你突然這樣問?」被突然語出驚人的モカ嚇得臉紅耳赤的リサ臉上露出驚訝的表情。
「不,只是想了解一下。」
「我想就是想一直在一起,靠近她的時候會心跳加速,看見她與其他人相近的時候會妒忌吧。」
「那リサさん是怎樣~才知道妳~喜歡上了友希那さん呢?」
「妳在說什麼呢?」
リサさん~別裝傻扮懵了。モカちゃん~一早就知道了。妳~快點承認吧!」
「被妳看穿了對呀,我是喜歡上了友希那。」
「都說了
「但モカ,妳不是也喜歡上了嗎?」
モカちゃん不知妳在說什麼,話說回來,妳與她發展得怎樣?」
「吶,モカ,不可逃避我的問題。妳喜歡上蘭了嗎?戀愛的那一種。」
「怎麼可能モカ努力的維持著自己的臉部表情,希望那位棕髮學姐不會發現她心中的想法。
「真的不是?明明モカ的語調與表情不同了
「果然被看穿了嘛對,モカちゃん是喜歡上了蘭。」
『可惡的リサさん,怎會看穿モカちゃん的。明明モカちゃん是掩飾得那麼好的。好,看我如何報仇!』
「那リサさん,那妳與妳那親愛的友希那發展的怎樣呢?表白了嗎?」
「我才沒有想表白的意願呢。友希那不會接受我愛上她吧,我只求能一直在她身旁當她的朋友就可以了。」
「但如果妳親眼看著友希那和別的男人交往、結婚,自己卻什麼都不做,妳真的能接受這樣的結局嗎?妳願意只祝福妳喜歡的人,也不願冒個險,試著告白嗎?」モカ所說的,除了是對リサ的疑問,也是對自己感情的反思。自己到底願不願意去冒一次險,勇敢向她那所愛上的人,表白呢?
『我,甘願只成為身邊的最好朋友嗎?還是其實我渴望著更多呢?但是,即使我們相戀,我們有未來嗎?我們同是女性,又是花道世家的獨生女,如果我們交往,真的不會被禁止嗎?若變成這樣,我真的還能與她一直做朋友嗎?』
那天晚上,モカ抱著這樣的懷疑,前往了附近的河畔散步。
「究竟~モカちゃん自己是怎麼想的?要不要試一次呢?」
青葉モカさん,我看得出妳十分煩惱,要不要我了解一下?」我靠在欄杆上,看著那位陷入迷惘的女生。
「你是什麼人?為什麼知道我的名字?」
「我知道的可多呢。我叫クーピーど,常常在這裡看看有沒有一些像你一樣有煩惱的人,替他們解決煩惱。而且,聽說在我面前告白的情侶會永遠得到幸福唷。」
「是真的嗎?」
「就是傳說而已,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別人會這樣說的。不過我也挺會幫人解決戀愛問題就是了。妳有什麼苦惱呢?」
「我喜歡了我的好友,而且我們都是女的。」
「那,看來就是美竹さん了。」
「你為什麼會知道的呢?」
「你不用知道我如何知道。你是,在害怕表白的事吧。」モカ沒有出聲。
「既然都愛上了,不就放一放手,試試表白看嗎?我知你害怕別人如何看妳,怕表白不成,就會連朋友也不是。但妳不試試,就只是把妳的愛放在自己心底裡,妳可以忍受多久?一年?兩年?五年?十年?假如當妳看見她在花道上事業有成,越來越忙,慢慢沒時間再陪你們了,甚至連面也不能再見的時候,妳還捨不捨得拋棄隱藏了那麼久的心情呢?還是妳願意一直等待著回來找妳嗎?但同時,妳願意一直維持單戀嗎?」
鏡頭一轉,讓我們來看看的情況吧。
那天下午,つぐみCircle遇到了友希那花音
「你好啊,花音先輩友希那先輩,又會碰到你們呢。」
「嗯,つぐみちゃん蘭ちゃん,真是巧了,我剛才也是在迷路的時候才碰巧遇到友希那的。」
羽沢さん美竹さん,你好。」
湊さん,你好。又會碰巧遇到你們的?」
「是呢,不知為什麼呢?」
ふええ、ふええ兩位,要一起喝點東西嗎?」看著氣氛有點不對勁,花音連忙阻止二人。
「那來我家吧!我們推出了新的蛋糕。」
「也好啊。」 「沒錯。」兩位彷彿要準備打架的傲嬌也跟著兩位一同前往羽沢咖啡廳
到達坐下後,友希那若有所思,默默地問了一句。
「各位,你們對戀愛、表白、交往等事情又什麼看法?」
友希那さん,妳為什麼突然這樣問呢?」
「沒有,就是想問問,大家覺得我們身為高中生,應不應該談戀愛就是,還有就是什麼時候才該表白而已。」
「是受到紗夜影響得太深嗎?」
「沒有關係的。」
「我覺得如果是認真的話,談戀愛也沒有什麼問題就是了,表白的話,只要覺得對方是自己真心所愛的人,就可以表白了吧。」
「這樣真的沒有問題嗎?」另一把熟悉的聲音莫名其妙的響起了,原來是紗夜
「是紗夜呀。」
湊さんつぐみさん,你們好。剛才在談什麼呢?」
「沒有,只是在談高中生應否談戀愛而已。蘭ちゃん,妳有什麼意見?」
『我該怎麼說才好呢?我又有了喜歡的人了麼?』
「其實,怎樣才算是喜歡人呢?」當在場的其他三位認真狂人不禁陷入思想中的時候,只有花音堅定的回答了。
「應該就是想一直與他在一起,覺得他是與眾不同的人。同時,你會對與他的接觸感到心動,對其他人與他的親近會感到妒忌之類的吧。」
『感到心動,想一直在一起的人果然只有モカ吧。不會錯,原來我是喜歡上了モカ,才令我覺得她更與眾不同呢。』
「原來如此。」
「那你們覺得應不應該談戀愛?紗夜怎麼想?」
「我們還是學生,當然不該談戀愛了,是不是?」
「是沒關係的吧,紗夜さん,如果是認真的話,學生也該可以談戀愛。」
「又好像挺有理,也許也不是不可以吧⋯⋯」
「立場轉的那麽快?難道紗夜さん妳有了喜歡的人嗎?紗夜さん會看上怎麼樣的男生呢?很難想像喔⋯⋯」
「才才沒有!」但是紗夜的臉變得紅通通的。大家還繼續談論了其他問題。
回家後臥在床上的,心裡開始掙扎,到底應不應該向モカ表白呢?
『即便如此,我們的愛是不被允許的吧。在モカ的眼中,我與Afterglow的大家都一樣,就是青梅竹馬。如果我向她表白居然~會對モカちゃん產生戀意?真是噁心!」應該會這樣被拒絕吧,到時我該如何再面對她們?我這愛意又該何去何從?』
我該如何才好呢?如果有一天自己再見不到モカ了,會是怎樣呢?完全想不出來啊⋯⋯我的一切,都可以說是モカ給我的。朋友、Afterglow、我們的歌曲、我們的日常,如果當初モカ沒有邀請我一起玩,不知我現在還是怎樣呢?更重要的是,我現在,還想不想和她有更進一步的發展與關係呢?』
「我想。但這是不可能發生的,モカ不會接受我的,無論如何也不會,所以我該還是放棄吧。更何況,這感情本來就不應該存在的。因此,我必須忘記這感情。」
『如果不忘記這感情的話,我始終也沒法再面對モカ,面對大家。』
幾里相隔,從諮詢回來的モカ臥在床上。
『這感情果然需要我認真看待了吧。所以我我要去找表白,即使明知會被拒絕也要,對,就明天吧。』
(未完待續)

—————————————————————————————————————————————————
後記
之前一直在寫這類的同人小說,這次是第一次把自己原創的小說放出來,之前有給過朋友看。「」的內容是對話,『』的內容是內心的想法。另外,那名河邊的丘比特可算是作者我中二病發作(?)幻想自己穿越到バンドリ的世界的身分,亦可以算是以這身分為第一人稱視角。與此同時,我的設定也同時是全知者。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139 巴幣: 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