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fgo 2.6 妖精圓桌領域 相關劇情預測

胡言亂語 | 2020-12-29 16:14:50 | 巴幣 200 | 人氣 2909

  開始之前想先說下是甚麼促使我寫了這篇預測,因寫小說的關係我去查了下有關亞瑟王的傳說,由於fgo對一堆圓桌角色我都有很強的印象,但在研究的過程發現許多以為只是龍套的騎士在傳說中佔有很大的地位,特別是那個蘭斯洛特原以為他只不是眾多圓桌中比較有名的一個,但這傢伙根本就是戲份僅次於亞瑟王的主角,有些時候甚至會掩蓋亞瑟王本身的光彩。
  越查下去就越對他感興趣,特別是當我發現在fgo裡面在他身上似乎有許多伏筆,所以我想要盤點些伏筆證明蘭斯洛特會在第六異聞帶登場,注意,這篇預測中有許多腦補與主觀,所以很多地方當同人看看就好,但在劇情出現前進行不管有多離譜的預測,不正就是fgo的樂趣所在。

  異聞帶的名稱
  「妖精圓桌領域阿瓦隆•勒•菲」,最近終於公布的第六異聞帶名稱,關鍵字是「妖精圓桌」,而「阿瓦隆•勒•菲」則先撇到一邊。
  從這名字我們可以知道第六異聞帶至少一定跟妖精以及圓桌有關,而在目前登場的英靈中有哪位是跟這兩個都有關的,就是蘭斯洛特。
  雖然其他登場的腳色或多或少都有人些跟妖精扯上關係,像saber與湖中妖精給她劍之類的,但他們都沒有像蘭斯洛特跟妖精有如此密切的關係,他可是由湖中女士養大並交導劍術的,而且十三制約中有特別提到他的制約是「不可與妖精一戰」。

  十三制約
  在舊劍聖劍與格雷聖槍解放的十三制約中有關蘭斯洛特的條目是「不可與妖精交戰」,上面談到了這點,接下來更深入的分析。
  通常這些制約都會反映一些角色本身的形象,像加拉哈德的「不為私慾」象徵他純潔的形象,莫德雷德「與邪惡戰鬥」象徵她單純的一面,唯有蘭斯洛特「不可與妖精一戰」是與他到目前為止展現出的角色完全扯不著的形象。
  除了技能上寫有精靈外,有哪次有看到藍斯洛特提到有關妖精的事,就連湖中女士未曾聽他提及,感覺他更像是那種會發「為重要之人一戰」「不可與人妻一戰」這樣誓言的人,但就是這樣的他在重要的誓約上選擇了「不可與妖精交戰」更讓人感覺這會是甚麼伏筆。
  為什麼他會發下這樣的誓言,是出於養育自身妖精的感恩,但這樣的話為什麼從不提到他們,還是妖精用這當作假如到時saber想用聖劍攻擊他們至少會有一條制約無法解開,這感覺是有刻意在隱藏的伏筆,希望能到第六異聞帶解開。

  教授與泳裝
  莫里亞提教授在自身以及恩奇都的幕間中都有提到為了幫助立香,他會四處作亂希望到必要的時候能夠對情況有所幫助,為後面可能在主線出場進行鋪墊,而教授這個英國人在第六異聞帶可是有極大的可能性登場。
  他的絆禮裝小行星力學跟第六章的副標題「星辰誕生之時」可以產生聯繫,同時在2.5.1時出現了一個神祕archer沒有公布真名,雖然有人說他就是後面出現已經掛掉的特斯拉,但我們就先相信型月它是一個重要的伏筆,加上幕間上說的,教授在第六章登場的機會很大。
  接下來談一下教授與蘭斯洛特的關係,在泳裝活動拉斯維加斯,為了攻略卡美洛賭場主角一群人找來教授來幫忙,在對付其他騎士的時候明顯都是用搞笑的方法過關,唯有在應付蘭斯洛特的時候,教授找來加雷斯以不斷刺激他痛點的方式來通過,當時被很多人吐槽他做過頭了。
  但假如以他幕間的說法來進行連接,會不會這樣的故事劇情是伏筆,他只所以這樣對蘭斯洛特是想要以防萬一,而這個伏筆未來會在第六章被回收。

  絆禮裝
  這個猜測會比較牽強,但我覺得還是有提一下的必要,蘭斯洛特的絆禮裝「湖中少女」中是這樣寫的。
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的。
我的人生充满了悲叹、爱、憎恶与喜悦。
为无法与深爱之人一同度过而哀叹,
为羁绊的建立感到由衷热爱,
对非人之王心怀崇敬与憎恶,
即便如此——依然充满喜悦。

失去之物,做错之事,伤害之人不计其数。
但获得之物,坚信正确之物,以及守护之物确实存在。

然而,已经够了。
终于到了抛弃这一切的时候了。
稍微,有些累了。
脱下铠甲,摘下头盔,扔下长剑——
稍微,睡一会儿吧。
在这无比平静的湖上。
稍微……稍微…
  接下來的猜測就比較直覺,但這些話聽起來不是很像人在死前會說的話嗎?但蘭斯洛特正史可是死在修道院,絆禮裝通常代表著對那人重要的東西或時刻,所以這不太可能是隨便的一刻,那這絆禮裝到底是發生在甚麼時候,或著是說蘭斯洛特的死法與正史記載的不同,那他又是怎麼死的?
  而且在看這絆禮裝時,不難發覺蘭斯洛特他並不後悔,他覺得自己守護住了某些事物,對背叛亞瑟王雖痛苦卻不後悔,完全不像之後出場東猶豫西躊躇的他,感覺在這絆禮裝中還藏了許多東西,而蘭斯洛特身上也藏了許多秘密。

  相似的寶具
  在fgo中有兩個寶具效果非常的類似,而且他們的使用者都屬於圓桌,而這正是小莫的寶具「隱藏不貞的頭盔」與蘭斯洛特的「不為一己之榮光」,論效果而言他們的效用過於相似,都是隱藏人的真面目,但想要達成的目的卻不同,而莫德雷德的頭盔有特別提到是摩跟給她的,摩根跟蘭斯洛特在後面會談論到他們可能是認識的,或許這只是巧合,但我更覺得這是伏筆。

  摩根與蘭斯洛特與加拉哈德
  在原本的傳說中摩根總是隔三岔五的就綁架蘭斯洛特一次逼他跟自己結婚,而蘭斯洛特總是因為鬼知道哪裡來的幫助而順利逃脫,最後摩根還給崔斯坦一片刻著蘭斯洛特與桂尼維亞姦情的盾想讓亞瑟王發現,結果也沒被發現,總之在原本的傳說中這兩人一直都保持著孽緣。
  而在型月中這兩人雖從來沒提及有過互動,但從某些地方的蛛絲馬跡不難發現這兩人一定認識,像是一直妖妃妖妃的叫她,他們之間感情看起來很差。
  但或許以前這兩人也認識,畢竟摩根是湖中少女,而蘭斯洛特是湖中妖精養大的假如兩人認識的話也不奇怪。
  而且在阿瓦隆之庭說過摩根大概是卡美洛成立後變奇怪的,而蘭斯洛特差不多也是那之後加入圓桌,接下來說的都是腦補,或許這兩人曾一起冒險,後來因為某些原因而分道揚鑣,摩根之後越變越偏激換了人格,而蘭斯洛特也決定除掉這個女巫。

術呆與加雷斯和阿格規文
在五周年公布的紀念從者術呆,在四周年公布的新低星加雷斯以及在1.5出過場的阿格規文,這三者幾乎都確定會在第六異聞帶出場。
  加雷斯是因為她是新實裝的低星唯二還未在主線出場的,莎樂美會不會登場還有待討論,但加雷斯她圓桌的屬性加上自己身為摩根的女兒在第六章出場幾乎是一定的,術呆則是因為她明明從未出場卻成為五周年的紀念從者,語音還有與加雷斯的互動,而阿格規文則是本來感覺要實裝結果一直壓,感覺就跟村正一樣是因為還有劇情所以不能實裝。
  而這三人都或多或少跟蘭斯洛特有關係,加雷斯整個資料以及語音都圍繞著她與蘭斯洛特的關係去寫,甚至被人說她是蘭斯洛特廚,感覺就是在後面的劇情會有互動才會以這樣的角度去設定她。
  術呆的技能「湖之加護」,這感覺出現在蘭斯洛特身上會比較合適的技能為什麼會出現在她身上,希望能在第六異聞帶能給予解答。
  阿格規文由於伏筆有點多,後面會再做詳細的盤典。

阿格規文與聖杯
  在阿瓦隆之庭我們能看到,聖杯探索這件事是由阿格規文提出的,但他到底是從哪裡得知的呢?除了他母親摩根之外想不到其他更合理的答案,在原典中圓桌之所以會去探索聖杯原因有很多,但大多都跟漁人王有關係,或許在型月中他們把摩根與漁人王的女兒加拉哈德的老媽伊蓮恩合在一起使阿格規文提出聖杯探索多點合理性,而且在許多傳說中聖杯探索是導致圓桌衰弱的原因之一,或許摩根想通過這個手段削弱圓桌。
  狂化
  不覺得阿格規文在第六章施加在自己身上的狂化的描述與蘭斯洛特berserker狀態時很像嗎?這是否代表當時在截法場的時候蘭斯洛特身上是被施了狂化的詛咒,但那時候阿格規文可是已經死了,唯一比較合理的解釋是他身上的詛咒是摩根施下的。
  但假如是摩根施下的那究竟是從何時開始,結合上面所說的摩根的刺客,會不會從很久以前就已經施下,蘭斯洛特所尋找的刺客一直都是狂化後分不清眼前的人是誰的自己。
  摩根的刺客
  蘭斯洛特一直認為阿格規文是摩根派來的刺客結果他卻是個超級大忠臣,但這也帶出一個問題為什麼蘭斯洛特會認為阿格規文會是一個刺客,總不可能他會無冤無故的認為吧?
  到目前為止登場摩根的孩子,就連莫德雷德都是崇拜亞瑟王的圓桌騎士,所以蘭斯洛特這個摩根的刺客的想法到底是哪裡來的,到底為什麼他會這麼死忠的相信著這件事。
  我們或許可以在其他地方找到些蛛絲馬跡,在加雷斯的個人資料五中有提到她擊敗許多騎士,其中一個很有趣的騎士我想拿出來討論一下,也就是迪拿丹。
  他雖然不是個很厲害的騎士,但卻時常出現在有關圓桌的故事中,那是因為他是圓桌中少見的搞笑擔當,他是崔斯坦的好友同時跟蘭斯洛特的感情也很好,而在原典中他的死法則是被阿格規文和莫德雷德偷襲,最終死在蘭斯洛特的懷裡,拿他只是想舉例下在原著中被莫德雷德和阿格規文幹掉的騎士絕不少,但假如把這設定套在型月上就會變很奇怪。
  或許在型月的圓桌中有些騎士就像原典一樣被摩根的刺客幹掉,但不像正史是被阿格規文與莫德雷德解決掉而是不知名的某人,而那人也存在圓桌之中,而被施加狂化詛咒的蘭斯洛特還挺適合這身分的。

蘭斯洛特曾經的加拉哈德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但加拉哈德這個名字是蘭斯洛特的乳名,加拉哈德之所以叫這名字是表示蘭斯洛特接納他的存在,所以假如真的出現一個蘭斯洛特lily英靈的話他的名字會叫加拉哈德,總覺得這一點有可能會被型月拿來運用在劇情中。
  特別是在近期的採訪中說,第六章是以某個角色現在的樣子是以怎樣的經歷型成去寫的,而我認為加拉哈德=蘭斯洛特的登場機率很高,畢竟說某個角色現在的樣子那應該是我們熟悉的人,而蘭斯洛特也符合登場條件,同時他的過去也無比糢糊,第六章他很有可能以這樣子出場。
  
莫德雷德與加拉哈德
  我們都知道莫德雷德是個由摩根製造出來的人造人,而加拉哈德透過他出生的時間以及他選擇御主的標準,我能推斷出他大概也是個人造人,既然兩人都是人造人,會不會這兩人都是摩根製造出的。
  固然在原本的傳說中伊蓮恩是加拉哈德的母親,但型月既然都能將莫高斯與摩根合在一起,為什麼不能將伊蓮恩與她們在合在一起,更何況我們也知道摩根擁有三合一的屬性,為什麼不能其中一個就是伊蓮恩,這樣的話加拉哈德與莫德雷德甚至有可能會是雙胞胎。
  為什麼我會那麼想要將莫德雷德與加拉哈德成為手足,甚至希望他們是亞瑟的孩子呢?除了支持後面的理論外,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這位這兩人增加了更多複雜性,兩個同樣出生的人後來因為環境成為了幾乎完全相反的存在。
  除此之外這也解釋了些蘭斯洛特的行徑,為什麼在型月加拉哈德跟蘭斯洛特無比疏離,甚至在1.6的時候蘭斯洛特都要等到其他人都發覺他才認出眼前的人是誰,假如加拉哈德不是他親生的兒子一切都會說通比較多。
  之所以沒有和他親近是因為不清楚加拉哈德是從哪裡來的,但儘管如此還是給他自己的乳名表示接納,為什麼認不出他,因為他壓根就不是自己的兒子,但他還是在1.6被他的話叫醒轉移陣營,而且這會為這兩人的父子關係增加點有趣的味道。
最終理論:蘭斯洛特與摩根勒菲
  既然兩人都與湖中精靈有關,那這兩人會不會一開始就認識彼此,我們甚至來假設一下會不會他們以前還一起冒險過,畢竟我們不清楚蘭斯洛特的加拉哈德時代是怎麼度過的,另外我們也能從凱口中得知至少在卡美洛成立前摩根都挺正常的。
  來腦補一下,加拉哈德與伊蓮恩是自湖中成長的青梅竹馬,伊蓮恩想成為王而加拉哈德則想成為輔佐她願望的騎士,之後冒險中出現事情導至二人分道揚鑣,在分離前加拉哈德將冒險時能保持匿名的頭盔送給伊蓮恩,加拉哈德成為蘭斯洛特,伊蓮恩成為摩根勒菲,而在多年後摩根用亞瑟的基因製造了莫德雷德與加拉哈德兩個人造人,伊蓮恩的人格為了想保護其中一個孩子瞞過摩根勒菲將加拉哈德送往他處,而摩根則將頭盔送給莫德雷德使她隱藏住自己與亞瑟王相像的真面目。
  而蘭斯洛特在圓桌中看到不屬於自己的孩子被送過來感到困惑,但聽到以前朋友的名字還是把他當自己的孩子,但他同時也調查著宮中據說是由摩根勒菲派來的刺客,於此同時摩根也向阿格規文透露聖杯的存在,想要透過聖杯探索削弱圓桌,最終加拉哈德在獲得聖杯後死去。
  在最後為了毀滅圓桌,摩根向蘭斯洛特下了瘋狂的詛咒,使他在截法場的時候分不清誰是誰最終殺了許多人,之後蘭斯洛特在將桂尼維亞送回去後不知何種原因死去,而摩根也在沒多久後消失在歷史中。
適合在第六章出現的衛星
  摩根勒菲:她的名字就出現在異聞帶名稱中,雖然勒菲同時也能當大妖精的代稱,但她不出場真的說不過去。
  桂尼維亞:圓桌中的重要角色,以型月史來看的話,她應該是圓桌中很慘的角色,政治婚姻嫁給saber獨守空閨,還是忍耐很久才找上蘭斯洛特,最終這份感情導致了圓桌的分裂,而且她跟目前登場的角色都有關聯,還挺希望看她出現的。
  帕希瓦爾:在新的pv中有人解析出帕希瓦爾就是白色鎧甲騎士,同時他與聖杯的關係,使得他出場的機會也很大。
  加拉哈德:這就不用說明了吧,他再不出場,真的都沒有理由。
  鮑斯:聖杯三騎士之一,同時也是蘭斯洛特的表弟,截法場的時候他也跟隨蘭斯洛特離開,出於我想看到蘭斯洛特的私心,我想看到他登場。
  帕拉底米斯:崔斯坦的死對頭,曾想搶他老婆伊索德,決鬥狂,穆斯林,也跟鮑斯一樣跟隨蘭斯洛特離開圓桌,也是出於私心想看到他出場。
  帕林諾王:帕希瓦爾和很多圓桌騎士的老爸,傳說上是跟他的決鬥中石中劍被折斷,但型月中顯然不是這樣因為那把劍被摩根偷走了,據說他也是加拉哈德老媽伊蓮恩的老爸,他出場的機會意外的大。
  伊索德:想看看他與崔斯坦的關係,不管是白手還是黑手出現都挺有趣,不過假如真的出場感覺比較有可能是兩人合成一個的英靈。
  凱:人氣很高的衛星也挺想看到他出場。
  阿格規文:理由也列過了,就不多說。
  瘦凱薩:人們一直想看到的英靈,加上第六異聞帶是應付凱爾特,且羅慕路斯語音有叫他幫忙也挺有可能出現。
認為會在第六章出現的已實裝從者
  蘭斯洛特:寫了一大長篇文章講他可能會介紹的伏筆,就不再多做解釋。
  術呆:講過了。
  莫德雷德:出勤率很高,而且有很多故事可以說。
  加雷斯:也講過了。
  高文:出勤率很高,再出現也不意外。
  崔斯坦:圓桌之一。
  教授:講過了。
  孔明、格雷、司馬懿:在2.5.2有提到第六異聞帶跟時鐘塔成立的秘密有關,所以他們出現的話可以探討些有關時鐘塔的設定。
  庫夫林、斯卡哈、梅芙、福格斯、布迪卡、迪盧姆多、芬恩:總之所有凱爾特相關的英靈,都有登場的機會,梅芙可能性比其他角色大,因為術呆的語音有與她相關的。
  莎士比亞:許多跟妖精有關的故事都是他寫的,可能會成為提供有關妖精知識的角色出場,而且在二部中許多fap的角色都有再次的出場。
  芙蘭肯斯坦:在二部中許多fap的角色出勤率都有變高,而且她跟教授與莫德雷德都有關係,而他們兩位登場的可能性都很高。
私心看到在第六章登場,但不是沒衛星就是可能性低的從者
  凱薩里昂=奧伯龍:凱薩一直掛在嘴邊的兒子,但假如要讓他登場的話知名度相當不足,那麼不如和有名的角色融合好了,而且妖精王奧伯龍身上也說的過去,在許多傳說中他自稱是凱薩的兒子,所以型月假如真的融合這兩個角色感覺也並非不可能
  繪理世、齊格:有鑒於第六章會有村正登場,為何不讓其他兩位fate系列的主角登場,而且假如要出場條件的話這兩位都有,由於妖精鄉是世界裡側齊格可以已巨龍之姿登場,而繪裡世這角色身上依舊充斥著一堆謎團,想要捏個出場的理由也不困難,不過根本還是我想看他們出場的原因還是想看他們與立香一起冒險,看看這些主角們之間的互動,對於異聞帶在殘酷的狀況作出抉擇,並想看到村正這正義的夥伴與他們不同的理念爭鬥。
  特別是因為另外兩人的理念在面對剷除異聞帶上也會再次製造衝突,齊格他主要的理念就是想要做對的事情,但消滅其他世界對他而言真的是對的嗎?而繪裡世雖然表示自己是從者會尊崇御主的指示,但她絕對也會對毀滅異聞帶很掙扎,而立香雖然已經接受自己要毀滅異聞帶的職責,但假如身邊跟著兩個懷疑這場旅程的從者,他的內心肯定會感到動搖,而最終他們需要互相扶持才能攻略這個異聞帶。
  順便提一下之所以沒把切嗣和韋伯以及式掛進去,主要是就算他們出現對於這場拯救世界的旅程感覺都不太會動搖自己的選擇,他們都太安定了,我還是想看少年與少女在懷疑與痛苦中嘗試著拯救世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