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遊戲同人極短篇_少女前線】停滯者的末路(二)即將拉開的帷幕

熾冰 | 2020-12-28 21:38:53 | 巴幣 4 | 人氣 157

少女前線專區
資料夾簡介
少前同人文集散區,有存貨就更,不期不待沒有傷害

        話說每次敲同人最怕的就是沒抓到角色個性之類,但被指出問題又總會說「同人創作是自由的啊」來掩飾
        所以我要在這邊嚴肅地說一句... ...
        同人創作是自由的啊!! (被巴
        
         づ(・ω・)づ[正文]づ(・ω・)づ[要開始]づ(・ω・)づ[了喔]づ(・∀・)づ

        隨著人們進入劇場,空氣間的緊張感也越發明顯。佔據馬路叫囂的反自律人形派雖然還停留在呼喊口號的階段,卻已經造成相當程度的精神壓力。無論是走進劇場的觀眾,還是負責檢查及引導的工作人員,臉色都不是多好看。

        MDR靠在大門正上方的看台,一手拄著臉一手掛在護欄外,看著底下一個個往廳院前進的後腦勺,誇張地打了個呵欠。

        「MDR前輩,請打起精神。」

        冷靜甚至接近冷酷的聲音,聽了讓人不住產生「這傢伙有沒打算和別人搞好關係啊?」的想法。幾乎趴在護欄的MDR瞄了她一眼,從這角度看過去,豐滿到過分的胸部擋了她快半張臉,教MDR抽了抽眼角。

        「……少了直播的我連靈魂都沒了,還精神咧。」

        「那就請專心在任務上。」

        「從剛才到現在都在盯著小正太屁股的妳沒資格說我。」

        「我是在確認有沒有無辜小孩被利用攜帶可疑物品。」

        MDR看著她的眼神頓時充滿恐懼。

        「我是開玩笑的。」

        她淡然說道,MDR鬆一大口氣。

        「嚇死寶寶……哎妳會開玩笑妳要說啊。」

        「說出來就不算玩笑了吧?」

        一邊與MDR交換字句,同時一一確認通過腳下的觀眾的這具戰術人形,型號名VSK-94,正發揮其為了配合主武裝的步槍而特化過的視力,毫無遺漏地掃視所有入場者的背影。

        突然,VSK-94稍微明顯地抽了口氣,MDR聽了露出不懷好意的笑:

        「幹嘛?鎖定哪個小正太了嗎?」

        「不,只是覺得那邊那位紅色上衣的小男孩的屁股很健康。我是開玩笑的。」

        「誰像妳一臉正經開玩笑啦。話說這麼喜歡看小正太的屁股,幹嘛不去應徵幼稚園老師?」

        「有過幾次實習機會,但都被刷掉了。」

        「妳不會才實習就露出本性吧?」

        「不,是剛好遇到家長參觀日,而當天參加的爸爸報名下次參觀日的意願過於踴躍引起媽媽懷疑,向園方要求觀看紀錄後,一致提出我不適合該職務的主張。」

        「哈哈,別說報名家長參觀日了,我看他們還想重讀幼稚園吧?」

        「從外觀和年齡,以及各方面來說都不切實際,成年人類男性的判斷力有這麼糟糕嗎?」

        「這個嘛,牽扯到小頭的時候就──」

        【妳倆聊得挺開心的嘛。】

        MDR手一滑差點摔下護欄。

        「報告隊長,剛才的對話內容是向MDR前輩報告就職紀錄。」

        【得了吧,妳認真報告可她只當八卦聽。過幾天格里芬匿名板就會出現妳的文章了,勸妳打住別說了。】

        「隊長這麼說就傷感情了,我像是會做那種事的人形嗎?」

        【直說就傷感情了,老身還是別說了吧。】

        「妳這跟說了沒兩樣啊!」

        【所以妳不否認剛才是在閒聊了?】

        「哪、哪有閒聊啊隊長,剛才那些就單純是關心VSK-94呀。妳看嘛,她報到也沒多久,一出任務就是這種……」

        下省五十字理由。看著MDR對著沒人的地方鞠躬哈腰的模樣,讓VSK-94想到之前路過門沒關上的指揮官辦公室時,看到他拿著手機做過同樣的事。

        大概是老闆秘書吧?正這麼推測時,MDR和納甘左輪的通話也告一段落。

        「總算訓完了……吶VSK-94,還沒看到可疑人物嗎?」

        「目前還沒看到。如果能像TAC-50前輩一樣運用無人機,也許就能增加效率了。」

        「哎?她的無人機內建X光功能哦?」

        「不,就是多一隻眼睛用。」

        「什麼啊……哎等等,妳是在說我根本沒在看嗎?」

        接著,抓住這點抗議的MDR很快又變換話題,正要誘導VSK-94爆出更多不為人知的過去時,無聲無息出現在她背後的納甘左輪施以隊長的制裁。

        ※※※

        「這個放這裡,然後這個放這裡,至於這個就放這裡……噫嘻嘻。」

        「好了吧?同一個地方放這麼多陷阱,根本是浪費錢啊。」

        「噗~我設的可不是普通的陷阱,而是誘導犯人走進真正陷阱的陷阱啊。」

        「……還是覺得浪費啊。哎,這個不能放在對面牆角嗎?」

        「嗯?等等那個我已經開了──」

        說時遲那時快,在她拆下和牆壁同色的偽裝殼的瞬間,被藏在裡頭的胡椒鹽爆炸般噴出,瞬間攻陷她的眼睛鼻子嘴巴。

        「%&$@$%*^%$^*&^$$^&**&^%$#$%^&*!」

        發出了甚至無法用文字表現的慘叫。

        而造就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也就是型號名MP7的戰術人形,反而露出懊惱的表情,從像是修女裝的制服底下拿出備用陷阱。

        「吼唷,說我裝這麼多浪費錢,妳亂拆結果噴在妳身上才是浪費錢吧?」

        「&$@$%*^!*&^$、%$#$%^&*!」

        「聽不懂妳說什麼啦!別擋在這裡也別想拿我的帽子去擦臉,去去去。」

        就在M7像在趕蚊子般揮揮手的時候──

        「鬧哄哄的在做什麼啊?」

        ──納甘左輪突然從前面的轉角現身。

        「隊、隊長!」

        「&*%$!」

        「……風暴妳是在說哪國語言啊?哎哎,瞧妳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可惜那張臉蛋。這老身的手帕,先拿去用用。」

        接過納甘左輪的手帕的,是連兜帽內側都沾滿胡椒鹽的戰術人形,型號名Px4風暴。狼狽的模樣讓納甘左輪看了直嘆氣,轉向P7:

        「P7,老身要妳設置陷阱是對目標用的,妳怎麼用在同伴身上了?」

        「哪有啊!而且是風暴自己手賤去拆的,哪能怪我啊?」

        「至少該有個什麼防呆裝置吧?或是什麼二段式解鎖的東西,還有……」

        眼看納甘左輪越說越多,簡直成了說教了。P7忍不住嘟噥:

        「……明明是阿嬤卻懂這麼多,人物設定是怎麼了啊?」

        「P7。」

        「是、是!」

        「陷阱花費的核銷,視任務結果決定。」

        「是……哎哎哎哎!」

        「以上。好好做,如果陷阱沒法絆住目標導致失敗,可要算在妳頭上唷。」

        「哪、哪能這樣──隊長啊啊啊啊!」

        ※※※

        所謂反自律人形派,就是一扯到自律人形就馬上掏槍跟你輸贏的瘋子。曾有知名媒體人在專訪時說出這段話,被砲轟到開道歉記者會滅火也沒得到原諒,因而被各大電視台冷凍最後黯然消失在媒體圈。不過那位媒體人之後轉戰飲料業界也做出一番成績,但那不是現在的重點。

        並不是所有的反自律人形派的腦裡只有破壞自律人形。該媒體人所忽略的,就是反自律人形派之中,也有以重視人類權益為主張而抵制自律人形,並堅持非暴力手段及理性溝通的組織。

        同時也是讓哥特打從心底覺得噁心的存在。從手機新聞看到同樣是反自律人形派的其他組織,卻在網路上大肆抨擊劇場外示威的同志,那自命清高的模樣看了只讓人想吐。

        ──只會站在高處評論,連弄髒手的覺悟都沒有,滿嘴理想的蠢材。

        儘管看著一肚子火,但計畫開始的信號是從遊行隊伍發出,而劇場內外能夠聯繫的手段也就只有手上的手機,再惱火也得忍耐。

        「光榮大地」。出現在手機新聞標題,還特別用異色字體註明的這個單詞,就是哥特加入的組織。

        即使在反自律人形派之中,「光榮大地」也是數一數二的激進分子。會選擇這個組織,正象徵哥特剷除自律人形的決心。

        ──自律人形不該存在。

        然而,此時此刻在哥特的身旁卻有這麼多人,無論是單純看戲也好還是支持那劇團團長的政治立場也罷,他們為了走進這裡而付出的金錢,想必都將成為支持自律人形存在的基石,催生出更多和自己一樣的人。

        這些人是錯誤的,是加害者,必須予以警告。哥特將手探進口袋,握起相片鍊墜。

        因為自律人形失去工作、妻兒、人生目標的自己,是最有資格下達制裁的人。

        「先生,方便打擾一下嗎?」

        「──!」

        哥特幾乎整個人往旁跳開。

        「哎,不好意思,沒要嚇你的。」

        只見眼前,更正確地說是比視線更下方的位置,戴著造型獨特的帽子的金髮少女,以莫名老成的語氣說著:

        「老身是看你很緊張的樣子,關心一下而已。聽工作人員說,每次開演前總有幾個人因為太興奮昏過去的。你瞧,那邊就是救護站,要不過去休息下,晚點老身再請工作人員帶你去座位?」

        「……不用,我沒事,謝謝關心。」

        然而這嬌小的金髮少女似乎不相信自己,還將臉龐湊了過來,因為身高差的關係而稍微踮腳的模樣真有點可愛。哥特稍微彎曲膝蓋,讓她不用這麼辛苦,同時也能清楚看到自己的表情:

        「放心,我就和妳看到的一樣,不用擔心我,去幫妳媽媽或姐姐的忙吧。」

        妳真是懂事的小孩。原本是想稱讚她而這麼說的哥特,卻看到少女露出五味雜陳的表情。呃,難道不是工作人員的家人嗎?心生疑問的同時,也有種對不起她的感覺。

        正當哥特打算說些什麼時,前方傳來聲音:

        「請各位從兩側入口進場!距離最近的座位編號都在入口上方,節省您找座位的時間!」

        接著隊伍開始前進,哥特轉向少女:

        「我真的沒事,謝謝妳關心。」

        於是哥特跟上前面的人,結束這短暫的插曲。

        至於少女──納甘左輪──則是思考什麼似地單手托著下巴,看向一旁的落地窗。外面正好是行道樹樹幹,因而映出納甘左輪的身影。

        「比起心智升級前,老身應該成長不少了吧?」

        向自己的倒影自問,也得不到任何答案。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