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041.這個笨蛋

佐渡遼歌 | 2020-12-27 20:00:01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兩人在舊書攤的五樓走廊四處走動。莫約過了半個小時,燕子才踏入一間房間當中,如釋重負地說:「總算找到了……這裡擺放的書籍是給初學者用的,其中也不限於技能書,也有一些關於克蘇魯遊戲的普通書籍,甚至有前輩玩家留下的日記、手寫筆記,不過今天不是挖寶的時候,快點買完技能書快點去取貨吧。」
 
  那是一間相當寬敞的房間,然而除了四面牆壁高度直達天花板的巨大書櫃之外沒有其他家具。書架內塞滿各式各樣的書籍,沒有分門別類的掛牌、標籤或告示,只有難以計數的書籍。
 
  「連日記和手寫筆記也有啊……我可以問問這裡的技能書大概一本多少錢嗎?」李少鋒問。
 
  「你對於金錢這方面還真是斤斤計較……因為不想要增加欠債嗎?不過相較於那枚戒指,多買一些保命的道具也不算什麼吧。」燕子瞥了一眼玩家戒指,聳肩說。
 
  單純是因為妳們的金錢觀已經被克蘇魯遊戲扭曲到極限了吧!雖然和一億元相比,十萬、百萬確實有些渺小,然而客觀來看對於高中生而言依舊是一筆龐大的數字啊!李少鋒沒好氣地追問:「所以是多少錢?」
 
  「一階的技能書差不多就幾十萬吧,只有《外星生物學》、《外星神話》、《宇宙起源》、《太空梭駕駛》、《禁書目錄》這種利用一般方式找不到任何資料的技能書才會不論階級賣出破格天價。」燕子訕然說:「不過這裡不會有那些貨,退讓百步真讓你買到,大概也讀不完一頁就發瘋了,不需要想太多。」
 
  李少鋒不可否認自己對於那些知識很感興趣,然而若是閱讀完的代價是發瘋發狂就敬謝不敏了。
 
  「沒有時間讓你一本一本慢慢看,這裡的藏書雖然比不上『伊斯之大圖書館』卻也不惶多讓,先繞個一圈有個頭緒,之後就去找芭芭萊奶奶,直接讓她去拿想要買的技能書最快。」燕子說。
 
  「……難道芭芭萊奶奶記得所有書籍的位置嗎?」李少鋒訝然反問。
 
  「如果她不記得要怎麼賣書。」燕子說。
 
  李少鋒不再接續話題,環顧房間。
 
  確實光是這間房間的藏書就超過千百本,即使只是拿出來確認封面和書名也得花費好幾天的時間吧,過去幾天窩在瞭望塔工房持續翻書尋找克勞倫斯相關資料的不好回憶隨之湧現心頭。李少鋒搖頭甩去那些負面情緒,將心神專注在眼前無數的書籍。
 
  書籍的擺放方式和外面走廊一樣雜亂無章,完全看不出來規律,尺寸、厚度、出版社和裝訂方式都不從的書籍擺放在書架上面,數量甚至多到一層都放不下,必須打橫擺在其他書籍的前面和上面,這點更是導致了視野混亂不堪。
 
  李少鋒看著不知為何出現在這裡的一整套格林童話,思考了好一會兒童話故事和克蘇魯遊戲究竟有什麼關聯,然而列出好幾個猜測都太過不著邊際,最後還是直接開口問:「這裡的書籍真的適合初學者嗎?」
 
  「剛剛就說了直接說出書名讓芭芭萊奶奶
 
去拿是最簡單迅速的方法。」燕子倚靠在房間門口,雙手插在口袋,沒好氣地說。
 
  「……這麼一來似乎有點多餘吧?沒有必要特別繞過來這裡。」李少鋒反問。
 
  「如果人家直接決定一切,你事後去向帆帆或樓月姊抱怨豈不是又害到人家,弄得好像是故意欺負你似的。」燕子訕然說:「人家還沒有信任你,成為玩家的過程莫名其妙還讓帆帆經常操心,然而如果你有辦法撐過接下來的幾場遊戲就會正式成為瞭望塔的夥伴。既然是夥伴,就得彼此尊重。」
 
  李少鋒再度感受到今天一路上的那種違和感。不曉得什麼樣的心境轉變,不過燕子的態度壞歸壞,比起最初見面的時候已經算是好上許多倍了。
 
  「我不會做出那種事情啦。」李少鋒苦笑著說:雖然不曉得學姊對於我有什麼樣的誤會,不過我相當感謝師父和瞭望塔的各位。雖然有撿到戒指的這份緣由,不過若是遇到瞭望塔以外的隊伍,處境有可能會變得比現在悲慘好幾倍。」
 
  「……哼,與其講漂亮話不如做出實際行動。」燕子冷哼說。
 
  看來自己沒有猜錯,雖然誇本人只會被罵,不過只要誇獎瞭望塔的事情,燕子的心情就會變好。李少鋒暗忖自己也逐漸掌握到楊千帆以外的人的應付方式了,思考片刻之後,開口說:「那麼就從芭芭萊奶奶推薦的那幾本技能書裡面挑一本吧……考慮到我的體力不算很好,就算有『狩獵』的知識大概也無法流暢應用,挑選『尋找水源』、『陷阱製作』這種可以慢慢來的類型應該比較好。」
 
  「那麼就挑陷阱類的吧。找到能夠喝的水其實並不是太過困難的事情,再加上梁老師有『野外求生術V』的技能,真的想知道只要聽他講上幾個小時就知道個大概了,甚至比起學校的授課還要簡單明瞭。」燕子說。
 
  「數學老師姑且是他的本職吧。」李少鋒苦笑著說。
 
  燕子不置可否地聳肩,拋出一句「那麼就回去找店主吧」,逕自踏出房間。
 
  李少鋒有些遺憾地環顧一圈房間內的無數書籍,暗自決定之後有時間要再來一趟好好尋寶才快步跟上。
  
  
  
  當稍微迷路的李少鋒和燕子返回五樓入口處的時候,芭芭萊依舊坐在相同的位置,單手捧著一本書籍閱讀。不過李少鋒注意到並不是原本的英文原文書,而是一本無法分辨是德文還是法文的書本。
 
  「──不好意思,我們決定好要購買陷阱類的技能書,想要詢問是否有推薦的類型。」燕子率先開口說。
 
  芭芭萊並沒有立刻反應,繼續靜靜地閱讀,直到看完一整頁之後才從胸口抽出一枚金黃色的精緻書籤,夾好之後將書本闔起,轉頭說:「不好意思,害習慣又出現了。讓你們久等了。」
 
  「……聽說以前店主只要開始看書,沒有看完之前絕對不會停止。我們這邊才應該說聲不好意思。」燕子頷首說完,再度重複說:「不曉得是否有陷阱類型的技能書可以推薦,希望有現貨可以拿。」
 
  「陷阱類型的技能書嗎。」芭芭萊喃喃自語著應該是技能名稱的內容,緩緩站起身子。
 
  「一階和二階的就行了。畢竟是這傢伙第一次讀技能書,有很多需要注意的地方,與其在意技能本身,不如說是讀個經驗。」燕子說。
 
  「話是這麼說,不過陷阱類型的技能書內容並不會太過艱澀難懂,既然都花費時間了,如果可以學會合適的技能就更好了。」芭芭萊說。
 
  「這個……說是這麼說沒錯,不過這傢伙的天賦不怎麼好啊。」燕子皺眉說。
 
  無法參與艱深話題的李少鋒不禁將注意力轉到其他地方,順著走廊信步走動,依序掃視著擺放在書山最上面的書籍。
 
  「那麼要找看穿、拆除陷阱的類型,製作、搭建陷阱的類型,還是兩者兼備的類型呢?」芭芭萊問。
 
  燕子朝越走越遠的李少鋒瞥了一眼,暗罵需要徵詢本人意見的時候才跑到那麼遠的位置亂逛,卻也不想朗聲喊人,逕自思考片刻之後說:「請推薦看穿、拆除陷阱的類型吧。依照現在的情況,比起架設陷阱捕捉目標,別讓那個笨蛋學弟採到陷阱死掉比較重要。」
 
  芭芭萊微微勾起嘴角,淡然說:「教導他人也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對於瞭望塔不久前發生的那件事情,我也感到遺憾,然而妳不需要對此抱持太大的責任感,至少在我看來,瞭望塔並沒有在這件事情做錯任何事情,因此妳沒有必要故意擺出那種想要將他欺負出隊伍的惡劣態度。」
 
  「……人家才沒有想那麼多,只是單純看那個老是纏著帆帆的笨蛋不爽而已。」燕子低聲說。
 
  停頓片刻,芭芭萊開口說:「我還記得妳第一次帶那孩子過來買第一本技能書的時候,歷歷在目,就好像是昨天的事情一樣。妳相當熱心地進行講解,設身處地地思考該學會哪一個技能比較有用──」
 
  「不、不好意思!人家……人家不想談論那傢伙的事情。」燕子蹙眉說。
 
  「抱歉了,這是我的錯。」芭芭萊垂著眼簾說:「或許是年紀大了緣故,看見妳們就好像看見了年輕時候的自己,總會想要提出一些建議,以免你們重蹈我的覆轍。」
 
  「店主現在也很年輕。」燕子說。
 
  「雖然是客套話不過還是令人開心。」芭芭萊不再繼續這個話題,起身走到不遠處的位置,開始在書山當中翻找。
 
  這個時候,已經走到走廊盡頭的李少鋒在轉角處停下腳步,正要往回走的時候,眼角忽然被某本書吸引了。那是一本看似年代久遠的書籍。封面和書頁都微微泛黃,角落捲了起來,頁數並不多,約一百多頁,封面的文字已經看不清楚了。
 
  李少鋒伸手拿起那本書,正要翻開第一頁的時候忽然吃痛地皺眉。
 
  「──!」李少鋒轉動視線看向疼痛來源的指尖,這才發現不小心被紙張割破了一小道傷口。
 
  反射性地將拇指放到嘴巴前面,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李少鋒的視線依舊沒有離開那本書,然而再度要翻開第一頁的時候異變陡現,紙張從碰觸的位置閃現光彩。
 
  極其耀眼的虹色流光在眼前閃爍,宛如流淌過每一個書頁和鉛字。
 
  芭芭萊和燕子同時反應,各自用著流暢的速度穿越狹窄走廊,一前一後地抵達李少鋒身旁。
 
  「──這個笨蛋學弟。」掃了現場一眼就理解到發生什麼事情的燕子無可奈何地摀住額頭,隨即向著芭芭萊工深致歉:「非常抱歉,人家會買下這本技能書。如果已經有買家了,瞭望塔也會依照規矩賠償十倍金額。」
 
  「這本《唇語II》放在架子積灰塵已經很久了,有客人願意購買反而幫大忙了。」芭芭萊笑著說:「新手會出現各種失誤也在所難免,沒有玩家一開始就對於那個恐怖的世界所知甚詳。燕子,妳該慶幸這裡並不是遊戲當中的世界,犯下的錯誤可以用金額彌補的話就不算是太過嚴重的錯誤。」
 
  「確實是這樣沒錯……感謝指教。」燕子再度低頭,然而暗自用眼神狠狠瞪了一眼李少鋒,大抵是「回去之後再算帳」的意思。
 
  自己的欠債又要增加了。李少鋒懊悔地咬住嘴唇。不過這次真的算自己錯,即使燕子和楊千帆們有提過技能書的最初閱讀方式,她們也三番五次地警告過別去輕易碰觸不知名的物品,自己卻還是犯錯了。
 
  「正規方式應該是散出氣息包裹住整本技能書,讓己身真氣滲透入每一張書頁、每一個文字,然而凡是修練氣息之人,血液當中也蘊含高密度的真氣,將血液塗抹在技能書上面也可達到相同的效果。」芭芭萊淡淡地解釋。
 
  「感謝說明……所以現在除了我以外的人都無法閱讀這本技能書了?」李少鋒決定將反省留到回去之後再說,先專注於詢問新情報。
 
  「是的,對於其他玩家而言,這本技能書就沒有意義了,即使花費眾多時間翻譯、破譯看完也無法學會技能。我就曾經遇過沒有注意到這點而白白浪費一年時間的玩家,還請注意。」芭芭萊將手指放在《唇語II》的封面,順著封面往下滑。
 
  「不要讓店主解釋這麼基礎的部分啦!」燕子不悅地低聲說:「想要知道的話就來問人家啊。」
 
  但是在什麼都不曉得的情況下,根本無從分辨哪裡算是基礎,哪裡算是進階啊。李少鋒無奈地想。
 
  「我並不介意。每個人都是從新手開始的。」芭芭萊微微一笑。
 
  聞言,燕子也不好繼續罵下去,只是狠狠瞪著李少鋒。
 
  「請問兩位有要買其他的技能書嗎?還是這本《唇語II》就行了?」芭芭萊開口詢問。
 
  「就算買了其他本也沒時間讀吧。」燕子低聲說。
 
  「這本就行了。」李少鋒隨即說。
 
  「好的,那麼關於這本《唇語II》的售價……既然是今天第一組客人,而且是瞭望塔的新成員,就賣十萬吧。」芭芭萊隨意地說。
 
  咦?居然是看芭芭萊當時的心情隨口開價嗎?李少鋒訝異地想。
 
  「好的。」燕子沒有展現出訝異神色,彷彿這個就是舊書攤一慣的結帳方式,從口袋取出智慧型手機點擊片刻之後說:「已經將十萬元整轉到指定帳戶了,還請確認。」
 
  「感謝惠顧。」芭芭萊笑著說,單手拿著《唇語II》走到大門旁邊的位置,側著身子繞過高矮不一的書山,試圖跨入內側。
 
  這個時候,李少鋒才勉強看出放在門旁牆壁、同樣堆滿書籍的木製傢俱其實是櫃台。
 
  芭芭萊彎腰在櫃台內側的空間摸索片刻,取出一個沒有任何圖案的褐色紙袋,將《唇語II》放進去之後又隨口從旁邊的書籍當中抽出一本黑色硬殼的書籍放進去,開口說:「這本日記就當作贈品送給你了……紀錄下自己的所有事情也是一個不錯的成長方式。將感受到的情緒、新學到的知識、見識到的人事物都詳細寫下來,日後反覆觀看也有很大的助益。」
 
  「好的,感謝指教。」李少鋒用雙手接過紙袋,低頭道謝。
 
  「那麼今天就先告辭了。」燕子說完,率先拉開大門。
 
  「再次說聲感謝惠顧,今後如果有時間也歡迎隨時來這裡挖寶喔。」芭芭萊奶奶笑著搖著手。
 
 
 

222 巴幣: 24

創作回應

丹雀
逛書攤這段,讓我想到之前在二手書攤找到寶物一樣的心境。
2021-03-19 18:41:16
佐渡遼歌
二手書店和圖書館真的可以逛一輩子XDDD
有時候找到絕版的書更是奇蹟!!
2021-03-19 18:54:2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