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2020寫作回顧

瀨葉 | 2020-12-27 11:12:16

我實在不太想要面對這個現實,去年已經跌破六位數了,今年回升的幅度也有限。
2020聚集各種天災人禍,對我就是工作上的各種壓榨,不管是寫東西或者是玩遊戲都一直下墜。而且我還不敢說這是跌停板,看起來我的問題似乎到了2021似乎還不會結束。(目死)

好吧來面對現實。

1. 獨立的短篇
1-1 這幾篇是在這個小屋可以找到的↓

琴身在肩上架穩,左手握上琴頸,右手琴弓貼上琴弦。大約在同個時間,琴譜自然而然流進腦袋,是舒伯特的《小夜曲》。沒有鋼琴伴奏,沒有麥克風擴音,沒有音響效果,台下也沒有聽眾,但無所謂。
《魚音琴遇》(2175)

她的鞋子多到宿舍的鞋櫃放不下,曾經一度想要將地盤擴張到隔壁鄰居的鞋櫃,理由是「反正你也沒在用」,立刻遭到抗議「雖然我們是工作夥伴,但是光明正大侵占學長的鞋櫃是不行的!而且我好歹也可以列入型男等級,誰說我沒有在用鞋櫃!」。
《淑女的小小任務》(4068)

「這我倒是挺懷疑的。我認識的馬克斯威爾好像不太懂得人情事故。」
《實現約定的速度》(1883)

他的眼睛是藍色的,有的時候看起來跟海一樣深,有的時候跟晴空一樣明亮,今天是前者,在醫務室的燈光下看起來是深藍色的。他用認真的表情盯著我,一句話都沒有說,任憑沉默在我們中間持續。
《答案》(2391)

從旁看就覺得很像,身高完全相同,都是火焰一般的紅頭髮,聲音也一模一樣,爭論的側臉完全像在看鏡子,要不是一個長頭髮一個短頭髮,或者一個穿白衣服一個穿黑衣服,不然還真分不出來,不愧是雙胞胎!
《光》(1574)

「我沒辦法,畢竟『花花公子艾斯特』是裘特專用的稱呼。」
《邁向約定的步伐》(3114)

抱歉,這傢伙太鈍。我在心裡對給他那兩張票的音樂家連聲抱歉,決定不能在這個時間點讓他的勇氣白費。
《任務》(1397)

1-2 這是放在別地方的,都是二創作品↓

腳邊橫著兩具人體,其中一人仰面朝天躺在地上,眼睛瞪得大大的向著晦暗的夜空,身下的泥土地正慢慢被從頭側流出的鮮血染紅。耳朵裡還留著響亮的槍聲在近距離下發射造成的回音,煙硝味和鐵鏽的味道在鼻腔裡揮之不去,大腦還沒正確地了解到眼前發生的事情,手腳卻已不聽話地動起來,兩步就轉到另外一人跟前,伸出雙手,接住正在仰倒的身體。
《保護的嚴重性》(2722)

人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的告白,發生於十四歲,對象是從零歲時就認識的青梅竹馬。
他非常確定,他和他的告白對象之間所存在的關係非常緊密而特別,跟對其他人是完全不一樣的。
但是,那場所謂的告白,結果竟然是無疾而終。
《真話要在惡夢時》(3741)

理論:最強的矛與最強的盾對撞,究竟誰比較強?
題目:受孕率極高的O性體質,遇上不會自然受孕的體質,到底會不會受孕?
檢證方法:實地檢證。
《人體實驗》(5952)

這種時候呢,不能自己動手把他抱起來。我失敗過一次,看到他在我面前跌倒,太緊張了,馬上衝過去把他抱起來,結果他立刻哇哇大哭,當時還以為他是受傷了,檢查了半天都沒有事,後來才發覺他哭是因為生氣,他覺得他可以自己站起來,不想被當成不會走路的小娃娃。
《思君之聲》(4564)

「6C的乘客的寵物。他說出門時沒注意到小傢伙進了大衣口袋。」
「希望他說的是真的,我們這裡可不喜歡外來種走私。」
「虎皮鸚鵡應該算不上什麼外來種走私,除非牠肚子裡有鑽石。反正都得送去櫃台。」
《夜空之下》(2162)

『我要求在今天這個舞台上比賽RAP!假如我贏了,你就要允許我跟你家小朋友交往!』,那傢伙還真敢說!
《不接受否定答案》(1415)

那個櫃子之前有過主人,上面曾經有名牌。裡面放著好幾套穿過的制服,有白底的,也有深藍色底的,還有黑色的長外套,冬季用的外衣。白底的那幾套可以明顯看出歲月的痕跡,深藍色底的還算很新,長外套則幾乎沒有動過。
《Uniform》(1409)

我對不起你。我沒有保護好他,讓敵人把他帶走。他已經──已經,不記得我了
《有你跟我在》(1215)

「你早上沒有聽天氣預報,還知道要收衣服?」
「爸爸說的,說下午可能會下雨,叫我出門之前先幫忙收衣服,還有『要乖乖待在屋子裡』。」
《在身邊》(1276)

根據人生多年經驗,午後雷陣雨的速度不會等人,他把手邊的打掃工作拋在一旁,迅速穿過起居間,只一分鐘就抵達正晾著衣服的庭院。地面上已開始染上斑斑點點的水漬,等到將晾衣繩上的衣服全數搶救完畢帶到安全地區時,雨勢已變成傾盆大雨。
《雷陣雨的午後》(1766)

強忍著頭暈目眩跟刮搔著神經的燥熱感,帝國騎士團團長稍微轉動了一下視線,目光掃過人群,立刻就抓到罪魁禍首。在人群當中,一個大約五十歲的評議會議員,頭髮跟鬍子有點花白,身上穿的禮袍華麗程度遠超過他本人的貴族階級。他表面上是在跟其他貴族交談,目光卻不停地往這個方向飄過來,很像在等待什麼。
《發熱》(4616)

「你在這裡做什麼?」
「……游泳?」
「我看也知道。我的問題是,你為什麼清晨四點半跑出來海邊游泳。」
《在漆黑的海》(2780)

在最後一瞬間忍住了,沒有把那句「我不是在作夢嗎」說出口。假如說出來夢就會醒,那還是暫時不要醒來的好。
《海中的夢境》(3659)

換下制服、離開機場,很稀奇地是在早上七點鐘回到家。開門的時候,屋內非常安靜,窗簾沒有拉開,淺灰色的空氣裡仍然帶著些許早晨的涼意。
《fly》(2798)

小計:2175+4068+1883+2391+1574+3114+1397+2722+3741+5952+4564+2162+1415+1409+1215+1276+1766+4616+2780+3659+2798=56677

2. 短篇系列
今年也是少的可憐,如果不是在最後的最後出動小店店主,今年系列作短篇會掛零。(目死)

少女停頓了許久,眼睛將店主從頭打量到腳再從腳打量到頭,半晌才慢吞吞地、冷冰冰地回答:「…………我的年齡可能比你還要大上個幾歲。」
《搭配小提琴的午餐》(2548)

小計:2548

3. 長篇
今年有完成、有發表的長篇只有從去年開始連載的《心隨秒針下沉》。
只算從今年1月到5月結束為止的份

在螢幕完全閉合之前,淺淡的螢光從縫隙裡漏洩出來。他留著電腦螢幕上信箱的介面沒有關閉,最新進來而且他已經看完的信件有十來封,有些是以前的同學,邀請他參加同學會;有木政浩跟賴橞芯寄的問候郵件,不約而同異口同聲地譴責道『你搞什麼,好不容易等到你回來又完成大案子,還沒揪你請客竟然又給我飛走!』。
《心隨秒針下沉》(34862)

有正在準備下一個長篇,但從開頭就不順,大綱跟基本骨架都有了卻一直打掉重來。
原本跟自己說今年結束之前一定要開始的,不過看樣子是要跳票了,只好改成明年的目標。(目死)

小計:34862


總計:56677+2548+34862=94087
去年是8萬多,今年還是沒長回六位數,講難聽點是變拙了,講好聽點就是還有很多長回去的空間。
總之先把長篇新坑當成2021的目標。
137 巴幣: 13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