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廢人小說】短篇故事《選擇》

WP(投稿模式) | 2020-12-27 05:34:23 | 巴幣 22 | 人氣 203



  舉起的手槍,只需扣下板機,就能得償一直以來企盼已久的願望。

  殺手不發一語,面對眼前堆滿現場的屍體,觀眾的喝采有如澎湃巨浪。一名僧人位處槍管的射擊線上,他身旁瓦礫四散,火焰燃燒,黑煙嬝繞,兩行淚自眼眶流下,喃喃地低頭誦經。

  「你為何而誦?」殺手問。

  「為亡者送行,為自己的無能而誦。」住持回答。

  「哈哈哈哈哈!」

  殺手仰天大笑,這愚蠢的奇葩人物,他這輩子還真沒遇過。

  *

  「死亡遊戲」──由政府默許成立的特殊活動,一次一百人參賽,在方圓五公里的場地展開遊戲,尋找主辦方安排在場地的武器互相殺伐,以最後的倖存者為作為勝利者。勝利者將獲得豐盛獎金,特赦罪刑,取得特權,並可透過政府的力量實現一個願望。這遊戲被許多底層階級及重罪犯視為翻身的終極手段,對他來說也不例外。

  他是王牌殺手,再也不想當政府打手的王牌殺手,在機緣巧合下取得了參賽資格,終於能夠擺脫以往的犯罪生活,以全新的身分重新開始──只要殺光所有人,這對他來說並不難。

  比賽開始,殺手迅速突入現場。他很快地搜索到了一把手槍及十幾枚子彈,這已足夠展開狩獵。隨後,殺手的專業幫助他追蹤到第一個目標,那人毫無動靜,對自己的接近恍若未聞,只是盤坐地面,喃喃誦經。

  殺手站至那人面前,冷言問:「你知道你在做什麼?」

  那人搖搖頭,低聲嘆道:「為所有亡者送行。」

  「哼,你要不要乾脆為自己送行?」

  「老衲小小寺廟住持,早已見過無數生死……死亡,僅是生命的必然過程,若緣分如此,老衲自會欣然接受。」

  「……神經病。」

  不需理會這個人,不用為他浪費子彈,他是毫無價值的待宰羔羊,只要放著自生自滅,自然就會有其他人來處理他。這是一場生死的零和遊戲,贏者全拿,輸家賠上自己的一切,因此必須極盡效率,收集武器,專注找出這場遊戲中最具威脅性之人加以排除,才是上上之策。

  殺手離他而去,展開連續狩獵,轉眼間已經擊殺了二十餘人。空中懸浮的無人攝影機已專門定位他的身影,他的畫面吸引場外無數觀眾的注目,每次精彩動作都創造出響徹雲霄的歡呼。

  找不到人。

  擊斃第二十七人後,殺手持續十二個小時沒再發現人影。這場地並不大,為什麼?

  頭頂突然展開一幅全息投影,畫面機乎佔據了整片天空,那是整個遊戲場地的地圖。右下角有個藍點,是自己的位置;而在左上角,卻聚集了其他所有玩家的紅點。

  雖不清楚什麼情況,殺手仍立刻動身前往。突然想到,那個地方不正是一開始住持的所在嗎?

  到達目的地,剩下的玩家果然全集中一起。他們收集武器設置防護網。殺手伺機竊聽,原來他們想要長期抵抗這愚蠢的遊戲。他們認為即便大家都是罪犯,沒有人應該互相殘殺,成為權貴階級的娛樂。所有人定期守衛,收集武器,建立龐大的防線與陷阱。這讓殺手遲遲無法動手。

  眼看時間已過去一天,情況沒有任何改變。鏡頭外觀看直播的觀眾,紛紛發起牢騷。

  殺手終於忍不住大喊:「住持,你們究竟想做什麼!」

  不久後,傳來的又是那喃喃的低語:「為亡者送行。」

  一聲巨響,防線的後方爆炸。主辦方為了加速遊戲進行,從外部進行干擾。「破壞者」殺入場內,全身重兵器對殘餘玩家進行屠殺。缺乏適當武裝的玩家一下子死傷過半,但他們全部守在了住持身邊,寧死不退。

  然而,幾發槍榴彈下,只有簡單武器的玩家根本不是破壞者對手,無處可退的玩家飛撲而上,全成了赴死的烈士。瞬間已是橫屍遍野,到處斷垣殘壁。

  轟炸之下,防線土崩瓦解。倖存者只剩住持與殺手。

  「啊!」

  住持表情痛苦,看著所有人死在自己周圍,一聲哀號,竟更加正襟危坐,閉眼誦經,彷彿悼念這件事,比自己的生命還要更重要。

  破壞者槍械對準了住持。殺手只需要等待,等待破壞者了結他的性命,就能成為最後的勝利者。

  但殺手,衝了出去。

  *

  鏡頭後的觀眾們歡呼又鼓譟,大屏幕前的人們已然按捺不住,這場戰鬥太過精彩,所有人大力鼓掌。

  王牌殺手不愧是王牌殺手,身上雖負傷不少,仍然戰勝了武裝不平等的破壞者。

  離最終的勝利只剩一步之遙,數十台無人攝影機飄浮上空,刻意放出了場外觀眾的吶喊,並且強化了收音,要將那最後的精彩鏡頭全數捕捉。住持仍在誦經,歌聲冉冉飄揚,殺手拿起手槍抵住了住持的腦袋,時間彷彿凍結。

  *

  困惑,不解。

  為什麼僅僅扣板機這簡單的動作,卻無法作出。

  殺手的手正在顫抖。

  「為何不抵抗?你也許還有一線生機。」

  「老衲這生機,究竟是老衲掙來的,還是施主你給的呢?」

  「你說呢?」

  殺手的槍管用力壓著住持的太陽穴。

  住持卻似乎毫無感覺,僅僅望著天空,臉上的淚光晶瑩閃耀。

  「月亮真美。」住持說:「可惜啊,方才因殺戮而逝去的無辜靈魂,已經無法一同欣賞了。」

  「可笑。」殺手嘲諷說:「你來到這裡,難道就為了超渡靈魂嗎?如果你不是為了某種渴望或目的,怎會來參加這場遊戲?」

  「所有際遇皆為緣,來到此處是緣,與你的相遇是緣,死亡亦是緣。如果一切操之不在我,老衲只需欣然接受即可。」

  「我不喜歡殘殺無抵抗力的弱小,但我並不介殺死胡言亂語的瘋子。」

  「施主對老衲沒有印象了嗎?」住持一臉狐疑,「老衲曾幫助革命軍首領的政治犯脫逃。後來被政府追蹤逮捕,歷經嚴刑拷打,老衲始終未透漏情報。無奈之下,政府覺得老衲沒有利用價值,便將老衲送來了這裡。」

  殺手這才仔細地盯著住持的面容,突然發現,這份容貌竟似曾相識。

  「雖然遲了一點,但老衲謝過施主,讓我再次遇到了你。當初你逮捕老衲時,聽從我的請託幫忙照顧那革命軍的熟人老友。因此政治犯才得以安然而退。」住持雙手合十,用力鞠躬。「為了即將到來的美好未來,老衲代表革命軍同仁鄭重感謝你。」

  「你說什麼!」

  被騙了。殺手想起了當初逮捕住持時的請託,他只知道那是他俗世的親人,沒想到卻是名革命份子。而這名住持竟然故意在直播中說出,還捏造事實,現在這下怎樣都洗不清。

  此時殺手發現,原本上空傳來的觀眾鼓譟聲已然停止。遠處揚起滾滾沙塵,隱隱有股地鳴聲傳來。

  「出動了呢。」住持和藹地笑,「即使是王牌殺手,一開始卻沒對老衲痛下殺手。惻隱之心果然人人皆有,老衲始終相信人性的光輝。」

  政府裝甲部隊正疾馳而來。殺手太了解政府,對於所有任何疑似的反抗勢力,政府領導高層都會竭盡全力地掃蕩鎮壓,寧可錯殺也不留活口。而看起來,他在被住持汙衊的瞬間,已被定位成了反抗份子。

  「現在,施主覺得該不該殺老衲呢?殺了老衲,依照遊戲規則,施主可以得到一個願望,重新開始──只要政府同意不追究施主窩藏反動份子的罪刑。」

  殺手又急又氣,一手揪住住持衣領,「你……你竟敢算計我!跟我同歸於盡對你有什麼好處?」

  「施主當然還有第二個選擇。」住持態度卻異常冷靜。「好好保護老衲,直到今晚的革命行動展開。因為施主之前保護了政治犯,才有現在這個好時機呢。」

  語畢,天空劃過點點火光,遠處傳來巨大的轟鳴聲。

  殺手看向天空,「砲擊……」

  「正因為今日是革命之日,所以先前所有人才會集結起來,我等可是在等待砲聲響起的時刻啊。想不到……這政府為了娛樂,竟然把他們都殺了……善哉,這些都是珍貴又無辜生命啊。今天本該沒人需要死去,卻依然只剩下你我……罪過,老衲真是無能,罪過!」

  殺手左顧右盼,情況轉變得太快,讓他的立場陡變。見過無數風浪的「王牌」一時驚慌失措,完全拿不定主意。

  住持臉上浮現既憐憫又親切的微笑。

  「現在,你的選擇是什麼?」



後記:

這篇故事是角川小說課的第一堂作業內容,不知道為何得到挺高的評價。
也因為是作業,所以都會按照該堂課的上課主題撰寫,內容通常都僅會是片段情節,而不是完整的故事。
本次作業是從有限的關鍵字中自選三個創作一則小故事。我的選擇分別為:王牌殺手、寺廟住持、死亡遊戲。
總之寫都寫了,稿子稍微簡單修正後,就公開給大家看看吧。

也許某些主題回應不錯,又可以變成另一個新坑了。

同步刊載於:

-WP的廢人茶居,你人生旅途的心靈休息站-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