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鬼滅】如若明日已無君(義炭/BL/BE/漫畫雷)

率觚 | 2020-12-26 22:22:07 | 巴幣 0 | 人氣 721


【鬼滅】如若明日已無君(義炭/BL/BE/漫畫雷)


                                              BY率觚

BY率觚

‧鬼滅之刃同人小說
CP:義炭/BL
‧結局Bad End,微虐心,慎入
‧漫畫雷有,動畫黨請慎入





  『炭治郎,要一直在一起喔。






  「義勇先生!」

  蝶屋竹籬牆外風和日麗,一聲開朗的呼喚從聲音可及的不遠處清晰的響起,靜止了男子總是冷靜自抑的步伐,以及悸動了同樣總是平靜如止水般的心。

  一陣奔跑的聲音由遠而近的響起,藏不住踅音的主人雀躍以及愉悅的心情。

  那名一開始站住了腳的男子,水柱‧富岡義勇,佇立在蝶屋外的竹牆與另一側的樹林之間的道路上,側過披著半分成不同花色羽織的身體,緩緩地回過頭來。

  男子視線所及處,只見一名額頭帶著赤紅傷痕,雙耳綴著不斷隨風搖曳的日輪花牌耳飾的深紅髮色少年,帶著愉快且雀躍的笑容,筆直的朝自己的方向奔跑了過來,就像是終於看見了什麼很想見到的人一樣,那麼欣喜、那麼迫不及待。

  「…炭治郎。」

  「義勇先生!好久不見!我剛從任務回來,從大老遠就看見您了!因為實在太高興了,所以就跑過來了。」

  少年開朗地笑著,雙頰因為身體奔跑而產生的熱度泛起了緋紅,身披著綠黑格子相間的市松羽織,揹在身後的木箱也因為身體的喘息而跟著一上一下的緩緩地起伏著。

  竈門炭治郎,這名他在兩年前的雪山裡遇見的少年,遭受了滅門之禍,矢志要救回被變成鬼的妹妹以及找到兇手為枉死的家人報仇,在他的引薦之下成為了鱗瀧左近次師傅的弟子,與他同樣成為了水之呼吸使用者的鬼殺隊劍士,其身後所揹著的木箱裡裝的就是變成了鬼的妹妹,雖然變成了鬼,卻反常的成為了和鬼殺隊一同保護人類的一份子。

  這樣的炭治郎與他,他們倆人最近的關係,從原本的先後輩、師兄弟關係,在幾個月前有了微妙的變化。

  「炭治郎,有什麼事嗎?」

  終於跑到自己面前的少年,抬頭望著自己的焰紅目光炯炯發亮的閃爍著,掩不住的喜悅從嘴角的弧度溢出,那張青澀的臉龐下傾慕靦腆的心正躍動著,他努力維持著自己一如尋常的平靜語調,其實原本平靜如止水的內心早已被他的出現攪動得波濤翻覆。

  「義、義勇先生,我好想見到您啊!我

  「喲———!這不是竈門炭治郎跟富岡嗎?」

  就在炭治郎正要繼續把話說下去的時候,從兩人的之外的身後傳來,另一名高大獨眼且獨臂的男子,原‧音柱‧宇髓天元,朗朗大笑著揮著健壯的右臂從蝶屋的出口處走了出來,一看到幾個月前跟他一起在吉原花街與上弦之陸浴血奮戰過的少年,便高興地邁著大步同樣朝兩人的方向走了過來。

  在那場戰鬥中失去的左眼現在覆蓋上了鑲綴著稜角分明的晶亮鑽石的黑色眼罩,身上穿著的便服也印染著符合他本人風格的華麗紋樣,雖然飽經戰鬥摧殘的滄桑,然而原本就俊朗的臉龐仍然不減一絲朝氣蓬勃的對炭治郎流露著賞識的神色。

  「啊,是宇髓先生,您、您好,好久不見!」

  正在跟富岡義勇談話的炭治郎一看到宇髓天元,突然之間好像有點慌了手腳,不知所措的立刻轉過身,恢復筆直的身姿恭敬的向大前輩宇髓天元問候著。

  而在炭治郎的背後,炭治郎在富岡義勇眼前的每一個變化,一舉一動全都分毫不差的落入他如海水藍一般的瞳眸裡。

  「禰豆子近來也好嗎?怎麼了?打擾你們兩個說話了嗎?」

  「不、不會,其實我也是才剛遇到富岡先生,剛剛才在打招呼而已。宇髓先生您、您怎麼剛好也在這裡?見到您真是意外,之前戰鬥受的傷好些了嗎?我一直很掛心您

  炭治郎有點手足無措的回應著,雖然遇見宇髓天元炭治郎也很高興,但不知道為什麼,炭治郎口中原本「義勇先生」的稱呼到了宇髓天元的面前就急忙變成了「富岡先生」,富岡義勇的眼神瞬間閃過了一絲奇異的神彩。

  「哈哈哈那點小傷根本就算不上什麼,今天我是來蝶屋給胡蝶做最後一次的診視的,這次結束以後就不用再來啦,傷口全部都好透啦!倒是自從最近從柱的前線退下來了以後,我整天閒得發慌,真想找個人來陪我嗑瓜子閒話家常呢!那次在吉原真是多虧了你跟禰豆子啊!」

  宇髓天元依然爽朗的笑著,自從花街一戰之後他對炭治郎跟禰豆子兩人的好感提升了許多,再加上宇髓原本就是柱之中人緣不錯的人物,多虧了如此,炭治郎與禰豆子在柱之間被非難的氛圍也終於緩和了許多,當然,這也與炭治郎拚死跟上弦之鬼戰鬥所付出的努力有關。

  「不不不,還有善逸跟伊之助及宇髓先生您的幫忙,要是沒有您在,我當時可能早就死了,我一個人是不行的,這都要多虧了宇髓先生跟大家!」

  炭治郎急急忙忙的謙讓著,但是宇髓天元跟富岡義勇都知道,這是老實懇切的炭治郎真誠的想法。

  「………

  富岡義勇仍然沉默著,並沒有加入談話的意思。

  「別說什麼死不死了,好不容易從大戰中活了下來,難得今天你又剛好出完任務回來,不然這樣吧,你今天就到我家來歇一晚,讓我跟我的三個老婆好好的招待你,跟我們好好的大吃一頓!你看怎麼樣啊?」

  宇髓天元說著便將獨臂的右手啪的一聲親熱地搭到了炭治郎的肩上,對眼前這個自己十分激賞的後輩提出了作客的邀請,盛情難卻的態度一時之間讓炭治郎更加慌了手腳。

  「我

  「不可以。」

  前輩的邀請怎麼能好意思的拒絕呢?雖然心裡覺得打擾人家會很不好意思,就在炭治郎打算回覆宇髓天元的邀請的時候,富岡義勇意外的在此時打破了沉默。

  「啊?富岡,你有什麼不滿嗎?」

  宇髓天元有點不高興義勇在此時掃了他的興致。

  「炭治郎今晚要住我家,剛剛已經決定好了。」

  「咦—!?」

  這下換炭治郎大驚失色的轉過頭來看著義勇漠然平靜的臉龐,什麼時候決定好的?炭治郎心裡激動地想著。

  「那你就改天吧,富岡,反正你們經常遇到吧,老子今天可是好不容易才遇到竈門炭治郎耶。」

  宇髓天元不滿的說著,沒想到水柱的態度依然堅定,他再度重複了一次:

  「不可以。」

  說完便直接牽起了炭治郎的手往另一頭的方向頭也不回的走去,這下似乎變成了某種先搶先贏的狀況,富岡義勇完全不理會被留在原地一臉傻眼的宇髓天元,加快了速度的朝某個方向開始前進。

  「等、等一下!義…富岡先生,不如我們一起到宇髓先生家…」

  炭治郎慌張的試圖向富岡義勇商量著折衷的辦法。

  「不可以。」

  「富岡先生…」

  富岡義勇又再度強調了一遍,表現出一副毫無商量餘地的樣子,腳下的步伐速度似乎又開始逐漸加快,讓炭治郎原本呈現被半拖著走的身軀不得不隨著義勇前進的方向也跟著轉過了身來前進。

  很快的,富岡義勇跟竈門炭治郎的身影就遠遠的消失在對剛剛在眼前發生的一切仍非常傻眼的宇髓天元的視線之外。



  「……難怪會被人討厭。」


  良久,愣在原地的宇髓天元,才對著富岡義勇消失的背影緩緩地吐出了跟蟲柱‧胡蝶忍一模一樣的結論。







  「義、義勇先生!義勇先生!」

  義勇就這樣拉著炭治郎的手一直矇著頭往前走了不知道過了多久,直到身後傳來炭治郎的呼喚聲,義勇才終於停下了腳步。

  義勇回過頭來朝炭治郎的方向看了過去,只見炭治郎一臉氣喘吁吁地說道:

  「已經、已經走得夠遠了,宇髓先生沒有跟上來

  只見兩人不知何時已經走到了竹林深處的一處僻靜毫無人煙之處。

  「啊

  義勇發出了一聲驚訝的低吟。

  「義勇先生」炭治郎遲疑地說道:「您剛剛說今晚我要去住您的家

  義勇再次回頭深深地望著他,腦海裡浮現了這幾個月以來的回憶。

  原本他和炭治郎只不過是普通的前後輩及師兄弟的關係,但是在幾個月前,他們兩人的關係卻有了微妙的變化。

  義勇一把將炭治郎拉入了自己的懷中緊緊的抱住,什麼都不說,他的行動已經代表了一切。

  「…我知道了,那麼今晚就冒昧的打擾您了。

  懷裡的炭治郎,傳來了囁嚅的聲音,似乎是已經明白了義勇的心意。

  

  







XXXXXXXXX




  夜深人靜,此時一輪皎潔的明月高掛在萬里無雲的闃黑夜空中,千年竹林裡的竹葉正隨著涼爽的夜風徐徐的擺動著,屹立在千年竹林一旁的富岡宅邸裡,除了位在宅邸深處的主臥房的紙拉門後方正透著微微的燭火光亮之外,其餘的房間則是漆黑一片。

  「…義勇先生,您剛剛那樣在宇髓先生面前牽起我的手是不可以的…」

  此時依偎在富岡義勇懷裡的炭治郎輕輕地說著。

  主臥裡的燭光一明一滅的閃爍著,此時雪白的牆壁上在燭火的投影下映照出了躺在臥房裡的被褥裡兩個相互依偎的人影,富岡義勇懷裡正環抱著面向自己躺臥在身邊的炭治郎,裝有禰豆子的木箱則在隔壁的另一間房間安靜的歇著,晚膳已經用過了,梳洗也結束了,鎹鴉今晚沒有傳遞任何任務,兩人皆換上了準備好的睡袍靜靜的相擁著,躺臥在房裡的被褥裡,珍惜著這難得可以兩人獨處的珍貴時光。

  「…我如果那個時候沒有拉走你的話,你現在大概就不會在這裡而是在宇髓家裡了吧?」

  義勇一隻手環繞著炭治郎的腰部,另一隻手輕柔的撫摸著炭治郎深紅色的頭髮,維持他一貫淡漠的語氣,靜靜的回答著。

  「不是這樣的…我的意思是您不應該在宇髓先生面前跟我表現得那麼親密,這樣人家會說話的。」

  「…那在宇髓以外的人面前就可以嗎?」

  「哈哈…那樣好像也不太好…」

  「…不喜歡嗎?」

  義勇輕聲地問道,語氣裡有著小心翼翼的擔憂。

  「不!不是的!沒有不喜歡!我很喜歡義勇先生!當您說您也喜歡我的時候我真的非常開心!」

  炭治郎突然激動了起來,幾乎要坐起身來的緊張地向富岡義勇解釋道。

  富岡義勇的眼神變得沉澱,他回想起了幾個月前以來的回憶;

  炭治郎一行人跟著宇髓天元前往吉原花街執行滅鬼任務,在那裏他們遭遇了強大的十二鬼月,上弦之陸‧妓夫太郎與墮姬,任務完成後,一行人皆受到了重創,尤其是宇髓天元不但失去了左手及左眼從此退出了九柱的戰線,炭治郎更是在戰鬥後在蝶屋的病床上昏迷了整整兩個月才甦醒了過來。

  當他從鎹鴉的口裡知道這件事的時候,他正在其他的地方執行自己的任務,一結束完任務他便立刻趕到了蝶屋探視,當時炭治郎還在昏迷當中,他永遠無法忘記自己踏入炭治郎的病房內的時候看到的那副情景。

  那名瘦小的少年虛弱的躺在病床上,整個人彷彿好像陷入了重度彌留狀態一樣,瘦小的身軀上到處皆纏滿了包裹的繃帶、同時也插滿了輸送藥劑及血液的透明管條,雖然有繃帶包紮著,但是因為傷勢過重,原本潔白的床舖因少年傷口滲出的血跡到處留下了一點一點紅紅的痕跡,而炭治郎緊閉雙眼的臉龐像是靜靜的陷入了永遠醒不過來的沉睡,就像是永遠醒不過來了一樣。

  第二次去探望的時候,炭治郎仍然還未醒轉過來,於是他在他的床頭邊放上了一束紫藤花束,端詳了炭治郎安詳的睡顏,接著便回頭急匆匆的趕回去執行自己的任務。

  『難得看到富岡先生這麼溫柔的一面呢。

  他還記得臨走前胡蝶忍對他那疑似蘊含深意的一句揶揄的話語。

  直到終於聽到炭治郎醒來的消息後,他又第三度再次趕到了蝶屋去看望他。

  『…富岡先生…您來了啊…我沒事了…請您放心…

  他一踏進病房,便看見那名仍然躺臥在床上的少年對他露出的要讓人放心的熟悉但虛弱的笑容,明明就傷得很重,卻總是比任何人都先想著要去體貼別人。

  他沉默的來到他的床邊,不發一語的凝視著他蒼白的臉龐,少年努力抬起頭再次對他展露出了一個溫柔的微笑。

  『…花…很漂亮…謝謝您…

  在說到這句話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炭治郎的眼淚流了下來。

  『為什麼哭了?

  他還記得自己當時這樣問道。

  『…因為很高興…是富岡先生…特地送來的花…
  
  他多想叫他不要再勉強自己回答他的問題好好休息就好,但是當好不容易能夠聽到他的話語時,他又好想好想再多多聽到他的聲音,所以他只是沉默的任憑他繼續說了下去。

  『…我很希望…醒來後…第一個見到的人是您…因為只要看到您…我的心裡就會覺得很安心…心裡有好多的感謝…想要對您訴說…

  啊啊,他的眼淚邊說邊流個不停,好想叫他不要再說了,好想立刻將他擁入懷中好好的疼惜,但是他說的話令我覺得好開心,好想再聽他繼續說下去…

  『富岡先生…謝謝您…我…一直以來…都好喜歡您…

       像是終於鼓起了什麼勇氣一樣,仍然臥病在床的炭治郎,說出了自己一直放在心裡最深處的那句話。

  他終於向那名少年伸出了手,輕輕的握住了他露出在棉被之外的手心。

  『…那麼以後,叫我義勇就可以了。





  回憶結束,義勇低頭望著懷中羞紅著臉不敢望向自己的炭治郎問道:

  「為什麼那個時候可以說喜歡我,現在就不行了呢?」 

  「…義勇先生在鬼殺隊裡是柱,一舉一動都是大家注意的焦點,我不想讓您被他人議論,畢竟我們兩個都是男人…」

  「…我不是柱。」

  「…真是的,您又說這種鬧彆扭的話。」

  「………不在乎,」義勇靜靜的繼續說道:「喜歡你的這份心情,跟你我是什麼人都沒有任何關係,我只在乎你的感受,不在意別人會說什麼。」
 
   他聽到懷裡傳來了啜泣聲。

  「…義勇先生說…我可以叫您『義勇』的時候我真的好開心,您後來說您也喜歡我的時候我也真的好開心,但是…我還沒有讓禰豆子變回人類…鬼舞辻無慘也還活著…到現在還有好多無辜的人還在被鬼殺害…我們都還沒有完成我們身為鬼殺隊士應盡的職責…」

  「…啊啊。」

  他不置可否的回應道,撫摸炭治郎頭髮的手掌漸漸停止了動作。

  「…也許有一天,當我們都不用再殺鬼的時候,義勇先生會遇見比我更讓您喜歡的人吧?」 

  他懷裡的啜泣聲又開始了,懷裡的他有時候總會突然打從心底地覺得自己配不上他。

  「不會有那種事的。」

  他輕聲的安慰道,這時他突然沒頭沒腦地想起了一件事。

  「炭治郎,」

  「在?」

  「要一直在一起喔。」

  「好的…義勇先生。」

  懷裡的人邊笑邊哭著說道,似乎也已經習慣義勇這有時候想到什麼便說什麼的個性。

  後來的事他已經記得不大清楚了,只記得那天晚上他們倆緊緊的相擁入眠,隨著漸濃的夜色也一起漸漸睡去,不知道是誰先陷入夢鄉的,也或者是他們倆同時睡著的,快睡著時的記憶總是很模糊,但是他還記得,那一個跟炭治郎一起相擁而眠的晚上,他真的覺得很幸福很幸福。





XXXXXXXXX



  然而當幸福的時光被打破的時候,總是混有鮮血的味道。

  殺鬼的任務不會停滯,只會隨著時間的推進而變得越來越緊湊,漸漸地,他們倆人逐漸繁忙於各自日漸頻繁的任務之中,匆匆歲月流逝,見面的時間與機會幾乎變得遙不可及。

  下次再見面時,是柱合訓練的時候。

  鬼王無慘預料之外的來襲,主公大人犧牲,所有的鬼殺隊隊員全部都被捲入了無限城的巨大戰爭之中,同伴們一個接著一個的死去,昨日還一同歡笑哭泣的臉龐,今日轉眼就成了血紅遍野的屍山;

  雖然最後終於在黎明的曙光中迎來了讓無慘灼燒而死的結局,然而勝利的代價太過龐大,龐大幾乎無法令人承受,直到最後,命運仍然毫不留情地持續對他們開著惡劣的玩笑。


  『能動的人!拿起武器集合!




  幸福的時光被打破的時候,



  
  『炭治郎被鬼化了!把他固定在陽光下燒死!




  總是混有鮮血的味道。




  『在他殺人之前!殺了他!

  


  炭治郎,要一直在一起喔。




  『炭治郎!求求你住手!




  好的,義勇先生。











                   <如若明日已無君>全文完。
-------------------------------------------------------------------
[後記]:
好久不見,大家好我是率觚,
這篇好像是我今年發的第二篇文,一直處於忙碌中,發文速度如此龜速真的是非常抱歉~><()
雖然這篇的結尾是BE收場,但是我相信看過漫畫的人都知道其實原作真正的結尾炭治郎是有從鬼變回人的,並沒有斷在我這篇寫的地方,只是我想試試看用另一種抽取原作的劇情斷面做不同處理的描寫方式,如果造成大家觀感的不適真的非常抱歉~><
對了這也是我第一次寫鬼滅的同人,覺得自己在揣摩鬼滅的角色心境及性格方面都是各種新鮮的體驗,中間卡住了好幾次(非常苦惱囧),因為是重新揣摩角色啊,如果有OOC的地方還請大家多多包涵,同時也覺得自己好久沒寫文了,寫文的技巧生疏了好多囧,
真的很感謝願意看到這邊的讀者,最近年底到了不知為何有一種莫名的憂鬱,正好鬼滅的靈感浮現,就順便拿來借題發揮了(嘿嘿),希望大家會喜歡,也希望大家覺得我有需要改進的地方可以提出來對我多多指教,總之還是謝謝你願意看到這邊,還願意來我部落格這件事讓我很高興,不管是誰,我都很謝謝你~:)
最後,預祝大家元旦快樂。:)


2020.12.26. 率觚 敬上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