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算計電極compubrain 3-12 三成正解/-???

奇箱 | 2020-12-25 23:05:44


        「以現在的技術而言,恐怕不是只有四五十年的時間會白白浪費掉。」
 
        「…可能吧。」
 
        「明明擁有冷靜的判斷能力,到底有甚麼東西在驅使你必須這麼做?」
 
        那是在還沒有執行計畫前的某個對話。
 
        1011絲毫不看那台已經被不明人物入侵的電腦。
 
        「i,既然我戴上了1011,不管我說甚麼,對你的結論都不會有變吧。」
 
        「將腦袋裡的想法構築成語言再說出來,即使只有一次,也會對自己內心產生一定程度的強烈暗示喔。」給予1011電極,待在揚聲器另一端的 i,似乎慫恿著1011與他談話:「類似言靈的傳說已經屢見不鮮,現代也有類似制約的科學名詞解釋這一現象。」
 
        「聽你這樣說著,好像不說話的我像是罪人般。」
 
        1011淡笑,他從自己辦公桌櫃子,拿出一黑色盒子出來,那是原本放置著編號1011的compubrain禮盒。
 
        「既然你選擇我戴上了1011,那也應該了解我的過去吧。」
 
        「在進行人選評斷時早就做過了。」
 
        「你覺得如何呢?」1011說:「這算是能吸引你眼球的履歷嗎?」
 
        「這個啊,硬要說的話…」就算聰明如 i,似乎也為選擇形容的措辭感到棘手:「經歷實在沒甚麼亮點,僅僅是個表現中上,待在一般家庭的優秀個體罷了,和你相似經歷的人能撈一大把出來。」
 
        「即使我現在是text-talk這間公司的負責人,在你眼中依舊是一文不值啊。」
 
        「這對你而言也是一樣的吧。」
 
        1011並沒有因為 i 的小瞧而不悅,反而在那瞬間,有種尋獲知音的感覺。
 
        他從未有過這種被認同感。
 
        「動機的話…是呢…」1011稍稍晃了晃自己的椅子:「你現在要我回答這種問題,我也不知道該如何細說。」
 
        「喔…」
 
        「說起來動機這種東西並不是什麼能連根拔起,讓人從頭到尾細細觀察的東西。去挖掘動機,一直依據對方的回答反問為什麼,到最後就會得到像我這樣回答。」
 
        這根本不算是回答,只是搪塞。
 
        「不過這種回答方式,我反而很欣賞。」i 顯露出笑意:「這證明你擁有不斷質問自己的特質存在,會先去挖掘自己內心深處的感動,再冷靜的判斷挖掘到的東西為何。」
 
        「也沒什麼特別的吧…」1011輕描淡寫的說:「隨便找個虔誠宗教信徒,會對自己做比這還要嚴重數十倍的質問。」
 
        是的。
 
        1011所擁有的過去,現在,事跡,性格,可能都與其他人有所重疊。
 
        因此就出現問題了。
 
        「即使如此,為什麼那麼多人之中,你能得到1011,而不是他們呢?」
 
        i 有無數人選,沒有道理去選擇可替換度高的人。
 
        那麼1011必然有理由讓 i 去注意。
 
        「你灌給1011的功能就已經說明一切了不是嗎?這完全是為我量身定做的東西。」1011輕摸下巴說:「當時我知道1011的功能時,比起喜悅,更多的是恐懼,彷彿自己的行動像是在什麼人的操縱下似的。」
 
        「你並沒有對我有敬畏之心。」
 
        i 操縱著電腦,亮出某份文件。
 
        「tt-plus的計畫天馬行空,卻又踏實無比,最重要的是,從未有人認真將烏托邦形式的城市結構如此鉅細靡遺的勾勒出來。你構想的未來不是值得你去恐懼的東西。」
 
        「…看樣子,在麥克風對面的你,還是處在人類範疇理啊。」
 
        「你以為我是什麼外星人嗎?」
 
        「畢竟科技領先將近一世紀以上,會這樣想才正常吧。」1011溫和的笑說:「我說的恐懼,是因為我現在還在執行著計畫。明明拼命質問自己的動機,但是正如同我剛剛說的,回答會變成下次質問的問題,這種連鎖是絕對沒辦法斬斷的。」
 
        「…找不到動機的答案,才恐懼嗎?」
 
        「不,」1011否定:「反而是我找到了,才恐懼。」
 
        在無窮的質問中找到答案?這樣的回答就連 i 也有興趣。
 
        「只有『我就是想這樣做』的想法,才驅使我做出一連串的計畫…看無能的人不順眼,覺得人才被浪費甚麼的,終究只是一種自我安慰用的理由,在真實面前這種亮麗的外衣沒有一絲用處,事實上這種想法早已順著基因深深刻在我心裡,是這樣重要的東西了。」
 
        「不像是你會說出的答案。」i 做出簡單批評:「成立公司,研究tt-plus,以及接下來的各項綁架計畫,一個人會把如此理智行動的理由,全推給先天性因素或命定論嗎?」
 
        「當然我並不這樣認為,但是這依舊不是什麼好感覺。尤其你替我補足tt-plus部件中關鍵不足的技術,這動作讓我知道這世上存在著遠超一般人想像的存在。」
 
        1011走離自己的位子,到茶水角落泡了杯平時在晚上絕不飲用的咖啡。
 
        他覺得自己明天早上必定得請個半天假了。
 
        「我沒來由地出現某種想法,沒來由地認為必須執行計畫…本來心中的動機是如此模糊,但是 i 出現了。」1011一手端著咖啡,一手敲著腦袋說:「那麼,我是不是因為被某個類似 i 的存在,像是用遙控器般操控著我,才會做出動機都難以解釋的行動呢?」
 
        這話說完,i 沒有進行回答。
 
        「果然無法否定嗎?」
 
        「畢竟真有可能呢,只是很小而已。」i 客觀的說:「要操控旁人的技巧應有盡有,但你戴上1011後,我能夠輕易知道你人生歷程,因此記憶有何地方被像是催眠或是機械等不正常方式修改的話,我一定會注意到,至少你的腦袋是很正常的。」
 
        「但是不排除,有人用你也不知道的技術,這樣的可能吧。」
 
        在電波完全被屏蔽的此處,i 與1011能相互對話本身就是件奇怪的事。那麼再多一個奇怪的人做奇怪的事也沒什麼了不起吧?
 
        「事實上,似乎不是沒有前例。」
 
        i 首次用了推測的語氣。
 
        「就舉些遠古的例子吧,剛剛你也說過,宗教上也有不少和你一樣特質的人,千年前的穆罕默德,中古時期的聖女貞德,都有表示自己有受到類似外在訊息的『啟示』,並且他們的行動也有一定的力量改變社會。」i 繼續說:「近代社會因為過於科學化思考,這種偏向非科學的靈異事件,難以被人們記住,內容反而不可信,但是人類歷史千年之久,過去的異常是最能作為純樸例子來檢視的。」
 
        「喂喂喂…喊停喊停。」1011說:「突然談話的規模變得奇怪了,無論是時間軸還是影響範圍。」
 
        「沒什麼奇怪,因為如果你的計劃是成功的,就會有比他們還要大的影響力。」
 
        結果是一樣的,只是前兩個例子已經完成,現在的1011才剛起步而已。
 
        「某個存在於千年之中一直延續下去,在這時代那存在盯上你,繼而藉你去改變他人。」i 饒富趣味的說:「對我而言只是沒任何證據的陰謀論,但是對剛接觸到想像外存在的你來說,反而更能接受吧。」
 
        「但是,如果這個假說是真的的話。」1011說:「就代表確實存在那東西吧。」
 
        「是的。」i從這假想的議題中,肯定的說出結論:「在極為科學的世界中,『神』是存在的。」
 
        話題被奇妙的導向意料外的討論。
 
        更詭異的是,在場的兩人都是受現代教育薰陶,不會莫名被怪力亂神的東西帶著走,卻於此處談論非現實的話題。
 
        「…只是能暫以『神』這個字眼代表的東西罷了。」1011不反對這結論,卻對用字遣詞略有微詞:「就算和你說話的並不是什麼教徒,但是對所有未知的東西都冠上神的名號,也過於把這名詞的價值拉低了吧。」
 
        「嗯…對我來說這怎樣都好。因為我們會談到這裡,只是為了合理解釋你的假想而已。雖然過程內容可說是極為不合理呢。」
 
        i 很顯然是不信神的。或許是因為他太過聰明,以至於信仰這方面的感覺被磨滅掉了吧。
 
        「不過,tt-plus的計畫中,你會把blank做為載體沒錯吧。」i 說:「雖然是以唯才適用為標準重塑社會,但事實上還是無法脫離單人獨裁。以1011的功能來看的話,現今最高級的子部件依然只有blank配戴著。」
 
        「…這和剛剛的話題有什麼關係?」
 
        「把大量的記憶與訊息盡可能讓blank吸收,我想不出一周吧,blank會完全變成不一樣的人格。」i 說:「所有人的親身記憶與感受,繼承這些東西所塑造的人格,匯聚所有人的期望所產生的形象,不覺得實在是很適合冠以『神明』一詞嗎?」
 
        1011對於這句話,竟然愣住了。
 
        他靜靜不發一語,將早已沒有咖啡的空杯子沾到嘴唇前,僅僅機械式的抬抬手。
 
        「我從來不覺得這東西與神明這種概念得以連結,但是現在你一提及…卻又極為符合你剛剛的敘述。」
 
        1011覺得這巧合實在是過於美妙。
 
        「1011,我必須要先聲名一點,即使我利用你的公司與理想,但從頭到尾我並沒有一絲一毫瞧不起你。」
 
        此時 i 又將那份企劃書展示在電腦上。
 
        「你嘔心瀝血的計畫,以及確定自己計畫成功的狂妄態度,我為你最完美藝術品題上『神』這一名號,甚至不會有絲毫相互褻瀆。」
 
        i 認真的說。
 
        他完全不知道,眼前的平凡人類,竟然能做出如此超過它想像的對答,就算是能依照1011的記憶做出反應的推想,也沒能料到話題可以發展到這一步。
 
        「這是我對你的敬意,接受這一禮物,以『神』為它起名吧。」
 
        1011屏住自己的氣息。
 
        他從未想過要為變質過後的blank起什麼名號,他知道那樣的精神成長會脫離正常人範疇,但是脫離人後會變成什麼,1011從未去理會這種事情。
 
        那畢竟只是個名號。
 
        因此接受 i 的建議也無不可。
 
        「似乎是個很好的提案。」明明只是個命名話題,1011卻也很久沒有如此興奮過了:「但是托你的福,我想到了更加合適的名稱呢。抱歉,雖然一半是拾人牙慧,但我認為再也沒有比這更好的叫法了。」
 
        「比『神』還合適?」
 
        「無論多麼不合理的人生,它將會透過分配合理職位來為所有人帶來幸福的未來,如果再結合形塑的過程,我們應該要這樣稱呼才行。」
 
        1011,對螢幕說出了結果。
 
        而被回絕提案的 i,以一句『完美的命名』,欣然贊成普通人的提議。
 
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
 
        「從1011的compubrain中,接收到『判斷正確』的結果,迴避銷毀。」
 
        『technician』像是宣讀系統命令般,無情的說出字句。
 
        「…測試…成功…」
 
        『technician』手槍再度上膛。
 
        「執行,沒有問題。」
 
        她的下個目標,是0110。
 
        「…我越來越搞不清楚了。」
 
        0110的思緒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亂。
 
        但並不是因為自己即將要被殺死這事而混亂,而是為前一死者的身分感到混亂。
 
        「為什麼,她最先殺掉的是1011啊?」
63 巴幣: 16
一色玲樹
趕快來複習
2020-12-26 15:29:2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