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嵐楓林-章35-暫傳捷報

E.K | 2020-12-25 18:30:01





蒼辛和堂燁兩在仍在樹林裡,但居高臨下距離鬼神不到50公尺。
堂燁攤開雙手,讓刀圈平躺在手上,如以往般加注靈力要讓它們開始旋轉。誰知一發力,鏘地一聲,雙刀圈噴飛出去,割傷鬼神屁股的位置,鬼神怒聲一吼,轉身向堂燁。
蒼辛雙手抱胸在旁冷聲說道,「……妳這個攻擊滿出其不意的,恭喜妳引起它的注意了。」
堂燁驚訝發現自己的靈力流洩而出的力道及流量不似以往,輕輕發力,靈力就如湧泉般爭先恐後炸出。心想:『難怪爺爺說用靈釋的話可能會發生爆炸…』
響玥的意念傳來,想必她對方才一擊相當疑惑,「小燁姊妹,這是信號嗎?它重心似乎沒有偏移,妳可能需要用力一點。」
「不是不是!那是手滑!」堂燁連忙澄清。
「呵呵,小燁姊妹真可愛。」那端傳來響玥的笑聲。
堂燁為了加強自己咒法的殺傷力,往下滑落坡道幾尺,平視可見到鬼神粗壯無比的腰部。
「別太靠近了!」蒼辛的聲音從她上方傳來,他正蓄積著靈力,無法隨意亂動。
「重、重來一次!」堂燁召回雙刀圈於手中,小心拿捏靈力流量,它們開始旋轉並微微漂浮起來,當刀圈旋轉至發出高速咻咻聲時,她將刀圈對準鬼神大概是膝蓋的位置,向後頭與蒼辛交換了視線。
蒼辛一躍而起,一撒手一道巨雷伴隨著不規則電光直接轟在鬼神頭頂。
「嘎嘎嘎-!!!」鬼神發出痛苦的怒吼聲,差點把距離不遠的堂燁耳膜震破。
堂燁發現鬼神不像其他魔物吃一記蒼辛的雷電就倒地不起,它正緩慢的舉起雙手,似要攻擊蒼辛。
「媽呀…」堂燁忍不住對於鬼神的力量驚嘆出聲,維持手中刀圈靈力,等待最好的時機出手。
蒼辛右手舉起維持猛雷持續貫穿鬼神,左手一個彈指,手掌燃起青色火焰,眼底是對鬼神深深的怒火,低聲道:「你把鏡丞怎麼了?為何近千年,你身上還有他些微的靈息?」隨後一個甩手丟進雷電流中。
頓時,猛雷伴隨著熾焰相輔相成,鬼神身軀被青焰點燃,它開始手舞足蹈了起來,想將身上火焰撲滅。
堂燁見機會來了,便立即念咒:「宵冰・雪月!」
雙刀圈外層立即附上堅硬冰層,隨著堂燁瞬間加注靈力,像箭離弦般筆直雷馳而去。
鬼神腳步亂無章法地動來動去,堂燁的雙刀圈一個擦過它的大腿,一個則切進它膝蓋處,鬼神應聲跪倒在地,雙手往前撐在山坡地上,穩住他龐大的身軀,蒼辛停止攻擊,因為鬼神正與堂燁近距離四目相接。
堂燁瞠目結舌地抬眼看著眼前碳黑皮膚、長著獠牙長角、流著口水、頭顱比她身高還長、雙目是純色血紅的鬼神,她緩緩舉起手道:「…嗨。」
鬼神張嘴一震怒吼,「嘎啊─」
堂燁用手指塞緊自己耳朵,這種距離她一定耳膜破裂!
『堂燁!快走!!』蒼辛的意念傳入她大腦裡,堂燁喜出望外,這似乎是…蒼辛第一次喊她的名字!
下一秒,堂燁只感到一陣撞擊,隨之而來的是無法呼吸的窒息感。她被鬼神一手抓住,雙手都動彈不得,肺部空氣被強行擠壓出來,蒼辛連忙俯身上前。
鬼神抓著堂燁在空中亂甩,她被晃得七暈八素,蒼辛也無法輕易接近她身邊,接下來鬼神竟將她要放入自己嘴裡。
響玥在巨狼頭上,飛衝過來先由右邊猛力一撞,尖銳狼爪在鬼神側腰留下五道深痕,鬼神身子被撞翻了起來,堂燁又被震得眼冒金星。響玥、昊宇兩人很快來到左側,響玥的銀鍊長鞭一揮,成功纏住鬼神粗壯的脖子,長鞭另一端交由昊宇咬住,猛扯向後,試圖讓鬼神失去平衡,滾落山坡。
鬼神右手緊抓堂燁,左手拉住長鞭,眼見昊宇他們就要被扯落了。堂燁見不到蒼辛身影,只能閉上眼、用盡最後氣力大喊,「蒼辛!別管我了!快化身把鬼神推下去啊!給、我、推、下、去啊!!」
樹林間一抹瘦長黑影將一切盡收眼底,冷聲哼笑道:「真是個瘋丫頭,靈絲感覺像做出那個封印之人的後代吧?那封印上殘留的氣息,我可是印象深刻呢…有趣有趣…值得會會妳。」音嶽露出詭譎地笑容,一個轉身,消失在林蔭間。
猛地一聲巨豹低吼響徹天際,一隻雪白威凜巨豹不知從樹林何處衝出,用前掌猛擊鬼神上半身,並順勢一口咬住鬼神箝制堂燁的右手,瞬間將手給扯斷,離開之際巨豹後掌在它身上蹬踏了下,加上昊宇那邊的拉扯,鬼神重心被拔除,咆哮著翻落山崖。
『啊啊!掉下來啦~怎麼沒人通知一聲啊!就算這裡沒居民,還有我啊!』柚飛得意念傳了過來。
砰聲巨響,由山崖下傳來。
被扯落的鬼神手臂喪失力量,很快化為塵土,堂燁瞬間失去支撐,直直落下,閉上眼,驚喊:「哇啊─曇霧!!」
唸出咒法的瞬間,她感到身體被穩住,小心睜開眼,自己被公主抱並靠著一個堅實的胸膛,蒼辛好看的臉上滿是怒意、正由上往下地瞅著她,兩人被她的隔離咒包裹在一起。
堂燁掙扎站起身,蒼辛大手一把捧住她的後腦杓,靠向自己,正色道:「妳攻擊前至少要先想想接下來情況如何發展吧?」剛還想著怎麼訓她,但見她沒什麼大礙以及呆萌的臉龐,心已放下大半,無法再對她生氣。
堂燁紅著臉撇開頭,「事情發生得太快了啊…」說著,豎起劍指召回刀圈,但只有一邊回來。
「奇怪…」堂燁劍指用力揮了揮,就是不見另一邊的蹤影。
蒼辛搖搖頭,「八成卡在那傢伙的身體裡,過去找找吧!」說完,便再度抱起她,飛向山崖。
柚飛、響玥和化回人形的昊宇徘徊在面朝上暈死過去的鬼神龐大身軀旁。
「有個問題我想問非常久了。」堂燁看著身旁蒼辛說道。
「很好,繼續想。」蒼辛冷聲道。
習慣了兩人的互動,堂燁沒再客氣了,說道:「為什麼你可以操縱雷又可以使用火?我長這麼大沒見過雙屬性的神將。」
「妳忘了我跟妳先祖締結的是特殊契約嗎?他找我就是為了幫他解決那傢伙。」蒼辛指著前方約100公尺處的鬼神,「諷刺的是,我還在這兒,他卻不知所蹤。」
「他大概很相信你的力量吧。」堂燁摸著下巴推測道。
「不,原本的計畫是,若我不能解決那傢伙,就跟它同歸於盡,將它的力量減至最弱。所以才利用契約給我盡可能強大的力量。」蒼辛平淡地說出令堂燁傻眼的過去。
見她的表情,蒼辛露出壞壞的微笑,「妳先祖,可是比我冷血幾十倍呢,驚訝吧?」
一見堂燁,響玥便急匆匆地跑了過去,握起她的手急切問道:「小燁姊妹,怎麼樣?受傷了嗎?」
「還好還好…」堂燁點點頭,心想:『只是肋骨有點痛,不知道有沒有骨折?』
「被鬼神那麼一抓,怎麼可能沒事?」柚飛擠身過來,雙手一把就摸上堂燁的胸下,堂燁吃一驚,「呃!」
「啊呀…」要不是柚飛摸上其中肋骨的位置,堂燁吃痛出聲,蒼辛早已將柚飛電成焦炭。
柚飛鬆了口氣,雙手離開堂燁的身體,輕聲道:「好險沒骨折,不過會痛應是造成某些淤青了。」
響玥聽後,立刻從口袋拿出她祖傳的藥盒。
堂燁連忙搖手道:「響玥!我不要在這裡大剌剌地掀衣擦藥哦!」
「我很樂意當栗子頭的擋板。」柚飛真切看著堂燁說道。
「你閃一邊去。」蒼辛說著,將柚飛拖離堂燁,自己站在她身側。
響玥嬌柔一笑,說道:「我見小燁姊妹在濂奉村對糖果形狀的丹藥甚是喜歡,所以把我的也做成口服糖果狀了。」她打開盒子,拿了一顆給堂燁,「給妳!吃下去,很快就不痛了。」
堂燁含在嘴裡,甜甜的滋味稍微撫平了堂燁方才九死一生的心情。
「接下來該拿它怎麼辦?」響玥將藥盒收回口袋裡,視線落在昊宇把守的那個巨無霸鬼神。
「我跟響玥集中火力,不知可否將它清除殆盡?」堂燁突然想到還少一人,東張西望道:「奇怪,司玲跑去哪了?」
響玥倒是沒有在意司玲的去向,點頭說道:「那我們試試吧,它若甦醒又得陷入苦戰了。」她接著說道:「我可以用自創咒攻擊,但消耗至目前,靈力所剩有限,無法做長時間的對峙,攻擊力道不必擔心,小月亮自創咒就是快、狠、準。」
『噗!小月亮自創咒…好可愛!』堂燁和柚飛不約而同掩住嘴角的笑意,響玥真是個越相處越有趣的人。
「那小燁姊妹妳呢?需要我的配合嗎?」響玥平淡地說著。
「響玥是最適合做最後一擊的人。所以我必須先消耗鬼神的魔氣到一定程度……」堂燁陷入苦思,「宵冰無法做連續攻擊,用樺雷的變形術應該可行,畢竟是最強勁的攻擊咒法…問題是要怎樣變形才好呢?」
此時,堂燁、響玥兩人腦海裡皆闖入某處來的意念,語調像快睡著的樣子,『喂喂~前線的各位還在嗎~?』
「森河?!」堂燁驚喊。
響玥蹙起眉頭,說道:「宮裡出什麼狀況了嗎?」
堂燁訝異地轉向她,「響玥妳認識森河?」
響玥微笑道:「是啊,任務途中常需要照會宮裡,所以不算陌生。」
『咳~總之…皇宮這裡準備派出支援,想先確認那邊的情況。哈啊~~~聽妳們的語氣,應該擺平大半了吧?』森河睡眼惺忪地說著,『目前由7大家族召集了9名前特使前往各地支援了。加油啊,否則可能連我們召喚師都得上場了…』
「…你還真悠閒啊,我們在這裡賭命的時候。」堂燁扁眼道。
「我跟小燁姊妹打算徹底摧毀鬼神,它目前呈現無意識狀態。」響玥說道。
『好的~瞭解了,小心保重啊!妳們~』森河說完便斷訊了。
堂燁正要舉起因憤怒而顫抖的拳頭,想起支援一事,突然靈光乍現,急切地向響玥說道:「響玥、柚飛、蒼辛,再讓我思考一下變形咒的事,可以請你們先在鬼神四周畫下基本封印法陣嗎?這樣支援的人到來時,有基本法陣他們比較好發揮,算是我們設下的保命牌。如果摧毀不了鬼神,可能將它封印會是上上之選。」
就像爺爺常說的,打不倒的對手,就弱化它、困住它,然後祈禱它會自生自滅。
「嗯,非常有道理。」響玥用力點了頭,快步走向昊宇,朝他揮手道:「昊宇~~畫法陣了!」
柚飛輕閉起眼,仔細感受風的流動以及它帶來的每一絲氣息、訊息,睜開雙眸說道:「那傢伙潰散的魔氣開始聚集了,很快會醒過來。午神,我們得快!」
說完,柚飛推著蒼辛的背往響玥方向去。
堂燁仰望天空,雙手抱著自己的頭,喃喃自語道:「快想出來啊~為什麼沒在戰鬥的情況下腦袋轉這麼慢啊!」
70 巴幣: 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