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S0N-Esperanto- 1章

Raines | 2020-12-25 18:21:56 | 巴幣 2 | 人氣 40

  我叫布亞雷爾,是第一代學術的其中一人。

  在ALICE早期計畫中,我負責MT系統的開發。當然,不只有我一個人。

  學術內紛時期?當然,也影響了我們MT 系統的學術們。

  「這個單字是怎麼回事?」我面對著其他學術,用著嚴厲的語氣。他看起來像是受到了指責。

  「這是因為這個詞彙……」

  每次都是這樣。我再次打斷眼前的人說的話。

  「我說過,MT系統是為了作為ALICE中,所有使用者的溝通橋樑,不是作為你們偷渡理念的工具。」

  希望ALICE只作為娛樂性的流派,與希望能夠改革的流派。

  當然,還有中立派,以及中途脫離的一些人。甚至是我並不知道的一些派系。

  我是負責檢核MT系統的人之一,不是來參與政治鬥爭ˇ的。

  「你們的消息很靈光吧?」我把那個單字從立體投影面板叫了出來,並且翻轉給對方看「知道我的審核是什麼吧?」

  不論是娛樂派還是變革派,我的標準都是一樣的。變革派常常做出概念偷渡的事情。

  我讓那個投影面板出現裂痕的特效,但是沒有破壞任何單字。我僅讓那些有問題的詞彙出現粉碎的特效、使碎片向外逸散、每個字符本身都沒有遭到破壞。

  「駁回。」

  其實,我也能默默的修改這些詞彙。不過會被我駁回的人中變革主義派佔了大多數,這樣生氣也能讓那群人收斂一點。

  當然啦,這份工作的工作量是很大的,也需要找些人發洩一下壓力,只是發洩在那些變革主義派上特別爽。

  娛樂主義派不知道是不是認同我的審核做法,之間的衝突也很溫和。聽說他們對我的評價還蠻不錯的。

  中立派?我不太清楚,但是他們很盡本分就是了。

  當然,不屬於或屬於這三大派別的人,只要還願意留在這裡,也都是為了MT系統努力。





  如今,ALICE已經完成了。

  但是,MT系統仍然需要有人維護。

  「這個新詞是基於這個跟這個的混成詞,所以…還是應該用…合成詞的角度?」

  是的,語言是會改變的,仍然需要有人進行翻譯工作。

  我退居到了ALICE深處,建立了名為西伯利亞的空間,一邊工作著一邊享受著半退休的生活。

  當然,作為ALICE的工作場所,這裡也難以被發現,也難以被進入。

  至少我想隱居。我們MT系統人員還是會互相分配工作,再由每個人互相檢核。

  當然,我也有製造各式各樣的AI,但是大部分都被我派出去蒐集語言資料了。

  雖然說是蒐集語言資料,但其實就是要他們在各個分部好好生活罷了。我不希望這些孩子被囚禁在這裡。我能透過他們生活中的溝通資料,來修正MT系統。

  當然,也有已經無法在ALICE生活的孩子們,因為政治的鬥爭。

  扶余、新羅、百濟、高麗、還有其他孩子們,是被政治鬥爭捲入的孩子,這也是為什麼我將工作地點的這裡稱作西伯利亞的原因。

  情急之下,我只能創造出名為諺的AI,在鄭道傳與李祹帶領的袞龍一族下,進行語言調查的工作。

  ……為什麼用的是相同的語言,卻要互相敵對呢?

  當然,諺的調查工作並不順利。據回報,似乎又有丁若鏞為首的新勢力開始集結。

  「雖然我對鬥爭沒有甚麼興趣……但這影響到了我的工作了啊……」

  是的,文化的隔閡造成了語言的改變,而語言本身就是一種模因現象。

  雖然MT系統的修正是每天的例行工作,但是韓國分部的修正卻占了最大的一部份。

  「雷爾,你還在為了韓國分部的事情擔心嗎?」新羅抱了一疊資料過來「韓國分部的資料還是一樣,跟以往的量差不多啊。」

  「真希望能夠早點讓你們進入韓國支部生活,」布亞雷爾用雙手手掌按摩著太陽穴,閉著眼睛的表情透露出了煩惱「當然,不是現在充滿戰亂的韓國支部。」

  「雷爾,我能提出一個要求嗎?」新羅的表情似乎像是猶豫了很久,才願意說出口。

  「扶余又在吵著要出去嗎?讓他出去吧,記得叫其他人看著他,以免他又跑去找人打架。」男人沒有注意到左眼纏著繃帶的女子的表情,專注著讓自己不要為了越來越多的工作事務而發火。以前他至少還能對著那些該死的人發火,但布亞雷爾身邊的人是AI、是自己創造的孩子,他可不想對著他不想發火的人發火。

  「不是那件事,是另外一件事、我自己的事情。」

  「真難得,」布亞雷爾的情緒冷卻了下來,轉頭正視了新羅「甚麼事情?」

  「我仔細思考過了,待在這裡也沒辦法幫助雷爾減少韓國支部增加的工作量,」新羅認真的用著懇切的眼神「請讓我前往韓國支部蒐集資料吧!」

  「……新羅,妳是認真的?」布亞雷爾再次用雙指按摩了自己發疼的腦門「我說過,韓國支部了,我也不希望你們生活在充滿戰亂的地方。」

  他們不是AI,就布亞雷爾而言,他創造的AI們是他的孩子。

  「而且I先生好像也要你幫忙雅利安(Aryan)的工作吧?我們可以幫忙蒐集韓國支部的資料,而且中華支部的資料也越來越多了。」

  I那該死的傢伙。不能因為西伯利亞跟雅利安之間有關連,就讓他也負責雅利安的事務,而且他才是最該需要人手支援的人。

  雅利安地區負責的語言已經比歐羅巴(Europe)少很多了,還要外援是怎樣?

  「那只是兼職而已,我才不在乎其他支部那邊的狀況。」

  「你是說I先生嗎?」

  「沒錯。我必須遵守諾言。」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