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達人專欄

中二英雄初登場—《沙贊!》(Shazam!)

Shen | 2020-12-25 03:45:02


中二英雄初登場—《沙贊!》(Shazam!)
 
Directed by David F. Sandberg
 
在波瀾壯闊的《水行俠》之後,DC繼續推出了清新的超級英雄家庭喜劇,帶領大家認識這位已經歷史悠久的超級英雄「沙贊」。

DC宇宙目前有探討人性與神性的《超人:鋼鐵英雄》、《蝙蝠俠對超人:正義曙光》,溫暖人心的《神力女超人》,和亞特蘭提斯童話《水行俠》後,而新作《沙贊!》再次讓我感受到了DC英雄的生命力,一種有別於過往作品的感受。

本片由執導過《鬼關燈》、《安娜貝爾:造孽》以及多部恐怖短片的瑞典導演大衛桑柏格執導;柴克萊威、艾許安傑、傑克迪倫格雷澤以及馬克史壯等人主演。

雖然大衛桑柏格是拍恐怖片出身,但有在關注他個人社群網站的都會知道,他本身其實是一個很幽默、很鏘的人,這些惡趣味也能在他所執導的恐怖片裡看出來,所以他可以拍出《沙贊!》這樣的作品老實說完全不意外,是很適合執導這部片的人選。


在電影中也能看見他過往拍恐怖片的習慣:和溫子仁的《水行俠》同樣有突如其來的JumpScare,感覺就像按捺不住想嚇嚇觀眾般;也有一些常看他短片的人才會懂的惡趣味,比方說片中為希瓦納工作的心理學專家琳恩博士,她帶著不以為然的態度質疑希瓦納,認為那扇通往巫師所在的「門」是不真實的妄想,隨手拍了一下眼前的門,沒想到她卻因此化為灰燼。在一般觀眾看來或許會覺得驚悚,不過懂了其中的梗後就會會心一笑:飾演琳恩博士的,其實是由他現實生活中的妻子蘿塔洛斯滕飾演的。在大衛桑柏格到好萊塢發展前,夫妻兩人就常常在瑞典的住家中拍攝恐怖短片,而蘿塔往往都是短片裡倒楣受害的女主角。所以在《沙贊!》中安排這樣的橋段,根本就是在玩自己以前慣用的梗,也可以說是某種夫妻之間的情趣。


關於片中角色,艾許安傑和柴克萊威分別飾演十五歲的少年比利貝特森,以及獲得巫師神力變身後的沙贊。比利因小時候在遊樂園和母親失散而成為孤兒,在寄養家庭間來去,因為他堅信自己不是被拋棄,而是自己愛亂跑讓母親找不到他,還對母親產生了愧疚感。這樣的成長背景,讓比利在外顯的個性上顯得孤僻、難以親近,但在變身沙贊後,他內心的中二魂也嶄露了出來。我想這並不難理解,就好比現在的小孩在進入線上遊戲的世界後,也會因戴上虛擬的面具而變得與現實判若兩人,原本壓抑或不敢表現出的一面也得以釋放(雖然大多時候我們看到的都是中二小屁孩)。片中沙贊的服裝造型,有人說看起來很假很滑稽,但導演其實是刻意塑造出這種風格的,他想呈現出的是「黃金時代超級英雄」的感覺,從本片的調性來看真的頗有那個味道。


傑克迪倫格雷澤飾演的是比利的好兄弟佛萊迪,這個在《牠》中飾演艾迪的小演員已經進入青春期,一開始看到還認不出來呢。佛萊迪是熱愛超級英雄的男孩,房間裡收藏了曾打中超人的彈頭、蝙蝠標的複製品、超級英雄相關新聞的剪報等等,對超級英雄的大小瑣事瞭若指掌。在比利被巫師賦予神力後,佛萊迪充分展現他的英雄知識,引導比利探索自己有何超能力,也替他出了諸如尋找基地、取藝名、當youtuber、變身後去買啤酒等鬼點子。他和比利搭在一起的童趣互動是整部電影中我最喜歡的部分。


而馬克史壯飾演的反派希瓦納,童年時期曾被沙贊巫師選為繼承其神力的人選,卻因其抵擋不住魔眼的蠱惑而被巫師淘汰。出生於富裕家庭卻長期被父親及兄長鄙視,如今又被沙贊巫師放棄,不斷被否定的他心理逐漸扭曲,長大後致力於研究如何再度開啟那道「門」,試圖向巫師復仇,證明他是夠格的,當他發現繼承沙贊神力的竟然是比利這個小屁孩時,更難掩心中的忿恨不平。


我認為他作為反派的動機是合理的,畢竟若曾經有機會得到超能力卻被說不夠格,連家人也不愛自己,彷彿被重重甩了一巴掌,不難想像會在一個孩子心中留下多大的陰影。在馬克史壯的演繹下,這名反派登場時壓迫感十足,特別是當他在家族企業會議室釋放出七宗罪,將包括父親、哥哥在內的公司人員屠殺殆盡這場戲,更能顯現其長期對家庭心灰意冷後產生的恨意。

比較可惜的是,結尾高潮除了沙贊家族的驚喜外,原本我期待會看到類似《超人:超鐵英雄》式的戰鬥場面,但最後與沙贊的決戰都是用你追我跑、甩來甩去的形式,雖然知道可能是基於這部電影的成本不高,無法燒太多錢在特效,不過看到後來總有點不耐煩、搔不到癢處。而且,畢竟沙贊的真身比利還是個青少年,儘管擁有強大力量,面對能力和自己不相上下的強敵會感到恐懼、甚至不知道怎麼運用神力、怎麼戰鬥也是理所當然的,靠智取而非硬碰硬的方式來解決希瓦納或許比較適合的方式,只是以觀眾角度來看就是缺少了拳拳到肉或是光線互噴的快感。

最後,其實可以明顯地發現導演試圖傳達所謂的「家」是十分多元的,並沒有特定的模樣,也非僅限於主流社會所認為的一夫一妻和親生的小孩,無關乎性別、種族和血緣,唯有愛與責任,是構成家庭的主要元素。維克多和蘿莎收養了六名孩子,儘管沒有生物上的血緣關係,但最後一家人和樂融融地聚在一起享用聖誕大餐,就是最深的羈絆。


980 巴幣: 10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