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懷鳳錄》特別篇--來自雪國的贈禮。

樂子喵 | 2020-12-24 21:00:20 | 巴幣 200 | 人氣 94

連載中天界新語.懷鳳錄
資料夾簡介
  存在世上的自己是怎樣的存在?存活在這個世上,所求是為了什麼?「活出自我」說來容易,實踐起來卻迷惘不已。探尋心靈深處之自我的回聲,是否會散失於心中的迷谷呢?

與P站同時更新:連結

  陶盆內有株植物。
  她有直挺的莖,從此旁生翠綠的葉片,其圍繞枝端分五片如散開的花瓣,凸顯中心的小巧花苞。她將在萬物休息的冬季中綻放自己的美麗,不讓梅花專美於前。
  祈律獲得客棧老闆的許可,環抱陶盆安放室外一隅,接受溫暖的冬陽照耀。
  祈音剛從市集溜達回來,即見祈律半跪於角落。她記得客棧老闆有種些樹木花草,但沒有種在陶盆裡,又見祈律細心呵護的姿態,疑惑地問:「哥哥,這是你從哪裡拿來的?」
  「剛才我遇到曲爺,他說最近鐵筷子花很受歡迎,為我留了一株。」祈律摸土確認濕度。
  祈音蹲下身,「鐵筷子花?」她因此奇特的名字而有了興趣。
  「她直挺的莖像根鐵筷子,這裡剛好湊成一雙。」祈律順著莖的弧度,以手勢比出夾筷的動作。
  祈音點了頭,讚賞說道:「哥哥真是博學多聞。」
  「這是曲爺跟我說的。他還說這是來自西方的植物。」祈律滿意土壤的濕度,轉而確認排水狀況。
  「西方……是指西域嗎?」
  「我想是。」
  在兩人的認知中,西域已是所知西方之極。事實上,西域究竟多遠,範圍多廣,他們幾乎無法想像。
  「哥哥,你剛才說她最近很受歡迎,但我逛完市集都沒看到,這是真的嗎?」祈音對花卉瞭解普通,但她認得出如此直挺的莖。
  祈律遲疑片刻,才苦笑回應:「……我倒沒特別去想。」
  「哥哥不是能跟植物溝通嗎?也許她會回答你喔。」祈音欣喜地說。
  「嗯,這是好主意。」祈律受祈音導引,也對此事起了興趣。
  他發散的些微魔氣形成與鐵筷子花溝通的渠道,使兩邊得以對話。他於內心冥想,將思緒傳達而出:「(鐵筷子之靈啊,請問妳知道為何最近妳很受歡迎嗎?希望妳回答我。)」
  祈音坐在一旁,靜待祈律解惑。
  「……」
  祈律不語,微微皺眉,冥思後再續溝通。如此進行多次。
  「哥哥……怎麼了?」祈音直觀情況不順利。
  祈律收斂魔氣,苦惱表示:「她說的話……我聽不懂。」
 
分隔線

  耕父、羅敷帶回戰利品,精準來說是耕父陪羅敷逛街,帶回她的戰利品。
  兩人入門即見面露微妙神情的祈氏兄妹,直來直往的羅敷便問:「怎麼了,一副苦瓜臉的樣子?」
  祈音比著鐵筷子花,「我現在才知道在植物的世界中也有多種語言。」她長了見識。
  「……我與植物之靈是心靈溝通,一般來說沒有這個問題。」祈律不禁懷疑哪個環節出錯。
  羅敷展露大大的笑容,神采飛揚說著:「她說什麼?說不定我聽得懂。」
  「……妳哪來的自信?」耕父毫無猶豫吐了槽。
  祈音盤起手,以生硬的語調說:「哈囉,麥麵一吃庫斯摩斯羅絲。」
  「……」
  祈音說完,現場陷入長久的沉默之中。
  急性子的羅敷覺得很不自在,帶著不冒犯的笑容問:「音小妹,妳肚子餓了嗎?」她因聽到麵,武斷判定這些是麵的佐料。
  「沒有,我是將哥哥跟我說的話,說給你們聽。」祈音承認這話難懂。
  「聽起來像咒語。」耕父的解讀是聽不懂者都是咒語。
  祈音聚氣凝神,直伸右手,正色一唸:「哈囉,麥麵一吃庫斯摩斯羅絲!」
  現場彷彿聽得到烏鴉的「啊啊」聲過。眾人對祈音的賣力演出不知如何應對,以哀憫的心情讓沉默帶過。
  祈律撫摸葉片,繼續試著溝通,喃喃著:「嗨……奈斯兔蜜啾……」
  羅敷扶了額,大嘆:「祈律……怎麼連你都!」
  耕父以為祈音可能是開玩笑,但祈律不是。他提出透澈的詢問:「聽得懂很重要嗎?」
  「不重要啊。」祈音攤了手。
  「那為什麼要聽?」這下換羅敷不懂了。
  「因為給的人說這株植物最近很受歡迎,我們想知道為什麼,就直接問她了。」祈音解釋。
  「不能問給的人嗎?」羅敷略感納悶。
  「曲爺已經離城,我不知道去哪裡找他。」祈律因自責而失落。
  羅敷插起腰,安慰地說:「我說不重要就別管了,話說這是什麼花?」
  「鐵筷子花。」祈律道。
  羅敷大驚,「這名字好難聽啊。」她很擔心開出來的花就像兩根筷子。
  祈音從花苞的姿態評估會開出飽滿的花朵,有所期待地說:「不知道花漂不漂亮。」
  「可能還需要幾天。」祈律從花苞初形成推算時間。
  美麗的花值得等待,眾人都期望期望花開之日。
 
分隔線

  時值嚴冬,降溫日劇,水氣瀰漫四周形成薄霧,終於深夜降下綿密的白雪。
  祈律憂心花苞被白雪摧折,未至破曉即撐傘出房。鐵筷子花依然挺立,不受白雪壓力屈服,展現傲然的氣概。
  他和鐵筷子花溝通,雖然聽不懂她常說的「現啾」,但他從植物的生長狀況來看,整體的狀況相當好。
  他蹲下身,為鐵筷子花撐傘,不讓寒冷的雪落在她的身上。
  如寶石般豐潤的花苞即將綻放,向世人宣告她的美麗。唯有耐心者才看得到初綻之美。
  祈律靜靜等待,並傾倒傘上白雪多次。今日的雪真是多。
  隨著太陽的升起,世間重現了光明,不遠處還能聽到雞鳴「咕咕咕」的朝氣鳴聲。
  鐵筷子花聽得通知,徐徐睜開迷濛的雙眼,舒展了美麗的身姿。
  「早安,哥哥。」祈音揉著惺忪的雙眸,不太意外祈律的早起。
  「音,早安。」祈律站起身,發覺腳有些麻。
  晨間降雪稍歇。若非地面布滿了靄靄的白雪,誰知夜半之白雪漫天?一把素樸的紙傘斜放在花旁,恰似美人撐傘的美麗景象。
  「開花了耶。」
  「稍待一會才會全開。」
  在傘的半掩半開下,祈音窺見正在舒展的花苞。祈律不疾不徐,觀察花開的珍貴時刻。
  鐵筷子花綻放純潔白皙的花朵,乾淨的五瓣中心有優雅纖細的密蕊增色,柔美的花與硬挺的莖形成對比,如端莊堅毅的美麗少女。
  「長得有點像棠花耶。」
  「妳是指棣棠嗎?」
  「也有點像梅花,在雪中活得很好。」
  在祈律的眼中,每種植物都是獨一無二的存在,沒有誰像誰的論述;他僅是微笑。
  耕父、羅敷披著厚重的外衣走了出來,習慣炎熱天氣的他們對突然降下的大雪都很不習慣。
  「早安,耕父哥哥,羅敷姊姊。」祈音打了招呼。
  「早安……好冷啊。」羅敷的鼻子都紅了起來。
  「剛才叫妳多穿一件妳就不要。」耕父將身上的外衣脫了下來。
  耕父的大衣如棉被寬厚,又有殘餘的溫暖,羅敷穿在身上,立即暖了起來。
  「……你們都不會冷嗎?」羅敷從祈氏兄妹如常的穿著,深感生活環境的差別。
  「融雪時候會有些涼。」祈律對目前溫度仍感舒適。
  「……我倒是覺得冷了。」祈音忽略室內外溫差,出來忘了添件外衣。
  「來,給妳。」羅敷將自身的外衣脫給祈音,只要那件如棉被的外衣就夠暖和了。
  寒冷的清晨連鳥兒吱吱喳喳的聲音都少了,獨留美麗而寂寥的鐵筷子花。
  此時,耕父、羅敷才發現鐵筷子花美麗的身影。
  「好美啊。」羅敷蹲下身,對足與和白雪映襯的花瓣讚嘆不已。
  一隻肥嘟嘟的小白鳥飛了過來,頭上的金毛特別引人注目,呆滯略帶萌感的雙眸相當可愛。
  「……竟然飛得起來。」耕父無法想像那雙小翅膀是如何撐起有如球體的身軀。
  「看起來……」羅敷眼睛發亮,不禁想像小白鳥的滋味。
  祈音從腰間取下鳥布偶,比對小白鳥的姿態,兩者簡直一模一樣。「原來真的有這種鳥類。」她嘖嘖稱奇。
  「……確實。」祈律也長了見識。
  小白鳥飛飛飛,飛到了鐵筷子花旁。兩者尺寸接近,並以白為主體,但截然不同的氣質,小白鳥瞬間就為孤高的鐵筷子花增添了些平易近人的趣味。
  祈音欲捉住小白鳥,小白鳥呆滯的雙眼一閃,隨之動身,讓她撲了空,但不致跌跤。
  「看來那身是肌肉。」她發表捉鳥不成的感想。
  「嗯……」祈律盯著小白鳥與花卉間的互動。
  小白鳥輕啄花卉內的蜜腺,露出可愛的陶醉神情。
  祈律蹲下身,小白鳥仍吸吮花蜜。他緩緩伸出手,試圖撫摸小白鳥頭上的耀眼金毛。
  小白鳥發現了祈律,停下原有的動作,以碩大的可愛雙眸盯著祈律。
  祈律在小白鳥面前揮了手,其沒有反應,他便輕鬆撫摸小白鳥,順勢抱了起來,苦笑說道:「……還蠻重的。」
  祈音也學祈律輕揮手,順利摸到了小白鳥。
  小白鳥的羽毛輕柔堅韌,純白中隱約透著金色光芒,與陽光爭輝。這必是出自無微不至的照顧。
  羅敷展露笑容,正想如法炮製時,小白鳥倏地飛遠,如天使般降臨福澤於人世後飛走了。
  「妳沒藏起妳想烤鳥的意圖。」耕父吐槽。
  「我只是想……摸摸嘛。」羅敷尷尬地笑。
  祈音猛盯著手上的鳥布偶,對遠去的小白鳥依依不捨。
  「音,也許之後我們還能看到牠。」祈律出言安撫。
  「嗯……」祈音默默點了頭。

分隔線

  鐵筷子花的花期出乎眾人意料地長,開了近一個月仍無枯萎的跡象。尤其在祈律的細心呵護之下,個個花苞飽實,花朵越加雪白無暇,如陷入戀愛中的女子閃閃動人。
  「哥哥,最近還有聽到什麼特殊的咒語嗎?」祈音笑著問。
  「我有聽到『不得否』、『拉芙』、『賴可』之類,還是不明白。」祈律努力分析辭意,仍無從解謎。
  「這樣說起來,還真像讀古文經典,幾個字猜來猜去都猜不到。」祈音露出苦惱的神情。
  「……古文經典?」祈律不解。
  祈音揮了手,趕緊說道:「哈哈哈,就是指很難的經典啦。」
  「也許吧……」祈律對典籍瞭解有限,自認學問不高。
  兩人窩在客棧入口旁的角落,一般旅客沒留意即入客棧內;賈詡聽著兩人的對話後,默默走了過去。他的腳步極輕,彷彿沒踏在地上,必須非常注意才能發覺。
  從祈音的位置看得清楚,她拍了一下祈律,提醒其背後有人。
  祈律轉過身,看到了年約六十的賈詡,其身高與他接近,身姿硬朗,臉部有歲月留下的皺紋,一看就是有智慧的老者。
  「真懷念,這是鐵筷子花吧。」賈詡露出緬懷的神情。
  「是的。」祈律道。
  「這是你種的嗎?」賈詡從在場唯一的陶盆猜想而出。
  「是友人送我的盆栽,最近開了花。」盆栽的狀況本佳,祈律不掠人之美以耀之。
  「以時間來說,花早開了些。」賈詡差點忘卻寒冬,提早感受冬春之交萌發之鼓舞。
  「這我不清楚。」祈律坦承地說。
  祈音見賈詡懂花,順勢問:「聽說她最近很受歡迎,你知道原因嗎?」
  賈詡瞧了祈音,又見祈律,從兩人的五官判定是兄妹。
  「是從哪裡聽來的?」賈詡問。
  「賣花的商人聽人說這是來自西方的植物;你看過這花,也許知道原因。」祈音輕鬆道出淵源。
  「……音,注意態度。」祈律以為賈詡是長輩,祈音的態度不太妥當。
  賈詡倒是不在意,專注思考可能的原因後回答:「故鄉有野生的鐵筷子花,但在這段時間並無相應的慶典。」
  「所以西方指的是涼州?還不用到西域。」祈音有些失望。
  「……」賈詡眼睛一瞇,平穩回應:「聽說再往西行還有,我會客棧內的朋友後再答。」
  「謝謝您。」祈律致意。
  賈詡入客棧內會友時,祈氏兄妹繼續觀察鐵筷子花。
  「音,妳想要壓花嗎?」祈律問。
  「我……還好耶。」祈音不捨美麗的花朵被壓在紙上。
  祈律正在選擇最適合的花朵,有感而發:「……以前的妳不捨花朵枯萎,總用力量保持她的美,最後才會做成壓花。」
  「是、是嗎……」祈音傻笑後回應:「我覺得靜靜觀賞就好了,不然我摺花送給你。」
  她話才說完,立刻拿出純白的紙張摺紙,輔佐魔氣修整外觀,漸漸摺出鐵筷子花的外表。
  「……」祈律內心複雜,沉默觀看這場摺紙表演。
  賈詡從客棧出來,還帶了一壺酒放在裝飾的桌上;祈音的目光落在酒上。
  「我朋友表示,聽說在更遙遠的西方,會將鐵筷子花作為敬神的禮物。他知道的就這麼多了。」賈詡道。
  祈音將摺紙交給了祈律,高興地說:「敬神……聽起來很有趣呢。」說到敬神就有慶典,她喜歡熱鬧的滋味。
  祈律接下精美的摺紙,對其擬真程度之高,品味許久。
  賈詡亦對捕捉綻放最美一刻的摺紙藝術有極深的興趣,好奇地問:「……那是妳摺的嗎?」
  「是。」祈音回應。
  「摺得很漂亮,可以送我嗎?」賈詡問。
  祈音覷向祈律,其難掩凝重之情。摺紙上有魔氣,若被仙士發現,將造成賈詡的困擾。
  「我要送給哥哥,抱歉了。」祈音說。
  「沒關係。」這句答覆也在賈詡的想定範圍內。
  「謝謝您跟我們說了這麼多。」祈律表達謝意。
  「不會。」
  賈詡再看幾眼鐵筷子花,轉身就將離去。
  「等等,你的酒沒帶走。」祈音從來沒有忽略放在桌上的佳釀。
  賈詡直接回應:「那是送給你們的禮物,當作是我慰藉思鄉的贈禮。」
  「這樣……」祈律來不及說完,賈詡就走了,顯見其對這壺酒未有依戀之情。
  祈音拔開酒壺的封口,嗅得酒香,喃喃著:「是儀狄酒啊……」
  祈律皺了眉,勸戒地說:「音,我覺得這樣不太好。」
  「哥哥,你要喝一口嗎?」祈音佯裝不知。
  「音。」祈律臉色一沉。
  祈音也學祈律表情,正色說道:「昔者帝女令儀狄作酒而美,進之禹……」
  「……音?」祈律不懂祈音為何突然引用古典。
  「大禹是吧。」祈音持杯飲酒,露出神秘的微笑。
 
─全文完─



後記--
 
  感謝舊雨新知閱讀專為聖誕節所寫的特別篇。
  我在十二月初時,便在思考是否寫篇應景文,慶幸故事進展和梗得聯結一起,而有特別篇的誕生。
  特別篇的背景設定在西元二零八年初的鄴城,此時基督教是被迫害的密教,也沒有聖誕節的名號,更不可能有大型的慶典。於是,我採用「聖誕玫瑰」(即文中所稱的「鐵筷子花」)的形象,從純白挺立於寒冬中,試圖應點景。
  文中有些梗不好懂,稍微提示一下:(一)有如咒語般的語句是從英文而來,請別吐槽這時西方怎會使用英文,因為我不會希臘文、拉丁文;(二)祈音和賈詡的互動請見第一集後段,兩人已見過面,且讀者知曉祈音的真實身分後應該猜得出來;(三)關於最後的儀狄酒典故,祈音提到了「大禹」,請上網查閱相關資料,配合祈音本來的身分,交叉比對即知。畢竟,全部說白,就不有趣了。
  最後,附上《天界新語.懷鳳錄》的連結網址:懷鳳錄目錄
  懇請舊雨新知支持~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