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Survivor/番外】備忘錄 獻給如冰一般的你

留善影 | 2020-12-24 09:00:02

連載中Survivor(連載中)
資料夾簡介
每個幸福的故事背後,都是因為青鳥在背後幫忙。 每天努力散佈『幸福』的青鳥們, 最終得到的結局是……

***如有錯字、錯誤或需要改善的地方,歡迎留言!
***如喜歡我的作品,可以按個喜歡。如想知道我的最新動態,可以按個訂閱。可以的話請大家給一下評語,你們的留言和支持是我繼續寫下去的原動力喔!非常感謝!
***本篇︰點我

***************

  這是安利格斯他們還未當上青鳥實習生之前,很久很久之前的故事。

***************

  大街上的店舖或小攤都擺放了各種精緻的產品,建築物的外部都是閃閃發亮又精美的燈飾佈置。呈塔形的大樹們身上掛了一個個小鈴鐺,只要輕輕一碰,叮噹、叮噹發出動聽的聲音,各種顏色的小燈好像天上眨眼的星星,又像五顏六色的小燈籠,一閃一閃的。走到大街上,每個角落都讓人感受到那歡快的氣氛。
  街道上有一個看起來約十歲的小男孩正在朝某個方向奔跑著,他敏捷地躲開大街上的人群,躲過了正在推車的運貨員,直直地往所想的地方跑去。
  肺部好痛,好像下一秒就要炸開了一樣,可是不能停下去!不可以停下!
  安利格斯一邊奔跑,一邊嘗試調整呼吸,讓自己可以跑快一點。
  都怪那個可惡的鬧鐘!竟然在這個重要的時刻不響!真是有夠倒楣!幸好他及時自己醒來,如果用跑的話,應該可以趕得上。
  不一會兒,終於看到了自己所要去的目的,廣場的中央噴水池。
  那裡也聚集了很多人,安利格斯在人群中張望,但因為人流實在太多,加上身高太矮,就算踮高腳尖,都只是看到一個又一個的人頭。
  (變得青鳥的狀態找應該會好一點吧……)
  然而,安利格斯抬頭一看,頭上也是一群同族在半空中飛著,就連屋企都是滿滿的青鳥,直接否定了他的想法。
  (怎麼辦才好呢……)
  正當安利格斯思索著該怎麼辦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後領被用力地拉扯,差點就把他嚇死了。
  「啊啊啊?!」
  「吵死了,吊車尾。」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稱呼,安利格斯回頭,同班同學—帕林用一副不耐煩的表情。
  「帕、帕林……?」安利格斯對對方的出現感到意外地眨了眨深天空藍的眼睛。
  「終於找到你了,你這傢伙。」帕林用嫌棄的口吻說道。
  「帕林你也遲到嗎?」
  「白痴啊!怎麼可能!不要把我跟你相題並論!!」
  「嗚!!」震耳欲聾的聲音讓安利格斯不禁縮起了雙肩。
  「是你那個煩人的青梅竹馬叫我們出來找你的!說什麼你一定睡過頭,讓我們男生在這裡等你一個人,自己就先跟莉萊克去逛街了!」
  「啊…是嗎……?」
  這還真的是要感謝莉莉呢,不然都不知道要找到什麼時候。
  「好了,快走吧。」
  「等、等等…帕林…!要死、要死人啦!!」
  帕林拖著安利格斯找到了同樣在找人的珀米拿和普帝尼亞,直到珀米拿的提醒,跑了一大段路,肺部的氧氣已經不多,現在又被帕林死死地抓住後領的安利格斯終於得到解放,要是再遲一秒,他感覺自己就要往生了。
  他們穿過了人群,與在街道邊上等候多時的莉莉和莉萊克會合。
  「慢死了!你又搞什麼了?」莉莉不滿地說地。
  「啊…因為…鬧鐘壞了…所以……」
  安利格斯感覺臉頰像是燒起來一樣熱,特別是見到莉萊克看著自己微笑的時候,他的頭都快要低得抬不起來了。
  難得約到她出來,卻那麼丟臉…如果有洞的話,他一定會毫不猶豫地鑽進去。
  普帝尼亞在一旁瞇起眼睛說︰「黑臉之King。」
  「哎呀哎呀,反正趕得上,那就好了不是嗎?就放過他吧。」莉萊克微笑著把手放在一臉不滿的莉莉的肩膀上安撫著。
  「是這樣沒錯啦。」經莉萊克的安撫,莉莉本來鼓起的兩腮稍稍放鬆,可她還是帶著不滿的樣子,伸出食指點在安利格斯的鼻子說,說︰「不過還是要給你一點教訓!」
  「教、教訓……?」
  「我們的食物費用,全‧都‧由‧你‧出!」
  「欸!怎麼會!?」他哪有那麼多錢啊!
  「那當然啦!不然你想我們一人打你一拳比較好嗎?」莉莉一邊說著一邊舉起了拳頭。
  安利格斯連忙搖頭,「不不不!只是……」
  莉莉一把打斷了他的話︰「既然是不的話,就不要再吵啦!」
  「嗚……」
  面對友人的哭臉,莉莉只是「哼!」的一聲別過臉,看來這是她最後的底線了。
  安利格斯心裡偷偷地抹了一把淚,雖然前天媽媽給了零用錢讓他今天出來玩樂用的,可是這些錢夠付所有人的食物嗎……
  「說起來,今年聖誕節的人還是那麼多呢。」莉萊克環顧一眼周圍擠滿人群的街道說道。
  「唉,好吵。」普帝尼亞看到街上人流如潮,街還未逛都已經覺得累了。
  「畢竟今天是大家的休息天嘛。」珀米拿一邊說一邊心想著一會兒要買什麼禮物給家裡的弟妹好呢。
  街道兩旁店鋪櫥窗的霓虹燈,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隨處可以聽見人們的歡笑聲和優美動聽的音樂,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笑容。

  今天是12月25日,表面看起來是平平無奇的日子,不過像是無形的默契,無形中的牽引,無論在人類世界或者其他地方,還是對他們青鳥鎮來說,都是一個特別的日子,那是名為『聖誕節』的日子。
  不同的世界,起源的說法也不同,有說那是神誕生的日子,有說那是商人搞出來推銷的日子……
  而他們青鳥鎮,其實也沒有一定的說法,有可能只是在模仿吧?
  總之,在今天,大家都會暫時放下青鳥的身份,盡情地享樂。
  不論是跟朋友,還是家人……

  「啊!我想吃那個!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莉莉伸手拉著旁邊的莉萊克,指向某處的小食攤開心地說︰「我們一起去買吧!莉萊克!」
  「嗯,好啊。」
  「吃那麼多,小心變胖。」
  帕林在身後小聲地說了一句,然後就被莉莉向後踢的腳打中腹部,他「嗚」了一聲,一臉痛苦的蹲在地上。
  「討人厭的傢伙!」
  莉莉對著蹲在地上的人比了個鬼臉後,拉著莉萊克往那個小食攤走去。當然,不忘先問安利格斯掏錢再過去。
  「你就少惹她一點吧,帕林。」珀米拿無奈地說道。
  普帝尼亞毫無表情的說了一句︰「被虐狂魔。」
  「普帝尼亞……」安利格斯無奈地喊道。
  就算怎麼說,說人家是被虐狂魔也太……
  跟意料中的一樣,帕林馬上站起來,不失氣勢地罵回去說︰「囉嗦啊!誰是被虐狂魔啊!你這個萬年第二名!」
  安利格斯和珀米拿都心感不妙,這個稱呼比『被虐狂魔』更糟糕,因為『萬年第二名』是普帝尼亞最討厭聽到的詞彙。
   果不其然,普帝尼亞的臉猛然黑下來。
  「誰回答就說誰吧,明明常常都被莉莉打,還處處挑釁,不是被虐狂還會是什麼?你這個抖M。」
  帕林臉上都冒起了青筋,幾乎是用氣音在說話︰「你不是每次測驗考試都跟人打賭說會贏莉萊克的嗎?結果到最後還不都是只有第二名,我看被虐狂魔是另有其人吧。信口開河的傢伙,騙子!」
  普帝尼亞臉上的青筋都在抖動,背後彷彿都冒起了熊熊烈火,「我還真不想被只擠身在頭十名的人說呢,你根本連第九名的邊都沾不上,還好意思說自己是優等生,我真想知道這是哪門子的優等生啊?冒牌貨!」
  見兩人都來勢洶洶的樣子,安利格斯和珀米拿都焦急地在想怎麼阻止好。
  珀米拿用蚊蠅飛過一樣的聲音說︰「你、你們啊…別吵架啦…我們可是出來玩的啊……」
  「對、對啊…今天是聖誕節呢,就一人少一句吧……」安利格斯也想幫忙勸架,可是發出的聲音跟珀米拿一樣小。
  明顯那種弱氣的勸阻方式對面前氣勢十足的兩人是無效,即使今天是個寒冷的日子,都被他們倆那熊熊怒火弄熱了,周圍的人都不禁退後三分。
  「哎呀,怎麼了?怎麼在吵架啊?」
  突然,一把溫和的聲音界入兩人之間,是安利格斯知道的聲音,那是他的爸爸—奧利弗‧布魯斯,面前那燒得旺盛的怒火,他面帶爽朗的笑容毫不在意般的參入其中。
  「那麼精神抖擻是一件好事,可是也不要做出傷害大家的事情喔!不然的話……」他的兩只大手分別搭在帕林和普帝尼亞的頭頂上,用輕鬆的口吻說︰「我就以騎士團第三小隊隊長的名義,把你們兩人都抓去騎士團總部好‧好‧教育一番。懂嗎?」
  剎那間,帕林和普帝尼亞都感覺到背後一陣寒風吹過,兩人不約而同抬頭看了一眼面前那位騎士團隊伍的隊長,他依然是帶著和善的微笑,但兩人都覺得,要是在這裡得罪他的話,會非常非常不妙。
  於是,帕林和普帝尼亞都一同說︰「我知道了。」
  聞言,奧利弗滿意地點了點頭,「嗯!明白就好了!」
  「這是安利格斯的爸爸?」珀米拿小聲地問安利格斯。
  「嗯、嗯。」
  「唔,感覺很可怕。」總覺得剛才那個笑容很有壓迫感。
  「呃、沒有啦…他很溫柔的啦……大部份的時間。」
  「大部份的時間?」
  有時候安利格斯覺得,其實比起爺爺,爸爸更可怕,是跟爺爺不一樣級別的可怕。
  愈溫柔的人愈不能得罪。打從小時候的安利格斯就牢牢地記住這點。
  「喲,安利格斯,跟朋友玩得開心嗎?」奧利弗問。
  「嗯、嗯嗯!」安利格斯點頭如搗蒜,然後問︰「爸爸你為什麼會在這裡?現在輪到你休息了嗎?」
  「對啊,現在是薩伊吉在值班。」
  雖然今天是聖誕節,不過騎士團依然需要上班,只是今天不用去外面工作,而且每個小隊的隊員都有輪流休息的時間,讓大家也能參與這熱鬧的節日。
  騎士團還真不容易當啊……
  「薩伊吉叔叔啊…我很久沒見過他了。」
  「哈哈…因為都很忙嘛,不過晚上的宴會他會出席的,說不定你可以在會場裡找到他。」
  薩伊吉‧柏爾帝斯,他是騎士團第三小隊的副隊長,跟奧利弗的關係非常要好,以前一有時間就帶著他的老婆來家裡作客。安利格斯記得在小時候常常都跟薩伊吉一起玩,有時還會帶禮物給他(偷偷地,不然會被爺爺罵)。只是現在當上了副隊長,所以就沒有什麼時間再過來了。
  而奧利弗口中的宴會,是指由兩位鎮長發起,晚上在騎士團總部裡的宴會廳舉辦的宴會,青鳥鎮的人可以自由選擇參加與否。
  「啊,對了,爺爺也會參加嗎?那個宴會。」安利格斯問。
  奧利弗偏頭想了一下,「他當然會出席,畢竟他是副指揮官嘛!不過會逗留多久就不知道了,你也知道,你爺爺他不是一個很愛熱鬧的人!」
  「唔……也是啦。」印象中,不只是聖誕節,就連生日這類型的慶祝派對之類的都不太見爺爺的身影,看來是真不喜歡熱鬧的場合。
  他的爺爺—伊維斯‧布魯斯不論在騎士團還是家裡都像是皇帝一樣,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下命令的時候更是非常強勢。即便如此,不知為何大家都對他的評語很好,特別是爸爸,他經常對自己說︰「你爺爺其實是很溫柔的人喔。」
  (溫柔……嗎?)
  無論怎麼想,安利格斯始終很難把爺爺的形象跟溫柔這詞掛勾。
  這樣說起來,到現在為止也好像沒有看過爺爺笑(除了他想罵人前露出那危險的笑容以外)。總是板著臉,都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怎麼了?你要找爺爺嗎?該不會又惹怒他了吧?」
  「呃、這個……」
  「奧利弗!」
  此時,安利格斯的母親、奧利弗的老婆—凱佩西絲在身後大喊著,她的懷裡拿著一袋袋的小食,看來剛才是去買食物了。
  「真是的!突然之間就不見了,害我找很久!」凱佩西絲抱怨地說道。
  「抱歉啦,剛處理了一點事,還跟安利格斯聊了一會天。」
  經奧利弗一說,凱佩西絲才察覺到自家兒子和旁邊的同學們,她馬上面帶和善的笑容說︰「安利格斯,還有的是你的同學對吧?你們好啊!我家兒子一直受你們照顧啦!」
  「啊、嗯。」
  除了珀米拿,帕林、普帝尼亞都有點不自在的別過臉。
  「好啦,凱佩西絲,我們先走吧,別打擾他們去玩了。」
  奧利弗識趣地拉起自家老婆,跟他們道別後就走。之後,同樣拿著食物的莉莉和莉萊克都回來了,繼續今天的行程。

***************

  安利格斯進到房間裡,哭喪著臉的喊︰「加德莉婭婆婆……」
  加德莉婭的目光從書上移開,露出了疑惑的樣子看著孫子。
  「哎呀,怎麼了?安利格斯。」
  「嗚嗚……」
  「難道又被爺爺罵了?」
  「嗯……因為……測驗…不合格……被罵了……」
  「是嗎?」好像也不是第一次的事呢。
  「可是今次他比平常都要兇啊……」
  「比平常都要兇…嗎?」
  安利格斯點點頭,「他說要是下一次也不合格的話,以後就不會再認我這個孫子。」
  「哎呀哎呀……」
  雖然說孫子的成績是差,可是說到這份上,加德莉婭也覺得有點過份了,畢竟小孩子的心靈很脆弱的,怎麼可以這樣說呢。
  加德莉婭撫摸著安利格斯的頭頂思考著,最近騎士團的事務都很多,又要準備後天聖誕節的東西,想必都很累了吧。加上最近自己都忙著研究古書,都沒有注意到自家老公的情緒,所以最後受氣的想必就是孫子了。
  這樣下去,他們兩人的關係會不會有問題呢……
  「……安利格斯,婆婆告訴你一個秘密吧。」
  聞言,安利格斯抬起頭,婆婆的臉上掛著溫和的微笑。
  「秘密?」
  「嗯,是有爺爺的一個小秘密。」
  「爺爺的?是什麼?」
  「是讓爺爺心情好起來的秘密。」

***************

  大廳內的吊燈爭妍鬥麗,有的似焰火一般,噴湧而出,有的像許多花瓣,構成了一朵大花;有的是飄著流甦的八角宮燈,洋溢著東方的情調。
  今天的騎士團總部比平常都要熱鬧好幾倍。
  「嗚哇!這裡人也好多喔!」莉莉說。
  「而且裝潢跟以往一樣華麗啊。」帕林的眼睛橫掃了一眼周圍。
  各色各樣的小食、各色各樣的話語,整個宴會廳都充斥著食物的香氣和人潮湧動的樂趣。
  「哦哦!這不是安利格斯嗎?!」
  安利格斯感覺後背被用力地拍了一下,回頭一看,一抹蘭色(註1)攝入眼內。

註1︰蘭色(又稱為道奇藍),是藍色顏色之一,因被使用於美國棒球隊洛杉磯道奇(英文:Los Angeles Dodgers)而得名。

  「薩伊吉叔叔!」
  「喲!有好一陣子沒見啦!精神如何啊?」
  「是的!我很好!」
  「那就好啦!而且……」
  薩伊吉上下打量了安利格斯一番,然後笑著說︰「你好像長高了呢!」
  安利格斯臉色不禁黑下來了,他明顯聽到普帝尼亞在身後「哼」的一聲笑了出聲。
  「是、是啊…一點點啦……」
  (比去年只長高了…一點點……)
  明明帕林、普帝尼亞和珀米拿都長高了很多,只有安利格斯的身高跟去年沒太大變化,也難怪他那麼消沈。
  「哈哈哈!不要太在意啦!男生嘛,都是後天發育的,肯定會再長高的啦!」薩伊吉用力拍了拍安利格斯的背部。
  「啊、嗯……」薩伊吉爽朗地笑著。
  他一直以來都是這個樣子,爽快又不拘小節,總是能夠讓團隊的士氣提高,正是因為這樣,爸爸才安心把副隊長的位置交給他吧。
  「請各位肅靜!」
  一男一女站到中央的舞台,那是兩位鎮長的秘書長,剛才發言的是那位男人。話音一落,本來熱鬧嘈雜的人群一瞬間就變得安靜不已,每個人都緊緊地仰望著舞台。
  「哦,要開始了嗎?你們都跟我來!」
  薩伊吉帶著安利格斯一行人來到舞台,那裡已經密密麻麻地擠滿了人群,所幸有薩伊吉在,他們穿過了人群來到了最前面。
  「有請兩位鎮長,達芙妮‧夏梅大人,以及勞魯斯‧迪奇大人進場。」女秘書官說。
  接著,戴著眼鏡、身著華麗禮服的男人—勞魯斯‧迪奇,他一手扶著同樣身穿飄逸長裙的女人—達芙妮‧夏梅大人緩緩地走到舞台。
  當他們都站到舞台中央時,男人放開女人的手,稍稍向她彎腰,一手撫上自己的胸口,一手做出「請」的手勢。女人兩手拎起裙擺,也稍稍向男人彎腰,表示了感謝,然後自己先站到麥克風前面。
  「嘩…迪奇大人今天仍然是那麼帥氣!紳士風度!」
  「夏梅大人也很漂亮,女神的氣質滿滿地散發出來!」
  身後有幾個人在小聲地討論著。
  那兩人是在最早一代的青鳥中挑選出來負責管理市鎮的鎮長,是當年最優秀的青鳥。平常他們是很少出現在人群眼前,因為他們大部份時間都待在鎮長專用的住宅裡,有時候也要去騎士團總部開會。像今天出現在人群前面,一年都只有幾天,加上兩人都是俊男美女,難怪大家都爭相前來,只為見他們的一面。
  夏梅望向了前面的眾人。
  「很感謝青鳥鎮的大家來到這裡,參加一年一度的節日。青鳥鎮能有今天的繁榮,都是有賴各位的努力,在此,身為鎮長的我們要向大家說聲,非常感謝你們。」
  夏梅和迪奇一同向台下的眾人鞠了個躬,動作都非常優雅,會不知不覺讓人著迷的那種炫目。只可以說不愧是被選上的兩人啊……
  之後經過一番簡短的致詞,站在兩位鎮長身後的女秘書官踏前幾步,站在夏梅的旁邊,說︰「現在有請騎士團副指揮官—伊維斯‧布魯斯上前。」
  躂…躂…躂…
  有規律的腳步聲響起,穿著騎士服的男人—伊維斯‧布魯斯手執兩卷卷書一步一步地走上舞台,身子挺正,腳步堅定,微風吹起了他的斗篷,就算他不說話,也可以從動作上感受到他的氣勢。
  「那是安利格斯的爺爺對吧?」珀米拿在旁邊小聲地問道。
  「啊、嗯,是啊。」安利格斯回答。
  「好帥氣喔!好有將軍的氣勢!」
  「可是孫子完全不是那回事啊。」帕林一臉嘲諷地說道。
  「啊哈哈……」安利格斯尷尬地笑了。
  伊維斯走到兩位鎮長的面前,單膝跪下,向他們獻上那兩卷卷書。夏梅和迪奇一人拿了一卷後,他便慢慢地退到舞台的最後方,與兩位秘書官並排站在一起。
  兩位鎮長一同把卷書拆開,首先是夏梅那清澈、柔和的聲音響起。
  「至高無上之神,請垂憐我的請求。我以未來為禮,在漆黑的路途上,以太陽的光跡為道路,以月亮的方向為引領,為眾人照耀出光明之路。」
  接著是迪奇那清晰、堅定的聲音響起。
  「至高無上之神,請回應我的呼喚。我以未來為禮,那流浪於河流、山脈、大海的希望種子,求您牽引,在您應許之地紮根。」
  溫柔與堅定的聲音互相交錯,充斥了整個空間。乍眼一看,那只是一個平平無奇的詩詞,在兩位鎮長的朗讀下彷彿為上面的文字帶來生氣,這是兩位的能力之一嗎?還是那是天生的才華呢?環顧四周,所有人的視線都放在舞台上,大家都不知不覺聽入迷了。
  「我們以神的名義,點燃那永恆不滅之光。」
  兩位鎮長的手心驟然冒起了白光,彼此的目光對在一起,彷彿能讀出彼此的心聲似的,彼此對對方點了一下頭。
  「編織彼此的心願,將燃燒的誓言灑落,成為萬眾的力量!」
  下一秒,兩人一同將手心中的力量一同解放,宛如兩束光箭一般,兩束白光在半空突然又化為了一點一點小光點,慢慢地飄下,像是一片片潔白的雪花,晶瑩的透明的『雪花』在空中飛舞著,隨風飄蕩,佈滿了整個大廳,讓其變成了閃閃發亮的銀白色世界。
  「嘩!好美喔!」莉莉的眼睛亮了起來,發出讚嘆的聲音。
  不單只莉莉,舞台下的大家,包括安利格斯都讚嘆的欣賞這片『雪』景。他伸出手接住了其中一片『雪花』,觸碰的瞬間,他就覺得有一股暖流湧了上來,很溫暖,並不是肉體上,而是心靈上的。
  「這力量真不少。」帕林仰望著上方低聲說道。
  「是啊,不愧是夏梅大人和迪奇大人呢。」莉萊克看起來也很高興,聲音比平常都提高了一些。
  此時,夏梅微笑的向大家再度開口︰「晚上的這個晚宴,希望各位玩得開心。」
  接著,迪奇也帶著優雅的微笑,說︰「我們以及騎士團的大家都祝願各位,聖誕快樂。」
  話音一落,全場都給予非常熱烈的掌聲。

  「聽說在人類世界裡一個叫捷克的地方,他們有個聖誕傳統是將蘋果切開,如果第一下能看見蘋果核,就預示來年好運氣,如果沒有就表示來年不順。」莉萊克說。
  「欸~那安利格斯一定是沒有啦,畢竟是黑臉之King。」帕林壞笑著說。
  「嗚…不要講得那麼過份,我還是有中獎的經驗啦!」安利格斯不甘心地反駁。
  普帝尼亞挑起一邊的眉頭,「中獎的經驗嗎?難道是說每次都被老師點名背書,還有懲罰遊戲會抽中你的那些中獎經驗?」
  「普帝尼亞!!」安利格斯感覺這輩子沒有一刻是像現在這麼想扁人,然而對方只是一臉不在乎地別過臉繼續吃手上的食物。
  莉莉、珀米拿、莉萊克和帕林都忍不住大笑起來。
  兩位鎮長的致詞完結之後,整個大廳的氣氛都提升了不少。音樂聲比他們到來時都要狂熱,歌曲與歡笑聲互相交錯,大家似乎都玩得很快樂,形成了既熱鬧又帶點溫馨的風景。
  「我要再去拿點食物!莉萊克你要一起嗎?」莉莉問。
  莉萊克點頭,「嗯,我想去拿著飲料呢。」
  「再吃就真的變胖囉。」帕林低聲說,然後就被莉莉一把抓住了耳朵。
  「你‧跟‧我‧們‧出‧去!」
  「喂!痛痛痛!放手啦!你這個暴力女!」
  帕林就這樣被莉莉拖著出去了。
  「果然是被虐狂。」普帝尼亞瞇著眼睛說。
  珀米拿苦笑回答︰「都不知道他們究竟是關係好還是不好。」
  這時,安利格斯環視了四周一圈。
  (不在呢,明明剛才還在的……)
  安利格斯拿起包站了起來,跟旁邊兩位同學說了一句︰「我到外面稍微走走。」便離開了熱烘烘的宴會廳。

***************

  在宴會廳的外面有一座大花園,今天是晴朗的夜晚,有幾千億顆星星靜靜地躺在天空。五顏六色的彩旗拉起了花園的圍牆,空中繩子上掛著五彩繽紛的彩燈,一閃一閃,好像是綴滿珍珠的彩帶。
  花園裡穿著騎士服的男人—伊維斯獨自一人坐在長椅上喝著紅酒。
  「呼……」他把酒杯放在長椅上,疲倦地閉上眼睛,姆指和食指掐了掐眉心。
  最近的騎士團工作量突然大增,害他這位副指揮官不得不遊走在不同的小隊裡幫忙。加上臨近聖誕節,他又要參與籌備活動,已經有半個月沒有好好睡覺了。要不是還要出席這個宴會,他早就想回家好好睡一頓。
  說起來,這幾年加入騎士團的新隊員質素怎麼愈來愈差,遇到小小的事情就喊救命,一副慌慌張張的樣子,這副樣子怎麼能成大業啊?其他隊伍的隊員就算了,竟然連奧利弗裡面的隊員也是這樣,真是的!奧利弗這傢伙就是太溫柔了,才會讓隊員什麼事情都依賴他,改天一定要好好訓示他一番。
  (……啊,對了……)

  『要是下次再不合格,我就當作沒你這個孫子,你這個沒用的傢伙!』

  腦海一閃而過的是那張快哭出來的臉。
  最近好像也罵過安利格斯,那傢伙測驗又不合格,唉!真是沒用的傢伙!明明是他布魯斯家的孫子,為什麼成績就是上不去的?布魯斯家的面子都要被丟光了!

  『伊維斯,有些話講得太難聽會一發不可收拾喔。』
  加德莉婭前幾天的話迴盪在腦海中。

  「唔……」
  好像自從那天起,安利格斯都沒有再和自己說過話,不知道是他在搞什麼,一眨眼就不見了身影,似乎是在忙什麼。
  是不是真的…罵得過火……了?
  前提是,那傢伙怎麼一整天都哭哭啼啼的?這性格到底是像誰啊?
  「爺、爺爺!」
  說曹操,曹操到,身後傳來了熟悉的聲音,那個人正是自家孫子—安利格斯,他看起來十分緊張的樣子。
  「太好了,你還未走,爺爺。」安利格斯看起來十分驚喜的樣子。
  剛剛在會場走了一圈都沒有見到爺爺的身影,還以為他已經走了,打算碰一碰運氣而走到花園找,結果真的找到了,看來運氣還不錯!
  「吓?干嘛?」
  「咿!」
  伊維斯並不知道,他雖然只是用普通的口吻問問題,可是在安利格斯眼裡,面前的爺爺渾身散發著彷彿肉眼可見的黑煙,眼神尖銳得就像是隨時可以把自己碎屍萬段,就算不說,也可以無形的感覺出,對方是隨時會對自己再發火的狀態。
  前言徹回!
  完‧全‧不好!!
  運氣果然是很差!!!
  安利格斯的腦海已經出現了逃跑這個選項。
  「有話快說,別在那邊磨磨蹭蹭。」伊維斯不耐煩地說。
  唔…現在逃跑的話感覺會更糟糕……
  這樣想著的安利格斯硬著頭皮繼續說︰「這個、我有東西想給爺爺……」
  聞言,伊維斯揚起了一邊眉頭,「給我?」
  安利格斯從背包裡拿出一個小盒子遞給伊維斯。
  「這是什麼?」
  「柏餅(註2)!」
  「吓?」
  「因為婆婆說爺爺你喜歡吃柏餅,所以……」
  「加德莉婭?」

註2︰柏餅(かしわもち),是和菓子的一種,流行於日本關東地區,外型像中國的茶果,餡的種類有紅豆粒餡、豆沙、味噌餡等。柏餅是日本端午節的食品。據說是德川幕府九代將軍德川家重時開始出現,自江戶時代流傳至今。

***************

  「柏餅…?」安利格斯疑惑地眨了眨眼睛,那好像是人類世界的食物,在某個特定的節日會吃的甜點。
  加德莉婭點頭,閉上眼睛好像是在回憶,說︰「你爺爺雖然嘴上不說,可是每次我一準備這個甜點的時候,都吃得很香的樣子。」
  「欸……」
  在餐桌上面對媽媽做的料理都不發一丁點感想的爺爺,在這個甜點面前居然會…吃得很香……?安利格斯實在難以想像,不,是無法想像!
  「可是,柏餅好像只有特定時間才有,現在要找的話,好像……」
  加德莉婭「呼呼」的笑了起來,她伸出了食指,說︰「找不到的話,那就自己做吧。」
  「……吓?」

***************

  「所以,你就自己做嗎?」伊維斯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眼睛緊緊地盯著膝上的竹盒。
  「是的……」
  儘管怎麼想都覺得這主意有點…蠢?
  不過這是加德莉婭婆婆的主意,應該不會有錯……吧?
  「……坐下吧。」
  「…欸?」
  剛剛是幻聽嗎?
  伊維斯指一指旁邊的空位,「我說,坐下。」
  「不、這個、呃……」安利格斯本能地想要拒絕。
  「不要再讓我說第三遍。」可伊維斯的口吻聽來,根本沒有拒絕這選擇。
  「……是。」安利格斯乖乖地在爺爺旁邊坐下,戰戰兢兢的。
  然而坐下之後,伊維斯並沒有說話,只是低頭喝著紅酒,而安利格斯也不敢說話。可坐了一會兒又覺得有點無聊,他便開始東張西望。平常騎士團是不能像今天一樣隨便進出,大概的結構也只是聽父親說的,對於像他這樣的外人,就算是花園都覺得很有新鮮感。
  看著頭頂上那騎士團的旗幟,腦裡突然閃過了剛才舞台上爺爺的身影。

  『那個就是安利格斯的爺爺嗎?』
  『好帥氣喔!好有將軍的氣勢!』
  『可是孫子完全不是那回事啊。』

  從小時候他就一直嚮往著,嚮往著在人群面前的父親,以及爺爺。
  大家都說他們都是騎士團裡了不起的人,為青鳥鎮貢獻不少。
  自己常常都在看著他們的背影,一直憧憬著,努力著,希望有天可以追上他們。
  可是實際上做下來才發現……這實在比測驗考試合格都要難的事呢。
  就憑自己這點實力,真的能做到嗎?

  「……喂。」伊維斯突然開口。
  安利格斯連忙回過神來,「啊、是!有什麼事?」
  「今天你好像是跟朋友一起來的。」
  「是的。」
  伊維斯又沉默了一會兒。
  「在學校裡,還開心嗎?」
  「……什麼?」
  「別每次都讓我說兩次。」
  「啊…」安利格斯有點呆滯地點頭,「嗯,還好。」
  「是嗎?」
  「……為什麼突然問這個…?」
  「爺爺關心孫子要有理由的嗎?」
  「啊、不、不是……」
  只是平常他都不太過問自己的私事,一時之間有點…不習慣……
  伊維斯又開口說︰「有血緣關係的人,就算言語上說關係斷了,也沒有那麼容易斷的。」
  「嗯…?」
  「只要你肯努力的話,就算步伐慢一點也好,早晚都會成功的。因為你是,我們布魯特家族的孫子。」那是安利格斯第一次聽見,不是冷漠,不是生氣,而是十分平穩,令人安心的聲音。
  兩人之間只餘下風吹過的聲音來填滿,騎士團旗幟在風的吹拂下擺動。
  「……爺爺,你……」
  面對孫子的眼神,伊維斯忍不住別過了臉。
  「像你這種沒用的傢伙,掉到外面去,最後丟臉的人還是我。家醜不可外傳,倒不如我辛苦點。」
  像是在掩飾著什麼一樣,伊維斯大聲地「哼」了一聲,這讓安利格斯禁不住笑了。
  應該只是在逞強吧?
  婆婆好像說過爺爺是個不坦率的人,現在看來,似乎真的是這樣。
  此時,一點輕柔的白色攝入眼內,仰頭一看,一點一點的白點如柳絮,如棉花,如鵝毛從不知何時變得深邃的天空紛紛落下。
  「啊!下雪了!」
  安利格斯入迷地看著眼前的雪景,那是真正的雪景。漫天飛舞的雪花,溫婉而寧靜,落在草地上,落在山峰上。整個世界都是銀白色的,閃閃發光。
  「喂。」
  伊維斯已經把盒子打開,裡面藏於六個用小葉子包著的小團子,不過仔細一看,手功非常粗糙,每個柏餅都大小不一的。
  「你也吃吧。」
  安利格斯愣了一下,「欸?可是這是給爺爺的……」
  「一個人吃很無聊。」
  「……那,我不客氣了。」
  安利格斯也拿了一個,伊維斯已經開吃了。
  「……太甜了。」他說。
  「因為是豆沙嘛。」孫子回應。
  「…豆沙太甜了。」
  「是嗎?」
  「嗯。」
  「可是婆婆明明說你喜歡吃甜的?」
  「她、她記錯了。」
  「為什麼突然結巴啊……」
  「囉嗦。」
  「哈哈……」
  就這樣,兩爺孫在一片雪景之中你一句我一句的聊天。
  在這一個時間,平常如冰一般冷酷的爺爺,好像變得…平易近人了許多。

  『你爺爺其實是很溫柔的人喔。』

  今天,安利格斯似乎有點理解爸爸的話。

  「啊,對了,爺爺!」
  「嗯?」
  「聖誕快樂!」
  「……哦。」
  伊維斯沉默了一會兒。
  「……聖誕快樂。」

  今天的青鳥鎮被一片雪白所籠罩著。
  可是,重要的人在身邊的話,一點兒都不覺得寒冷。

THE END
2020年12月24日

***************

善影悄悄話︰

  沒什麼特別內容,就純粹想寫一下青鳥鎮的聖誕節和兩爺孫的小互動,希望大家喜歡啦。
  還有,老套的說一句,祝大家聖誕快樂~!

***************

小團子,您好!我是善影,感謝你看到這裡,有空的話也可以Follow看看善影的其它網站喔!❤

❤Follow me on❤

❤Twitter: 留善影
❥紀錄日常生活

❥隨心寫

❤想了解關於我嗎?

一點點也好,希望善影可以您的心中留下倩影。
32 巴幣: 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