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女今天也在養孩子 6. 魔女的喜歡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 2020-12-23 19:43:27

連載中魔女今天也在養孩子
資料夾簡介
魔女撿到龍族男孩,勤懇養孩子日常

  「王國直線委託」代表了什麼?代表這項任務並沒有表面上的輕鬆,甚至希望魔女能秘密出手解決,否則怎麼會用這種迂迴的手段去剷除魘呢?
 
  粉飾太平也是避免紛爭的一種消極手段。
 
  難怪報酬這麼高級。卡洛揉了一把白洛的頭髮,有些無趣的想到。
 
  「我知道了,會好好準備的。」邊說著,卡洛手中出現了一眉殘月的吊墜,與自己脖子上帶的掛墜樣式一模一樣。
 
  魔女的指甲輕輕割開自己一部份的影子,塞了進去,掛墜上的殘月吊飾染上了一絲絲如夜的幽黑,緊接著又恢復了如月的白。卡洛小心的將吊墜帶在白洛身上,後面的繩子在打了一個死結,順便用魔法加固了一下繩子的堅韌度,這才收手。
 
  凝聚一點點的魔力注入了吊墜內,白洛的身上發出了黑色的光芒,緊接著非人的特徵緩慢模糊,像融入了空氣中,萊茲克已經從手掌底下爬出來,好心的拿出一面鏡子,擺放在白洛面前,幼龍驚奇的看著鏡面中的自己,原本佈滿右半張臉的鱗片也。
 
  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斷角,凹凸不平的面以及些微粗糙的觸覺還在,但在鏡面中就像隔空來回撫摸著什麼。尾巴晃了晃,也有實感,白洛用尾巴勾住魔女的手臂,他能感受到魔女皮膚帶來的溫度,肉眼卻什麼都看不見。
 
  儘管白洛臉上沒有太大的表情變化,但那雙眼睛中閃爍的光芒仍然被卡洛捕捉到了。
 
  於是魔女非常愉快的又親了白洛的臉一口。
 
  「這只是簡單的障眼法,所以還是要小心不要讓人碰到你尾巴跟角唷。」卡洛輕輕搔了搔白洛尾巴的末端,惹的白洛的尾巴瞬間抽了出來,甩了又甩。
 
  一副驚嚇到的模樣,連身體都抖了一下。
 
  害的卡洛忍不住湊過去親了親他的臉。
 
  「不是,卡洛,當初你對待我和對待茵茵的時候也沒有這麼親暱啊!」
 
  不怪萊茲克抗議,相處不到一天,這都親了多少次了?想當初自己和茵茵也沒有受到這等寵幸啊。
 
  萊茲克笑都淡了一點點,有一瞬間的難受。
 
  這讓敏感的白洛有些不知所措。
 
  但卡洛笑了笑,沒有說什麼。指尖輕輕碰觸自己頸間的殘月掛飾,原本墨般黑的髮尾像浸染了純白色的顏料,漸漸暈開,染成一頭漂亮的白髮,血色的帶上了淡淡的黃,像是夕陽餘暉的溫暖,卻又感受到了那麼一絲冷漠。
 
  「準備好了,那麼我們出發吧?」
 
  萊茲克點了點頭,魔力聚集在腳下,魔力在鼓動,魔力在喧囂,萊茲克晃了晃自己的手指,想是指揮家,操弄著魔力,風聚集,包圍著三人,呼哮著只有魔女聽得懂的語言,緊接著三人的身影消失。
 
  風消散。
 
  魔女的木屋內空無一人。
 
◆◆◆
 
  「嘔。」
 
  卡洛拍著白洛的背,此時的幼龍像是被風雨摧殘過後的小花一樣,脆弱的不堪一擊,趴在魔女的肩膀上,無力的抓著魔女的衣領,面色慘白。
 
  「龍也稱得上魔法生物,居然還暈傳送……」萊茲克喃喃自語著,臉上還帶著不可置信的表情。
 
  「別這樣說嘛。」
 
  街上的小販並不少,即便有著魘的威脅,這座城鎮的人們仍然需要生活,小販販賣著稀奇古怪的道具,各式各樣的小吃。以二級城鎮來說,這裡的人流及維安都維持得不錯,還稱得上繁榮。
 
  人族的城鎮除了王都外簡單化分成三個等級,最高為五級,最低為一級,分別由貴族以級冒險者公會互相協助管理。
 
  不算太過破爛,但也不到精緻,可能有用,又可能沒用的裝備、不知道有沒有過期,良心事業的藥劑、有些雞肋又讓人心動的飾品、飄著香氣,外觀卻不怎麼好的小吃、可愛的外表,不可愛的價格的甜點、有街頭藝人的表演也有吟遊詩人唱著歌曲,帶著不合時宜的悠閒。
 
  即便是不喜歡人類的白洛也被這些吸引了目光,撐起不舒服的身體,左右張望。
 
  「魘」的存在,並沒有影響到城鎮的運作,這讓卡洛微微有些吃驚。
 
  「以二級城鎮來說算不錯吧,沒意外的話很快就會升到三級了。」萊茲克一邊吃著不知道什麼時候買來的烤肉,一邊隨手扔了幾個銅板給一旁的吟遊詩人,對方回以笑容,唱的歌曲越發輕快。
 
  「接下委託有一部份也是因為我喜歡這座城鎮。」
 
  看著盯著自己手中烤肉的白洛,萊茲克想了想,還是遞了一串給他。畢竟他目前的「飼主」是卡洛,而卡洛則是影之魔女。
 
  有些恍神,萊茲克想起來那句話──「影之魔女,黑夜之主」。已經遺忘是在哪裡聽到的,只記得因為這句話,卡洛好一大段時間不理會自己。
 
  怎麼會突然想到這個?大概是太久沒跟卡洛一起出門了。
 
  「我們約兩點在公會門口集合,距離級和時間還有一個小時左右,有想要看的東西嗎?」
 
  「買衣服或者布吧?」卡洛隨手買了幾串白洛一直盯著的小吃,香甜的氣味飄散在周圍,帶著一股子的甜膩。糖葫蘆淋上紅色的糖,晶瑩剔透的,像寶石一樣美麗。
 
  白洛依舊穿著卡洛的衣服,鬆鬆垮垮的袖子將他整隻手遮住,他以握拳的方式拿著糖葫蘆,在卡洛面前比了比。
 
  「怎麼了嗎?」
 
  「很像,一樣好看。」說完白洛趴回卡洛的肩膀,咬著糖葫蘆不說話,手緊緊抓著卡洛的衣服。
 
  卡洛笑的很開心,愉快的抱緊了懷中害羞的男孩,看不見男孩的表情有點可惜,魔女可惜的想著。
 
  而萊茲克翻了一個白眼,也買了一串糖葫蘆,洩憤似的一口一顆咬的咯滋作響。
 
  嘖,有夠酸。
 
  一點都不甜。
 
  不過很快的,他就沒時間想這些了--女性自古以來就扮演著採集的角色,不論是什麼種族。
 
  就連魔女也不能倖免。
 
  萊茲克提著一袋又一袋的戰利品,有些害怕。這才半個鐘頭不到,這條街勝智只有逛完不到三分之一,但手中的東西卻多的讓他超出他一個月……不不,至少超過三個月的購物量了。
 
  手中的袋子還能掛在手臂兩側,但一箱箱的盒裝物堆疊起來的高度幾乎讓他看不到前方的道路。
 
  就連白洛手上都提了幾袋吃食,甚至小心翼翼地幾乎將整張臉埋進卡洛的衣服裡。
 
  臉上的鐵青絕對不是因為傳送造成的暈眩,而是跟萊茲克一樣的恐懼--對於卡洛購物慾的恐懼。
 
  對於不缺錢的魔女,是怎麼樣購物的呢?
 
  白洛多看了一眼的東西--買!
 
  白洛好像有興趣的東西--買!
 
  白洛可能會喜歡吃的東西--買!
 
  白洛穿上去好像很適合的衣服--買!
 
  白洛未來可能用到的東西--買!
 
  買,就是買。
 
  有錢,就是任性。
 
  「真的,不用、了……!」眼看卡洛眼神發亮的又要進入下一間店鋪,嚇得趕緊小聲開口,他扯了扯對方的領子,語氣有著一點點的慌張。
 
  卡洛停下腳步,歪著頭看了眼萊茲克,再看了白洛。
 
  「不用擔心錢的問題,我很有錢的喔?」
 
  「不不不,我覺得這不是錢的問題--」萊茲克有氣無力的說,「您不覺的白洛已經快被您的購物慾嚇傻了嗎?」
 
  不是太過奢侈的購物方式讓白洛承受不起。
 
  而是這媽媽式的購物方法根本想把白洛當變裝娃娃吧?
 
  看著臉上還帶著不滿足的卡洛,萊茲克乾巴巴的找了個理由,「另外,我們也差不多該去集合了。」
 
  「這麼說也是,真是可惜。」卡洛笑了笑,將手中的提袋放在地面上,這次白洛順勢離開卡洛的懷抱,貼著魔女的腿部,抱著自己的尾巴。
 
  幼龍在地面踩了踩,即使繃著表情,也能看得出他現在有些興奮。卡洛輕聲笑著,改牽住白洛的小手。
 
  手指揮了揮,影子從地面伸出小手手,像作賊似的把提袋拉進去卡洛的影子內,動作迅速而準確。確定完沒有遺漏後,卡洛轉身幫忙萊茲克把戰利品放在地面上,再次讓自己的影子伸出小手,將這座小山吞噬。
 
  這是卡洛的空間魔法,她的影子內自有一個由她魔力構成的亞空間。
 
  影子的出現雖然突兀,卻沒有人向前,不論是傳送抑或是空間魔法都屬於高級魔法,一般的冒險者不會冒著危險去冒犯實力不明的魔法師。
 
  看著萊茲克疲勞的樣子,卡洛踮起腳,露出笑容,揉了一把對方的頭髮。
 
  「阿克,辛苦你啦。」
 
  「其實、也還好啦……還蠻開心的。」萊茲克搔著頭,有些羞澀。男性的魔女低下頭,略長的白髮遮住了他的表情,只有他知道他的嘴角已經忍不住往上翹,維持一個傻氣的弧度。
 
  萊茲克的褲腳被扯了扯,他低頭一看,一名穿著勉強撐得上乾淨的裙裝女孩提著一籃花籃,露出燦爛的笑容。
 
  「大哥哥,買花給這位姊姊吧,您看起來很喜歡她。」小女孩頓了頓,舉起手中包裝的漂亮的花束,純白的瑪格烈菊單瓣花片圍著花心形成一個圓,以兩朵為一個單位包裝,上面繫了一個小小的粉色蝴蝶結,看上去既可愛又討喜,「只要三枚銅板。」
 
  「噗,大哥哥很窮,給我一束吧。」不待萊茲克反映,心情很好的魔女扔下了五枚銅板給女孩,取走了她手上的小花束。
 
  女孩笑著道謝,咚咚咚的跑走。
 
  花朵的香味並不怎麼明顯,需要湊近才能聞到淡淡的香味,純白的花瓣上沾著水珠,就像水晶一樣閃爍著。魔女將包裝拆開,兩朵花分別別在白洛以及萊茲克的頭髮旁邊。
 
  然後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白洛好奇的戳了戳頭上的花瓣,而萊茲克則是莫名的耳尖微紅,一臉無可奈何。
 
  「你還是一樣惡趣味。」
 
  「才沒有呢,這只是來自女士的饋贈喔。」
 
  萊茲克笑了笑,微微彎著腰,手心朝上,手臂成九十度往前方伸,像是貴族紳士在引領女士。
 
  「那麼請女士跟著我來。」向前跨了幾步,到前面帶領人前往集合地。
 
  白洛看著在前面引領的萊茲克,突然覺得胸口有點不舒服,像憋了一口氣。舌頭並不太靈活,他其實不太想說話,也不習慣開口。
 
  想了想,還是趁沒人注意,帶著一點力道拉了下卡洛的手,卡洛帶著微微的困惑看向只到自己半腰處的男孩,臉上泛著微微的紅,蜂蜜般甜美的眼睛裡只有魔女的身影,這無疑大大取悅了魔女。
 
  魔女蹲下身,想要親一下可愛的小龍崽,但在此之前,白洛先湊向魔女,捧著卡洛的臉,在魔女的臉頰上輕輕落下一個吻。
 
  很安靜的一個吻,也很普通,但影子從魔女腳邊浮了起來,冒出一顆顆黑色的愛心泡泡,魔女嘴角往上揚了幾度,露出比平常弧度還要上揚的笑容。
 
  要是沒有這些冒出來的泡泡就更好了,魔女努力平復自己的情緒,好不容易才讓自己的影子冒著詭異的愛心。
 
  「謝、謝!」白洛覺得自己的語氣乾巴巴的,臉上莫名的有些燙,煩躁甩了甩尾巴,「禮物,很、喜歡。」
 
  「那我呢?」
 
  像是盯上了獵物,魔女的眼中同樣只有白洛的影子。夕陽灑落的眸色漸漸深沉,像是摻入了黑夜,帶著一點點安靜的瘋狂。
 
  嘴角勾著,卡洛摩娑著臉龐被親吻的地方,影子沒有鑽出,在地面上不住的晃動,所幸晃動幅度並不到,沒人注意。
 
  「也、喜歡……?」
 
  盯著白洛好一會兒,魔女用力的揉住對方的臉頰,看著他眼中的困惑,忍不住笑了下。
 
  「總覺得不太滿意……不過就先這樣吧。」
 
  不過──
 
  哎呀,跟萊茲克走散了呢。




修羅場!(並沒有
時間線魔女跟小龍才相處兩天不到,沒有感情很正常啦(菸
卡洛對小龍的感情會跟他成為魔女的原因有關,這個後面的故事會寫到

然後阿克很帥喔(喊
老實說我覺得跟卡洛蠻配的阿哈哈哈
接著捏了一個長耳朵的阿克
可愛死了那個耳朵

對了瑪格烈菊就是玩戀愛占卜的花朵名稱
「喜歡、不喜歡、喜歡、不喜歡」的那個占卜
花語是暗戀XD


附上失敗的塗鴉

關於腳色怎麼捏的,歡迎參考紙娃娃網站:https://picrew.me/

176 巴幣: 22

創作回應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魔女是白富美!!!!!!!!
2020-12-23 19:46:45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好的我自己找到一堆BUG,明天再修了
2020-12-23 20:28:46
琉魚
魔女要把小龍寵壞啦
2020-12-23 20:24:55
今天也在偷懶的黑薩
寵!就寵!
可惜小龍的嬌羞度不夠嗚嗚嗚
2020-12-23 20:29:2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