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矢破天境》 章回合輯 第七十六章~第七十九章

輕言/青炎 | 2020-12-23 18:29:28

完結第一卷:名震東域
資料夾簡介
矢破天境,實力至上,弱肉強食 名為韓矢的少年,超越自我的極限 踏上未知的領土,突破自我的逆境

  

  第七十六章:龍氏族天技

  那是來自夭夜贈予的龍氏族卷軸。

  韓矢抓下半空中其中一卷天技卷軸,拉開軸頁的瞬間黑光肆意的流竄,刻印在卷軸的天能被釋放出來,韓矢揚起的卷軸爆發出龍形的黑霧,旋即衝入韓矢的胸膛,滲入韓矢的體內。

  這是韓矢,甚是天箭都不曾習得的天技。

  「──龍氏族天技,龍力再生!」

  高喊出天技之名,韓矢本該殘破不堪的雙臂佈上白金色的天能之力,源自於天氏族的天能徹底激發出來,韓矢藉由龍氏族的天技,正以肉眼可見的飛快速度治癒著傷口,皮開肉綻的肌膚恢復血色,炸開的白金色光芒宛如烈日,密布在韓矢每寸肌膚。

  蛇霽見到此景,不僅不慌不忙,更是湧上喜悅。

  不出蛇霽心理所料,此名少年的身分非比尋常,否則怎麼擁有龍氏族的天技,那可是遠古三大氏族之一的龍氏族,豈是其他弱小氏族可以比擬的!

  決定不給韓矢任何的反擊機會,蛇霽飛也似衝出,刀鋒揮向韓矢,劇毒的劍氣飛射而出。

  然而韓矢自是不能輕易倒下,即便清楚敵我的實力差距,韓矢依然架開月牙重弓,硬生生扛住了蛇霽的毒刃──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蛇霽鋒利的刀鋒向下一沉,在月牙弓的弓身留下不小的裂痕。而韓矢則趁這個機會,二步併作兩步,迅速後撤數呎。望著手中被破壞差不多的月牙弓,韓矢並不感到心疼,本就是前世天箭的產物,假使今日一戰能成就此生,壞把武器是再便宜不過。

  韓矢直盯著眼前的蛇霽,嘴角浮露出與之相同的好戰狂笑。這次韓矢決定將底牌全數盡出,指尖撫上月牙弓的弓身,韓矢催促著月牙弓的真正力量。

  當年炎城戰役之中,韓矢曾使用的力量。

  隨著指尖劃過月牙弓,弓身炸開白金色的絢爛光芒,霎時掩蓋了整片樹林,隨著月牙弓的覺醒,韓矢體內爆發出的天能,以著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升。

  三十五階天能。

  四十階天能。

  四十五階天能。

  四十八階天能。

  正如兩年前的情況,韓矢使用這股力量,身體自是會得到反噬,月牙弓雖能暫時倍化使用者的天能,但代價卻是必須承受著常人難以想像的疼痛。

  韓矢咬緊著牙根,整個身體猶如撕裂般發出哀號,為使意識不被疼痛淹沒,一拳一拳沉沉砸在膝蓋,迫使著天能的提升,整個人壟罩在自身潛藏的白金色天能中。
  
  五十階天能。

  最終韓矢抵達成為爵階天能的最後門檻。

  正視著面前的蛇霽,韓矢非常清楚,五十階天能與爵階天能是天與地的差別,若想擊敗蛇霽,韓矢就必須衝破這道門檻,但這過程肯定會是前所未有的艱辛。

  但,這又如何?

  韓矢呼出口氣,闔上雙眼,不要命般再度提升天能,疼痛支配了韓矢的全身,狼狽地跪倒在地,超過負荷的天能之力,形成氣旋包覆在韓矢的身體各處,宛如燒灼韓矢的白金色焰火。

  察覺韓矢的不對勁,蛇霽高舉手中的毒刃,狠狠刺向二人間的地面,劇毒的蛇性毒霧腐蝕著大地,緊接著,地面炸開裂痕,一路裂至韓矢的腳邊。

  隨著裂痕襲向韓矢,大地隨之崩落,數頭毒霧化作的巨大蟒蛇衝破束縛,大口撲向韓矢,而韓矢則是在這瞬間,雙瞳再度睜開,踏過五十階天能的最終門檻。

  剎那間,彷彿時間靜止,大蛇淹沒了韓矢身影。


  ※

  第七十七章:戰!蛇霽

  ──碰!──咻!

  巨大的蛇影吞噬掉大地,蛇霽拔出刀鋒揮向毒霧中的少年。

  然而這刀卻撲了個空,韓矢在突破爵階天能的瞬間,將雷氏族天技,雷步釋放而出,一瞬躍上高空,單臂抓住林間的枝幹,翻身站上蛇霽上頭的樹梢。

  架弓,拉弦,擊發。

  天氏族天技,破雷矢!
  
  韓矢催動著體內的金屬天能,白金色的天能如泉湧出,混雜著體外雷能的黑魔雷,脫弓飛馳的雷矢炸開絢爛的雷星子,閃爍著漆黑的白金色雷矢如雨落下。

  蛇霽見此,趕緊提起毒刃砍落雷矢,而韓矢則趁勢衝至蛇霽的面前,爆發天能,施展雷步,揮開雷拳重擊在蛇霽的腹部,強勁的雷拳擊發滿佈雷霆的拳風,貫穿蛇霽的身體,迎上韓矢這拳,蛇霽不甘示弱,掄起拳頭反擊。

  ──磅!

  兩股拳風炸出巨響。

  二人霎時飛出,紛紛砸進樹林。

  短暫一瞬的交手,韓矢幾乎是展現出足以匹敵九級爵階強者的實力,彷彿先前三十四階天能的模樣,只是韓矢裝做出來的假象。蛇霽冷笑著,緩緩自樹叢站起,這回果真是押對寶,蛇霽絕非好戰之人,但卻渴求著與強者的對決,這名臉戴面具的黑髮少年,夠格!

  「我以蛇人禁衛軍,第七統領之名,在此向你發出挑戰!小子,報上名來!」

  「黑鳶。」

  「化名?」

  「‧‧‧‧‧‧或許。」

  「哼,話不多是吧,也行,至少在你死前,牢牢記住本統領的模樣!」

  蛇霽話落衝出,拉開拳頭揮出,毒霧釋放,蟒蛇巨口襲向韓矢。就在即將咬向韓矢前刻,雷霆湧動,韓矢雙掌併攏,轟聲迸發雷星,湧出的漆黑雷霆披上雙肩,雷氏族的爵階天能天技,韓矢施展地豪不費吹灰之力。此時此刻,韓矢的實力正抵達三級爵階的範疇,藉由月牙弓的力量,韓矢體內蘊涵的天能得到飛越般提升。

  然而這股力量只是暫時,韓矢若沒在半時辰內擊敗蛇霽‧‧‧‧‧‧

  哈。不去思著後果,韓矢爆發雷霆斗篷,漆黑雷霆肆意炸開,形成雷霆巨牆阻隔巨蛇,跨步後撤,架上弓矢,拉滿弓弦──天氏族天技,火蛇矢!

  撥動繃緊的弦,韓矢擊發火矢,白金色焰火迸發,火蛇疾馳飛出,轟轟烈烈炸散毒霧。

  ──轟!

  「慢死了!」

  不料剛擊發箭矢,韓矢的腳邊盤旋起毒霧,毒霧中伸出隻手,蛇霽拎住韓矢的胸襟,振臂將韓矢掄起,重重砸向地面,磅地巨響,韓矢陷入地面的坑洞。

  旋即拔出利刃,蛇霽手起刀落,朝韓矢砍去!

  ──天氏族天技,雷動!
  
  ──鏘!

  毒刃刺進地坑,撲了個空。

  韓矢的舉動出乎蛇霽意料,施展出的天技簡直超乎常人,霎時化作殘影消逝,雷霆湧動的步伐轟出雷鳴,爆掠至蛇霽的後背,韓矢抽出箭桶的弓矢,狠狠刺進蛇霽的背部。
  
  「該死的畜生!」

  「畜生是你。」

  ──黑魔雷體!

  韓矢釋放出胸前黑魔雷印的雷霆,如鐵鍊般的漆黑雷霆化作煉甲,纏懸著韓矢的半身,沿著刺進蛇霽背部的箭矢,炸開的雷流燒上蛇霽的後背。

  刺鼻的焦味撲鼻而來,在蛇霽的怒吼下,惡毒毒霧壟罩,毒液四濺半空,韓矢反應不及,迎面被毒氣滲入體內,猛烈的毒性侵入體內,韓矢的神色瞬時蒼白死灰。

  但這時倒下,先前的努力就前功盡棄!

  韓矢絕不能倒下,吐出毒血,咬緊牙根,狠踹蛇霽,身姿爆退至崖邊。韓矢馬不停蹄凝聚起體內的天能,白金色的天氏族天能,隨即纏旋在身上,大氣登時撼動著,韓矢一邊掌控著爵階天能,一邊釋放出黑魔雷的天能,兩股天能在他體內流竄,白金與漆黑的天能發出咆嘯。
  
  這塊大陸任意強者都曉得,天能就如同一頭難以駕馭的野獸,縱使能共存在同一人體內,卻也並非能夠相融,韓矢此舉正是準備將體內兩股天能相融。
  
  ──碰!碰!碰!碰!
 
  天能交融時刻,層層能量波炸開,強悍的天能震撼著韓矢每寸經脈,稍早對陣雷震時的奇想,韓矢現今擁有最強的力量,以融合兩股天能為賭注的危險力量。

  ──!!


  ※

  第七十八章:古氏族天技

  ──轟隆!

  ──轟隆!

  ──轟隆!

  在宛若烈火燒灼的經脈劇痛下,韓矢駕馭著雷霆斗篷,成功將兩股天能相互融合,爆發的漆黑雷霆包覆全身,飛身爆步掠至高空,拉滿弓弦,炸開斑爛的雷星子。

  雷矢如雨落下,蛇霽閃避不及被正面擊中。轟!在這瞬間,韓矢迸發天能幻化外衣,包覆起每處的肌膚,白金色為基底的雷霆鍊甲,纏旋著蒼黑色的黑魔雷。

  霎時間,狼嘯聲如雷貫耳。黑魔雷猶如具意識般,朝著蛇霽嘶吼著,屹立於空,韓矢縱身掃腿,雷霆如刃掃下,狠狠踹在蛇霽的胸膛,韓矢的身影煞時化作殘像,速度之快,讓欲勢反擊的蛇霽撲了個空。

  韓矢靈活掌控著融合兩股天能的力量,如今的實力已然提升至與蛇霽同等的境界。

  雙方交手的瞬間,能量波揚起數丈塵土。

  九級爵階天能的交鋒,早已超出常人打鬥的範疇。

  在同等級的強者對決中,實力已經不是重點,比得是各自的底蘊,對自身天技的掌控程度,而在這點,蛇霽作為妖獸自是不具備天技的優勢。

  這仗,韓矢是勝券在握。

  ──天氏族天技,破雷矢!
  
  撥動拉滿的弓弦,鋒利的弓矢脫離束縛,駕馭著三千雷霆疾馳。

  磅!磅!磅!磅!磅!磅!磅!磅!

  即將貫穿蛇霽的雷矢,出乎意料之外,在蛇霽的周圍炸開了花。
  
  韓矢失手?非也。

  在雷矢落下前刻,蛇霽似乎做了什麼。

  韓矢沒看錯。

  那是──

  「古氏族天技,黃泉獅虎!」

  蛇霽雙拳相碰,砸向大地,地面崩裂,金色的巨大獅虎自腳邊衝出,虎口大張便將雷矢吞噬殆盡,擊碎韓矢的攻擊豪不費吹灰之力。

  「天技!怎麼可能!?」

  韓矢不敢置信,蛇霽作為妖獸是決計不可能施展天技。

  除非‧‧‧‧‧‧

  蛇霽的真身根本不是妖獸。

  還不及韓矢反應,蛇霽瞬時衝向韓矢,揮開滿佈毒氣的利刃,刀鋒橫掠過韓矢的面頰,滴落的鮮血泛著毒液,韓矢咬牙反擊著,然而這時,蛇霽抓住了韓矢揮出的拳頭。

  「古氏族天技,黃泉掌!」

  蛇霽沉聲轟出拳掌,金色的天能迸發,席捲而來的能量波,在韓矢的胸膛轟出浩大的衝擊。被蛇霽這掌正面擊中,韓矢整個人飛出數呎之外,痛苦地滾落懸崖的邊界。

  「──混帳!」
 
  在跌落之際,韓矢奮力捉緊了懸崖邊的枯枝,削瘦的身體仰仗著枯枝的支撐,狼狽地垂掛在懸崖的峭壁。這時,在韓矢之上,蛇霽漫步到跟前,垂首望著韓矢臨危的身姿,蛇霽臉龐的冷笑令人不寒而慄。

  韓矢面對著蛇霽,咬牙怒視而去,嘶吼問道:
  
  「畜生!說,你怎麼會使用古氏族的天技!?」

  「哼,看來你似乎與古氏族有過淵源。」

  「不甘你的事!」

  「哈,無妨無妨,告訴你吧,本統領真正的名字是古蛇霽!是古氏族的人類與妖獸相愛後的產物!」


  ※

  第七十九章:靈生癒體丹


  古氏族的人,韓矢曾見過他們。

  蛇霽施展的天技,無疑是當年炎城戰役,古氏族的故人,古幽泉所使用的天技。

  但,又如何?

  無論蛇霽是從何而來,身分為何,今時今日是敵人,這是不變的事實。
 
  儘管奮力搏鬥的結果,終究是敵不過與蛇霽的實力差距,韓矢是不會向敵人求饒。不願落於蛇霽的下風,韓矢瞪視著蛇霽,一口飛沫嫌惡吐出。

  「雜種。」
  
  「你敢!你這下等生物!」

  明白韓矢的意圖,蛇霽不屑地嘖聲,瞧著垂掛在峭壁的韓矢,蛇霽的怒吼宛若死亡的低鳴,劇毒的毒霧剎時壟罩崖壁,腐蝕著韓使緊握的枯枝。

  毒液滴落,燒灼著臂膀,韓矢深知大勢已去。

  緩緩乎出口氣,韓矢拿定了主意,漠然地冷笑著,舉出鋒利的箭矢,便是刺進蛇霽的腳踝,旋即縱身躍入萬丈的山崖。與其死在蛇霽的手裡,不如墜落山崖還死得痛快!

  「──該死的小子!」

  墜谷之際,蛇霽的怒吼聲響徹山谷,望著蛇霽揮舞毒刃破開雲霧,韓矢以著飛快的速度下墜,被深不見底的深淵吞噬。

  仰首漠然笑著,韓矢的面頰蒼白許多,體內的天能逐漸飛散。

  飄散半空的天能化作光點,強迫提升力量的後果,徹底奪去了韓矢的最後力氣。
  
  隨之而來,反彈的痛楚剝奪了韓矢的意識,失重摔落靈藥山脈的深谷。在巨大的撞擊中,震碎了韓矢的每寸筋骨。

  韓矢猶如失去生命的屍體,皮開肉綻,血流成河,最終倒在碎石地的血泊當中。

  ‧‧‧‧‧

  ‧‧‧‧‧‧‧‧‧‧

  ‧‧‧‧‧‧‧‧‧‧‧‧‧‧‧噹。

  韓矢胸前的乾坤靈晶石墜鍊,倏然飛出一枚飽含天能的丹丸,藥氣瞬時凝聚在山谷的碎石地,踏上戰場之前,丹靈交付韓矢的丹藥,充滿靈性的丹丸溶解紛飛,化作潔白的藥氣屏障,壟罩住韓矢的軀體,緩慢地,修復著韓矢深可見骨的傷口。

  靈藥山脈的自然天能,宛若呼應丹藥的力量,隨著包覆韓矢的藥氣凝聚成球,不斷地將天能灌輸其中,肉眼可見的金色能量,飄散在大氣之中,持續注入藥氣屏障中的韓矢體內。

  滴答。

  這時候,在靈藥山脈遙遠另處,丹靈正領著丹氏子弟前進,靈魂深處噹地隨之濺起漣漪。

  丹靈察覺到這股令人不安的感覺,那雙碧藍的美眸流露出焦躁與不安。

  這股反彈的靈魂波動,正是來自丹靈煉製給予韓矢的丹藥。

  在煉製其丹過程,丹靈曾在丹藥刻印下靈魂力,好以讓丹靈得知韓矢的狀況。如今這枚丹藥碎裂,又或韓矢將其服用,才會令丹靈有如此感應。

  丹靈希望是後者,至少能確保韓矢是無性命之憂。

  但‧‧‧‧‧‧若是前者,恐怕是遭遇到生命關頭。

  此丹為四品丹藥的上品丹藥,靈生癒體丹,是種集聚各式高級藥材的療傷丹藥,除在持者有主動服用外,更有著護主的功能,會在持有者遭遇生命威脅時,自動碎裂溶解,化作藥氣治療持有者。

  「臭小子,你敢出事,你就死定了。」

  想到韓矢的安危,丹靈不知為何,既是擔心,又是氣憤,氣憤之餘更是靜不下心境,總覺得有什麼危險的事即將發生,但丹靈就是說不上來。

  而作為丹靈的父親,丹氏族最高掌權者,丹元領著丹氏族眾人前進,查覺到丹靈的異樣,隨之停下眾人的腳步。此處為靈藥山脈的西側,再過去就是八歧閣駐紮的根據地,難保不會有埋伏,無論丹靈察覺什麼,都值得丹元再三警戒。

  「怎麼了?靈兒。」
  
  「那蠢‧‧‧‧‧不,丹道閣主那邊可能出事。」

  「怎麼說?」

  「出戰前,我曾在給予韓矢公子的丹藥中,刻印下自身靈魂的印記,如今感應不到這印記的力量,或許是遭遇什麼不測。」

  「這妳無須擔憂,丹道跟著應是不會有事,何況天武宗齊聚眾多強者,儘管八歧閣底蘊多深,也不至於過度操心。」

  「希望如此‧‧‧‧‧」

  聽完丹元這席話,丹靈的內心雖是放心不少,但仍有一絲疙瘩,若是韓矢真遭遇不測,丹靈肯定無法像現今如此冷靜。罷了罷了,那傢伙命大死不了的……揮去盤旋在心頭的不安,丹靈趕緊跟上隊伍的步伐。

  然而,丹靈與丹元殊不知,此時在他們的所在不遠處,藏身於的雲霧山峰中,驟然劃破一抹巨大的蛇影。那抹蛇影猶如夢魘,釋放出的毒霧,甚是掩蓋整座浩大的山峰。

189 巴幣: 6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