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狼狼教』第三章 無極之道 上篇 "粉紅色圍巾"

一杯貓 | 2020-12-23 13:38:51

連載中狼狼教
資料夾簡介
講幹話對我們來說,是可以拯救世界,是可以保護我們所愛之人的。

"粉紅色圍巾"



  深夜裡,一座杳無人煙的村莊廢墟裡頭,到處可見木頭腐朽、牆面剝落的痕跡,幾乎每一處都被藤蔓與青苔所佔據,而一旁的幾座路燈忽明忽暗的閃爍著,看起來就像是個荒廢已久的遺跡。

  而這樣鳥不生蛋的地方,此刻卻有一名不知來歷的九歲小孩在大街上溜搭。

  他已經漫無目的地走了整整一天,飢餓與疲憊讓他走起路來步履蹒跚的,彷彿隨時要倒下。



  「爸爸媽媽到底去哪裡了...」小男孩虛弱地說。

  面對困難的時候,他並不像一般的孩子一樣總是哭哭啼啼的,而是選擇堅強地前進,讓人不由得心生憐憫。

  「咕...」

  「肚子好餓...」

  話音還未落,男孩就被腳下的石子絆倒,一頭栽在了柏油路上,模樣看來十分悽慘。



  頃刻後,男孩拖著瘦弱的身體緩緩爬起,艱難地道:「不行...還沒有找到爸爸媽媽...他們肯定很著急地在找我吧...不能讓他們擔心...」



  「轟隆!」

  然而,就好像是天意弄人一般,在小男孩還沒起身的時候,他身旁的房屋竟因年久的風化腐蝕而讓牆面的裂痕逐漸擴大,那搖搖欲墜的梁柱眼看已經快要超過極限,轉眼間就要崩塌並砸在男孩的身上...!!

  「轟隆隆!!」

  伴隨著一聲巨響,屋毀地裂,大量沙塵顆粒與煙霧爆散而出,在月光的照射下更顯蕭索,為這一個畫面寫下了慘烈的句點。





***





  「好可愛哦~小小一個的...」

  「...?」

  隔日一早,一位紮著俐落高馬尾的神秘女子,正蹲在昏迷的小男孩旁邊癡癡地望著他,還露出了一副春心蕩漾的表情。

  在她說話的同時,她的頭上還伸出了一根細細小小的機械臂,上頭連接著一片袖珍的液晶螢幕,上面寫著「>///<」的綠色數碼字樣。

  此時,小男孩才剛醒過來,很快便注意到了女子頭上的東西,略帶疑惑的問:「大姐姐...你頭上那塊小板子是什麼啊?」

  「耶?板子?啊...其實這是神奇的魔法道具喲!」女子慌張地說。

  「哇!大姐姐是魔法少女嗎?」小男孩的眼睛閃著光芒,貌似很感興趣。

  「對哦!我叫做小月~請多指教!」小月朝著小男孩露出了陽光燦爛的笑容,然後接著問:「對了!小弟弟,你在這裡做什麼呢?」

  小男孩一聽到問題,就像是被打回現實一般,眼裡閃過了一絲悲傷,並怯生生地說:「我...我在找爸爸媽媽...」

  「耶?」

  「昨天晚上我睡覺的時候醒來,就發現整個村子都破破爛爛的...爸爸媽媽也不見了...」

  小男孩的表情非常認真,就像是在努力思考整件事態中一切合理的解釋:「小月知道我的爸爸媽媽去哪裡了嗎...」

  「嗚...不知道耶...」小月的表情很落寞,卻又突然像是想到什麼似的說:「啊!還是小月帶你去找爸爸媽媽好不好?」

  小月再次擺出一個燦爛的笑容,並伸手摸向了小男孩的頭頂。

  在小男孩的視角下,那纖纖玉手彷彿就像是天使的救贖一般。

  「謝...謝謝你!」小男孩堅定地道。

  「不會啦!不過...話說你好乖哦!遇到這種事情居然能那麼冷靜,還獨自走了整整一天,這一路上一定很辛苦吧?」小月一邊蹲著說,一邊溫柔的撫摸著小男孩的臉頰。

  「...」此時,小男孩默不作聲地看著小月,他的臉上卻忽然有好幾顆斗大的淚珠竟就這麼奪眶而出,甚至還有些許流到了小月的手背上。

  「耶?怎麼了...」



  哭點是個很奇妙的東西,人們有時早已習慣獨自去承受著生活中的壓力與委屈,但當遇到有人悄悄地進入了你的世界並擁抱著你的內心的時候,在那個瞬間,你卻會控制不住自己那些壓抑已久的情緒,忽然就變得很纖細、很軟弱。

  也許,無論再堅強,我們的內心深處,仍然是渴望別人那一雙溫暖的臂彎吧。

  當有人可以依靠的時候,誰又何嘗不想軟弱一回呢?



  在一大堆殘磚斷瓦的殘骸旁邊,女子溫柔的注視著默默啜泣的小男孩,久久沒有開口。

  良久之後,小男孩才終於收拾好情緒,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塵土,跟著女子一起離開。



  「對欸,話說你叫什麼名字哦?」

  「我...我叫做陳又空...」

  「哇...是個很棒的名字耶!」

  此時,兩人一邊聊天,一邊手拉著手,一起沐浴著早晨的晨光,雖然漫步在荒蕪的街道上,卻也能感到一陣陣的溫馨。





  他們走了好幾天,一路上或採果實,或打野鹿,度過了一段快樂的時光。

  不過第一天夜晚時,在溫暖的篝火旁,又空卻注意到了小月有哪一點不對勁...



  「小月姐姐,你不餓嗎?」又空一邊啃著他手上的烤鹿肉,一邊疑惑的問。

  他發現小月這一整天下來好像都沒有在他面前吃過東西。

  「耶?這個...其實我剛剛已經先吃過了啦...!」小月緊張兮兮地說。

  「啊!小月姐姐居然自己先偷吃!!」又空大喊。

  「噗...』小月輕輕笑著的同時,她的頭上竟又伸出一條細細的機械臂,連接著一片小小的液晶螢幕,上頭寫著「XDDD」。

  「其實這是因為小月剛剛吃的是大人才可以吃的東西哦!」小月頭上的液晶螢幕迅速收回,再重新伸出,上頭寫著「誤」,就好像是在開玩笑一樣。

  「啊!還好我剛剛有多採一點果實,原本還想分給你的..我看還是算了!」又空佯裝生氣地道。

  「嗚...又空大人好過分哦!」小月的頭上再次顯示了「QAQ」的顏文字字樣,看起來非常俏皮。



  於是,第一天夜晚就在一陣拌嘴之中歡樂地結束,後來他們晚上休息,白天趕路,到了第四天的時候,終於走到另一座山腳下的獨棟小木屋...



  一到木屋的門口,小月便朝氣蓬勃地說著:「又空大人...我們先暫時住在這裡可以嗎?」

  「這...這裡是...?」又空一臉不可置信。

  「這是小月的家喲!在找到爸爸媽媽以前,就先在這裡好好休息吧!」

  「...」此時,又空一臉茫然的看向小月的方向,此時小月在他眼裡彷彿就像是個天使一般,給了他一次次令人難以想像的神聖救贖。

  他再轉頭看向那優美精緻的小木屋時,終於忍不住哽咽地說道:「謝...謝謝小月姐姐!!」

  「耶!好期待又空大人進小月家的反應的說!」小月的頭上插出了「期待」的字樣,就像是他的表情一樣讓人一目瞭然。



  走進木屋後,劈頭灑在又空臉上的便是那緊鄰湖畔的窗景中所湧入的自然光線,採光絕佳的位置替室內注入了飽滿的溫暖光源,而室內中央的壁爐、日式餐桌、豪華雙人床,還有到處佈滿的植栽裝飾更是增添不少溫馨舒適的氣息,給人夢幻般的休憩體驗。

  「哇...」又空看傻了眼,就像是他以前從來沒有見過這般景色一樣。

  「怎麼樣~很棒吧!以後這也是你的家了喲!」

  「又空大人以後就好好在這裡休息,小月在出門工作的時候也會幫你找你的爸爸媽媽,這段時間你就乖乖地待在家裡等小月的好消息,好嗎?」

  「嗯!」又空點頭得很用力。



  小月的聲音給人充滿希望,然而,這一找,卻找了整整七年。

  這七年來,小月每天早出晚歸,回到家的第一句話,往往都是拿著又空的照片一臉愧疚的對著又空說:「對不起又空大人...今天還是沒有什麼線索呢...」

  然而,乖巧懂事的又空無論什麼時候都是帶著令人心疼的笑容回答道:「沒關係!我有小月就可以了啦!」



  雖然,日子中偶爾有摩擦...

  「又空大人...今天午餐吃咖哩飯可以嗎?」小月急急忙忙的趕回家中,一邊問一邊走進廚房。

  「吼!小月不要叫我大人啦,感覺很奇怪耶!而且幹嘛說話這麼相敬如賓地好像我們很不熟一樣,這樣感覺跟小月一點都不親近...我不喜歡這種感覺!!」

  「耶?那...小月應該要怎麼做才好?」

  「你可以說:『老娘今天中午煮咖啡飯,你這小屁孩給我心存感激的用餐吧!!』之類的啊!」又空笑嘻嘻的說。

  「噗...不行啦...而且小月說話禮貌是因為小月本來就是這樣的人喲!真的不是故意要這樣的啦!嗚嗚...」小月緊張地道,頭上同時插出了「QAQ」的顏文字標板。

  「吼...不然至少不要什麼事情都先問過我啊?其實就算是小月自己擅自做的決定我也是會百分之百支持的啦!」

  「嗚...好吧!小月會盡力試試看又空大人說的...」小月露出了一副楚楚可憐的表情,頭上的「QAQ」還不斷閃爍著。

  「啊!!你又叫我大人!!」又空一聽,氣到差點把他手上的掃把給折斷。



  雖然如此,小月仍然伴著又空度過了一個快樂的童年,

  但是剛剛說到,這一找就是七年,並不是因為七年後就找到了,而是因為在那七年後的某一天,發生了一件令他們始料未及的事。

  這天,又空在家裡擦窗戶,忽然就看到小月急急忙忙地打開家門走出去,於是就追了上去問道:『小月!!今天不是休假日嗎...你要去哪裡...?』

  小月的樣子看上去很著急,連頭也沒回便道:「啊!又空大人!太陽下山之前小月就會回來,要乖乖在家裡等著知道嗎?」。

  「等等啦!這個...是我做的!!」又空拉住了小月的手,另一隻手則從背後掏出了一樣東西。

  「耶?」小月詫異的回頭。

  「生...生日快樂...」又空的聲音越講越小聲,聽起來像是很害臊似的。

  仔細一看,又空從背後拿出的是一條粉紅色的針織圍巾,他將整條圍巾捧在手掌心遞在小月的面前,但他的整張臉卻比圍巾顯得更加紅通通的。

  「嗚嗚...」小月驚喜萬分,那一對看著圍巾的雙眼就好像在發著光一樣,頭上更是忍不住又插出一塊顯示「QAQ」的小螢幕。

  接著,她很快地繫上了圍巾,一臉感動地伸出了雙手,給了又空一個深深的擁抱。

  「謝謝又空大人!」

  「啊哈哈哈...」又空緊張地搔著自己的後腦勺,卻難掩幸福的笑意。

  不過,當小月撲到又空的身上時,她不禁暗自感嘆,短短七年的時光,那原先還是個她必須蹲下摸頭才能水平交談的小男孩,如今居然已經長得快要比她還要高了。



  「這個...小月會好好珍惜的!但是小月真的該走了...又空大人在家裡要乖乖的喔!」小月一邊說,還不停地向又空招手,離去的腳步看上去很雀躍。

  「好!路上小心~」又空也揮著手。



  多麼甜蜜的告別,然而太陽下山以後,小月卻仍然沒有回來。

  「怎麼回事...小月怎麼還沒回來...」又空擔心的說。

  「好吧!既然我也算是一個小大人了...我要嘗試自己去找小月!!」

  他隔著窗看向繁星點點的夜空,暗自下了決心。

  七年來,他始終沒有主動過問過小月的工作,他明白如果一個人想說,他就會自己主動說出來。

  因為他懂得尊重對方對於某些事情隻字不提的權利。

  但...他同樣也有隻身尋找真相的權利!!



  於是,又空加厚了幾件身上的衣物,獨自走出了家門,這是他七年來第一次嘗試真正地離開家裡。

  他走過映照著星星倒影的優美湖畔,撥開了茂密的叢林枝葉,沿著山路往更深的地方走去。

  「沿著家裡方圓五公里的範圍內搜索吧...這麼晚了能見度也低,亂跑的話很可能會回不來...」又空暗道,獨自走在漆黑的山路中,他不免心生畏懼,只好自言自語來壯壯膽。



  走了一段時間以後,忽然間,他聽到了樹林的方向有幾道樹木倒下、枝葉散落、金屬撞擊的巨響,聽起來就像是有什麼怪物正在那裏打鬥一般。



  「哇...哇靠!!那是什麼聲音?」又空轉頭想逃,但他忽然想起小月才剛走沒多久,很有可能跟這個聲響的來源有所關聯,於是深呼吸壯壯膽,決定偷偷地往聲音的方向靠近...



  打鬥的聲響從那之後就接連不斷的不曾停歇,所以其實非常容易判斷聲音的方向,讓又空在行進的同時能夠留意自己是否隨時有掩蔽物可以將自己藏起來。



  又空躡手躡腳的靠著一根根樹木緩緩前進,而當他的手停留在某一根粗壯的樹幹上時,他突然感到一陣強烈的震動從手上傳來...!

  「碰!」巨響傳出,又空大驚。

  他趕緊將手縮回,卻看見似乎有一道黑影的背部撞擊到了他面前的樹上,就好像是被誰打飛過來似的。

  他不禁想仔細瞧瞧那黑影的樣貌...卻發現那黑影的脖子上掛著一條圍巾。

  「咦?小月??」又空驚訝地說。

  只見小月聞聲迅速轉頭過來,臉上掛滿了疲憊與痛苦的神色,在看見又空後,表情就隨即變得非常驚詫與緊張。

  「耶?又空大人!?你怎麼在這裡哦!?」小月又是老樣子,說話的時候,她的頭上所插出的液晶螢幕往往都會出賣他的內心OS,此刻上頭正寫著「OAO!」的字樣,看上去很吃驚。

  小月接著倉皇起身,並用雙手扶住又空的兩肩,殷切地道:『啊...又空大人在這裡躲好,千萬別出來,知道嗎?』

  又空一聽,卻只是滿臉驚愕地點點頭,嚇得說不出話來。

  因為此時此刻,他注意到了小月此時殘缺了一部分的左手,破損的皮膚卻見不到骨頭或血肉,而是在缺口的部分露出了機械構造的內部,裡頭的零件甚至不斷閃出電流的故障火花。



  不過,他還沒來得及問清楚,小月便急急忙忙的跳了出去,那些在又空面前堆疊成山的枯枝落葉應聲暴起飛舞,將又空的思緒給埋沒在了萬丈深淵之中。



  又空趕緊將自己藏在樹後,他似乎還能看見前方樹林之間的黑暗再次閃起金屬碰撞的火花,還是不由得為小月擔心起來。

  「哇...哇靠...什麼情形啊?我覺得資訊量有點太大了...」又空暗道。

  他瞇著眼睛努力適應環境的黑暗,想要嘗試去捕捉小月的身影,卻發現徒勞無功。

  此時正巧一顆遮擋了月光的參天巨木因打鬥的波及而被切開了一大塊枝幹樹叢,還掉在地上發出了沉重的響聲。

  浪漫的月光頓時灑在了地形複雜的戰場上,但方才連綿不斷的交戰聲響卻在此時戛然而止,又空好奇的探頭,卻看見了令他窒息的一幕。

  此時的小月正倒在一棵樹的旁邊,在月光的照射下,能明顯看到她的身上比起剛才多了好幾塊大大的缺口,全身不停顫抖著,似乎正掙扎著要起身。

  而與此同時,一道黑影也從暗處走出,月光打在了他的身上,揭曉了他的真面目。



  又空定睛一看,那位男人身著和服,上頭有著藍綠色相間的格子花紋,長髮飄逸就像個大俠,行走的步伐泰然自若,但手上的銀劍卻顯得殺氣騰騰。

  他緩緩的走向小月,腳步卻忽然停下,接著開口:「真難得啊!臭廢鐵...追了你那麼多年,這次居然想要正面跟我單挑?...以往你遇到我的時候不都是一溜煙地夾著尾巴就跑了嗎?」

  男人似笑非笑地道:「難不成...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據點藏在這裡?」

  話音未落,小月便艱難地起了身,此時他的腹部與頭部都被各自轟出了一個大窟窿,露出了內部的零件,就連左手也被砍斷,模樣十分悽慘。

  小月咬牙切齒地看著眼前的男人,右手卻下意識地摸向了她脖子上的粉色圍巾。



  「啊!說來...從剛剛開始就很在意一件事...」

  男人將刀子舉起來扛在肩上,疑惑地道:「怎麼好像...你比起自己本身,更想保護那條圍巾的樣子啊?」

  男人失笑道:「難不成你這臭廢鐵還有程序出錯的時候嗎,誤把身上的配件給提高了保護的優先級之類的...哈哈哈哈哈哈!」



  「...!!」一旁的又空聽了,頓時傻愣住,腦子一片空白的同時,他感覺自己的視野逐漸模糊,就好像一片透明的擋風玻璃被一陣突如其來的大雨給狠狠的奪走了全部的視線一般,淚如雨下。



  「算了...管他的!趕緊把你的核心破壞掉我要回去交差了...」男人將姿態蹲低,作勢往前起跳,想要一劍刺穿小月的身體...



  此時,小月的後背倚靠在樹的軀幹上,而她卻只是緊抓著圍巾不放,甚至閉上了雙眼,流下了一滴淚水。



  「又空大人...小月對不起你...」小月輕輕地說。

  她的頭上應聲打開了一個小夾板,伸出了一條又小又細的機械臂,上頭連接著的液晶螢幕此時卻搖搖欲墜地帶著裂痕,依稀可見「QQ」的字樣。



  「嗚嗚...不...不要...」又空支支吾吾地道,就像是處在情緒崩潰的邊緣。

  而又空還沒說完,只見那位男人的身影迅速竄動,劍上的寒芒迅速朝著小月前進。

  「啊啊啊啊啊啊啊!!」又空見狀,終於開始不受控制的大喊起來。

  他一邊大叫著,還一邊衝向了小月與那個男人之間,說時遲那時快,當他擋在小月面前的時候,那抹劍尖的寒芒便驚險地停在了又空的臉上,僅僅只相差一公分。



  「為什麼要出來!!」男人大喊,丹田十足的嗓音響徹在整片樹林裡。

  「啊...?」又空嘴巴微張,似乎傻住了。

  「臭小鬼,我問你為什麼弱成這副德行還好意思挺身而出?乖乖在旁邊看著不就得了嗎?」男人覺得莫名其妙。

  「我...我怎麼會知道啊!!」又空兩腳發抖,歇斯底里地大喊起來:「雖然很害怕...但一想到以後可能再也見不到小月,一個不留神就自己衝出來了...我也很絕望啊!!」

  此時,停在又空眼前的那銀劍的尖端恰巧提醒了他,自己剛才是做了多麼危險的事情,要是一個不小心可能就一命嗚呼了。

  一想到這,恐懼感就瞬間佔據了他的腦海,但他又想到在他背後也許正停留著小月的視線,於是他反而懼極反怒,竟開始能抱著一副死了就算了的心態,至少死也是跟著小月死。



  「哼...」男人冷笑,將劍緩緩放下。

  然而下一刻,男人卻原地瞬身消失,當又空正覺得疑惑的時候,轉過頭來卻發現方才倒在樹旁的小月居然也不見了。

  又空還沒來的及心急如焚,他背後就響起了男人的聲音。

  「臭小鬼!我在這!」

  又空迅速回頭,發現男人正從小月的背後脅持著她,另一手所持的銀劍甚至直抵著她的側腹,作勢就要殺了她。

  「雖然我早就注意到這個作惡多端的機器人居然會保護一個小孩,這是件讓人無法理解的事情...但你可知道這個機器人是一個在八年內屠殺了上百座城市的人形兵器嗎??」

  男人惡狠狠地對著又空質問,周遭的空氣彷彿因此而冰冷無比。

  但又空此時卻完全不想理會男人的問題,氣憤地道:「你...你幹嘛!?」

  「跑起來。」男人冷冷地說。

  「啊?」又空疑惑。

  「跑起來!!往山腳下跑!!死命地跑!!不然我就殺了她!!」男人大吼,用力跩了一下喪失行動能力的小月,神情非常激動。

  「為什麼啊!!?」又空完全無法理解這種奇怪的要求。

  「...」男人沒有回答,只是高高舉起了手上的銀劍,眼看就要刺入小月的背後。

  「好好好好好!!我跑我跑我跑!!我會跑!!你別激動啊!」又空崩潰地說,還露出了一副"居然遇到瘋子"的表情,接著扭頭就跑。

  他跑了幾步,還回過頭來確認男人沒有真的出手,才接著死命的飛奔出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又空邊跑邊叫,他彷彿猜到男人別有意圖,於是透過聲音想提示男人自己的位置,以免男人跟丟了他。

  而就在他全力奔跑過了三分鐘後...



  「沒...沒頭沒腦的...到...到底要跑到什麼時候...」又空上氣不接下氣地說。

  正當他想要停下來喘口氣的時候,他卻聽見後方有個落葉暴飛的聲響正急速的朝他逼近,然而他還沒來得及回頭,便瞧見那位男人飛越過他的頭頂到他的前方,將小月扛在肩上以更快的速度飛躍前進。



  「跑快點!!如果跟丟我的話,這臭廢鐵還有你通通都會人頭落地!聽到了吧!」

  這個男人的聲音非常深沉卻又洪亮地迴盪在整片森林之中。



  又空聽見以後,更加不敢停下休息,但在全力的奔跑之中,冰冷的空氣陸續傳入他的肺裡讓他越加痛苦,而此時他卻只能注視著小月的背影憑藉著意志力向前邁進。

  過程中,又空幾近要失去意識,不知道跑了多久,終於跟著男人來到了山腳下的一間寺廟。

  在寺廟前,奔跑中的又空見到男人終於停下了腳步,便全身癱軟地倒在地上,胸口不斷劇烈起伏,似乎差點就喘不過氣來。

  「哈...哈...哈...差點以為要死了...」又空仰望著月色並說。

  此時,只見男人背對著又空,在扛著小月的同時淺淺回頭,帶著銳利的眼神淡然道:「少年,我明白你的決意了,但你為什麼要袒護這個廢鐵?給我一個理由。」

  又空一聽,連調整好呼吸的心情都沒有,便躺在地上氣憤的大喊:「小...小月才不是..才不是什麼廢鐵!!」

  他摀著劇烈的心跳翻身過來,並且緩緩抬頭,瞪視著面前男人的背影並大吼著:「她是救了我的命,還扶養我、教育我的恩人!!她是我最重要的姐姐!!」

  男人一聽,便整個人轉過身來,露出了一副藐視弱者的戲謔表情道:『哦?是嗎?可在我眼裡,她就是個廢鐵啊?』

  「你...你說什麼!!」又空咬牙切齒地道。

  「我說,她就是個廢鐵,你能怎麼樣?」男人挑了挑眉。

  「你...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又空發現鬥嘴鬥不過便勃然大怒,起身朝著男人衝了過來。

  此時的又空只想一股腦地將自己飽含憤怒的一拳灌在對方的臉上,卻絲毫沒有考慮到實力的差距。

  他很快地踏足到男人的面前,朝著男人的臉揮出了一記無比單純的直拳,卻被輕易出掌架開。

  畢竟又空在戰鬥層面只是個完全沒有受過指導的門外漢,但他沒有輕言放棄,而是用著毫無章法的踢技與拳技朝著男人拼命追打。

  但男人此時卻只是帶著饒有興味的表情,好像在刻意激怒又空一般,故意在他四周不斷周旋,而又空已是拚盡全力,但卻連他的衣襬也搆不著,甚至還被自己凌亂的步伐給絆倒,摔了一個狗吃屎,狼狽地倒在了地上。

  「匡噹!」木棍掉落在地板的聲音。

  又空用衣袖抹了抹臉上的塵土,抬頭便發現有一根木棍滾到了他的面前,而且還看見那個男人手上不知何時也多了一根同樣的木棍。

  又空沒有多想,憤而伸手將木棍撿了起來,張牙舞爪、模樣滑稽的衝向男人。

  「啊啊啊啊啊啊啊!!!」又空大喊。

  然而,只見男人輕鬆閃身避過了橫衝直撞的又空,眉頭卻忽然皺了一下,流露出些許不悅的神情。

  「太弱了...太弱了...」男人輕語,接連閃過又空那幾下毫無章法的棍擊。

  「太弱了太弱了太弱了太弱了!!」男人越說越大聲,忽然出手將又空手上的木棍狠狠地打斷,而少了半截的斷棍也頓時飛到空中。

  又空驚愕之餘,卻仍然一股腦的將他手上的拳頭拼命掄向那個男人,但也無一例外的通通落空。

  「在這個世界裡,僅僅只有溫柔善良,卻沒有實力的人,是不可能存活得下來的!!」男人震怒地說,在又空正想出左拳的時候,便一腳踢翻了他的左肩。

  「因為這個世界,既不溫柔也不善良,只有足夠強大的人才有資格定義什麼是正確的!!」接著,在又空正想出右腳的時候,便一腳撈飛了他的另一隻腳,讓他摔個四腳朝天。

  「如果你想保護這個十惡不赦的廢鐵,你就非得讓自己變強不可!!不然你沒有資格成為你想成為的人!!」男人停下了動作,冷冷地看著正吃力地嘗試起身的又空。

  「你只能成為一個失敗者...一個連自我介紹都沒資格提半個字的失敗者!!」男人忽然大吼,狠狠回身一個側踢,砸中了又空的胸口。

  又空應聲起飛,身影驟逝,撞擊到遠方的一棵樹上,肋骨斷了好幾根的同時,便當場暈了過去。





***

  「小月!!」又空尖叫醒來。

  他四處張望,發現自己躺在寺廟門口的草蓆上。

  「小...小月呢??」

  「不用擔心她,我已經送她去維修了。」男人的聲音冷不防地從又空的身後傳出,嚇得他倉皇轉身,卻突然感到一股椎心刺骨的疼痛籠罩著他全身。

  他往下一瞧,就發現自己的身上不知何時已經被纏繞了好幾圈白色的繃帶,還包紮的很完整。

  「這...這是怎麼回事?」

  「我叫做易,你可以叫我易大師,總之,歡迎你加入無極劍客的行列。」

  「哈??我什麼時候說我要加入了?況且無極劍客又是個啥?」

  「放肆!沒有無極你就沒有資格待在這危險的廢鐵身邊!!而且就連我稱她為廢鐵你也沒有足夠的實力能讓我閉嘴,你還敢問這種蠢問題??」易大聲的斥責又空,還用一根木棍狠狠往他的腹部打了下去,他頓時痛得狼狽大叫。



  「無極劍道,修道無極,兩年悟劍,終身悟道。」易閉上眼睛來回踱步地道。

  「意思是,無極之道,是指終身尋找無極的過程。」易淡淡地道,接著說:「每個劍士對於無極的定義都有所不同,唯有找到自己揮劍的真正理由,才有可能達到真正的無極,也就是比登峰造極還要更上一層樓的境界。」

  易說完,便目光如炬的望著又空,又接著說:「不過,你只能在我這裡學兩年,兩年之後,就得獨自尋找無極之道的真正涵義。」

  「什麼揮劍的理由,我現在只想要保護小月而已。」又空忿忿地說。

  「僅僅只有這個理由,你是無法變強的。」

  「為什麼?」

  「哼哼...」易冷笑了幾聲。

  「自己從修行的過程中體會吧,跟我來。」



  To Becontinued
30 巴幣: 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