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籠中鴻鵠(四)

空誠 | 2020-12-23 09:48:42 | 巴幣 116 | 人氣 103



那幾日,人們依稀記得當下的晴空萬里,炙熱非常。

行惡的老奴路邊橫死,死後多日卻只是被扔至六合村外邊境,至今無人理睬。

終於有好心人前來收屍,卻發現遺體非但沒有腐敗,反而像剛死去一樣安逸。

然而伸手觸摸,眼前屍首竟化作一灘絲線。

 「這是......蜘蛛絲嗎?」

看著腳下絲線,他那個好心人也只是呆滯原地。

不料就在這時,一把絲線直接從他後方襲來,穿過他的心窩。

 「你該不會真以為......沒人想收屍嗎?」

痛得冷汗直冒,眼神卻已經渙散,往下瞄去才知劇毒已經透過傷口滲透全身。

就在那位好心人被莫名絲線拖走後,六合村的失蹤人口也是持續增加。



夜深人靜,只見他在大廳點起高級蠟燭,品嚐著美酒佳餚。

在夏思柏甫擺脫盜賊,連夜趕回家鄉,假冒夏思柏的傢伙則在享受真正的富貴。

而夏家神主牌卻是已經窺見真相,即便面光也蒙闇無色,還冒出淚流般的水痕。

於此相反,燭光卻映出假夏思柏那猶如蜘蛛精的恐怖身影。

 「夏思柏!本官以連續謀殺鄉民為由逮捕你!」
 「人皮畜牲,你他媽做了什麼!」

就在這時,不只官府的人,就連失蹤者的親屬也憤恨地來了。

他們的怒火與手中的火把一樣茂盛,家奴只攔阻一半暴民,卻攔不住精壯的官兵。

然而刀劍還沒落到假夏思柏,他卻已經先伸手捉住鋒銳的白刃,驚嚇在座所有人。

因為鋒芒抵赤手,夏思柏竟是滴血不流,甚至連破口都沒有。

 「原來我的罪名已經被你們發現了?」
 「既然你都認罪了,那就納命來!」

此時,暴民不顧同胞在內,直接用火把點燃大廳門口。

但引燃了赤色木門,卻無法驚動眼前暴君,甚至逗得他捧腹嘎然,瘋狂大笑。

 「井蛙也敢與鴻鵠鬥,看來你不懂的事可多了。」

隨即兩對黑刺鑽出背後,嘴邊長出駭人尖牙並覆蓋之,掌中則不斷冒出白煙。

最後人皮撕裂,他們才知道自己惹上的就是頭蜘蛛精。

 「再問一次,憑你那破刀也敢收我?」
 「妖怪......是妖怪啊......」

發覺真身即妖怪,出刀的官兵無視身後火勢,嚇到愣在原地。

然而絲索無情破穿腸,把把染血蛛線就貫通要害,直接撲滅剛燃起的火勢。

驚魂未定的暴民轉頭就跑,殊不知黑爪伸來,只剩頭顱旋轉。

 「既然真面目被識破,那就只好在座各位都殺掉了。」

那夜焰火滅盡,興盛的村落就此被夷為平地。

據說在朝陽升起後,有商隊來到六合村休憩,卻發現裡頭卻是一個活口都沒有。

剩下遺跡並不多,僅有夏家大宅的半片殘骸,除此之外皆被莫名的蜘蛛絲覆蓋。

而遺跡也刻意只留住夏思柏的房間,活像是妖怪臨走前的挑釁。



夏思柏多日翻山越嶺,終於回到朝思暮想的家鄉。

然而等待他的不是民風純樸的六合村,而是被怪物屠虐後的遺跡殘骸。

殊變過後,夏思柏眼見失去一切,隨即雙膝癱軟、手肘碰地,便哭得無法自我。

就在他悲傷號哭時,盜賊意外趕來夏思柏的面前,交給他一把蜘蛛絲。

只見盜賊指向隔壁村落,說出兇手的真身與下落。

 「我明明殺了你們同袍,為什麼還要幫我?」
 「俠盜之鬥不過江湖瑣事,但讓妖怪肆虐民間就是場大災難,輕重緩急我自己知道。」

原來六合村並非無一倖存,但目擊者卻已經四散各地。

如今三世家業一夕崩毀,這也讓夏思柏內心可說是悲憤交加。

 「任何在江湖討飯的都知道這件事情比較重要,那要請你這位大俠除害還得報上理由嗎?」
 「不了。我只是......一時無法接受而已。」

語畢,盜賊扶起夏思柏,粗糙的雙手拍打他圓潤的臉頰。

看著盜賊的打氣,他也沒理由再沮喪了。

至少他還沒報仇。

(未完)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