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獸語》尾聲(2)

二日夾 | 2020-12-23 09:30:00

完結第一則 獸語
資料夾簡介
這是關於那兩個人的故事…… 喜愛讀書的文靜男孩+活潑好動的元氣女孩=層出不窮的問題?!

      「你們以後還會再來嗎?我們還能再看到你嗎?」她垂眸看向仍將腦袋放在自己腳上的老師,鄭重其事地問。

      老師聞言終於抬起頭,耳朵動了動,正要瞇起的眼睛像上了彈簧似的迅速睜開,似是很意外她會問這個問題──畢竟某人說話十句裡面有八句基本上都是以「為什麼」開頭或是問號做結尾。

      這次塞弗倒是沒有吐槽,也沒心思去想雅拉這麼問是不是因為還不知道老師究竟是什麼生物所以捨不得牠離開,而是聚精會神地等著老師開口,黑珍珠般烏黑明亮的眼睛因為內心蠢蠢欲動的興奮而睜得大大的,連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這麼期待聽到對方的回答。

      如果他現在坐在椅子上的話肯定是興奮緊張到椅子都無法安靜坐著,突然有點理解雅拉平常興奮過度時為何是那般坐立不安的反應。

      金毛狐狸輕輕搖晃著尾巴不作聲,一雙猩紅色的獸眸在兩張圓潤的小臉上來回游移,一張毛茸茸的狐狸臉不張嘴不瞇眼,只看牠左右搖動的尾巴實在難以看出牠現在在想什麼。

     這個沈默實在太過詭異,令兩個孩子如坐針氈,最後還是塞弗受不了遲疑地喊:「老師……?」

      「應該是不會了。」在他猶豫出聲的同時老師也恰好開口,好聽的男性嗓音用著單調無趣的語氣說著,聽不出是牠是用心情說出這句話,也不知道是在回答雅拉的哪個問題……或許這一句話就囊括了兩個問題的答案吧。

      雅拉聽罷頓時露出失望至極的神色,小嘴甚至微微嘟起,塞弗則愣了一下,欲開口再說些什麼便迎來老師從容不迫的第二句:「但未來的事誰知道呢。」

      這第二句話的語氣也是平平淡淡的沒有抑揚頓挫,卻愣是讓雅拉的表情由陰轉晴,情緒肉眼可見的高漲起來;即便她沒有跳起來歡呼,還立刻撲到老師背上將整張臉埋進那長長的金毛中,塞弗也能看見她露出來的嘴角誇張地揚起一個大大的弧度,何況她全身的肢體表現無不在清楚告訴別人:她非常高興,非常非常。

      幾分鐘後月結束了與塞弗父母的談話,她還是維持那個像要把自己悶死的姿勢,直到月將她溫柔抱下來仍在吃吃地傻笑。

      塞弗……塞弗扶著額頭,覺得頭很疼,想對同月一起出來的父母說自己不認識這個笑得傻裡傻氣的丫頭,不過他瞅了一眼女孩眉開眼笑的樣子,最後千言萬語都化作一聲淺淺的嘆氣,飽含著滿滿的無奈。

      他們跟著塞弗的父母一起送這個奇特的組合到村莊外,鄭重地和月、老師揮手道再見,兩個孩子注視著走上村莊對外道路的女子與金狐慢慢變小的背影,到最後變成一個小點,而後消失不見。

      「塞弗塞弗!」雅拉突然伸手扯了一下小夥伴的衣袖,這回力道很輕很輕,但是加上呼喚名字的聲音,也足夠還在依依不捨地揮著手的塞弗注意力轉到她身上。

      男孩沒說話,只是分了個眼神給她,似是在問:「什麼事?」

      女孩故作神秘地湊近他的耳朵,壓低聲音說:「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啊……」話都還沒說完她自己就先嘻嘻笑了一下。

      男孩眼底純然的困惑,頓時在這聲輕笑中摻雜了幾分看白痴的意味。

      只聽那個嘴角含著笑的孩子低聲而無比認真的說:「我長大後要去當冒險者,我要加入蒼玄門的那個冒險團。」


      那個孩子當時帶著笑的神情以及清脆的嗓音無不透著一股堅定的感覺,實在太令他印象深刻,時至至今仍歷歷在目。


     若干年後,長大成人的塞弗,身為歷史研究者兼冒險者的貝多,依然記得這場人生中的第一場驚險刺激的冒險,不過當年說出那些話的人──或者說造就這一切的人,貌似早就將他們第一次經歷的那場冒險忘得一乾二凈。

     雖然他很早就知道這個人眼裡心裡,真的是除了魔獸之外還是魔獸,什麼都看不進去,已經是冒險團裡公認的魔獸狂,連團內向來對女性極為紳士有禮的萊特前輩都明確表示過不把她當女性看待,他這個當青梅竹馬的聽了都不知道該作何表情,當事人倒是心大,一點也不放在心裡。

     因為進行到一半的研究被打斷而一路都臭著臉碎碎念的施瓦洛──也就是身為魔獸研究者兼冒險者的雅拉,在買到某種稀有魔獸的毛髮後,陰鬱的臉色終於放晴。

     輕鬆完成任務的兩人再次走在撒庫拉城的櫻花大道上,一陣秋風呼嘯而過,一時間街上下起了火紅色的花雨。

      見到如此豔麗的景象,塞弗突然有些感慨。

      如今許多年過去了,撒庫拉城也成功培育出第一株瑰石櫻,這種櫻花已不是什麼絕世珍品,但是物價仍是……貴啊!!!

      為了新進後輩的生日驚喜,向植栽商購買少量瑰石櫻的貝多摸摸乾癟的荷包心酸肉疼,欲哭無淚地這麼想,只能用「好險能夠報帳」來自我安慰一番。

     想到了瑰石櫻,就不免聯想到當年那場奇遇;而這麼想著想著,貝多忽然抬頭望著藍色逐漸轉濃的天空,秋冬是晝短夜長的季節,這時已經可以看到月亮淺淺的身影。

      此刻夜色還未完全轉黑,身形稀薄的月亮紙透出一輪可口乳酪似的淡金色,等到了深夜,若是天氣夠晴朗,那月色便會轉為清冷的銀白。


      青年突然想起,在他和施瓦洛二人正式通過指導冒險者的考核前,蒼玄門的冒險團曾因不明原因而解散,他們加入的那個冒險團是後來重組的。

     可能正是因為曾經解散又重組過,所以團內成員在這一輪更動後基本上沒有一個是舊人,就連負責重組冒險團的人也只是當年團內的見習生,因此他們倆再也沒見過那名宛若神祇下凡的大姐姐以及跟在她身邊的金色大狐狸。

      大抵是已經不在了吧……貝多不確定地這麼想。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突然想起這麼多事,大概是因為那名新進後輩的相貌和她手上那把似曾相識的長弓,還有物價昂貴的瑰石櫻讓他觸景生情?

     只是隔了許多年,現在想去回憶彼時的人事物和一切的經過,其中細節大多已模糊不清,只記住了個大概,甚至還有可能是他的記憶錯誤也說不定,因為他連大姐姐的名字都記不太清楚了,有心想問問現在冒險團的老前輩知不知道這號人物,也因為忘記名字而無法詢問。

      那場冒險中恐怖的場面都變得模模糊糊,就像一幅畫被水打濕,上頭色彩清晰的圖早已看不清楚,只餘大片暈開的痕跡。

     是以,如今還深刻存在於他的記憶中,只剩下佇立在朦朧月色下的美麗少女,幽暗森林中的金色狐狸,還有那片如夢似幻,虛幻不像真實的瑰色花海……


上一回   ||   回目錄   ||   一回

※本故事與其相關支線,僅在[POPO原創]、[原創星球]以及[巴哈姆特]連載!請勿隨意轉載!
63 巴幣: 26

創作回應

FIRB
我們以後不會再來了
2020-12-23 09:34:41
二日夾
???
2020-12-23 09:42:1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