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生日文】《月夜消逝的彼端》同人短篇 給人勇氣的貓罐頭

懵夢 | 2020-12-22 00:00:06 | 巴幣 1024 | 人氣 228





  在風和日麗的中午時候,吹著接近夏天才有稍微濕黏的微風,手裡拿著炸的金黃酥脆、直接將白飯鋪滿的巨大雞排,剛剛打開便當時香味直撲腦門,久違的油膩感令我忍不住食指大動。

  今天的天氣非常適合野餐,雖然有太陽卻不炎熱也不刺眼,加上時不時吹拂髮梢的微風,恰到好處的搭配調配出的是春天快要結束才獨有的慵懶感。

  真想直接在這裡蹺掉下午的課啊……

  這個想法剛成形就被我的理性給否認。雖然已經接近畢業的季節,學校的管教上難免有些松散,連上課都帶著懶散的自由,但翹課的選項對我而言是絕對不能做的。

  這件事情說來話長……不對也不過是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但不過半天的時間對我而言已經比高中三年的時間還要漫長。
  

  我跟穗希吵架了。
  

  起因很簡單就是我不小心把穗希正在玩的遊戲存檔刪掉,而且還是不久前剛上市,因為困難才剛發售就直接湧入大量玩家為難度給負評,充斥著大量惡意滿滿的元素的遊戲。

  這樣的遊戲,被我一個手滑存檔就一江春水向東流了。

  雖然我立刻表示要買布丁補償,但歲希可能真的很生氣吧,並沒有領情。

  ──你是笨蛋嗎?怎麼會認為一個超商賣的布丁就可以安撫我玩了二十個小時的心血!

  然後我就被揍倒在地。

  這、這次連布丁作戰也失敗了嗎?看來她是真的很生氣……不,這也難怪,畢竟如果是我被人刪掉玩了很久的存檔我應該也不會原諒那個人。

  所以這就是為甚麼我會拿著好久沒吃的巨無霸轟炸雞排便當,明明有女朋友卻只能跟朋友一起吃午餐的原因。

  「小夜,我覺得你好像在想很失禮的事情。」

  「你的錯覺……對了,修呢?」

  我沒有打算將自己的哀怨告訴建祐,只是生硬轉移話題的提起不在場的小平頭。

  「他啊……因為你最近都跟女朋友在一起所以不知道……」

  「發……發生什麼事?」

  不會吧?我只是跟女朋友時常待在一起而已啊,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嗎?莫非這段時間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被我錯過了?

  看著建祐那副表情,感覺連冷汗都流下來了,那張認真到可以說是嚴肅的神色,那表情就算下一秒說「修他最近跟阿肥交往了」我都會相信,忍不住挺直腰桿認真傾聽。

  「他說吃膩了每天吃雞排便當所以今天說要自己去買,可能還在跟人群纏鬥吧。畢竟福利社阿姨會主動把雞排便當塞給我,我根本沒辦法買排骨便當。」

  「這種事情不要用這麼認真的表情說啊!」

  我就知道!雖然剛剛不小心在腦中把他跟貓湊成堆的我實在沒資格說,但是欺騙別人的感情有意思嗎?

  我的抗議建祐是沒在廢話直接哈哈大笑,有種緊繃到極限的弦斷裂似的將他強忍的笑意全數發洩出來。

  「因……因為小夜的臉,你的臉腫成甚麼樣子看到我就忍不住想笑……」

  我忍不住摸向我的左臉頰,經過半天了果然還沒完全消腫──這是昨晚我刪掉穗希的存檔後他跑去找叔叔哭訴,結果晴姊剛好在最不恰當的時間點回來,二話不說直接賞給了我一拳。

  「別笑,祐你不也嘗過晴姊的拳頭,應該知道這不是這麼好笑的事情!」

  「就因為嘗過所以才能幸災樂禍啊。」

  對方說完笑得更誇張了,對此我只能咬了一口雞排洩憤──好吃!

  油膩果然就是青春的味道。

  「別笑啦,幫我想想辦法怎麼跟穗希和好。」

  「放著不管就好吧?」

  「朋友是這樣當的?太冷酷無情了吧?」

  「小夜,我們三人中只有你是叛徒耶,怎麼會問我怎麼搞定女孩子?」

  真有道理……

  可是我認識的人裏頭,好像只剩下信哥……呃,他好像也很不靠譜……

  可能是看我正在糾結,建祐倒不是真的想棄我而不顧,只是說出口的話讓我匪夷所思。

  「小夜有聽過七大不可思議嗎?」

  「是說我們學校的嗎?我們學校有七大不可思議?」

  在漫畫或動畫時常會出現,這我當然有聽過,像是「上下樓階梯數不同」或是「鋼琴教室的貝多芬眼睛會動」、「廁所的花子」之類的,但是我都讀到快畢業了怎麼從來沒聽過?

  咬了一口醃蘿蔔乾,稍微減緩口中青春的感覺。

  建祐認真的點了下頭,放下手中的筷子,我深怕他下一秒突然拿出根蠟燭要舉辦百物語。

  「這可是很有名的哦。第一條就是永遠搶不到的限量巨無霸炸雞排便當。」

  「第一條就知道是騙人的!」

  我們吃的是什麼?你乾脆說為什麼一天限量十份的便當你可以每天都吃到才奇怪吧,更何況這個七大不可思議根本是你造成的不是嗎?

  「小夜,所謂的怪談就是這樣的東西啊──第二條:那個不良於行的不良少年交到了女朋友。」

  「那不是在說我嗎?」

  這針對性好強……是說我交到女朋友是這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三四五六七條從缺。」

  我剛剛吃的醃蘿蔔乾果真把青春的感覺給完全中和了……

  「不過倒是有七大不可思議第八……」

  「都叫七大不可思議怎麼會有第八條?」

  「四大天王有五個人不是常識嗎?」

  「可是這個七大不可思議只有兩條啊!」

  是不是你在裝傻啊,建祐?

  「大概是太神秘了,所以才排不上榜吧──不說這個了,你不好奇?不會想知道嗎?」

  「你這麼一問我倒想聽聽看……」

  想聽聽你怎麼瞎掰。

  只見建祐將手伸進了制服的口袋,然後從裏頭拿出一個圓柱體的金屬製物品。

  「就是這個──給人勇氣的貓罐頭!」

  拿出來展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個平白無奇的喵罐頭,上頭畫著一隻貓咪的圖案,一眼就能看出不是正常人類會吃的東西。

  「這個貓罐頭是在學校福利社販賣,要買必須跟福利社阿姨說出隱藏的通關密碼才會賣給你,據說貓吃了不會變成勇者,但是人吃了就會充滿勇氣的極品貓罐頭!」

  是在賣毒品嗎?還要說出通關密碼?怎麼聽都覺得槽點滿滿,完全不可靠。

  我忍不住提出我的質疑。

  「通關密碼是甚麼?」

  「不知道。」

  「……你有心要整我嗎?」

  「小夜,我沒有開玩笑,我會不知道是因為今天福利社阿姨塞給我便當時我順口問了下,她就把這個罐頭交給我了。」

  完全不明白到底是這人被福利社阿姨喜歡上還是通關密語就是問有沒有貓罐頭,不過這麼聽起來建祐好像是為了我才買的,還是該好好道謝。

  「謝……謝謝喔。」

  「不客氣,我們什麼交情?」

  建祐將那個貓罐頭塞給了我,冰涼的觸感是金屬製罐頭特有的觸感,若只是這樣拿在手上還真感覺不出這是貓罐頭……嗚哇,不只是售價既然連成分也沒寫,這也太可疑了吧?

  「不過穗希這次是完全不理我,我就算有勇氣又沒有意義。」

  「啊啊,那是能夠實現任何願望的貓罐頭喔。給人勇氣是名字。」

  「這也太假了吧!」

  「是真的。信哥的朋友的朋友的幻想朋友的朋友的表哥的朋友就試過,他就是這樣抽到想要的角色。」

  「中間好像混了個奇怪的東西,聽起來超像假的謠言!」

  而且許的願望也太無關緊要了吧。

  可是建祐的神色卻不像是在開玩笑,很認真的重重拍了我的肩膀。

  「據說只有勇敢的人才敢吃貓罐頭,你是男人吧,為了小希就吃了吧。」

  這吃了失去的東西應該會更多吧?不說男人就連人最基本的東西都失去……
  

  在建祐的堅持下,我還是把貓罐頭給帶回家。

  當然下午的課形同虛設,我直接趴在桌子上睡了過去。

  反正就算下課去找穗希也只會遭到她的冷眼看待,根本連半句話也說不上,既然如此乾脆睡覺算了,說不定睡醒甚麼事情都過了?

  可惜的是當我睡醒時一切都沒有改變,我去隔壁班找她時修告訴我她已經先走了,還遭到冷嘲熱諷一番,真是損友。

  穗希這樣的狀態我也不敢去她家找她,更何況她放學後還要回診,我只能失落的先回家再想想辦法。

  貓罐頭就放在桌上,我與上頭印著貓的圖案大眼瞪小眼著,就連肚子餓了也不打算去做飯,只是靜靜地過著空虛的時間。

  肚子隨著生理時鐘餓了,但是我卻沒有任何幹勁去做晚餐或是去燙便利商店,當然吃貓罐頭也不是會選擇的選項。

  「穗希她不知道檢查完了沒有……對了,傳個訊息過去好了……」

  我想想,一開始還是先道歉好了,然後……咦?我才剛把「昨天的事情真的真的很對不起」傳出去,竟然立刻就已讀了。莫、莫非穗希已經不生氣了?既然肯以讀我的訊息表示我有機會?我我我現在該怎麼做才好?

  太過震驚導致打字的手都有些顫抖,但我還來不及將想要煮一頓好吃的賠罪、想要吃甚麼的訊息傳出去,穗希就搶先傳給了我。

  幹XX

  啊啊,我好像看到世界末日了……今天就是末日嗎?

  就在我絕望之時,門突然砰的一聲被人踹開。

  「臭小子,現在是翅膀硬了連我的訊息都不看了?」

  原來晴姊有傳訊息啊,啊哈哈哈,要被揍了啊……希望這一拳能打醒我。

  可能是看我沒有反應,晴姊並沒有真的痛揍我一頓,只是狐疑的看著我。

  「緒,發生什麼事?莫非跟穗希還沒和好?」

  「還沒……」

  我無力的說著,整個人向前一滑直接趴在了桌面上。

  這個動作推動了手機也推動了那個罐頭,好死不死被晴姊看到並且搶了過去──雖然我根本沒有阻止的意思。

  「罐頭?你怎麼會有這個?」

  「建祐給我的。」

  「這個莫非不是……」

  看吧就算是晴姊看見有人拿著個貓罐頭也會覺得很奇怪吧……

  「這個不是給人勇氣的貓罐頭嗎?」

  「為什麼晴姊會知道啊?」

  我整個人直接談了起來,椅子因為大動作而發出抗議的聲響,但這些不是重點,因為晴姊用著疑惑但卻又能理解的表情看著我。

  「七大不可思議之八啊。雖然不是我們學校的,但是那時候還蠻有名的所以有稍微聽說。」

  這個不是建祐捏造的啊……雖然有點想問問晴姊高中時代時的七大不可思議是不是也有那麼多空缺,但感覺好像是個沒意義的問題,還是不問吧。

  「所以呢?緒要吃嗎?」

  「怎麼可能?就算能實現願望吃貓罐頭有點……」

  「原來你是相信的人嗎?」

  晴姊一副就是「原來我弟弟也是這麼可愛的人啊」的表情看著我,甚至還伸出手搓著我的臉蛋──控制下力道啊,會痛!

  「所以真的能實現願望嗎?」

  「不知道,可能送醫院了吧,畢竟是來路不明的食品。」

  這句話真不想從一個護理師口中說出來,

  不過想想對方也有曾經把搭訕的小混混揍到送醫院的事蹟,我決定無視這點。

  咖搭──

  「啊,打開了。」

  原本在把玩著罐頭的晴姊突然發出這聲驚嘆,我下意識將注意力放在上頭,果真金屬與金屬蜜蜂處之間開了個小縫。

  等等等等等等,晴姊啊!我是有在網路上看過有人徒手開罐頭的但那不是要不斷的摩擦地板費盡千辛萬苦才能打的開嘛,為什麼妳只是隨意的把玩就可以打開?而且那個罐頭上面不是有拉環嗎,那個設計不是給妳這麼開的啊!

  一個好好的罐頭,可以看見拉環還好好平整的躺在金屬的表面上頭,但是在另一面底部卻已經開了個縫隙,甚至連裏頭的味道都飄散出來──這是在變魔術嗎?

  「不吃也怪浪費的,緒,吃吧。」

  晴姊扯開已經開封的金屬片,輕輕鬆鬆的好似只是在撕早餐飲料上的塑膠薄膜,然後直接擺放在我的面前。

  「把我當貓嗎?」

  「是男人就不要這麼沒膽,吃了不會有事啦……大概。」

  「希望妳能說的肯定點。」

  「放心啦,這麼多年也沒聽說過有人吃了有事啊。」

  「一點都沒有安慰到人……」

  真的要吃這種東西?有正常邏輯的正常人會吃這種來路不明的貓罐頭?這怎麼可能?

  「你不想跟小希和好嗎?」

  真以為我是這麼沒有原則的男人嗎?我怎麼可能只是女朋友跟我冷戰,而且還只冷戰一天而已……

  好吧,我真窩曩。
  

  等意識到的時候我的嘴裡已經充斥著貓罐頭的味道了。

  不要問我是什麼味道,因為我感覺自己身為人的某部分開始崩解了。
  

  「不錯嘛,還以為你只是個小鬼頭,沒想到現在已經成為這樣的男人。」

  晴姊的誇獎完全感覺不到喜悅,雖然我很有勇氣的將貓罐頭給吃了,身體也沒有不舒服的感覺……但真的覺得好像好像失去了甚麼很重要的東西。

  然後我就被趕出了家門,雖然我覺得很大的機率是她想叫我出去買酒跟下酒菜。

  不過我並沒有去找信哥而是來到穗希家的門前,一路上都感心亂糟糟的,有千言萬語想要說但真的走到了目的地卻發現連一句話也想不出來。

  我到底,想跟穗希說甚麼呢?

  兩手空空來的我,覺得有些後悔,果然應該去幫晴姊買東西的時候順帶買些布丁給她作為賠罪,道歉的言語我已經說過不知多少回了,但換來的並不包含對方的原諒。

  真的見到面,到底要說什麼呢?這是個難題。

  「要不然,乾脆先回去算了……」

  果然七大不可思議也沒甚麼了不起的,就算我鼓起勇氣吃了貓罐頭又如何呢?最關鍵的那一步我終究還是邁不出去……

  就在我想放棄時,大門突然打開來,在我驚訝的目光下見到的是我朝思暮想的女孩子。可能才剛從醫院回到家,身上的校服還未換下,而她見到我的表情也是驚訝中帶點怒氣。

  好可愛……為什麼明明女朋友還在生氣我卻覺得很可愛?

  我知道應該搶得話語權,但說出口的話又十足沒有創意。

  「對不起……」

  除了道歉我沒有別的話可以說了。

  有點厭惡自己在這時候詞窮。

  見我支支吾吾的樣子,穗希倒是搶先開口。

  「你除了道歉就沒有別的話好說?」

  「這……」

  「真是笨蛋,是不會說點甜言蜜語哄哄你的女朋友?」

  穗希嘟起嘴巴,雖然因為天色差點錯過那微微一紅的雙頰,如同蘋果般的紅潤讓我忍不住在心中大喊「天底下怎麼有這麼可愛的生物!」。

  等等,她這麼說不就表示……

  「不會吧?」

  「什麼不會,笨蛋悶騷色狼!」

  一個清脆的耳光賞了過來,這一下雖然痛但有種治癒人心的感覺,若是遊戲我應該已經回血了吧。

  「被打了也很開心?噁心……」

  「等等!聽我辯解!」

  不要一臉嫌棄的看著我,為什麼一副就是「這個人到底在說甚麼」的表情?

  我趕緊把七大不可思議的事情告訴對方,希望能化解誤會。

  「就是這樣!我只是沒想到那個貓罐頭真的能實現願望!」

  人是能夠溝通的生物,經過我這麼解釋……穗希的表情完全沒有任何改善,倒不如說臉色更難看了。

  冰涼的手貼上了我的額頭,只見穗希微微墊起腳尖一臉就是「這人腦子沒問題吧」的表情看著我。
  

  「你是笨蛋嗎?」
  然後一針見血的吐槽。
  

  「……可能真的有點笨。」
  我忽然明白為什麼會叫作「給人勇氣的貓罐頭」,大概就是能勇敢地承認自己笨吧……
  

  「我可還沒說要原諒你,別想蒙混過去喔。」
  對我綻放的微笑,展現出不輸給太陽的耀眼。
  

  若是為了這個微笑,我一輩子當個笨蛋也無所謂。  

後記:

既認真又很隨便的同人作品,果然不吃個貓罐頭感覺怪怪的。

原本設定上就只有男主吃貓罐頭,然後複習原作的時候突然發現讓晴姊徒手開罐好像很有趣,我相信她應該是做得到的

本次在選擇題目上其實有兩種版本,一種是男主吃貓罐頭後得到勇氣求婚;另一種是男主不想當妻管嚴所以吃貓罐頭反抗。

但最後呢,因為求婚感覺太不正經所以放棄;妻管嚴的部分,複習的時候發現男主好像是抖M與原作設定不符就換掉了XD

剩餘的就沒有什麼好說的,就請既認真又很隨便的看待吧。

會說認真是因為裡頭無論是提到那款很難的遊戲、兩人吵架的理由、七大不可思議是從誰開始流傳的其實都有設定。唯一不認真的就是貓罐頭的味道,因為我真的沒吃過XD

我想吃,但是一直沒機會買回來吃。

不覺得很好奇嗎?貓罐頭的味道。


最後的最後說一點,那就是寫完才發現感覺不大像生日寫給自己的文章,反而更像是寫給半月(原作者)的XD

創作回應

~半月~
早上一覺醒來還真的是自家孩子揪團吃罐頭[e16]
有什麼事情搞不定,交給貓罐頭就對了(O
基友那不離不棄的友情讓當時的緒害怕極了(?

另外求婚的時間點在外傳中有提到,夢有興趣的話可以去看看唷[e5]
2020-12-22 11:11:57
懵夢
如果一個搞不定,可以吃兩個(O)
2020-12-22 19:21:16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我覺得寫得很好,每個人的個性與原作非常吻合,貓罐罐嘛...像是魚肉凍之類的口感吧。
我覺得晴姐確實可以徒手開罐XD
很精彩的故事,生日快樂,以及預祝聖誕快樂(。・ω・。)ノ
2020-12-22 15:11:16
懵夢
謝謝!

有這想法的果然不只有我嘛XD
2020-12-22 19:18:57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