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瞞著師姐娶妻】第27話 洞房花燭夜

里散 | 2020-12-21 07:00:03 | 巴幣 1798 | 人氣 839


  簡靜璃仍心存迷惘。
  
  葉永辰相貌英俊,道行在同齡人中屬於佼佼者,個性也並無頑劣之處,按理說她應該毫不猶豫,但她就這樣決定丈夫的人選,真的好嗎?既無長輩的意見,也沒有友人的祝福。她對葉永辰有好感不假,但是否深刻到能得長久,她並未知曉。
  
  就這樣懷著忐忑的心情,直到入夜。
  
  夜闌人靜,他倆待在屋內,只有紅燭的火光搖曳。兩人坐在床沿,相視無言。彼此都沒有經驗,也不知該如何開口,氣氛尷尬不已。
  
  不久前,葉永辰向林大夫借取些許紅布、紅紙,將屋內稍作佈置,算是有了婚房的簡單雛型。簡靜璃雖推諉說不需要佈置,眼裡的喜色卻是掩藏不住。儘管儀式簡陋,她也算是嫁人了。畢竟是女人一生中的大事,能不留有遺憾最好。
  
  他這份重視婚姻的舉止,令簡靜璃放鬆了許多,也才能放心地嫁給他。
  
  這途中的過程她並不想讓人旁觀,因此她特地製了一張封鎖靈體五感的符籙,貼在水想劍上。水兒雖然很不情願,卻也拿此法沒轍。
  
  紅色燭光之下,更襯出簡靜璃雪白細嫩的臉龐。她含羞帶怯的眼睛,嬌嫩的嘴唇,令葉永辰一時走了神。
  
  葉永辰深呼吸一口氣,重新冷靜下來。
  
  「有件事,我得與你坦言。」
  
  「怎麼了?」
  
  「我並非是陳立。原先的陳立早已死去,我叫葉永辰,是玄魔宗派的臥底。」
  
  簡靜璃聞言,卻不過莞爾一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原來是這事兒。」
  
  「啊?」
  
  「我可沒那麼愚笨,早就看出不對勁了。你和那妖女估計早已熟識,否則她可是出了明得心狠手辣,論你再如何俊美,她也不太可能對你一見鍾情吧。你便是傳聞中她窩藏的師弟吧?」
  
  葉永辰苦笑:「大致上沒錯,但能不能別用那個說法?」
  
  簡靜璃切了聲,說道:「你從前和她雙宿雙飛,我都沒嫌棄你是二手的,還不許我說幾句了?」
  
  葉永辰滿頭大汗,這話讓他怎麼接?沒想到她吃起醋來講話也這麼剽悍,和朱碧萱相比也不遑多讓。
  
  他只好轉移話題:「我們開始吧,首先要喝交杯酒吧?」
  
  「嗯,確、確實……」簡靜璃怯怯地說道。
  
  似乎想到了接下來要發生的事,她的臉頰泛起紅暈。她伸手拿桌上的酒盞,卻差點兒打翻。幸得葉永辰反應夠快,及時扶住,才避免了麻煩。
  
  「抱……抱歉,永辰師弟,我有點緊張。」
  
  「還叫我師弟?」
  
  簡靜璃腦子還懵懵的:「不然該怎麼叫?」
  
  「該叫相公了,不是嗎?」
  
  「咦……行、行吧。」
  
  簡靜璃臉色緋紅,吞了吞口水,許久才做好心裡準備,說道:「……相公。」
  
  「乖,娘子。」
  
  簡靜璃歪了歪頭:「總覺得聽來怪怪的。」
  
  「……同感。要不以後還是照原稱?」
  
  「我沒意見,反正不過是個稱呼。」
  
  葉永辰自己拿著一杯酒,另外一杯遞給簡靜璃。兩人胳膊緩緩交叉穿過,將交杯酒一口飲盡,結果酒味過嗆,簡靜璃連連咳嗽。
  
  而後,簡靜璃脫下鞋子,縮進了床褥裡,背對葉永辰躺下。她能感受到背後葉永辰火熱的目光。那和他往常雲淡風輕的眼神不同,此時帶著侵略性。平時若別人以這種目光看她,她只會感到不耐,此刻她卻只覺心慌慌的,一想到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便全身發燙。
  
  葉永辰才躺到她身邊,她的身體便僵直了下。他將臉靠上她的柔髮,稍作輕嗅。這種調戲般的舉動,讓簡靜璃更心癢癢的。
  
  簡靜璃轉過頭瞪他:「你、你快點!別磨磨蹭蹭的。」
  
  「行啦行啦,放輕鬆點,別緊張。」
  
  簡靜璃「呸」了一聲,說道:「你講得倒是輕巧,男人和女人能一樣嗎?我這邊可是很痛的。」
  
  「呃,知道了,我會溫柔點。」
  
  不多時,房裡傳出一聲痛哼,還有床塌搖晃的嘎吱聲響。一開始簡靜璃還欲拒還迎的,但在葉永辰的挑撥下,簡靜璃的矜持都丟棄了,如洪水一般洩出。
  
  清晨,陽光從窗邊照入,恰好曬在葉永辰臉上,令他清醒過來。他垂眼一看,見簡靜璃正依偎在他的懷裡,臉蛋紅潤,一副滋潤過的模樣。他揉著痠痛的腰背,迷迷糊糊地起身。初次雲雨,一不小心奮力過猛,下次得節制一些。
  
  而此時,簡靜璃也被他起身的動靜吵醒。
  
  她一和葉永辰對眼,嚇得驚叫一聲。
  
  「你、你你你怎麼在!」
  
  但等她腦中浮現出昨晚的旖旎場景,便想明白了。那令人沉淪的氛圍和快感,令她印象深刻。一想於此,她羞得將臉埋入被中。
  
  「看什麼看!」
  
  「妳昨晚態度可不是如此。事後就變得無情,可真是......」
  
  「別說了!」簡靜璃的聲音從被子傳出,聽起來悶悶的:「哎,累死我了,你可真會折騰,我得再睡一會兒。」
  
  葉永辰隨手拍拍她的臀部:「行,那我先起床啦。」
  
  簡靜璃臉從被子探出來,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她咬著嘴唇,眼眸帶著惆悵。即使兩人發生關係,他對她的態度依然隨意,留她自己一個人,一句關心的話也未曾出口,令她不覺得被珍惜。
  
  她恨恨地低罵一聲:「死沒良心的。」
  
  這時她的腦袋被用指節敲了下,「啊」地叫了一聲。
  
  葉永辰說道:「才第一天就咒妳親夫,妳想當寡婦是吧?」
  
  不知何時,葉永辰已回到屋內,手裡端著一碗藥湯。
  
  簡靜璃愣神一會兒,隨後展顏一笑,眉眼彎出弧度,但立馬繃起臉,嘴上不繞人,語氣冰冷:「還回來假惺惺做什麼?我早看透了,你橫豎不過是個吃乾抹淨便了事的負心漢。」
  
  「昨夜妳可不是這麼稱呼我的,我記得……」
  
  「別再提了!我認輸了還不成嗎!」
  
  葉永辰笑道:「好吧,放妳一馬。趕緊起床了,補補身子。」
  
  簡靜璃以手半支起身子,被褥微微滑落,露出女人的香肩和雪白的乳溝。
  
  男性的本能令葉永辰目光移過去。若是平時,他可能還會裝作君子移開視線,但以如今兩人的關係,他大大方方地觀賞,一副「我就是饞妳身子,不然妳能拿我怎麼樣」的態度。
  
  簡靜璃面色一紅,但轉念一想,昨夜該看的看過了,不該看的也一點不漏,她還有什麼好矜持的?便也沒多作遮掩。
  
  葉永辰一湯匙一湯匙地餵著簡靜璃。他們倆人溫存了幾許,氣氛融洽,過一會兒,卻有一道冰冷的女人聲音從門外傳來。
  
  「裡頭的狗男女,給老娘滾出來!」
  

喜歡記得訂閱、GP、留言!

創作回應

雪芽
開門查水表,我懷疑你違反師門規章。
2020-12-21 09:53:05
里散
被抓包了!
2020-12-21 12:20:25
亞嶸
查水表啦!!!
2020-12-21 10:01:23
里散
裡頭的人出來!
2020-12-21 12:20:44
KKTV
我好了ʕ•ﻌ•ʔ
2020-12-21 11:47:23
里散
我也好了
2020-12-21 12:20:49
Momosogood
終於等到你了O____o
2020-12-21 13:08:38
里散
哈哈哈抱歉久等了
2020-12-21 15:24:53
dale
想说因YQ关系,师姐们没钱罢工,只好去Q楼转职Q女M身赚Q了,没想到今天就上工了
2020-12-21 13:43:58
里散
2020-12-21 15:25:0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