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印度神話同人系列-賈衍蒂的任務(一)(52)

Cynthea | 2020-12-20 15:49:37 | 巴幣 4 | 人氣 158


  自烏嘉蒂被帶走賈安塔離開去打聽情況,時間已過了快三年。

  長年在封閉的天后殿門後等待,今天終於有了動靜,舍質一聞聲響,她便急著跑去,結果來的人,只有因陀羅。

  這不是舍質所預料的,太久沒見到這個無情的丈夫,舍質停頓了一下,可心裡十分著焦急想問她兒女的下落。

  因陀羅已久未見到舍質,他先一言不發地盯著她,看她身上華麗首飾全無,身上的衣物看來也是破破舊舊的,心裡明白她這個天后過的非常狠狽……只是她該死的絕色容顏,竟能半點不見衰老,反而增添幾分風韻了呢?

  舍質不知道因陀羅在想什麼,她只關心她的孩子,終肯先開口問他:「我的烏嘉蒂跟賈安塔,你把他們怎麼了?」

  因陀羅挑了一下眉,故意不說實話:「因陀羅尼(舍質被因陀羅取的名字,意為屬於因陀羅的),你想知道嗎?」

  舍質心裡很清楚,因陀羅不會平白無故來到這兒,現在又刻意拿她兒女吊她的胃口,他一定是又在謀畫什麼,要不就是想折磨她?舍質已在腦中預想好一些最壞的情況,好應付待會兒可能發生的任何事……

  因陀羅接著說下去:「妳暪著我,生下我們的女兒,難道我不能帶走女兒,享受一點父女時光?賈衍蒂也說了,很渴望當公主的感覺。」

  「賈衍蒂?」舍質不知道「烏嘉蒂」已被因陀羅改名。

  「我的賈衍蒂,是個不可多得的乖女兒,我不該因為她母親的過錯而冷落她,我把她該有的榮耀還給她!作為天界第一的公主,她有天生的權利與義務。」因陀羅驕傲說著,聽起來他是對賈衍蒂的存在充滿喜悅的,但舍質總隱約覺得不安。

  「若你真想彌補她,就不該禁止她來見她的親生母親,天帝因陀羅,儘管妳打算永遠把我困在這兒,也不能讓我的孩子不來見我!」舍質想不透他的真正意圖。

  「我把妳困在這兒?因陀羅尼,不是妳自負地想永遠靠自己活下去嗎?」因陀羅反過來責問她,反讓舍質微愣一下。

  因陀羅沒發現自己越說越生氣,接著說:「幸好我的女兒夠識時務,不像妳這愚蠢的母親,她知道自己的身分,該做什麼事,來爭取自己的權利。」

  舍質聽到此,突然反應過來,問起:「你讓她去為你做什麼了?我的女兒現在到底在做什麼?」

  因陀羅看著舍質緊張的樣子,才稍稍解氣,又回到那輕篾他人自負的神態,故作一派輕鬆地告訴她:「我為她,安排了一件婚事。」

  「婚事?我的女兒不過十來歲,妳急著要她嫁給誰?」任何一個疼愛女兒的母親都不可能捨得的,更何況烏嘉蒂從未接觸過外面的世事險惡,萬一她嫁的丈夫不好,那她這生就完了。

  舍質內心焦急,放下自尊,苦苦哀求因陀羅告訴她,因陀羅冷哼一聲說:「從來沒見過妳低聲下氣,看來妳骨頭也不是這麼硬!可惜,太遲了,因陀羅尼!」因陀羅轉過身,一眼就瞥見庭院中,那棵他送來的奇樹,他心裡明白,這麼多年它仍沒開過花,儼然一棵死樹,就跟這阿修羅女一樣,活該爛命。

  當因陀羅看著他處思緒飄遠時,說服不了因陀羅的舍質當下決定,看準時機,她持短刃快手向他劃去,因陀羅回過神閃過,舍質趁時躦往空隙,眼見就要逃出宮殿大門……

  下一瞬間,人高馬大的天帝看起來只稍稍揶動幾步,一個迅速的迴身,竟然輕鬆扣住欲逃跑的舍質,他強而有力的臂膀扣死在舍質的玉頸上,再用一手壓落她手上的利刃。

  那是在戰場上,能致人於死的技巧,現在他用在舍質身上,完全沒有憐香惜玉,他像厲鬼一般,薄唇貼近舍質的耳邊低語:「知道妳有小聰明,因陀羅尼,可惜太過花拳鏽腿……」他又再微微加重力道,舍質臉色發青,眼看快窒息時,因陀羅才鬆手。

  舍質大口喘著氣,臉色脹紅,趁她還在慶幸撿回小命時,因陀羅終於願意繼續說「賈衍蒂」的下落。

  「金星之主烏沙納斯,我想妳不陌生吧?他為了你們一族,竟然向苦修之主(濕婆)進行苦修,我們都以為他不可能完成這艱鉅的挑戰,沒想到,我們的人意外從他母親口中得知,烏沙納斯快回來了,而且必會帶回『起死回生』咒……天神有長生不老的甘露,阿修羅有起死回生咒,如此一來,阿修羅捲土重來的機會就有了!因陀羅尼,妳以為呢?」因陀羅特意問她,他好奇身為天后的阿修羅會怎麼回答?他要用她的回答來決定,她有沒有資格飲甘露。

  舍質以為因陀羅,在刻意為難立場尷尬的她,她猜想自己大概說錯一字,就會被冠上「通敵罪」,就地處斬也不意外。

  舍質喘著氣,用發白的雙唇緩緩說:「若他母親所言不虛,烏沙納斯能在短時間內完成苦修,表示他對咒語勢在必得,你想威脅他或是殺了他,恐怕會惹得三大神不滿(三大神有責任保護自己的信徒)。起死回生確實能為阿修羅帶來莫大利益……若你們想阻止他,恐怕只能選擇削弱他苦修的意志了。」這是唯一解法,所有有修行過的人都深諳此理,舍質沒必要隱瞞。

  因陀羅聽見這答案,感到稍微滿意,口氣和緩些,再告訴舍質:「我們有的是磨滅心志的手段,我想妳很清楚,不過狡猾的烏沙納斯下過咒,唯有自願的阿修羅能踏入他的苦修林,為他送吃食進去,而且一個人只能進出一次;光憑這點,不論我們有再多妙計,都奈何不了他,妳說,我們該怎麼辦?」

  「你們想說服一位阿修羅去干擾他的苦修?我還以為你們能想出什麼好方法。」舍質頓住,抬頭看向因陀羅,發現他的眼底有深意,仔細一想,大驚失色,她激動地摀住口:「喔不,我的女兒!」

  「妳父親死時,也不見妳這般傷心落淚!」因陀羅雙手交叉在前,一臉看好戲般看著眼前人。

  舍質聽見這個消息,啞口無言,瞳孔不自主放大,心疼女兒的眼淚流下,她死盯著因陀羅,沒有其他動作。

  因陀羅不知她打擊太大,走近大力搖晃叫她,他沒料到,當舍質再有其他反應時,竟是如普通女人樣,激動得搥打他說:「你怎麼可以隨意處置我的孩子,我什麼都沒有了,他們是我唯一有的!」舍質提著兩行淚,拳緊手心十分用力搥打這個狠心的丈夫。

  因陀羅反手抓住她兩手,大聲斥罵她:「這就是沒有權力的下場,因陀羅尼,妳不肯爭取自己的權力,所以妳的兒女就是犧牲品;賈衍蒂很聰明,她想著要讓妳有權力,所以她犧牲自己。」

  舍質聽不進去,氣得發抖,她落寞地垂下頭,痛恨這個世界的一切。
 
  因陀羅用力捧起舍質的臉,兩人對視,那張梨花帶雨的臉頓時噎住哭聲,他要她好好聽著:「賈衍蒂,讓世人知道,她是我因陀羅的所有物,為我所用……如今妳也該醒悟!」他突然抱住了舍質,依然是以王者的口吻說:「像個戰士一樣,去爭取妳應得的吧,因陀羅尼,別讓孩子們白白犧牲。」



註:
1.賈安塔:天帝因陀羅與天后舍質的兒子,在印度神話中鮮有他的介紹;著名事蹟為,與天女禁忌相戀後,雙雙被貶下凡,直到天女在凡間找到變成「竹子」的他後,兩人的罪才消除,回到天庭。

2.賈衍蒂:傳說金星之主烏沙納斯有一個阿修羅妻子,為他生下一個女兒;賈衍蒂貴為天帝與天后之女,因擁有絕世美貌,被天帝派去色誘烏沙納斯,阻擾他修行;但叛逆的公主沒按父親說的做,她盡心侍俸烏沙納斯,且愛上他;當烏沙納斯大功告成時,許她一個心願感激她,賈衍蒂只要求,與他做三年的夫妻。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