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嵐楓林-章32-封印解除

E.K | 2020-12-18 18:30:00





一回首,就見到兩位好友朝她走來,看來她們今日的課程也結束了。她朝她們揮揮手,見到了司玲身旁的人影,開心說道:「玄穎!你還好嗎?很久不見了。」
眼見玄穎他們來至她身旁,依舊那副可靠、溫暖、親切又人畜無害的鄰家大哥哥氣質,笑道:「多謝關心,別來無恙。」
「小燁姊妹,妳受傷了啊?!」響玥走進第一句話就是驚呼她的傷勢,隨後二話不說從自己口袋裡掏出一個精緻小藥盒,「我家傷藥這次一定能派上用場,我來幫妳擦吧?」
堂燁趕緊出手阻止已經將藥盒打開,要用手去沾藥膏的響玥,「不…不用啦~謝謝妳啊響玥,我自己擦就好。」
「鏡特使好好哦…」昊宇在一旁羨慕嫉妒恨,響玥從來沒這麼殷勤地對待過別人,他也好想要啊!
看著堂燁又是一身傷,卻又先是關心他人的模樣,司玲不自覺地苦笑呢喃出聲,「小燁妳一直都沒變呢…」
「蛤?」現場有點混亂,堂燁沒聽清楚司玲的話。
司玲露出笑容,「沒事沒事~」
「擦藥這種小事,讓身為守護者的在下代勞就行。」柚飛與蒼辛不知何時已來至堂燁身邊,柚飛順手接過響玥手上的傷藥,速度跟當初換下堂燁頭上的樹枝髮簪一樣,迅雷不及掩耳地就將傷藥溫柔地塗抹在堂燁淤青的手臂上,還側首問著響玥,「這藥膏可擦臉嗎?要是栗子頭嬌嫩的臉蛋過敏發紅了可不行啊。」
昊宇對眼前氣質出眾的護主狂人,莫名感受到一股惱火,說到護主,他才是開山始祖,這後生小輩怎能跟他比!
昊宇不悅道:「容家傷藥可是一技獨傳,更何況小月亮為了給時常大小傷帶在身上的鏡特使使用,已經調整過配方,在緊急無法外敷時,可直接溶成藥水喝下。擦臉這種小事,當然不在話下啊!」
「那就好、那就好。」誰知柚飛正眼也沒瞧昊宇一眼,專注在眼前堂燁身上傷處,溫柔哄道:「栗子頭,別動哦~我要擦妳眼下那塊淤青了。」
昊宇見狀頓時晴天霹靂,臉都黑了,心想:『竟然遇到對手了!是不可小看的對手啊!難道這就是長江前浪被後浪推的感覺嗎?!』
堂燁目光落向蒼辛,他輕輕說著眼底卻盡是柔情,「妳活下來了。」
「哈哈…沒什麼吧,老媽又不可能真把我殺了。」堂燁聽柚飛的話,站著動也不動讓他上藥,只有視線能移動。
蒼辛輕笑未語,于莉卻出了聲音,「不是唷,燁兒。我對妳的殺氣是貨真價實的,我把妳當可敬的對手啊~要是連我這關都過不了,之後面對鬼神即是以卵擊石,那我寧可先將妳打成半殘,也不願妳去送死。」
堂燁真是聽得啞口無言,心想:『我還自以為瞭解自己的父母呢,那老爸呢?這兩個會湊在一起,老爸應該也不是太正常才對。』
雖然于莉的話聽在她這個女兒耳裡相當毛骨聳然,但堂燁還是聽出了個疑問,「妳剛說鬼神?嵐楓林已經出現鬼神了嗎?!」
于莉正要回答,遠處就傳來帝尊駕到的報信聲。
很快地,帝尊身旁偕同一些人出現在他們視線當中,這些人裡堂燁立即認出了熟悉的面孔,「爺爺?老爸?」
兩群人碰面,帝尊笑語道:「哎呀,鏡家幾乎全員到齊啦?」
堂燁吐槽道:「爺爺,你怎沒帶奶奶過來呢?我們可以在皇宮裡拍張全家福啊。」
藍漪正色道:「妳奶奶跟紫星他們3個在部屬保護整個月溪村的結界,走不開。」
難得爺爺沒有嘻皮笑臉的,堂燁驚覺有什麼事態嚴重了,問道:「為何突然要架整個村子這麼大的結界啊?」
司玲臉色因心虛而顯得蒼白,玄穎則無奈地看著她,眼神透露著不捨。
藍漪目光轉向音國師,由他說明比較清楚,音國師點了下頭,朝她們3名菜鳥特使及時神將說道:「先前跟妳們提到未世一族,在將妳們召回的前半日,他已經破壞了鏡家先祖的封印。」
日衍接著說道:「封印裡的鬼神被釋放出來了,現在各地開始頻繁傳出萬物化魔的情事,極可能是鬼神在作祟。」
帝尊氣場平穩、不慌不亂地說道:「妳們3名是現任特使,受妳們先祖及嵐楓林的庇佑,鬼神就交給妳們了。分配到各地的影人小隊已來訊息,他們對付不了目前化魔的情況,我會採取藍漪先生的建議,將所有仍有時神將協助的天刑都安排至各地平定魔災,並會派幾名善戰的卸任特使前去支援妳們。」
堂燁見眼前老伯,國家已災情四起,且情況完全無法預期,但他仍冷靜沉著地接納意見、調配人力,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敬畏。
藍漪提醒3人道:「妳們只要往魔氣最強烈的方向尋找就行了,鬼神力量非同小可,萬事小心,千萬別戀戰。」
帝尊大手一舉,「孩子們,去吧。」
司玲跟玄穎二話不說立刻出發,堂燁首次見到玄穎的化身,是隻高大優雅的獵鷹。
堂燁覺得司玲反應很反常,立即對蒼辛說道:「蒼辛,快追上司玲。」
「妳這隻野馬給我等等!」堂燁被藍漪揪住後領。
「爺爺~幹嘛啊~」堂燁胡亂拍開爺爺的手,轉身嘟臉。
「小莉!聽說妳是小燁的武技導師?我就知道一般人不可能一次扛8袋米走2公里路回家的!」日衍立馬找老婆理論,「根本沒什麼好心人幫妳搬,對吧?」
于莉像個做錯事地孩子般低下頭的模樣,很難想像方才跟堂燁對招的那個恐怖又夭壽的女人是同一人,她無辜說道:「我也不敢相信阿日你的遲鈍沒有下限啊。」
阿日推推眼鏡,煩躁地抓了抓後腦杓說道:「妳我之間,還有什麼是我沒有發現的?」
于莉低頭玩著手指,小聲說道:「大概就是我和爸爸聯手讓你愛上我,然後結為夫妻吧。」
阿日聽後怒向藍漪大喊,「爸!!你都做了什麼啊!?」
藍漪嚇了一大跳,喊了回去,「還不是你小子遲鈍到自己對人家有意思還不自覺,我是推你一把啊!別亂潑髒水,死小子!」
堂燁垂頭喪氣地看著自家人這齣鬧劇,惹得音國師直搖頭、逗得帝尊笑呵呵。
「看著我。」阿日語調中藏著懇求,于莉再次直視眼前她的丈夫,仍舊與初次相見那般憨厚老實,卻意外地強壯可靠,她再次怦然心動。
阿日悲傷地開口說道:「初次遇見妳那天,也是騙人的嗎?也是設計好的嗎?」
于莉連忙搖手加搖頭地否認,鼻頭都急得酸了,「怎麼會!那是我在任務中受傷才倒在路邊的,我的傷是真的。但其實你接我回家後第二天就痊癒了,我只是…愛上你照顧我的無微不至,我想霸佔你的溫柔,所以才藉故一直待在鏡家,待在你身邊…」
「小莉…」日衍一把將于莉擁入懷中,兩人一同落下感動的淚水。
堂燁受不了了,轉向藍漪說道:「爺爺!你不會把我擋下來是為了讓我看這兩個人演的偶像劇吧?!」
「什麼是偶像劇?」藍漪一時不解,但很快地想起他攔下堂燁有其他事由,惱羞道:「妳啊!外國的書跟文化少學一點,多點心用在古文上吧~」
藍漪雙手很快地結了印,神情嚴肅說道:「小燁,我現在要解開對妳靈力的封印,經過了這段時間,相信妳對靈力的掌控已有一定的理解。妳與生俱來靈力強大,往後絕不可再使用『靈釋』這種無法收勢靈力的招式,否則一旦產生靈爆,只有粉身碎骨一途。」
「喂喂,爺爺,你這就好像騙我家裡破產,然後我一直過著拮据困頓的生活,結果是你偷偷藏了鉅額財富,然後現在發生戰亂,才拿出來叫我好好運用一樣。」堂燁扁眼說:「我從來沒運用過那麼龐大的靈力,怎麼可能一被你解除封印,就能運用自如勒?」
「我本來希望這輩子都不需要替妳解除封印。我多麼希望妳平凡無憂的快樂生活,但偏偏命運的重擔落在妳的肩頭啊!」藍漪老眼泛淚,他不忍告訴堂燁,此行有多凶險,這可能是他們爺孫倆最後一面。
藍漪深吸口氣說道:「小燁,妳可以的,對付鬼神,妳也必須可以。」
藍漪結印後劍指輕點在堂燁額上,瞬間藍光大作,現場吹起一陣靈力爆發引起的狂風,音國師及昊宇分別護著帝尊和響玥。
于莉倚著目瞪口呆的日衍,他沒料到藍漪會在這個節骨眼上將堂燁的封印解開,這無非是讓沒受過武器訓練的士兵,帶著一倉庫的毀滅性火力上陣,只有兩種結果,不是自傷就是同歸於盡。
蒼辛和柚飛也都被風吹退了好幾步,柚飛錯愕說道:「難道這才是栗子頭原本的靈力嗎?不可能吧!數百個經過上千年修練的精怪靈力加總也沒她強啊!」
蒼辛臉上浮現的是擔憂,殷切的目光注視著正閉眼試著適應強大靈力灌入身體的堂燁,喃喃說道:「這力量要是有一個閃失,她恐怕會──」
很快地,所有靈力都收入堂燁體內,她睜開眼,只感到頭漲漲的,也沒有其他不適,向眼前因擔心而雙眼垂成八字形的爺爺說道:「就這樣?」
藍漪鬆了口氣,叮嚀道:「妳在施展咒法的時候,要更加注意靈力投入多寡、好生調控釋放量,知道嗎?」
「好~~」堂燁抬頭看向天空,司玲已經變成天邊一個小黑點了,她立刻揮別家人,「我真的得走了!司玲一個人太危險了!」
說完,她伸手走向蒼辛並用眼神示意,蒼辛一接過她的手,一個公主抱往上跳躍,追了上去。
被丟下的柚飛邊抱不平邊跟上去,「喂!讓在下來當栗子頭的車伕啊!快把你髒手拿開,蒼辛!」
響玥也坐上昊宇化身的巨狼,與堂燁並駕齊驅。
帝尊也沒閒下,向音國師交代道:「請召喚師們開始傳送皇宮的訊息吧,希望能召集盡可能多的天刑加入這場戰局。」
音國師頷首後便隨即離去。
日衍和于莉來到藍漪身旁,日衍嘆了口氣說道:「老爸,你這把賭得可真大。」
藍漪一捋白蒼蒼的山羊鬍,堅定說道:「不解開封印要打倒鬼神,嵐楓林一點勝算都沒有。現在,也只能相信小燁跟另外兩個丫頭了。」
帝尊走近眾人,禮貌地點了下頭,說道:「嵐楓林需要3位高手的力量,不知是否願意助本帝一臂之力?」
藍漪抬起皺巴巴的手掌,「無須再說,讓我們加入吧。」
于莉豎起食指提醒道:「還有另外兩位導師,他們也一定義不容辭。」而後對丈夫露出天真的笑容,「對了阿日,其中一個是葉遙哦~記得你們以前常一起出任務欸,敘敘舊吧!」
「呵呵呵呵…」日衍無限苦笑,喃喃自語道:「不見面也沒關係啦…真的,相見不如懷念。」這種時候要再應付葉遙那惡魔般的毒舌及嘲諷,不如一刀讓他去了。
15 巴幣: 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