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魔法演武【序篇】第5話:在那谷底

剎那之間 | 2020-12-17 22:28:51


沉沒在絕望中時
請抬頭
背對黑暗,把視線對著光
 
 
==================================
前情提要:不會魔法的青年,布萊茨在與古代種『獅虎』的激戰之下命懸一線,在趕來相助的凡與茱莉的治療之下才得以僥倖生還。
 
在與兩人交談之下,布萊茨得知自己無法使用魔法有兩種可能。並還有希望可以成為魔法師。
 
當晚,眾人安眠之時,布萊茨感受到屋外的危險氣息,為了保護救命恩人,他不顧危險奪門而出……。
 
✞✞✞
 
 
走了約莫百米,一處廢屋的角落有道影子。同一方向也傳出掘土的聲音。雖然從黑影並不是特別巨大,但布萊茨不敢鬆懈,從另一處繞道黑影的身後。
 
倏忽,黑影察覺到似的回頭。陰寒的雙目死死盯著布萊茨。
 
「人?!為什麼人要挖土?」雙方四目相對,青年立刻意識到對方的真面目,是與自己一樣有血有肉的人類,行徑卻相當怪異。
 
「咿……咿哈──────!」對方扯開破嗓,發出了尖銳又汙染內心的狂亂笑聲,逕直向布萊茨衝來。
 
「我操!」布萊茨大驚,後退兩步準備拔劍,身後的雜草卻突然發出啪擦啪擦的聲響。青年連忙回頭以餘光警戒,黑影卻已經衝至他的身前,死死的揪住了自己的衣領。
 
「呃……唔……嘖……」隨著對方力道的持續加大,領口勒緊的壓力讓布萊茨愈感難受。
 
青年伸出右手,艱難的抓住對方的手臂,試圖讓對方的力道減輕下來,讓自己不至於無法呼吸,左手則死死握住劍柄,卻遲遲不願出鞘。
 
經過雙方近距離接觸,布萊茨已經完全看清了對方的樣貌。
 
抓住他的是一位臉上已顯皺紋的中年婦人,雖然嘴角狂笑著,但臉頰上卻佈滿了蛛痕般的淚水,似是已經哭了許久一段時間。眼眶泛滿血絲、滿面塵土,看上去甚是揪心。
 
婦人抓住青年的雙手雖沒有鬆開的跡象,但畢竟已經年邁,與青年力壯的布萊茨一翻拉扯下來,早已顫抖不已。
 
要拔劍對付這樣一位無助的人,布萊茨實在是辦不到
 
「兒……」又過半晌,婦人終於緩緩開了口。
 
「什麼?」布萊茨眼見交涉的機會來了,趕忙問道。
 
「我…我的兒子…在哪裡……?」婦人扯著因為嘶吼和哭喊而早已沙啞的嗓子開口說道。
 
「兒子…我有您兒子的下落!」這是謊言,迫不得已的。兩人素未謀面,布萊茨怎麼可能有對方兒子的消息。但此刻自己已經呼吸困難,既然已經摸清對方的來意,先將情緒安撫下來才有溝通的可能。
 
「兒子,我的…我的好孩子……」果然,婦人緩緩放開緊抓的手,身軀頓時脫力、癱了下去。
 
「您的兒子長相如何,去了哪裡?可以告訴我嗎?」青年趕忙扶住對方詢問道。
 
「他…他只在前幾天說…早上在這個城鎮有委託,就完全沒有消息了,我找了他好久…好久…」婦人說完這句聽上去並沒有什麼幫助的情報後,又開始了喃喃自語。手還不自覺的繼續向下掘土。看來精神早就到極限了
 
「您的丈夫呢?沒有一起來嗎?」雖然對方有些語無倫次,但『委託』二字一出,布萊茨就明白了。對方的兒子大概就是前幾天獅虎討伐隊伍的成員。但除了他以外,其他大部分成員都已經遇難了。
 
就算自己拿命去賭,換到一個小隊的撤退機會,當中也沒有人長相跟這位婦女相似。
 
『他去世了』這件事實,青年又如何忍心在這時說出口,只能顧左右而言他,稍微轉移對方的注意力。
 
「我的老公…他說…讓我先來找,他相信我…一定能找到…然後就去…大城鎮了…」
 
「嘖……」布萊茨的眉頭深深皺起,婦女絕對被丈夫拋棄了,男子甚至還殘忍的哄騙對方,想找個理由讓婦女在這裡。不被任何人知道,孤獨的死去。
 
他暗暗咒罵婦女丈夫的無情,卻又不由得哀傷起來。自己也未能拯救任何討伐隊的人,連保住自己小小的一條命都必須費盡一切。最後還是靠他人的幫忙才成功存活。在這種紛亂的時代,無力的弱小生命連生存的餘地都幾乎不剩。
 
「他……」在婦女殷切期盼的目光下,青年乾澀的嘴唇張了又閉,閉了又張。時而咬唇、時而咬牙。唾沫吞了一口又一口,卻遲遲無法,也不願說出真相。
 
「他……在城鎮東北的聚集地裡。」又掙扎了片刻,布萊茨還是做出了抉擇。
 
東北是城鎮本來的避難處,如果還有人沒有撤離,一定都在那裡了。自己沒有任何能力幫助對方,起碼交給還有餘力的人吧。抱持這樣的想法,布萊茨給出了違心,但帶著善意的謊言。
 
「謝謝…謝謝你啊,謝謝…」婦人聞言立刻驚起,頭也不回的往彼處去了。
 
「唉……。」布萊茨整理好領口,心情沉重的目視她離去,依舊難掩內心的哀傷。
 
「辛苦啦。照顧老人家。」
 
「你們…沒睡?」身後傳出熟悉的聲音,布萊茨猛然回頭,凡與茱莉正在身後看著他。凡正手持武器,將其扛在肩上、茱莉則還是那笑臉盈盈的樣子。
 
「有睡啊,但是你開個門那麼大聲,誰還睡得著啊,戒心那麼低早就被幹掉啦。」凡大笑著搭上布萊茨的肩。
 
「很好,你合格了。」
 
「合格?什麼意思?」青年不解。
 
「那個老人家,換做是我們也會這樣做。」凡盯著對方離去的方向說道。
 
「太多了,這種絕望的人。也不可能遇到一個救一個,這樣自己很快就撐不住了。」凡邊說,邊伸了個大大的懶腰。
 
「我們指引就好,剩下交給擅長這方面的人吧。這才是最好的。」茱莉走近兩人的身旁。
 
「嗯……。等等,不對,那你剛剛說的合格是什麼意思?」布萊茨沉重的心情稍稍放下,隨即疑惑道。
 
「啊,那個啊,你沒有傷害那個老人家,所以合格啦。」凡一派輕鬆的回答。
 
「蛤?」
 
「看過太多了。」凡望了眼不忍繼續這個話題,頭微微別過去的茱莉。
 
「自己受了創傷,就嚷嚷著要報復世界的人。我不會讀心,所以不敢保證你會不會變成這樣,如果你也是的話……。」凡說完,舉起手上的長槍。
 
「就在這裡解決掉你。」
 
「……!」布萊茨確實感受到對方的態度是認真的。不由得肅然起來。
 
「不用擔心,說是這樣說。我到現在也還沒動手過。還沒遇到過時機。」凡看到布萊茨那嚴肅到極點的表情,收起武器,像個惡作劇成功的孩子一樣笑了起來。
 
「靠,別嚇人啊。」心情這般起起落落,換誰來都受不了。布萊茨忍不住朝著對方埋怨起來。
 
「再說了,那個阿姨都不一定能獲救呢,你結論下的太早了。」
 
「不」凡自信回道。
 
「她已經得救了。」茱莉與凡異口同聲說。
 
「哪來的自信,這麼肯定?」
 
「會長會去那邊一趟,接還沒走的人。」凡示意二人往他們先前歇息的房屋移動。
 
「他可是魔法專家啊。知道一些洗掉不好的記憶的方法。所以才說要交給擅長的嘛。」
 
「也好。」既然婦女已經被丈夫捨棄了,忘了也好。起碼還有重新開始生活的希望。想到這裡,青年的心情終於開心起來。是啊,獲救了就好,一切的努力不會是徒勞。
 
「操,還不都是那個臭四眼仔。不然這村子都能保下來的,事也沒那麼多。」走著走著,凡突然碎念了起來。
 
「四眼?這人確實不是什麼好東西。是他在搞破壞?」特徵一出,布萊茨馬上反應過來,是常常跟著村長,讓村長很信任的委託中間人,這次討伐就是他經手的。難道村長會突然撤退,就是他在從中作梗?
 
「是啊,現在他大概在帶著那老村長吃好的喝好的。欺騙他這次撤走是正確的選擇吧。」三人行至屋前,凡忍不住又踹了牆壁一腳。這下道好,房屋直接少了一角,確實是好腳力。
 
「村長也是老人家了,這輩子沒享受過什麼富貴,一誘惑馬上就承受不住了。看看他身上那件大衣,貴得很。」踢完一腳凡還不甘願,抓起落在地上的一顆大石又要砸向窗戶。
 
「明明獅虎討伐完,附近就沒什麼古代種了。」
 
「別這樣,凡。我們還有東西在裡面啊。」茱莉終究還是按捺不住了,伸手跩住凡喊道。
 
「古代種……對」布萊茨沒搭裡兩人日常的打打鬧鬧,思考起自己當出奪門而出的理由-那詭異的視線。雖然事後得知聲響是婦人發出來的,但她也不至於給人這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那會是什麼東西?
 
「布萊茨,喂,布萊茨。」耳邊的聲聲叫喚讓他回過神來。
 
「你幹嘛,哪有人站在門口發呆的。」
 
「也沒有人在門口砸東西吧,好意思說我。」布萊茨好氣又好笑的回了句,沒有把剛才的疑慮提出來。既然凡和茱莉有醒過來,也沒察覺出那道視線,大概自己也不用多慮了吧。
 
「拿著吧,這是酬金,裡面是金幣喔。」凡向布萊茨拋去一個布袋。
 
「還有酬勞?中間人都跑路了不是,哪來的?」青年隨意伸出手接過袋子,既然是金幣,那大概不會重到哪去,中型委託也不像大委託那麼多錢。
 
但那也只是一般情況。
 
「嗯?啥?」布袋的重量遠超他的想像,一伸手居然沒接好,掉到地上發出清脆的噹啷聲。
 
「金幣?你在逗我?這又不是什麼大委託,能拿這麼多金幣?」
 
「會長在路上堵到了眼鏡仔的小弟,正準備拿著黑錢落跑呢。就全部攔下來,發給村民跟當酬勞用了。反正那些鱉三,吃幾拳就怕了。」凡扳了扳自己的手指,得意道。
 
「哈……。」布萊茨看著他那似乎”大展身手”過的得意臉,就知道鐵定不可能只有”幾拳”而已,人是不是還活著都不知道了。但也懶的管那麼多了,就當這幫人自找的吧。
 
布萊茨將目光投向遠方的樹林,若那詭異的視線不再出現,今晚總算能安寧下來了。
 
 
✞✞✞
 
 
布萊茨視線的彼方,幾隻古代種老鼠正四處亂竄著,啃食著獅虎一戰留下來的殘骸。倏忽,一條酷似蠍子尾巴的物體飛速刺進了古代種鼠的體內。可憐的小生物只掙扎了不到數秒,便被完全吸乾,只剩下外皮與骨頭。
 
尾巴的主人是一名穿著獸皮衣,身型壯碩的男子,正隨意的坐在樹下。在他旁邊矗立著一具乾屍,從屍體身上披著的昂貴大衣來看,這具遺體竟是凡口中的老村長。
 
「他媽的,臭眼鏡的品味真差,選的這個祭品還沒有這幾隻老鼠好吃。」男子收回尾刺,向旁吐了口唾沫,狠狠咒罵起來。但還沒等罵完,他卻突然捧起自己的右胸哀嚎起來。
 
「啊──好燙──好痛,我操啊──!」究竟是何種疼痛,能讓一名無比壯碩的男子滿口粗話,倒地翻滾起來,無人能知。
 
「只看了一眼,你給我的那些傷就能痛成這樣,好啊,給我記著……你留下來的一切,我會全部踐踏輾碎給你看。」男子惡狠狠的詛咒道。
 
「懷──亞──特────!」
 
 
 
 
 
次回,青年迎來全新的起點!
 
未完待續
 
 
✞✞✞✞✞✞
筆者的話:
 
大家好,我是剎那之間,才說完要周三日更新,結果我又沉沒了半年,真是萬分慚愧。
 
在半年前,筆者著手撰寫續篇之時,忽然又發掘到了編排的許多不足之處,連忙回頭惡補創作知識與重新編修,等回過神來又到了這種時候。
 
重新審視自己的大綱,與半年前相比幾乎是完全不同的作品了,這些日子以來,筆者吸收了不少新知,將不遺餘力將其完全發揮在作品之上。
 
為了反饋一直以來等待著的讀者們,筆者在這一周內會將手上的積稿都放出來,約五篇,一次給大家看個過癮,往後希望能按照原先所說的,在周三日更新。
 
魔法演武回來了,筆者沒有放棄,只是不斷嘗試著突破。
謝謝大家

251 巴幣: 1232

創作回應

踏上時間洪流的voyager
考完大考後有時間來補看了w
真希望我也能寫出這種好文章
2021-01-26 22:13:0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