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一章 【流亡神族】- Remaster

東堂隼人 | 2020-12-17 15:59:16


  【虛空戰記】第一集 第一章 【流亡神族】- Remaster
 
  (七年後)
  虛空曆一三四三年 十一月 十五日
  【Z軸中線】下方
  【宣教特區】外圍
  【尤哈因】平面附近區域。
 
  【大靜止帶】
  虛空氣流線的末端區域。
 
  所有失去動力的物體,大至虛空戰艦,小至一顆彈頭,如果漂流的過程沒有遭到電漿雲的焚燒,最後都會被虛空天氣系統的永久氣流線推到【大靜止帶】。
 
  一言蔽之,船艦的墳場。
  也可稱之為虛空的垃圾場,拾荒者的樂園。
 
  在【大靜止帶】的寂靜之中,一台九百米長的虛空戰艦,用異常的低速,緩慢的向東方前進。
 
  巨大磅礡的白色艦身佈滿了斑駁的銹斑和脫漆,原本在艦身腰線上的飾金護板出現清晰可見的彈擊痕跡,雙層主炮的旋轉塔裝甲也出現凹痕。
 
  但一千毫米的重艦炮用驚人的口徑讓人忽略了下方那微不足道的傷痕,歲月在炮體上鐫上印記,但絲毫不減它懾人的氣勢。
 
  超過二十個魔法刻印環繞在炮身之上,對艦炮略有研究的人一看便知,這是【創世教派】的艦載兵器,【魔動旋膛炮】。
 
  看來這艘巨艦已經遭遇了數場戰役,彈痕四佈,但苦無機會整修,如同無家可歸,四處漂泊的隱者。
 
  然而,艦身號碼和底部的淡金色龍紋飾板靜靜的透露了它原本的尊貴身份。
 
  〈CR-BV-002〉
 
  【創世教派】所屬,【靜龍級】虛空戰艦第二艦【醒龍號】,三大【君主艦】之一。
 
  經過多次改裝,虛空歷史上唯三的【千年戰艦】,艦齡超過千年。
 
  淡金色的長形龍紋則代表它是【創世教派】的【光榮戰艦】。
 
  這是戰功彪炳的功勛艦獨有的殊榮,【創世教派】千年歷史來也僅有十來艘【光榮戰艦】。
 
  只是,現在的【醒龍號】,已經完全褪下昔日的榮耀和風采。
 
  就如同艦首處的“斷頭龍”圖騰,雙頭龍的右首被削去,雙翼和身體則遍滿了大小不一,漆黑混濁的污漬,像一條身負重傷,瀕死的巨龍。
 
  現在的它,不再是克羅諾斯的【君主艦】,而是成為虛空掠奪者的頭目艦。
 
  而這群新崛起的虛空掠奪者,同行的掠奪者稱他們為【龍爪幫】。
 
  他們則自我謔稱為……。
 
  【流亡神族】。
 
  §
 
  【醒龍號】 
  〔龍艙〕
 
  這裡是【醒龍號】的艦尾,百米寬、三十米高、兩百深的寬廣空間。
 
  照明不足使得整個艙室看來很灰暗,一半的壁燈失去了原本的功能,明亮和熄滅的壁燈交錯成不均勻的光影,數百個臨時安裝的掛燈隨著艦身的擺動在搖晃著,螢光熾熾。
 
  過去【創世教派】倚重的空中武力:【龍殿衛士】和【音速龍】的起居中心就位在這個尾部艙房,因此這裡也有個合適的暱稱:〔龍艙〕。
 
  昔日的巨大乘客早已失去蹤影,僅剩它們的舊主:殘存的【龍殿衛士】們,靠著捲煙、烈酒、和〈黑蓮花〉,在恍惚中回憶起,自己和過去的坐騎,在虛空中征討沙場的時光。
 
  雖說神人不會上癮,但這三個玩意早已變成【流亡神族】消耗量最大的軍需品。
 
  在〔龍艙〕的一隅,有一個用數十個貨箱堆起來的臨時祭祀台,高度大概到成人的胸口,灰色的成堆貨箱上放了一個三十公分高,一尊呈象牙白色的女神像。
 
  兩隻混了花香的爉燭閃著火光,橙紅色的光線投射在女神像中,營造出神聖之域般的氛圍。
 
  女神像戴著頭巾,身穿外肩衣,左右手的掌心置於胸前,上下相對,中間的空間有一個半個胸口大的圓球。
 
  所有已知平面的居民都知道,這是【虛空之母】的神像。
 
  一盞乾淨的白瓷碟盛滿各色不同的花朵:日冕百合、桔梗、鳶尾花,整齊的排列在瓷盤上。
 
  據說【虛空之母】喜歡花朵,那是各種生命繁盛的象徵。
 
  祭祀台前,一個健壯的男子,用高跪姿,兩手合十,低頭念著禱文。
 
  §
 
  虛空浩瀚,請母親予我一道光,才知方向。
 
  平面無盡,請母親予我一盞燈,才知何鄉。
 
  炙日燒灼,請母親予我一杯水,才知清涼。
 
  霜夜凍寒,請母親予我一碗湯,才知溫暖。
 
  請母親右手牽著我,走向財富、名望、昔日的家鄉。
 
  請母親左手護著我,遠離巨鮫、皇蝶、深淵的新娘。
 
  讚頌【虛空之母】!
 
  §
 
  「休息一下吧,我相信【虛空之母】已經感受到你的虔誠了,但她會不會庇佑虛空掠奪者又是另一回事了……。」
 
  另一個男子走近,和禱告男子穿著同款的白底飾金盔甲,肩甲上的階級章,三個金黃龍翼紋,代表他是昔日【創世教派】的一級百夫長。
 
  右手握著一瓶白酒,左手則疊了幾個酒杯。
 
  白酒瓶身附著一張金箔,印著一條圈成圓形的銜尾龍,龍身上繞著十二朵風鈴花。
 
  這是【滝川家】的家徽,已知平面中執牛耳的酒商,也生產煙品。
 
  〈汐美人〉,酒的名字,一口千金的佳釀。
 
  §
 
  「這是上一趟任務的戰利品?」剛在禱告的男子向女神像合掌後起身,轉身接過酒杯。
 
  「是呀,就是那台武裝商船上的東西,這麼貴的酒居然載了一整船,怪不得上面裝了四具垂直導彈發射系統來保護商品。當四枚反艦飛彈直衝而來的時候,我還真的有點吃驚!」
 
  二個百夫長找了另一側堆起來的貨箱坐下,恰好當成酒桌和椅子。
 
「【虛空之母】不喝酒,第一杯你的!」
 
  執酒的掠奪者,過去的【龍殿衛士】百夫長,西拉斯,轉開瓶蓋,將透明的醇液倒入同僚的杯中,濃郁清甜的酒香從瓶口溢出,帶著誘人的芬芳。
 
  接著,西拉斯放了三個杯子在桌上。
 
  「第二杯,給棄我們而去的神主,克羅諾斯!」
 
  「第三杯,給我們的老夥計,【音速龍】!」
 
  「第四杯,我的!」西拉斯將手上酒杯倒滿,杯中倒映著〔龍艙〕中搖曳的燈光。
 
  「乾杯!」
 
  「乾杯!」
 
  空氣中傳來三個撞擊聲,連神主和【音速龍】的酒杯也敲了一次,兩人一飲而盡。
 
  「不過這口酒,代價真的蠻高的………。」百夫長威斯特向彼此各倒了一杯,雙眼看著自己杯中的倒影,憂慮的眼神一覽無遺。
 
  「只能說我們上陣前忘了禱告,天曉得三百米長的中型運輸艦居然有安裝導彈垂直發射架,而且儀裝的還是集束型反艦飛彈……。」
 
  「這種彈頭貫穿不了艦體,但專門用來癱瘓外層的武器系統……換個角度想,【醒龍號】只被命中一發就不錯了……。」
 
  「可是【醒龍號】的正軸矩陣雷達受損之後只剩一百五十公里的偵搜範圍,我們現在就跟半瞎的千歲老人沒有兩樣。」
 
  百夫長威斯特的憂慮是有道理的,一般的戰巡艦至少都有三百公里以上的偵搜範圍,【醒龍號】現在只剩一百五十公里,如果這時敵方船艦找到【醒龍號】,被預先攻擊是意料之中。
 
  「所以殿下才會決定冒險前往【尤哈因】,據說那裡現在停留了一群從【珊瑚海】逃出來的艦艇工程兵,專做黑船的整修生意。」
 
  西拉斯把酒杯擱下,拿出了兩隻〈貝煙〉,點了起來,遞了一支過去給威斯特。
 
  〈貝煙〉,【滝川家】另一個知名的商品,將煙絲塞入長型螺旋貝而製成,據說點燃時的煙香會混合海風的味道,大受歡迎,價格不菲。
 
  也是掠奪來的贓物。
 
  威斯特先端詳了一下〈貝煙〉上的花紋,回想著自己最後一次見到海洋是在那一個平面、那一段時間。
 
  最後,豪邁的吸上一口,煙味混著鹽味,在肺中擴散開來。
 
  §
 
  半响後,威斯特想起一件自已想問的事情,將肺中的白霧吐盡後,開了口:「西拉斯,我很好奇,【尤哈因】……現在還能住人嗎?」
 
  「不知道………。」
 
  西拉斯聳聳肩:「當年【舊教】和【光明之徑】結盟後,反攻的第一戰就是攻打【尤哈因】。」
 
  「據說那魔女進入平面之後,整個【尤哈因】的建築連一面完整的牆壁都沒有,二小時後就被攻陷了………。」
 
  「因為這種戰慄性的結果,原本在【舊教】和【新教】中搖擺不定的中立平面立即就向【光明之徑】輸誠了。」
 
  「加上原本就支持她們的商會,【舊教】當時居於劣勢的戰況立即扭轉,三個月後,【神主戰爭】就結束了,然後……。」
 
  「然後就那魔女的刀就指向我們了……。」
 
  兩人不約而同的吐了一口長氣,帶著深沉的無力感。
 
  「不過【尤哈因】有一批可以修船的艦艇工程兵,這消息那來的?」
 
  「我手下的神眷,卡茲爾帶回來的消息,要找他來問問嗎?」
 
  「好呀,反正抵達【尤哈因】還有一點時間,聊聊也好。」
 
  §
 
  西拉斯把頭轉向龍艙的另一側,一群士兵圍在那裡玩著撲克,金幣、銀幣、和鎢幣散落在四個角落,賭注不小。
 
  【創世教派】統治虛空超過千年,虛空居民從生活、信仰、娛樂都深受其影響,連士兵手上的撲克也不例外。
 
  一副五十四張,四個花色各十三張,加上兩張領主牌。
 
  四個花色為凍寒之月/風暴之月/融雪之月/春曉之月,代表克羅諾斯的子女們。
 
  最大的牌數字是“零”,代表克羅諾斯本人,圖案就是他的象徵雙頭龍,所以這張牌也稱為龍牌或神主。
 
  人頭牌則代表數字“十"、“十一”、“十二”,圖案分別是“艦長”、“龍殿衛士”、“艦政司祭”,【創世教派】虛空艦隊的三大主官。
 
  一頭棕髮的年輕小伙子一臉興奮的看著手上新發到的牌,不由得吐出一聲:「這下我發了!」
 
  四張牌角露出數字“零”,這一手牌幾乎都是龍牌和人頭牌。
 
  「卡茲爾!」西拉爾舉高手,打了個响指,金屬指套迸出清脆的聲音,玩牌的士兵們每一個都注意到了。
 
  「呀……。」卡茲爾注意到自家神長的呼喚,再看著自已手上的牌,一臉無奈。
 
  他今晚手氣不錯,再贏這一把,等下次戰艦回基地後,他就可以去溫柔鄉找自己的老相好,好好廝混一個星期了。
 
  「找個人來接這副牌……。」沒辦法,神長是比父親更有威嚴的存在,卡茲爾蓋住牌,快步走向西拉斯。
 
  §
 
  【創世教派】的神主,克羅諾斯,在他統治虛空的歲月中,無數的神人由他手中創造出來,這些神人們擁有永恆的生命,統稱【創世神族】。
 
  他賦予這些神人“百夫長”的軍銜,並指派一群凡人成為其下屬,神人名為“神長”,凡人則是他的“神眷”,如同平面領地中的貴族和侍從的關係。
 
  神人和其神眷有著非常強的羈絆。
 
  除非戰死,神人是永生的存在。而他們下屬的神眷是凡人,會經歷生老病死。
 
  也因此,神眷接連幾代,都會服侍著同一名神人,年輕者會跟隨神人出征,年老者會被神人安頓在克羅諾斯賜予神人們的領地,在那安享晚年,直到【游鯨】到來,引導他們的靈魂前往深淵的那一天。
 
  神長有義務照顧自已的神眷,而神眷有義務服侍神長,這樣的主從關係成為【創世教派】的軍力基礎。
 
  §

  一級百夫長西拉斯看到自家神眷活蹦亂跳的模樣,不由得會心一笑。
  就在那一瞬間,他的思緒彷彿被拉回到過去,那光榮帝國還未殞落的時光。
 
  §
 
 
 
 
 

159 巴幣: 1150

創作回應

虚ろな光
我來啦 哇嗚 這設定得很詳系呢 是說創世教派的主力應該就是那些星艦吧 雖說本篇這艘已經退役

然後那個虛空之母 不知為何感覺有點對應著深淵新娘@.@(個人感覺)
2020-12-24 17:34:49
東堂隼人
嗯,過去【創世教派】的戰艦走的是巨艦巨炮主義,這個橫掃已知平面的優勢在【黎明島戰役】時被【蝶后】所率領的虛空航母艦隊痛擊,以高機動性的戰機攻擊緩慢的戰機和速度略遜的【音速龍】,導致三百萬部隊陣亡(相當於創世教派當年一半的軍力】,這個設定的背景就是反應二次大戰中航母崛起後造成五萬噸級以上的戰艦沒落的歷史。
2020-12-24 17:53:11
東堂隼人
【深淵新娘】在設定中是【深淵之父】的女兒,雪菲拉被稱為【深淵新娘】是由於【尤哈因殲滅戰】中不留任何活口的結果,代表她和灰色童話的【深淵新娘】一樣,所到之處無人能夠存活。
2020-12-24 17:59:35
虚ろな光
原來 沒想到在這個設定裡有這樣的意義 。

嗯...那麼這個深淵新娘就跟虛母無關囉。呀 我慢慢補 總有一天 我會看到故事的全貌WW
2020-12-25 12:31:26
東堂隼人
好的, 屆時有任何需要改進之處, 再請小光提醒
2020-12-25 12:37:30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