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虛空戰記】第一集 序章【深淵新娘】-Remaster

東堂隼人 | 2020-12-17 15:54:43


  【虛空戰記】第一集 序章【深淵新娘】-Remaster
 
  虛空曆一三三六年 一月 十五日
  【Z軸中線】下方
  【循環教派】領域
  【尤哈因】平面穿越點 
 
  凍寒之月的低溫噴流在鋼鐵構成的巨大兵器上覆上一層薄霜,冰冷的夜風吹過陸基導彈發射管的隙縫,奏起類似銅管笛的高頻旋律。
 
  探照燈劃過長程預警雷達的表面,在夜空中反射出一抹銀光,閃爍不定的警示燈似乎怕被人們遺忘,不間斷地用鮮紅的顏色去挑撥著哨兵們的視神經。
 
  這裡是【尤哈因】平面穿越點前方,第四號虛空警戒基地,【鐵壁之都】的前哨站。
 
  §
 
  「呀嗯───────────!」在哨所內,一名漏夜值勤的貓人哨兵抵擋不住疲憊感,對著抗炸玻璃打了個大哈欠,鮮紅色的舌頭在兩排牙齒中間來回擺盪。
 
  他想像著自己是條夢魘龍,正不斷地對玻璃進行噴吐攻擊,吐出的暖氣在冰冷的玻璃上凝結成一片不規則的霧氣。
 
  百賴無聊的夜哨總是得找點事情打發時間,畢竟收音機只有不斷地重複代理神主的精神講話和早已聽膩的老歌。
 
  『所有【新教】的弟兄們!我們勝利在望──────────!【創世教派】神主林汀殿下已經同意協同我軍對北方戰線進行包圍攻擊!不出幾日!瑪都因身上的那層皮就會被我掛在【神都】的大門上!』
 
  貓人哨兵很想把收音機直接關了,但拒聽神主的廢話可是違抗軍令。
 
  換個角度想,這連綿不絕的廢話至少可以讓自己不會打嗑睡。
 
  一會,貓人哨兵聽到下面的鐵梯傳來沉重的腳步聲,立即挺直腰桿,故作精實。
 
  一名高達一米九的黑色虎人,穿著軍用大衣,邁著稍顯疲憊的腳步,走了進來。
 
  「晚安!猛牙少校!」貓人哨兵立即舉手行了一個齊眉禮。
 
  「例行查哨……。」虎人也回了一個齊眉禮。
 
  「還有這個……。」粗壯的手臂隨後從懷裡掏出一瓶烈酒。
 
  「猛牙少校,這不好吧……。」看著這琥珀色的液體,貓人哨兵揚起一邊的眉毛表示遲疑,但頭上不斷晃動的耳朵出賣了他。
 
  「這個基地就我最大,有什麼好不好的?」虎人找了張堅固的鐵椅坐下:「又不是第一次了……。」
 
  貓人哨兵立即恭敬的拿了兩個四角杯過來,順便拿出自已私藏的肉乾和漬物當成下酒菜。
 
  杯觥交錯後,兩人完全忘了階級禮儀,天南地北的聊起來。
 
  §
 
  「猛牙大哥……你覺得【神主戰爭】還要打多久呀?」滿臉通紅的貓人,一邊搖著酒杯,一邊問著。
 
  「快了啦……,現在瑪都因的軍隊只剩下不到三十萬,等到我們跟【創世教派】聯手進行包圍戰後,三個月內應該就結束了……。」虎人津津有味的咬著肉乾,又下了一口酒。
 
  「有流言說他們好像跟了一個新興教派聯手……叫什麼光明……!?」
 
  「你是說【光明之徑】……!?」
 
  「對對對……【光明之徑】!」
 
  「不用擔心啦!沒沒無聞的小教派,不值一哂……!」虎人噴出一口不屑的哈氣聲。
 
  §
 
  這時候,虎人突然注意起貓人背後的書架,有本銀皮書放在書架的一隅,顯眼的書皮攫住了他的目光。
 
  壯碩的虎人撐起身子,搖搖晃晃地走向書架,拿起那本有著華麗封面的銀皮書。
 
  加上浮雕彩繪的封面上,是一個穿著黑色新娘婚紗,左手拿著黑色薔薇捧花,右手持著一把銀色巨鐮的美麗女孩。
 
  「【深淵新娘】……?」
 
  虎人瞇起眼睛,端詳著那令他感到新奇的封面,以及這個不太尋常的書名。
 
  「喔…那是一名來協助運補的【創世教派】士兵送我的,說是一本很有名的灰色童話,不過我也還沒看過。」
 
  「切───────克羅諾斯掛了之後,那群【龍殿衛士】只剩下看看童話、演演歌劇的功能嗎─────!?」隨後兩人一陣大笑。
 
  「不過說到運補……已經連續三天沒看到來自【神都】的運補船了。」貓人先吐了一口酒氣:「還蠻罕見的……。」
 
  「不用擔心,搞不好是路上遇到掠奪者或噬船鮫,要花點時間處理!」
 
  「也是────!猛牙大哥!繼續來喝!」虎人的酒杯隨後再度被斟滿。
 
  「就以酒量來說,你這小子一點都不比虎人差!哈哈!」
 
  §
 
  『嘰……北方戰線……拿下……嘰…平面……』下一刻,兩人突然注意到收音機傳來不尋常的雜音。
 
  「這鬼東西壞了!?」
 
  貓人站起身來,握拳敲著眼前這台破舊東西。
 
  『嘰……所以………嘰──────────!』不到十秒的時間,收音機只剩尖銳的悲鳴。
 
  「關掉吧!明天再叫工兵班的人來修就好了!」虎人向貓人招手,示意他繼續這杯觥交錯的時光。
 
  「是───!」哨兵動起手指,俐落的關掉收音機,整個哨所瞬間安靜不少。
 
  正當貓人享受著這片刻的寧靜時,下一秒,一個撼天動地的雷聲震盪了他的耳膜!
 
  呯──────────────────────!
 
  蒼藍色的不祥之光從抗炸玻璃外側傳來!
 
  虎人也被這聲巨響嚇到,原本握在手上的酒杯一個鬆手,碎在地上!
 
  兩個獸人摒注氣息,試圖壓下內心的不安,抬頭看向抗炸玻璃外側的虛空。
 
  蒼藍色的電漿雲在上空翻滾著,吐出如利爪般的閃電!
 
  不久,無以計數的藍色光點,從電漿雲灑下,像是發著藍光的雨滴!
 
  「異常狀態!通報司令部!」虎人對貓人哨兵大叫,後者立即跑到通訊台,按住緊急通訊鈕!
 
  『嘰嘰嘰───────。』麥克風只傳來窒息般的雜音,沒有反應。
 
  「可惡呀!連這個也壞了嗎────────!?」貓人哨兵死命的按著通訊鈕,徒勞無功!
 
  「唔──────!」按耐不住性子的虎人,打開鐵門,跑到戶外,想仔細看清楚現在發生的緊急事件,將臉朝向上方那片電漿雲。
 
  §
 
  當探照燈掃過那些藍色的光點,虎人黃銅色的大眼就清楚地捕捉那些光點的真實面貌。
 
  那是一片片深藍帶黑的花瓣,透著不祥的藍色幽光。
 
  「是花瓣────────!?」身經百戰的虎人,對眼前的奇景不禁一陣愕然!
 
  下一秒……一片深淵來的薔薇花瓣不偏不倚的落在他的鼻頭上。
 
  轟───────────!
 
  一片高溫電漿雲倏地在虎人臉上爆開,上萬度的高溫瞬間熔掉了他的臉面和眼睛!
 
  「呀──────────!」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劃破寧靜的虛空!
 
  蒼藍色的人形火球在哨所前瘋狂的扭動著!全身瞬間化為可怖的白色碳化碎塊!
 
淒厲的慘叫沒有持續很久,不到十秒的時間,虎人的身體被蒼藍色的深淵業火燒個精光!連尾巴都不剩!
 
  「嚇──────────!」看到長官在眼前被燒成透著藍光的白色灰燼,貓人哨兵肝膽俱裂,抓住麥克風不停地顫抖!
 
  大量的深淵花瓣開始灑向整個基地,演繹起惡夢的序章!
 
  哨所四週同時傳來連綿不絕的爆炸聲!各式重兵器、導彈發射架,高壓礦石儲槽,在深淵花瓣的摧殘下,變成透著火光,熔成鐵水的怪異模樣!
 
  長程預警雷達如墓碑般無力的傾倒,揚起一陣煙流!
 
  電漿、火熖、硝煙在這不到十平方公里的基地,開起一場死亡的嚮宴,將所有與會的賓客化為沉默的灰燼!
 
  面對眼前深淵煉獄般的景象,貓人哨兵眼神呆滯,如利刃在背的恐懼感從脊髓上升到腦幹,連拔腿逃跑的本能都喪失了……。
 
  霎那間,一個深藍色的光球,衝出了在高空中的電漿雲,像顆隕石般急速下墜,衝向已破敗不堪的警戒基地,球體後方拖著深藍色的巨大尾流!
 
  轟────────────────────────!
 
  光球墜落在貓人所在的哨所前,爆出圓圈狀的電漿雲,向四週轟然衝去!
 
  五層樓高的哨所像被巨浪推開的沙堡,立即被消融在視線內!
 
  以光球墜落點為中心,二百公尺半徑內的任何一切,完全被敉平,無一倖免!
 
  巨大的衝擊力在基地的鋼鐵墳塚上爆出無數道裂縫,向四週伸展開來!
 
  被燒絡至深黑的地面,魚鱗狀的裂縫,藍中帶黑的電漿雲……從上方看來,就像是一朵在地表綻開的深淵薔薇……。
 
  在深淵薔薇的正中央,一名有著鉑色長髮,穿著黑色洋裝的年輕女孩,優雅地從地表浮起。
 
  她穿著如同蝶翼般的襯裙和腰帶,不斷地透出間歇性的寶藍色光芒,在夜空中格外璀璨……。
 
  女孩抬頭看著眼前的【尤哈因】平面穿越點,如冰月藍鑽般的美麗眼眸露出了堅定的眼神。
 
  接著,她緩緩的拔出腰間的長刀,不屬於塵世的武器劃開了夜空,四週的空氣瞬間多了幾分戰慄……。
 
  「所有部隊聽令!準備進入【尤哈因】!」
 
  『謹遵聖命!』
 
  這一夜,【鐵壁之都】【尤哈因】,變成由灰燼和殘骸共構成的【死亡之城】。
 
  §
 
 
 
 

226 巴幣: 1260

創作回應

虚ろな光
我來啦 呀 從電漿當中升起的女孩 這一看就很強ㄚ 是說剛看我以為她是深淵新娘 但這看起來不是呢@@
2020-12-20 18:25:55
東堂隼人
在這場【尤哈因殲滅戰】之後,雪菲拉就被世人稱為【深淵新娘】了,取其美麗而致命之意。
2020-12-20 18:28:36
徐行
我才剛覺得虎人貓人超可愛,搞不好還有肉球捏捏什麼的,他們就死啦⋯⋯
2021-03-05 03:06:57
東堂隼人
這算是劇情殺QQ,看來只有【白虎破天】才擋的了雪菲拉了![e12]
2021-03-05 18:18:58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