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狼狼教』第二章 快樂的哥布林 後篇 "珍貴的羈絆"

一杯貓 | 2020-12-15 00:56:01

連載中狼狼教
資料夾簡介
講幹話對我們來說,是可以拯救世界,是可以保護我們所愛之人的。

"珍貴的羈絆"



  這天的下午,幾朵烏雲在天上慢慢凝聚靠攏。

  幽綠的叢林、高聳的岩壁、潺潺的溪流都漸漸地降低了鮮豔的亮度,方才熱鬧無比的蟲鳴鳥叫都頓時間煙消雲散,就像是在逃離些什麼一樣。



  『快樂的定義,是不是每個人都不太一樣?』阿信白髮飄逸的問著。



  『嘻嘻嘻嘻...其實這還不是我的全力喲~』



  『這個人...好像比我還要無法溝通的樣子...』阿信咋舌。



  此時,戰況異常激烈,阿信的銀風牙與白袍人的大鐮刀不斷地顫抖摩擦,在武器與靈力的角力當下,甚至產生了各種不同顏色的靜電火花,彷彿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彈開一般。

  而在角力的過程中,不時地往一旁外洩的靈氣甚至夷平了方圓數十公尺內的草地,還六親不認地砍斷了不少旁觀的樹叢與枝葉,整個場地中央彷彿上演了一場神仙打架一般,散發出了生人勿近的氣息。



  『哈~!!』『嘻~!!』此時,兩人同時發力,一聲帶有雷擊和金屬的撞擊巨響傳出,將彼此彈開了一段不短的距離,他們也各自以不同的空翻姿勢華麗落地。

  落地後的兩人進行了短暫的無聲對視,各自的衣襬隨風擺動,空氣之中瀰漫著一股蕭殺之氣。



  『鏘!』白袍人率先出手,他手上的鐮刀陡然間消失,然後像是綿綿細雨一般連綿不絕的從各個角度朝著阿信迅速的劈來。

  此時,阿信的銀風牙卻像是擁有自我意識一般,再次爆散出了數條細細的銀色流風,就像是一個自動駕駛的絕對防禦一般,將那些攻擊以肉眼無法辨識的速度全數阻擋在外。



  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



  『乾...我是不是不小心下載到外掛了阿...這好強哦...』阿信忍不住讚嘆了一番,便決定乘勝追擊,舉起了銀風牙向前一躍。



  此時的他一邊前進,一邊還順手用刀格擋住了那些險些鑽進防禦破口的鐮刀攻擊。



  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



  在這過程中,他驚訝地發現,他竟然開始能稍微用肉眼捕捉到那些他先前完全無法看清的攻擊。



  『怎...怎麼回事,這外掛也太好用了吧...』阿信開始自言自語:『實在太好用了...我都快克制不住我想工商的慾望了...』

  可惜現在根本沒有人可以聽他工商,於是他轉念收拾起那雀躍的心情,在行進的同時,將注意力放在了自己身上,試著去觀察自己與之前有哪些不同。



  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



  『不...好像並不是直接用眼睛去看...』阿信逐漸拉近了與白袍人的距離,但此時的他卻突然閉上了眼睛。



  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


  『我能感覺到...當那股強大的靈力流淌於我全身的時候,不只身體變得輕飄飄的,連五感也變得更加敏銳了...』

  阿信繼續前進的同時,他驚訝地發現自己完全能以一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方式去感覺到對方的殺氣是從哪個角度、是用什麼速度往他身上襲來,然後他的手腳就會非常自然而然地動了起來,行雲流水般的去選擇迴避或者是反擊。



  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



  『哈!!』轉眼間,阿信一記重踏跨出,來到了白袍人的面前。

  那瘦弱的腳下僅僅穿著一雙日式木屐,卻硬生生的踏碎了雜草叢生的大地。

  他緊接著重心向後,迅速地將靈力集中到整個刀身,然後一舉向前水平揮出了一道深深的銀色劍氣。



  說時遲那時快,白袍人迅速後仰,驚險地閃避了那道劍氣,並靈敏的接續了幾個後手翻,與此同時,他還將鐮刀以詭異的角度投擲出一個大範圍的無差別掃射,彷彿即使是一隻小小的蒼蠅,一旦飛入了這個範圍內都會瞬間被粉身碎骨一般。



  然而阿信勇者無懼,一腳蹬地很快的跟隨上去,以更靈敏的姿態出刀格擋住了從四面八方襲向他的鐮刀,而且不僅如此,他的速度甚至更甚一籌,在格擋之際仍有餘裕緊緊的追著白袍人不放。



  於是戰鬥的層次一瞬間提升到了驚心動魄的追逐戰,他們或刀或劍、或拳或腳,連續過了好幾百招,有來有往,戰局竟久久僵持不下。

  而在他們的刀光劍影之間,一旁的樹木與岩壁也早已經千瘡百孔,所到之處可以說是寸草不生、枝折花落。



  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鏘!



  『可惡...再這樣拖下去的話,不知道這個型態還能維持多久...』阿信心想。

  然而心急吃不了熱豆腐,此時阿信捨身取義的一劍終於攻進了白袍人的中路。

  但他心中的慌亂也讓他那兇猛如虎的進攻中產生了一絲細細的破綻。



  然而膽大心細的白袍人又怎麼會沒有看出來這一點呢?就在劍尖抵入他心窩的前一刻,他終於又再次釋放絕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袍人大聲尖叫,渾身暴起了赤色的靈力。

  又是那一記經典的超音波攻擊,然而與上次不同的是,這次的威力與範圍都明顯地變得更加龐大。



  但阿信早已有所防備,他趕緊劍鋒一轉切換姿勢,同時御風護住全身,試圖將音波阻擋在外。

  然而沒有預料到的是,那道音波卻有如猛虎出閘一般,不僅貫穿了阿信全身,那撲面而來的衝擊力也在一瞬間就將阿信劈頭蓋臉的擊飛。



  『好...好強...!』所幸阿信強風護體,在強力震顫的攻擊範圍之內還能勉強行動,他一咬牙便在空中將銀風牙收回刀鞘,同時閉上了眼睛,感受著那股暴風力量浪湧於他全身的脈動。



  『這個該叫啥啊...好啦!油水全部吸光光的風牆!!』阿信大喊。

  他睜眼之時,銀風牙再次出鞘,一瞬間在前方砍出了一道異次元的裂縫。

  那道裂縫應聲暴起了有如神龍咆嘯一般的滔天颶風,就像是黑洞一般,竟把四周所有的音波與宣洩而出的靈力盡數吸入,將前方那條聲勢浩蕩的音波龍捲風給硬生生地截斷。



  接著,他使勁旋轉全身並將刀揮舞出去,頃刻間劍氣四起,刀風烈烈,他竟藉著劍招抵銷了衝擊的力道,降低了自身被拋飛的速度,接著華麗地水平一腳踩在了岩壁上,同時發出一聲悶響。

  最後,阿信若無其事地從岩壁上走了下來,雖然並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但他與白袍人的距離又被再次的拉開,要想再近身的話想必就沒那麼容易了。



  『乾,我覺得我的招式好像算是有克制到你喔!』阿信興奮地大喊,緊握著刀柄再次飛奔起來。

  『鏘!』白袍人繼續往後拉開了距離,同時丟擲了鐮刀過來。

  『咦!?』阿信大驚。



  白袍人這一下的攻擊忽然變得鏘鏘有力,與方才不同,竟輕而易舉的削斷了保護著阿信的銀色流風,還險些擊中了他。

  阿信疑惑的拿刀硬擋,卻發現自己那渺小的身板無法輕易地扛住這種攻擊,在格擋的過程中竟開始步步敗退。



  鏘!!!!!鏘!!!!!鏘!!!!!鏘!!!!!鏘!!!!!鏘!!!!!



  他發現,白袍人竟然用著跟剛才截然不同的策略,渾身充滿赤色靈力的他,竟針對每一下的攻擊花了更長的時間去蓄力。

  雖然鐮刀打過來的速度已經不再像密密麻麻的狂風驟雨一般令人喘不過氣,但每一下的擊打都變得非常沉重有力,彷彿就像是有幾台大卡車正井然有序、一台一台的不斷地撞擊著阿信的刀身一般。



  鏘!!!!!鏘!!!!!鏘!!!!!鏘!!!!!鏘!!!!!鏘!!!!!



  『這鐮刀怎麼忽然變得那麼沉重...每次格擋都覺得兩手發麻...』阿信暗道。

  他雖然想嘗試用閃避去獲得前進的空檔,卻發現那些鐮刀的攻擊因為經過了更強的蓄力,相對的速度也變得更加明快,雖然阿信的動態視力能夠勉強跟上,但他的身體卻沒有足夠的速度能夠對所有的攻擊做出回應,因此大多只能正面挨打。



  鏘!!!!!鏘!!!!!鏘!!!!!鏘!!!!!鏘!!!!!鏘!!!!!



  『可...可惡...』

  阿信或閃或擋,沉重的鐮刀在他的刀鋒上擦出了巨大的火花,他此時被白袍人的攻擊死死地壓制在同一個區塊,幾乎無法有效的前進。

  如果再繼續這樣被單方面壓制的話,要不了多久,阿信的手就會因為承受太多的強震而失去知覺,防守的速度也會越來越慢,最後當他一個不注意被鐮刀砍中的話,整個戰局一瞬間就會結束,他會在一秒內被撕成碎片!!



  鏘!!!!!鏘!!!!!鏘!!!!!鏘!!!!!鏘!!!!!鏘!!!!!



  『糟了...!!』

  『噗哧!!』忽然,一記重重的鐮刀攻擊,終於將尖端冷不防的扎入了阿信的肩膀,鮮血同時應聲噴出。



  『嘻嘻嘻嘻...咦?』正當白袍人以為戰鬥結束的時候,下一秒他卻發現那支插入阿信體內的大鐮刀竟然始終拔不回來,於是開始緊張得拉扯起來。



  『哈...哈...反正再擋下去也沒完沒了,不如就別擋了...』阿信痛到不行,卻冷汗淋漓的笑道。

  沒想到他居然鋌而走險,用環身的風壓還有全力繃緊的肌肉削弱了鐮刀攻來的力道,然後讓身體以側面的角度硬扛了那一發攻擊,這樣一來,就能使鐮刀尖端穩穩地扎入自己的身體,如果再接著用他自己的左手再加上全身的力量將其緊緊的鉗住的話,理論上就能不讓鐮刀鬆開,而能得以抓住機會反擊。



  眼看策略順利進行,阿信當然沒有放過這個機會,於是他再次閉上了雙眼,姿態忽地壓低,右手將銀風牙收回腰際的劍鞘,開始凝聚起了暴風的力量。



  『哥布林流...奧義...!!』阿信略帶痛苦地說著,他的全身漸漸聚集了一股銀色的強力氣流,而他的肩上早已被鮮血浸染成一片幽深的紫色,看起來即將使出他最後一個孤注一擲的招式。



  『嘻嘻嘻嘻...你以為我只能用鐮刀嗎!!太天真太可笑了!!』白袍人怒極反笑,將他手上的鎖鏈鬆開,那些鎖鏈竟開始大肆飛舞,像是蝗蟲過境一般環繞於整個叢林之間。

  『看我把你打包成便當帶走!!』



  『刃敵千軍!!』阿信大吼,話音未落隨即睜眼。

  此時,他的目光如炬,緊接著就像是火箭一般將他原先踏足之地給深深踩碎,轉眼間便原地消失。



  只見一陣颶風掠過沙場,幾道不規則且力大無窮的風壓蠻不講理地橫掃了一切景物。

  溪流暴漲、樹木盡斷,就連高聳的岩壁也應聲碎裂,可以說視野可及之處的景物皆無一倖免。



  招式就如同其名,即便是千軍萬馬的大敵,只要是颶風所到之處,皆會被華麗的手刃然後身首異處。



  良久後,颶風戛然停止,一灘鮮血灑落到了一塊大岩石上。



  午後的第一場雨,忽然在此時傾盆而下。



  只見阿信的身影就像風一般,最終停留到了另一側逐漸被大雨沾濕的大岩石前,他的銀風牙仍在刀鞘內,卻難以隱藏那縫隙之間不斷流露出來的妖風,就像是一抹還沒狩獵過癮就被倉皇收起的野獸獠牙。

  而他的身上也在陡然間多了好幾道深深的鍊條傷痕,象徵快樂的浪人服裝此時也變得殘破不堪,小小的身影在大雨的澆灌下一片狼藉,但他臉上的表情此時卻笑得非常開懷。



  數秒後,阿信終於脫力,接著猛然倒下。



  『匡噹!』白袍人呆若木雞的杵在一番滔天浩劫的中央,他手上的鐵鍊應聲斷成了好幾截,沾血的鐮刀插在地上,無聲地摧毀了他那不可一世的尊嚴。



  『嘻嘻嘻嘻....反正目的已經達到了,得趕緊走了呢!遲到的話可是會被那位大人幹掉的...』白袍人忽然抖動起來,笑嘻嘻地說。

  他身上的白袍忽地被割開了幾個切口,露出了裡頭部分鮮紅色的衣物,看起來卻沒有受到什麼致命傷。



  大雨之中,他沒有再回頭理會背後那隻已是風中殘燭的哥布林,一個瞬身便原地消失,不知所蹤。



  『咳咳咳咳!!』阿信精神朦朧之際,非常吃力的抬起頭。



  他倒在了與雨水所混和而成的深深血泊之中,拖著自己殘破不堪的身體,正努力的伸手向前爬行。



  『開...開什麼玩笑...為什麼哥布林的奧義會是他媽失憶啊...如果失去了記憶,不就跟死了沒有兩樣嗎...』



  阿信想起,又空之前曾跟他說過:你現在的氣質裡,藏著你走過的路,你看過的書,你愛過的人。

  那些記憶造就了獨一無二的你,而這樣的你,也會造就獨一無二的我們,那些羈絆即便短暫,也都彌足珍貴。



  『溫柔又愛長篇大論的又空...

  總是一本正經講著幹話的阿躺...

  尖酸刻薄但其實是個傲嬌的亞索洛...

  還有狼狼教的大家...』



  『不..我才不要,就算會悲傷會難過,我也不想忘記你們...!!』阿信用力地說著,而他卻已經分不清他臉上的是雨水還是淚水。



  他艱難地爬到了一罐易開罐的面前,其實他剛才在戰鬥中就已經注意到這罐紅色包裝的飲料,當時心裡便暗想著這大概是剛剛又空或者阿躺不小心弄丟在這裡的聖物吧...



  他沒有仔細留意包裝上的圖樣,而是逕自打開不假思索地喝了下去。

  頃刻後,巨大的傷口奇蹟般地止了血,而傷勢緩緩復原,但與此同時,他卻感到一股強烈的倦意襲向了他全身,



  『得...得在失憶前...寫個紙條...』



  阿信接著從背後拿出了一張紙條,他記得又空在任務出發前叮囑他這個紙條只有在危機之時才可以打開來看。

  他接著將對折的紙條慢慢攤開...



  "往南走二十天,狼狼教才是你的歸屬。"



  『哈...哈哈...馬的你好屌哦...』阿信緩緩笑道。

  在鬆懈的瞬間,他便感到眼前一黑,下一秒就失去了意識,倒在了一場滂沱大雨之中。



  阿信最後會如何呢?

  To Becontinued
59 巴幣: 0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