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來到自由學院尋找真愛是否正確!? 法蒂絲線 第九章 烤肉之夜

黑漆 | 2020-12-14 07:39:14 | 巴幣 128 | 人氣 154


  買好了食材,我們回到了宿舍,克利夫托爾立刻準備起烤肉的器具,當時天色已是一片黃昏,我跟著在一旁搬運烤肉架之類的物品。

  我們所用的是傳統的烤法,儘管現代較多人都使用科技化的產品烤肉,不過我們宿舍中有的是傳統的烤肉架與烤肉網和一些木炭,說實話這是我第一次用如此傳統的形式烤肉。

  「好了,這樣應該就差不多了。」眼前的烤肉架都安放好了,還從宿舍內搬了好幾張椅子出來放在草地上,還有緊急滅火用的器具以及裝著食材的箱子等等,看上去是萬無一失了。

  法蒂絲立刻就坐了下來,嘴角微微的揚起,心情似乎相當不錯,於是我向她搭話:「看妳心情很好,其實妳很喜歡這種多人活動吧?」

  她視線轉過來看著我,語調略帶調侃意味的回:「你才是期待的那個吧?見你心情似乎比我還要好,不是嗎?」

  「說的也是,我確實挺期待的。」高中時也與一些男性朋友聚在一起烤肉過,不過他們大多都攜帶著自己的女朋友,導致我是一邊烤著肉一邊被閃光閃著眼睛,那種感覺實在不好是受,不過現在是沒這種困擾了。

  她撥了一下頭髮,將側邊垂落的金髮撥到耳朵後方,視線看著準備生火的克利夫托爾說:「其實我沒有像這樣和其他人一起烤肉過,俗話說第一次都會比較亢奮吧。」當下她的語調與神情比平時柔和上許多。

  「是啊!不如我們兩個來拍張照紀念吧。」

  當我話剛說完,坐在一旁的宇多田瞪著我說:「不要當我們不存在啊!」

  「對的啦!對的啦!對的啦!米亞可還在耶!」她的旁側坐著米亞,而她也正在替宇多田幫腔。

  「哎呀?我是不是聽到了單身狗在吠叫?」法蒂絲側過頭,單手置於左耳前,一副根本沒有聽見他們說話的態度,很顯然是故意的。

  「啊啊……就因為有男朋友就開始傲慢起來了。」宇多田一臉無奈的看著法蒂絲說著,一旁的米亞則嘖了一聲舌頭。

  我點開手環的手機畫面,默默靠向法蒂絲身旁,此時她也很配合的湊過來,隨後一起看著鏡頭拍下了照片,她將身子縮回去時說:「既然拍了就要傳給我,這是你應盡的職責。」

  「當然會傳給妳。」在說道時忍不住多拍了幾張她的側臉,但她似乎早就注意到了,於是當下的視線都是對著我的。

  「你們想先吃什麼?」克利夫托爾依然站著,她轉身打開食材箱時問道。

  茉莉率先舉起手,笑著說:「烤牛肉!」

  「嗯,這就準備。」她回應道後開始一一下食材,不過距離可以吃還需要一點時間。

  宇多田此時看向我與法蒂絲,面色有些不懷好意的問:「你們剛交往沒多久,有什麼特別的進展嗎?」

  法蒂絲聽聞後平穩的笑著,一副自傲的說:「牽過手也跳過舞。」

  「哎哎~這沒什麼好自傲的吧?米亞覺得親下去再說。」她的神色也滿是惡意。

  「不過法蒂絲為什麼會答應成為宇政的女朋友,我挺好奇的。」宇多田追問道,從眼神中看的出她非常感興趣。

  一旁的茉莉則一副肯定的亂回:「這就是愛的力量!」

  「這個嘛……」該怎麼解釋才好?

  「畢竟我沒和誰交往過,喜歡人是什麼樣的感覺我不知道,反正就嘗試看看而已。」法蒂絲一派輕鬆的回應著,隨後用一把叉子對著上頭的波士頓龍蝦戳了又戳。

  「哎?我總覺得這種理由很快會分手耶?」宇多田一臉難以置信的看著法蒂絲。

  「問題的重點應該是兩人之後怎麼發展吧?總要問問看那她到底對宇政有什麼感覺吧?」茉莉突然正經的說著。

  我忍不住無奈的說:「為什麼我與她之間的交往會被其他人討論……」

  「他愛我愛的死心踏地的,不過我的話,是不討厭他,算比較能放開和他多說些話吧?算不算喜歡不知道。」法蒂絲一臉平靜的回應著。

  「那他不在你身邊妳會不會覺得有點悶或是煩躁?」宇多田一副好奇的問道。

  「不會。」法蒂絲秒回,剎那間突然覺得心有點痛。

  「那宇政跟別的女生相處妳會不會覺得不舒服?」換米亞問道。

  「不會」法蒂絲再次秒回,突然間感覺心頭有點悶。

  「這樣啊——」宇多田與米亞和茉莉同時說道,隨後一副同情的看著我。

  「你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你們所說的只是想拘束對方的心理吧?跟喜不喜歡是兩回事,如果喜歡對方不就應該讓對方有自由選擇與生活的空間嗎?」法蒂絲一臉同情的看著他們,而我突然被她所說的話語感動到。

  「哎?可是愛他不就應該想把他只留給自己嗎?」茉莉有些遲疑。

  「如果因為我個人的慾望限制了他的發展,我覺得那不是愛對方的表現。」法蒂絲面色相當平靜。

  米亞則一副不懷好意的說:「可是米亞的話會希望他永遠宅在家陪米亞嘛。」

  「也許法蒂絲說的也有道理吧,不過米亞妳那只是在引誘人墮落而以。」宇多田一臉質疑的看著米亞。

  「嘛,以我個人來說也不是完全沒有希望他待在自己身旁,不過要待在我身旁就要有點用處,聽我發發牢騷也行。」法蒂絲一派輕鬆的說著。

  「所以我現在還算可以嗎?」這是我現在最關心的問題,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她眼裡是否及格。

  法蒂絲點了點頭,露出一副壞笑說:「現在的話還行,不過未來我可不知道,也許哪天我改變心意也有可能喔。」

  「這到底該說容易面對還是難以面對?」茉莉有些遲疑的自言自語著。

  不過我想了想,法蒂絲曾說過不是很明白自己的心意,可是她卻又知道自己看待愛的方式?於是我問:「所以妳覺得自己是客觀的看待愛情這件事情?」

  法蒂絲點了點頭並繼續戳著波士頓龍蝦。

  當下我更加了解了她的意思,所謂不了解是她認為自己無法主觀的看待愛情與和他人之間的關係,所用的定義是從旁人看上去的定義,當時會說我是損友是因為她觀察下來覺得周遭的人認定我們是損友,細說起來有點複雜。

  我不知道這麼說她是否會生氣,可我覺得非說不可:「難道不是因為妳不想去相信有誰會真心對待妳嗎?」

  她的父母對待她的態度像是對待單純的寶物、傭人們對待她像是單純工作必須面對的對象、同學們對待她像是面對異物般的排斥,所以她不想去相信誰會真心對待自己,自然也就不會覺得自己會愛上誰,所以就不會產生自己有喜歡誰的認定。

  當我說出那句話時,全場安靜了一會,法蒂絲也停下了叉子的動作,我覺得自己大概說錯話了。

  突然間法蒂絲笑了起來,接連就笑了數十秒,停下來後她面色溫和的說:「也許吧?我都不知道你什麼時候比我還會觀察了。」氣氛也因為這句話緩和下來。

  宇多田靠在我耳邊說:「那種話不能亂說啊!」語調中滿是警告意味。

  「沒什麼,我覺得這說法很有趣也很有說服力。」法蒂絲一邊說著一邊放下了叉子,說完後低下頭來並含著嘴唇,垂下的瀏海遮住了她的上半臉。

  「宇政扣分!弄哭女孩子!」米亞在一旁生氣的說著。

  「沒……不對,抱歉,我不該說這種……」當我道歉時,話還沒說完,法蒂絲伸出手抵住我的嘴唇。

  隨後所有人都看著她,隨後她抬起頭,眼角有一絲淚珠,不過神情是笑著的,微微張開嘴巴說:「沒想過,真的沒想過,有人可以把我看的比我自己看更加清楚,這種感覺,是喜悅吧?」隨後她用手擦起了眼角的淚珠。

  克利夫托爾站在一旁看著,低聲的念著:「喜悅?這就是……被理解的喜悅?」

  「哎哎哎?到底什麼狀況?」茉莉顯然根本沒有進入狀況。

  「啊——是這樣呀。」米亞似乎理解了現況,隨後偷偷夾了一片剛烤好的肉。

  「抱我。」法蒂絲突然的提出了要求。

  當下宇多田和茉莉一臉訝異的看著她,我則知道自己不是該訝異,於是緩緩的抱住她。

  「該吃了喔。」克利夫托爾在一旁說道,顯得非常不解風情。

  法蒂絲緩緩的搖了搖頭回:「給你們吃吧,我想先這樣保持一會。」

  「雖然搞不懂狀況,不過似乎賺到了?」茉莉在一旁苦笑道。

  「沒想到一句話就真的讓我來感覺了。」法蒂絲的聲音聽上去有些顫抖。

  「那真是太好了。」我自己好像在無意間打中了她的好球帶?

  我就這樣抱了她三分鐘左右,隨後她才緩緩的推開我,神色是一副很罕見的溫暖笑容,她語氣柔和的說:「突然覺得和你交往其實是一件好事了。」

  「當我們不存在了啊。」宇多田在一旁尷尬的笑著。

  此時法蒂絲輕咳了兩聲,隨後說:「那就來吃烤肉吧,晚點來我房間,我還有想說的事情。」

  「好。」想說的事情?她還有什麼事情沒跟我說過?

  克利夫托爾則拿著被分屍的波士頓龍蝦的身軀給法蒂絲,冷淡的說:「剛剛先幫妳夾起來的,我想妳應該是很期待。」

  法蒂絲睜大了眼睛,幾秒後深吸了一口氣,回到優雅的態度說:「姑且說聲謝謝,謝謝妳。」隨後接過了盤子。

  「晚點去女生的房間?這聽起來?不行啦!」茉莉遲疑了一下後大聲喊道。

  「有什麼好不行的?只是說說話又沒有要做其他事情。」法蒂絲一臉壞笑的看著茉莉。

  「是呀,想歪的茉莉比較有問題喔。」宇多田調侃般的看著茉莉說道。

  「如果是米亞的話,一定先生米煮成熟飯再說。」米亞在一旁低聲的說著,而我有聽見,只是不想給予回應。

  歡快的烤肉時光此時才正式開始,不過我內心比較多在掛念著法蒂絲究竟想和我說什麼。

創作回應

愛德莉雅.萊茵斯提爾
愛呀...我覺得只要對方感到幸福的話就可以了,若綁在一起或是限制住對方而產生痛苦的話就已經不是愛了。
被他人理解真的會非常開心呀,這份烤棉花糖真甜~(*´ω`*)
2020-12-14 20:25:40
黑漆
每個人對愛的看法不太一樣,我自己覺得寫戀愛的故事這點很重要(我自己認為的啦),只是我個人的看法是不要過度限制,稍微的限制有時候可以促進感情(稍微,對,稍微),法蒂絲則是被說出了自己都未曾注意到的事情,不過這也只有對理解力強的她很有用,雖然我自己寫到後面有點後悔把她理解力設的強Q W Q導致後面劇情掰不出來,詳細會在完結的那篇談談。
2020-12-14 22:37:11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