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Fallen on Terra】大地之上(莫斯提馬短篇)第一章

煙雨Mi-rain | 2020-12-13 23:19:55 | 巴幣 24 | 人氣 119




序章




一抹橘紅印照在碧藍的眼眸中,少女懸坐在峭壁邊緣,寶藍色長髮隨風飄逸,隨著夕陽沒入地平線,夜幕悄然降臨。

她孤身一人,頭頂的環散發出若有似無的光芒,只照亮了髮中伸出的犄角,為少女的身影增添幾分滄桑。

自岩石上起身後,她從背帶中抽出一支黑色長杖,接著嘴型微微一動,火焰便自杖頂迸發。

火光在晚風中搖曳。

而少女轉身步入夜色。

她,名叫莫斯提馬—企鵝物流的信使、泰拉大陸的旅人、拉特蘭(Laterano)的青瞳墮天使......這些都是她,卻沒有一個身分能代表其全部,因為少女的旅途從未結束,而她的故事......

才正要開始。



第一章




夜裡,莫斯提馬揹著行囊,在草木稀疏的岩坡上前行。

比起時刻注意腳邊的路況,她選擇微微抬起頭一邊欣賞星空一邊移動,彷彿要將滿天星辰烙印在眼中一般,神情中有種莫名的執著。

如果可以,少女也想停下腳步靜靜仰望,但是畢竟信使的工作在身,加上不久前看著夕陽不小心出了神,雖說閒情依舊,時間卻已經緊迫到必須夜間趕路的程度。

至少夜還很長,且有星月伴自己前行。

-------------------------------------

在起伏的岩脈上持續移動大約十公里以後,莫斯提馬停下腳步,一面調整呼吸一面從外套內側拿出地圖,避開法杖的火焰,小心翼翼地將其攤開。

看著地圖上的標記,她有些納悶。

自己從拉特蘭出發,在伊比利亞(Iberia)的國境內已經徒步行走了半個月,按理差不多該抵達邊境的城鎮了......

然而視線可及之處,除了岩石和稀疏的灌木叢外別無他物,打開通訊器也收不到任何訊號。

「這下不太妙啊......」少女喃喃自語。

原本對自己的方向感頗有自信的說,這下食物和水都快耗盡......啊,靴子也已經磨破了呢。她看著自己露出的腳尖,臉上浮現自嘲的微笑。

勉強用天星判斷方位,嘗試性的再走了一小段路後,烏雲逐漸掩蓋夜空,地勢也越加崎嶇。

她於一顆十多公尺高的巨岩旁再次停了下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既然無法辨識方位,就只能先在這裡過夜了,她這般思索著,雖然很想抵達城鎮後在旅館溫暖柔軟的被窩中入眠......啊,真是的。

莫斯提馬移動到巨石的下風處,舉起火杖,確認上方沒有搖搖欲墜的岩片後將其熄滅。

她迅速地搭起營帳,接著卸下裝備、安置好一雙法杖後攤開睡袋鑽入其中,儘管周圍一片黑暗,一連貫動作依然行雲流水。

總之,明天天一亮,就爬到岩石上,確認方向,少女在厚重的睡袋中這樣盤算,一股暖意開始於四肢蔓延,與睡意一同緩緩襲來,她的意識離開疲憊的身軀,沉沉睡去。

-------------------------------------

雨聲。

莫斯提馬在細碎的落雨聲中醒來,細雨打在篷頂的帆布上,那是一種富有韻律、使人身心放鬆的輕響。

她自睡袋中掙扎地坐起,抽出手拿起一旁的電子錶,早上六點。

穿上裝備,揭開帳幕,清晨的冷風使少女不禁打了個寒顫,天還沒全亮,四周一片朦朧,陽光自雲縫微微透出,而細雨如水霧般飄落,彷彿為天地蒙上一層流動的白紗。

薩科塔微微出神,自己原本該做甚麼來著?對了,要登上身旁的巨石確認方向。她隨即取出繩索和岩釘等裝備,戴起帽兜離開帳篷,在雨中開始攀岩。

巨岩的質地非常堅硬,大概是花崗岩一類,難怪千百年的風吹日曬也沒能使其崩解,這讓她在敲打岩釘時花費不少力氣,不久汗珠便自額頭涔涔流下。

不過即便在雨中,墮天使的行動也相當敏捷,細尾擺動著保持平衡,與地面間的距離似乎完全不構成阻礙,頃刻間便登上岩頂。

這裡也別有一番景致呢......享受高處視野的同時,少女也沒忘了尋找附近可辨認的地標,舉起掛在胸前的雙筒萬遠鏡,盡可能地在飄搖的雨霧中延伸視線。

結果無論看向何處,都只有白茫一片,望遠鏡幾乎沒有任何作用,更糟的是,她忘了自己是從哪個方向抵達巨石的了。

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她展開天線起動通訊器,卻依舊沒有來自城市的訊號。

徹底迷路了呢,少女不情願地承認事實,呆呆地望向天空,青色的眼眸透露出些許煩惱。

說起來,現在會被困在這片鳥不生蛋的荒原,起因還是這次委託......

-------------------------------------

大約一個月前,萊塔尼亞(Leithanien)南部城鎮的天災信使委託將一批"研究資料"轉送到伊比利亞,但不能經由公務管道,在鎖國的伊比利亞,換句話說就是偷渡。

對方要求穿過崎嶇的無人地帶,在邊境市鎮的酒館找到一名綽號"醉爺"的天災信使。

到酒館找醉爺是很合理,但是天災信使在當地仍然被允許對外互通,為甚麼需要如此遮遮掩掩?一路上莫斯提馬不斷思考,得出的可能性有兩種。

第一,一臉嚴肅的委託人小姐其實是個道貌岸然的騙子,貨物根本不是什麼研究資料,而是一些見不得人的東西,例如毒品一類,而對方為了挪用公款支付高額的運費,用天災信使的名義與自己接觸。

當時想到這裡,少女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除了佩服自己的想像力以外,委託人奈里小姐,實際上是個嬌小可愛的菲林族女性,想像她露出陰險表情的反差衝擊實在太強了。

加上自認沒那麼容易上當,她認為第二種狀況可能性更大......天災信使有意隱瞞某項消息,但是這和組織成立的初衷似乎相互矛盾,而且如果東窗事發,好不容易在各國之間建立的名譽也有可能會毀於一旦,可說得不償失。

儘管異樣的矛盾勾起了好奇心,信使少女仍選擇就此打住,自己只是送貨,不必多管閒事,她如此說服自己。

比起這些,還是先擔心自己的處境吧,薩科塔思索著,就算待在原地,兩天以後自己的搭檔—也就是公證所派出的"監管人",仍然會找到自己,屆時或許可以重新確認方位。

但是,那樣太難看了,貨物遲到不說,肯定會被黎博利少女狠狠冷嘲熱諷一番......

不行,堅決不行。

"迷路墮天使無助等待監管人"這絕對會淪為未來好幾年內對方的大笑柄。

話雖如此,前提是能順利活下來呢。

莫斯提馬將視線移動到遠方模糊的地平線上,突然,腳下微微震了一下,是錯覺嗎......又震了一下,幅度比剛剛更大,該不會是地震吧,這裡離伊比利亞外海的板塊交界帶應該很遠才......

下個瞬間,地面劇烈傾斜。

「欸?」她失去平衡從巨石頂部滑落。

-------------------------------------

「啊啊啊啊啊!」

少女在陡峭的石壁上翻滾,不時擦撞突出的岩塊,在一陣天旋地轉中,她好不容易伸手搆住一根岩釘,卻因為雨水指尖一滑,自三層樓的高度繼續下墜。

薩科塔少女在半空中掙扎著抽出身後的白杖,著地前一刻,她錯雙臂護住頭部、凝聚意識施放源石技藝。

flamma

紫色的烈焰自杖尖猛然竄出,如活物般旋繞著衝向地面,發出撕裂空氣的巨響。

碎石飛揚,周遭的雨水在高溫中蒸沸,而憑藉蒸氣以及施法的反作用力,墮天使自煙塵中騰起,後翻一圈後輕盈落地。

少女髮尖及衣袖殘留著火苗在雨中熄滅,只留下一股淡淡焦味。而經過這一落一翻,終於有足夠的距離看清面前的龐然大物,她萬萬沒想到,四層樓高的巨岩......

竟然是一隻巨型岩龜!

更糟的是,方才的爆炸已經讓牠注意到自己,「嘖......」,腿部傳來一陣灼痛,小面積的燒傷,沒有大礙。墮天使少女抽出身後的第二根法杖,雙眼注視著巨獸、蓄勢待發。

對方探出頭,渾圓的黑色眼珠正觀察著自己,大概在判斷是不是食物吧?她瞥了一眼不遠處的營地,帳篷、行囊都沒事,很好,要是貨物損毀可就傷腦筋了。

岩龜仍然沒有動作,莫斯提馬調整呼吸,敵不動我不動,她盤算著,不需要主動攻擊對方,況且,火焰也無法穿透那厚重的岩殼。

巨獸眼中突然閃過光芒,牠猛然迴轉身體,少女疑惑的瞬間,較她身體還粗數倍的尾巴已經挾帶強大的風壓直逼眼前。

薩科塔被正面鞭擊,粉身碎骨......這是下一刻理應發生的事。然而,墮天使眼中的巨尾卻凝滯於半空,甚至可以細數依附其上的鱗片......這是源石技藝賦予少女的能力—"主觀緩時",手握雙杖時,她能任意調整可感知時間的上下限。

於是她以超常的反應迅速蹲低,驚險避開毀滅性的橫掃,氣流自頭頂掃過,背後的岩石隨即炸成碎塊。

「叩叩叩吼!」巨龜回身發現獵物安然無恙,發出了惱怒的低吼,接著以常理中龜類絕不會有的爆發力與速度直直衝了過來。

「這樣就結束了。」莫斯提馬露出微笑,將左手中的法杖"黑鎖"平舉於身前。

Tempus cincinno

墮天使閉上眼,以拉特蘭古文詠唱,杖環上的紋路在低語的引導下微微閃爍,光紋由兩側逐漸延伸至環頂,這個剎那,黑鎖如同她的左臂,莫斯提馬收緊掌心,一把握住流動的時間。

少女面前驟然展開十公尺高的時停領域,隨著地面的震動逐漸增強,她睜眼之際,巨龜迎面而來。

如同將被移動城市輾過一般,兩者身型差距之大,讓莫斯提馬感受到強烈的壓迫感,但她只是專注地維持法術,依舊面色不改。

下一秒,巨獸猛然撞上無形的領域,伴隨一聲悶響,衝擊力讓千噸重的身軀騰空翻起,遮蓋了半個天空。最後岩龜背部再一次撞上荒時之鎖的施法範圍,回落於地面時揚起一片塵土,大地為之震動。

至於墮天使這邊,別說傷害,連一絲塵土都沒染上,畢竟時間鎖定後,就算是空氣也無法移動分毫,宛如鐵壁。

少女解除源石技藝向前查看,只見岩龜四肢癱軟地貼躺於地,暗紅色的血液自頭側緩緩流下染紅岩石,牠雙目緊閉,貌似已經昏死過去。

雨滴還在細細飄落,莫斯提馬拉起帽兜,稍顯疲憊地走回營帳。

-------------------------------------

處理完身上的燒傷及多處擦傷、換了套衣物後,信使少女看了一眼手上的電子錶,九點多一些,離約定的交貨時間只剩不到十小時,她嘆了口氣。

陷入苦惱之際,她瞥了眼不遠處昏死的巨大岩龜,青色的眼眸突然閃過頑皮的光芒,少女露出惡魔般的笑容。

莫斯提馬迅速收拾營地,開始製作所需的"道具",先將兩隻法杖緊緊捆住,形成一支長竿,接著打開一罐鱗魚罐頭,淋在剛換下的破衣物上,最後將吸滿汁液的布料以繩索固定在長竿的一端。

大功告成。

少女轉頭望向岩龜。

-------------------------------------

所幸殼上的岩釘大多都還在,莫斯提馬不一會便再次登上巨龜的背,沿著脖子移動到其頭頂。

於鱗片敲下岩釘,把自己以坐姿固定好之後,她臉上浮現邪惡的微笑,長竿一甩,將滿是鱗魚汁液的乾糧垂掛在岩龜偌大的鼻前。

不久,牠的眼皮抽動了一下、漸漸甦醒過來。巨龜張大眼注視著面前的食物,撐起四肢探頭向前。

在幾次猛咬落空後,牠漸漸煩躁起來,而墮天使見時機成熟,挑釁般晃動起誘餌,「吼喔喔喔......」岩龜隨即發出低吼,搖晃著腦袋開始緩慢前進。

沒幾步之後轉為狂奔。

「啊哈......哈哈哈......!」

少女在猛烈的搖晃中上氣不接下氣地大笑著,儘管迎面的雨水及寒風讓她冷到不斷顫抖,也絲毫不妨礙她享受戲弄巨獸的樂趣。

操弄岩龜之餘,薩科塔倒也沒忘了自己迷路這件事,她取出對講機,雖然收訊距離遠不如先前摔壞的通訊器,偵測是否接近城市還是綽綽有餘。

-------------------------------------

「痾......」

薩科塔少女不住呻吟,巨獸背上顛簸異常,讓她早前的傷口都痛了起來,而且手臂早就支撐不住長竿,如今只能用身體勉強壓住,讓人渾身僵硬。

不過,雖然少女的興致逐漸消退,巨龜確實很擅長在崎嶇的岩地上移動,加上牠莫名固執地追著誘餌,甚至掠過其他生物也不為所動,半小時不到便已跑出數十公里。

少女不禁慶幸......不,或許是自己害牠撞傻了也說不定,她不帶歉意地思索著,一邊努力調整姿勢。

「窩......滋,是的......滋滋......」,在不知第幾次間隔地按下通話鍵後,對講機收到一陣雜訊,人聲依稀傳出。莫斯提馬瞬間寒毛直豎,仔細聆聽。

「收到,市集的調動......完成。」

確認訊號逐漸增強以後,她舉起望遠鏡張望,果然,遠處的白霧中隱約透出建築物的影子。

太好了,她仰身躺下、欣慰地閉上雙眼,終於擺脫被搭檔嘲弄的厄運......

話說回來,不能就這樣騎著岩龜闖入城鎮啊,少女回過神,起身慢慢移動"釣竿"、引導岩龜一百八十度迴轉,在經過一處坡頂時,抽出小刀將延伸到握柄端的繩鎖切斷。

誘餌一落,巨獸奔下岩坡的同時,她自頸側垂降而下,落下行囊,隨後手一鬆,少女抱住頭在岩石上翻滾著、巨大的腹甲以及尾部從她頭頂掠過,隨著震動的腳步聲漸漸遠去,岩龜終於脫離墮天使少女的玩弄。

莫斯提馬自煙塵中起身,走向身後散落的物品,重整一身裝備後拄起法杖,頭也不回地朝遠方走去。

-------------------------------------

歷經幾番磨難,少女的身影狼狽不堪,但她的腳步卻再次輕快了起來,踏過水窪,漣漪中映照出笑顏。

彷彿只是平凡的一天,墮天使獨自一人在荒涼的大地上前行。

孤獨,且自在。



後記




嗨嗨,我是Mi'rain,今天"大地之上"的第一章如期發布啦(明明已經晚了一天),感謝花時間讀到這裡的各位,不知道大家對第一章感覺如何呢?老實說原本是打算寫更精簡的輕量短篇,可惜功力似乎還不夠。

本人是受到板上同人創作的活絡氛圍啟發,才下定決心開始動筆寫"大地之上"這個系列。並且這也是第一次公開自己的作品,還要感謝幾位在發文前就先幫我看過的大大,給予建議之餘,也舒緩了我的不安。

至於內容本身,偷偷解釋文中的拉特蘭古文其實就是拉丁文喔,畢竟拉特蘭的原型是梵蒂岡,用拉丁文詠唱因該是既合理又帥氣的吧(大概)。

而文末的安卓爾城則參考了伊比利亞的原型半島北部真實存在的地名,接下來莫斯提馬將進入其中,這是究竟座什麼樣的城市?她能順利找到醉爺嗎?與即將到來的"監管人"又將碰出什麼樣的火花?

"大地之上"第二章將於四周後推出(估計啦),請各位期待的劇情展開吧。

那麼,關於作品的一切都可以一起討論,還沒看過預告的讀者可以去翻翻,也歡迎私訊或來逛我的小屋,我是Mi'rain,大家下回再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