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刀女審】吃醋的場合

山遁 | 2020-12-13 23:19:36 | 巴幣 22 | 人氣 324




【燭台切的場合】

  燭台切光忠站在自家主上身旁,耐心地等待她與同事聊完天。

  目前正值政府活動期間,他的主上與那位男性審神者從你家誰誰誰狂抽四槍我家誰誰誰王點前怪火聊得簡直欲罷不能,他就站在他們旁邊聽,是再正常也不過的交流。

  雙方聊得很愉快,他看得出來她十分開心--開心到幾乎忘記他的存在。

  他帶著有些心不在焉的微笑撢去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塵,然後向前一步,適時地打斷了他們的談天。

  「主上,該回去了。」

  其它的他什麼也沒說,只是提醒她時間有限,該回本丸了。

  畢竟吃醋什麼的,不太帥氣啊。

 

 

 

 

 

【和泉守的場合】

  「和泉守?」審神者從店裡探出頭來,見和泉守兼定就站在門邊,她鬆口氣:「太好了,你快過來幫我看看,這個是--」

  對方回給她一個莫名其妙的眼神。

  糟了。她心中暗叫不妙,回頭一看就見真‧自家近侍站在反方向,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自己,彷彿她做了什麼罪大惡極之事。

  「妳怎麼會認錯!」

  是可忍孰不可忍,把誤認事件完全看在眼裡的和泉守重重踏到她身邊,雙臂盤胸大聲道:「雖然對方也很帥氣,但真正最強最帥的還是我吧!」

  畢竟對方也是和泉守兼定,和泉守不忘誇一誇對方的帥。當然,最帥的當然還是自己。

  「不小心就……」

  審神者說得很小聲很心虛,自家近侍在眾目睽睽之下大聲主張自己的帥氣,她只想找個地洞鑽進去。

  「哪有什麼不小心,來!」

  和泉守抓住她的手貼上自己的頰,一張俊臉直逼她面前,「妳仔細看,他有我那麼帥嗎?」

  藍色的眼眸裡帶著滿滿的認真,她漲紅了臉,只得胡亂點頭,「很帥很帥--」

  「總覺得感覺不到妳的誠意。」

  和泉守皺起眉抱怨了句,又把她的手按在自己的胸膛上,「妳仔細摸,好好摸,他有我這麼強嗎?」

  掌心下的胸肌強健有力,審神者試圖抽手卻被牢牢按住,彷彿可以感受到路人溫暖的目光與偷笑的聲音,她的大腦完全陷入混亂。

  「很、很強,超級強--」

  她努力擠出話,和泉守終於露出滿意笑容。

  「對吧?下次不會再認錯了?」

  --能夠憑藉靈力認人的只有你們刀男啦!

  --她只是天資普通到極點的審神者!光憑一眼一句話認不出來啊!

  但看到他作為她的刀、那樣驕傲得意自信煥發的模樣,審神者屈服了。

  ……回去後開始做魔鬼訓練認刀吧,就這麼決定。

 

 

 

 

【山鳥毛的場合】

  「小鳥兒,怎麼了嗎?」

  原本站在她身後的山鳥毛上前一步,手掌輕輕搭上她的肩,紅色雙瞳望向眼前的刀劍男士。

  長船之祖,燭台切光忠。

  戴著黑色眼罩的黑衣男性朝他頷首,視線輕飄飄地落在他的動作上,有禮的笑容不變,眼底倒是多了幾分揶揄。

  「他來問路,就順便聊了幾句。」

  「……是這樣啊。」

  他露出淺笑,視線又回到對方身上,她忍不住多看了幾眼;山鳥毛雖然衣著略顯華麗,本人卻溫和而內斂,她幾乎沒看過他露出這種模樣。

  為了自家近侍不尋常的態度感到困惑的同時,審神者腦海裡下意識地浮現畫面。

  保護地盤的、羽翼華麗的雄鳥。

  燭台切離開了,他擱在她肩上的手也不著痕跡地落下--並且被中途攔截,審神者牽住了他的手。

  「小鳥兒?」

  「就牽著吧。」

  她的聲音聽起來有些愉快,他愣了愣,忍不住伸手掩住下半臉孔,彷彿有些難為情似地吐了口氣。

  「……好,牽著。」

 
 

20201213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