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璞華-拾.巨蛇(4)

暮羽 | 2020-12-13 22:07:34 | 巴幣 30 | 人氣 98

連載中璞華
資料夾簡介
在那個坐落於蓊鬱島上的山林部落 因擁有神奇魔力的『玉石』 得以守護且狀大部落 然而看似平凡的日常卻在某一次的大獵祭時 遭到狠狠撕碎




  「母親……」

  中年婦人面容慈祥地平躺在地上,若不去看她殘缺不全且近乎被攪爛的下半身,會讓人誤以為她只是陷入長眠。

  「烏克……阿姨對不起你……我沒來得及救出你母親。」

  高大挺拔的少年背對身,蹲伏在死去的中年婦女前面,眼裡噙著淚水久久都未曾言語,如同雕像般靜靜佇立在那。

  「母親……她臨走前應該很安詳吧?」烏塔克長滿厚繭的手輕撫母親的粗糙臉龐,看著她安詳的面容,似乎覺得如今的她能脫離這些年飽受病魔纏身的苦痛,或許是另一種解脫吧。

  「發現你母親時她已經走了許久……我想應該是房屋倒下的當下就……」

  「太好了……母親死前應該沒受到太大的痛苦。」他噗通一聲跪倒在地,將頭抵在柔軟的土地上,手掌朝天平放在身體兩側,因刻意壓抑自己的哭吼使他的後背一陣劇烈顫抖,就這樣過了好一陣子後,他才平復好情緒,緩緩站起身。

  「阿姨……我還要去別的地方協助,母親……就先拜託妳了。」話了,他不捨地看了母親一眼。

  「你去吧,這裡有阿姨看顧。」

  烏塔克慢慢走離現場,待看不見母親時才以小跑步的方式奔到其他地方。

  剛才因為母親的關係所以先脫離隊伍,知曉身為勇士的自己,這一舉動非常不應當,但看到一路辛苦撫養自己長大的母親驟然離世,怎樣也無法就此無動於衷地去進行其他救災行動,只能央求領隊讓自己脫隊一回後再回頭覆命。

  如今已經耽擱太久,他必須抓緊時間趕去其他地方救援。

  「希洛古。」他遠遠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但對方似乎未聽見他的叫喚,這時才意識到前方有些不對勁。

  「難道就不能合力將倒下的屋子跟樹木抬起嗎?我們幾個用心臟石的能力一定可以做到的。」

  「這邊加上你和我,救援隊也才不到十個是心臟石的持有者,何況超過半數的人根本還無法完好運用心臟石的能力,要我們幾個搬開這棟倒下的房屋及兩棵大樹,根本是天方夜譚啊!」

  「總得要試試看啊!難不成要眼睜睜看著我的妹妹在這裡死去嗎?」

  「我們還有其他地方要救援,不是只有妳的妹妹需要救啊!」

  「希洛古、旦古陸……這是?」在他們兩人正鬧得不可開交時,烏塔克緩緩朝眼前倒塌的房屋走近,瞧見在傾倒的房屋及樹木下,一名嬌小的女孩虛弱地呻吟,而女巫塔娜娃絲蹲伏在那,正用著白玉髓減緩她的痛楚。

  「烏塔克,你可終於來了。」旦古陸看見他的出現彷彿看見救星一般:「你快勸勸希洛古吧,阿妲菈被房屋和樹木壓住,但現下我們根本無人可以將上方的重物抬走,若再不趕快做出決定,阿妲菈可能隨時都會死。」

  「決定?什麼決定?」他一臉疑惑地問。

  「將她的右腳砍斷,才能救出她。」塔娜娃絲回答他的疑問:「她的右腳被重物壓住,所以才難以將她救出。」

  「妳要失去一隻腳的阿妲菈怎麼活下去,一定有辦法可以將她順利救出的。」希洛古咬牙切齒地朝女巫大吼:「我一定要想辦法……我的璞玉說不定可以派上用場,我一定可以的……」

  「希洛古,若是可以的話,我們會在這裡僵持這麼久嗎?」塔娜娃絲露出哀傷的神情看著女孩說:「我們還有其他的族人要救援,妳趕緊做出決定吧。」

  「不可以!一定會有辦法的……」希洛古低頭哭吼著,連一句話都哽咽到無法好好說完:「阿妲菈這麼貪玩,喜歡到處奔跑探險、喜歡爬到樹上瞭望遠景、喜歡到溪邊玩水……她……她不可以……不可以讓她的右腳沒了……那樣……那樣太殘忍了……」

  『女孩,這世上沒有能兩全其美的辦法。』

  這時一直在旁靜靜觀望一切的瑯嬌靈貓忽然出聲,一雙渾圓的日月眼緊緊盯著她。

  『汝必須學會割捨一些東西,否則汝只會失去更多。』

  聞言,她愣愣地看著瑯嬌靈貓,眼裡噙著淚水,咬緊下唇久久未發一語。

  「會很……痛嗎?」

  「阿妲菈!」

  本來陷入昏迷的阿妲菈此時忽然抓住希洛古的衣襬,虛弱地問著。

  「切斷我的右腳時……會很痛嗎?」

  「不會的。」塔娜娃絲在眾人都不知該如何回答時,輕握住她的左手說:「有白玉髓的力量,妳只會覺得一點點痛而已。」

  「那……就切斷吧。」她虛弱地笑了一聲:「烏塔克哥哥……以後……以後我沒了右腳後……你……可以……可以背著我到處玩嗎?」

  「可……可以。」看著才十歲的阿妲菈說出如此堅強的話,烏塔克不禁心中一陣酸楚,想起在她小時,自己和蘇嵐安總會輪流將她背在肩上,帶她到部落附近嬉戲,對當時總是在進行嚴苛訓練的少年們來說,那是一段難能可貴的歡樂時光。

  「那邊那邊,那裏有蝴蝶啊!」

  「有抓到了嗎?』

  「不夠高啊,烏塔克哥哥,你還要再長高點啊!」

  兒時的回憶霎時衝進自己的腦海裡,在風和日麗的午後,銀鈴般的笑聲迴盪在整片爛漫花開的山谷中,女孩怎樣都抓不到飛在半空中的蝴蝶,氣惱地罵起揹扶自己的黑髮少年,無奈之下少年只好將女孩交給另一名金髮少年。

  「蘇嵐安,你幫我揹著她。」

  「喔?你這是打算作弊抓蝴蝶嗎?」

  「不是作弊,是訣竅!」

  黑髮少年用上貓眼玉的能力,輕鬆將幾隻蝴蝶抓住後,急忙跑到女孩面前緩緩將原本握著的手掌張開,色彩繽紛的蝴蝶紛紛展翅高飛,讓女孩露出欣喜的笑顏。

  女孩那抹天真燦爛的笑容,比那時開滿漫山谷的花朵都還要美麗。

  美麗的……讓他不忍奪走……不忍讓她承受截肢後的痛苦,不忍看到她無法再如昔日一樣,無憂無慮地跑遍整個山谷。

  他感受到自己心中似乎有某一塊角落正在緩慢碎裂,現在縱使有萬分的不捨,仍努力打起精神,朝阿妲菈露出一抹微笑:「到哪裡都可以,就像妳小的時候一樣,哪裡我都可以背妳去。」

  話了,阿妲菈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說:「謝謝……那……就請切斷我的右腳吧……這樣……我才能……繼續看看這世界的美麗啊……」

  希洛古雙手握緊她的右手,將頭抵在手上當場痛哭失聲。

  「阿妲菈,都跟妳說幾次了,別到處亂跑,瞧妳跌得渾身都是傷。」

  「我剛剛在抓蝴蝶啊,但是怎樣都抓不到,最後還是烏塔克哥哥和蘇嵐安哥哥幫我抓到的!」

  「唉……說不定要等妳無法再奔跑時,才不會跌得一身傷。」

  以往的回憶湧上心頭,任她怎麼能忍心剝奪屬於妹妹的歡樂,她原本該是可以無憂無慮在這凡間到處奔跑,說不定未來還能成為比自己更堅強的少女,她不該承受這種痛苦的啊!

  「姊姊……妳別哭了……很醜耶……」

  「嗚嗚……我知道啦……可是……我……捨不得妳啊……」

  「沒事的……只要妳以後背我到處玩就好了!」

  希洛古摀住嘴欲止住抽噎,奮力將悲憤的情緒壓下心頭,朝妹妹用力點頭。

  「阿妲菈,我等等會用白玉髓的能力減緩妳的疼痛,但如果還是會痛的話就叫出來也沒關係。」塔娜娃絲握著阿妲菈的左手輕聲說,接著轉向希洛古詢問:「希洛古,妳也向我學過不少醫術了,現在我讓妳決定,待回切斷妳妹妹的右腳,是妳要執行還是由我來動手?」

  「我……我不……」希洛古頓時無力地癱坐在地,雖然知道自己在醫術上有卓越的天賦,也跟著塔娜娃絲學了很久,但要她親手對自己的親妹妹動刀,心中仍是感到一陣恐懼,一臉慌恐看著虛弱的妹妹。

  女巫瞧著一直猶疑不定的她許久,最後微微嘆一口氣:「好吧,還是由我……」

  「不!」這時希洛古唐突地打斷塔娜娃絲的話,同時用力深吸一口氣,以堅定的神情看向女巫說:「我……我會接下這任務的……由我來將阿妲菈的右腳截斷。」

  「希洛古,妳若不行就別勉強自己了。」烏塔克看著面色蒼白的她不禁出聲勸道。

  「不,我可以的。塔娜娃絲,請把刀給我吧。」

  自女巫手中接過銳利的刀刃,她下意識地吞嚥一口水。

  「妳可以用心臟石的能力,這樣就能一鼓作氣將她的右腳砍斷。」

  聞言,她閉上雙眼,開始使用掛在頸上的璞玉,專注且小心翼翼地將它雕塑成心臟石的模樣,這時感受有一股熱氣緩緩從胸口提上來,接著一股熱流充溢全身,待一切都準備就緒後便立即睜開眼,握緊刀柄,雙眼緊緊盯著阿妲菈的右腿。

  「待回我說動手就直接斬斷,千萬不要有半絲猶豫,否則妳妹妹將會承受更多不必要的痛楚。」塔娜娃絲朝阿妲菈身上開始施以白玉髓的能力以減輕她的痛感:「妳可以做到嗎,希洛古?」

  握著刀柄的雙手不斷出汗,險些拿不穩的她深吸一口氣,欲緩住自己不安的情緒,接著朝女巫露出堅毅的神情,斬釘截鐵地回道:「我可以的。」

 「好……那現在動手!」

  銳利的刀刃迅速落下,同時天上也緩緩降下細雨。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下一章:拾.巨蛇(5)


剛從遙遠的屏東回來,早上去爬了阿朗壹古道,一樣有機會會分享遊記~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