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虛空戰記】第二集 第五章【宣教特區】

東堂隼人 | 2020-12-13 10:55:23


  【虛空戰記】第二集 第五章【宣教特區】
 
  【鐵鏽鎮】
  【戰姬的指尖】
 
  一陣清爽的涼風,把我的視線從【戰姬】的版畫拉回香緹的小臉。
 
  只見雪髮美人不斷揮動手中的團扇,牡丹香和酒香隨著扇子的擺動紛沓而至。
 
  「你的動作怎麼突然停止了,是醉了嗎?」香緹的小手再度撫上我的臉,用柔軟的指尖量測著我的溫度。
 
  「不是,只是一直在想著,要多少的生靈,才能堆起一座百來公尺高的黑色山脈……。」我只將心中的一半想法說出來,沒有觸及到和自己有關的話題。
 
  畢竟我也曾經親手完成許多個“堆屍成山”的場景。
 
  在【原點平面】的族人眼裡,或許這是個英雄故事,但對於外界的人來說,我就是一個會讓人避之為恐不及的殺人魔頭。
 
  克羅克的顧慮沒有錯,【原點平面】對外界的人來說,是不可觸及的禁語。
 
  「那我繼續說下去了。」
 
  「好。」我拿起一杯水,一口灌下,試著將方才自己立於鋼鐵墳塚上的畫面給沖淡。
 
  「到了第四天,一名【新教】降兵透露了代理神主亞巴頓試圖棄城潛逃的消息。為了不讓【三毛貓】亞巴頓有夾著尾巴逃走的機會,【戰姬】舉起她的武器,【救贖者】,用前所未見的神權能力,斬開了直徑三公里寬的巨龍甲殼。」
 
  「圍城部隊湧入阿卡羅薩斯,【神都】陷落,【新教】出降,【神主戰爭】結束。」
 
  「可惜的是讓【三毛貓】跑了!哈哈!」克列夫開懷大笑。
 
  「也是,小貓跑了就難找回來了……嘻嘻。」香緹喝了一口酒,潤潤喉嚨,也餵了我一口……。
 
  「攻破【神都】後,【戰姬】立即把目光轉向Z軸上方的另一個敵人。」
 
  「【創世教派】?」
 
  「沒錯,不論對【光明之徑】或【異邦人】來說,【創世教派】都是該被擊垮的存在。」
 
  「短短三個月,【戰姬】的部隊接連攻克【珊瑚海】、【諾拉福克】,最後兵臨【日晷之城】。」
 
  「那……【戰姬】雪菲拉殺進了【日晷之城】嗎?」
 
  雖然我和尤莉雅的六刻姐妹們全然不識,但也不願意聽到她們姐妹深淵相聚的情節。
 
  「不,【創世教派】神主林汀,在【戰姬】攻城前就投降了。」
 
  我不由得吐出一口放鬆的長氣。(好險………。)
 
  「那麼……後來這些時之皇子皇女呢?」
 
  「被【光明之徑】流放到某些平面軟禁,詳情你就要問克列夫了。」
 
  「皇子都是交給【舊教】去處理,我們只負責移送皇女們去流放的平面……只能說,皇女們的待遇還不錯。」克列夫又幫香緹補了一杯雞尾酒。
 
  「這樣呀……。」我低頭沉思著,如果尤莉雅在深淵之中知道自己姐妹的遭遇,會不會難過不已呢?
 
  §
 
  「等戰事完全底定後,【光明之徑】、【舊教】、【新教】三方開啟了【神座協議】,將已知平面的三分之二劃分為【光明之徑】和【舊教】共管的區域,又為稱為……。
 
  「【宣教特區】。」
 
  「但真正的統治者還是聖母跟【戰姬】。」
 
  「三分之二的已知平面……?」
 
  看著我露出思緒糾結的表情,香緹不禁笑了起來。
 
  「嗯……用一個簡單的方式跟你說明好了。」香緹舉起了手指向克列夫招呼。
 
  「克列夫,可以給我一塊巧克力榛子三層派嗎?」
 
  鎮長揚起一邊的眉毛:「你確定還有?」
 
  「有───────莎麗娜昨天才做的!」
 
  克列夫起身打開冰箱的門,花了一點時間尋找目標物,最後夾了一塊三色的長方形榛子派,遞到香緹前方的吧台。
 
  「免費!」
 
  「感謝你囉!」
 
  香緹把用小盤子盛著的榛子派端到我眼前,榛子派有三層,上層是巧克力糖霜,中層是榛子奶油蛋糕,下層則是一塊麥芽餅乾。
 
  「假設這塊長方型的派是已知平面。」
 
  接著,香緹用奶油刀把三層派從蛋糕和餅乾的接縫處劃開,將糖霜和蛋糕的部份捏起來。
 
  「這一塊就是【宣教特區】,呀────────嘴巴開大────────!」
 
  「呃……。」
 
  「呀──────────!」
 
  「呀……!」我臉上不禁又是一陣臊熱,在香緹面前我就像個三歲小孩一樣……。
 
  「好吃嗎?」
 
  「嗯,很甜,口感也很好。」
 
  這時香緹又捏起了盤子上僅存的那塊餅乾:「這一塊就是亞巴頓分到的部份。」
 
  「呀──────────!」
 
  「呀……!」好險店裡只有我、香緹、還有克列夫。
 
  「口感如何?」
 
  「沒有什麼甜味,而且口感很澀……。」
 
  「那你現在應該了解到【宣教特區】的意義了吧。」
 
  聽香緹這麼一說,我的腦袋瞬間豁然開朗。
 
  「意思是,【光明之徑】將富庶的平面留給自已,貧瘠的平面留給【新教】?」
 
  「對~~~~~。」香緹給了我一個滿意的笑容。
 
  「那聖母為何不索性拿下所有的已知平面?」
 
  「這個問題,我倒是可以幫忙回答。」克列夫收起盤子,順便解惑。
 
  「【新教】主要是由非虎人的部落集合而成,本來就是一幫烏合之眾。」
 
  「不論貓人或蜥人或犬人,有外部的共同敵人時他們就會合作,但是如果把他們放在一塊貧瘠之地,他們就會為了爭奪資源而互相廝殺……省下我們對付他們的麻煩。」
 
  「原本【神主戰爭】就是虎人部落和非虎人部落在【王虎】和【蝶后】失蹤之後而引起的權利鬥爭,一開始虎人部落就居於人數劣勢,後來以霸牙為首的黑虎部落又倒戈,後期戰事當然兵敗如山倒。」
 
  「要不是聖母和【戰姬】出手,【神都】那幫傢伙的皮早被【三毛貓】剝來做大衣了。」
 
  「了解……。」不愧是曾參戰過的男人,精闢入內。
 
  「那……卡雷斯……你的問題都問完了嗎?」
 
  「呃……還有一個,還能再借一點你的時間嗎?」
 
  「我坐著好累喔…不然待會躺著問好了───────!」
 
  「不……不好吧……!?」被香緹這麼一搞,體溫再度升高,又像是煮熟的甲殼類了。。
 
  這個反應讓香緹笑岔了氣,淚水都從眼角擠出來了。
 
  接著雪髮美人,向我們彼此都搧了一陣風,降低溫度。
 
  §
 
  「問吧。」
 
  「我的問題是……什麼是【小白書】呀?」
 
  「哈哈哈!」香緹還沒開口前,克列夫又是一陣大笑:「又是一個不是問題的問題!」
 
  「嘻嘻……原來是這個問題呀。」
 
  隨後,香緹在她的右手中顯現出一本約手掌大小的小冊子,白色封面上有著圓形的浮雕。
 
  「給你……這就是【小白書】,也就是【光明之徑】領民的識別證本。」
 
  我拿起【小白書】,仔細端詳上方的浮雕。一個行星齒輪系圖騰在封面中間,下方則是二個藍色的小齒輪。
 
  「這和鎮門的圖騰一模一樣,【光明之徑】的象徵……不過這二個藍色小齒輪的意義是?」
 
  「齒輪的數目是代表識別證本的主人在【光明之徑】的地位,從一顆到七顆,齒輪數目愈多,地位愈尊貴。」
 
  「而藍色,代表我是【光明之徑】的締約者。」
 
  「締約者?」
 
  「代表我並非教會成員,但願意以捐獻換取聖母的恩澤,有了這本,我可以請求教會的保護。」
 
  「香緹,我不同意妳這個說法,說得好像聖母在收保護費一樣。」克列夫皺著眉頭插話。
 
  「好,我換個說法───────小女子是感謝聖母維護已知平面的和平,不時獻上一點心意,這本則是教會送我的感謝狀─────────。」
 
  「這個說法還可以……。」
 
  「剛說到那了……對了,藍色齒輪代表締約者,白色齒輪則代表教會成員,還有銅色、鋼鐵色、鉑色齒輪,則代表這個人是有軍階的教會成員。」
 
  「例如克列夫鎮長?」
 
  「對,克列夫,你的識別證本可以借我一下嗎?」
 
  「幹嘛?」
 
  「向卡雷斯介紹一下【神譴軍團】的圖騰。」
 
  「喔……拿去。」克列夫不知從何處掏出另一本【小白書】。
 
  香緹從我手上抽走她的【小白書】,和克列夫的【小白書】一起並陳在我眼前。」
 
  §
 
  「卡雷斯,仔細聽我接下來說的話。」
 
  「嗯,洗耳恭聽!」
 
  「【光明之徑】有兩大軍事武裝部隊,第一個是【神譴軍團】,負責平面外的軍事行動。」
 
  「克列夫的識別證本上就是【神譴軍團】的圖騰。」香緹搖了搖左手的【小白書】。
 
  「行星齒輪系加上一個閃電圖騰……。」
 
  「對。」
 
  「第二個是【武裝修女教導團】,負責平面內的維安、情報收集以及宣教活動。」
 
  「【武裝修女教導團】的圖騰和我識別證本上的相同,但圓形下方會多一個鋼鐵薔薇的圖騰。」
 
  「鋼鐵薔薇的圖騰……明白了。」
 
  「我的重點是……如果你沒打算成為教會的締約者或成員,看到這兩個圖騰,離得愈遠愈好,知道嗎。」此時香緹用帶著認真的眼神強調她的話。
 
  「知道了,謹記在心。」
 
  「獸人小孩有句童謠很貼切…『跟了教會、聖母罩你────惹了教會,戰姬來找你──────』。」
 
  「哇!好傳神的形容!」我不由得讚嘆起這種詼諧的形容方式。
 
  「香緹………。」克列夫開始板起臉來了。
 
  「香緹,沒問題,我已經完全了解了!」為了避免場面變的更尷尬,我趕緊出聲打了個圓場。
 
  「還有什麼想問的嗎?」香緹眨了一下眼睛,等著下一個問題。
 
  「沒有了,我想知道的都問完了,感謝妳!」我回了一個真摯的微笑。
 
  (撇開不時出現的“親暱舉動”,這時侯的香緹從任何一個角度看都是端莊秀麗的美人。)
 
  「那麼,請支付小女子今晚的夜渡資。」白皙的雙手在我的腿上攤開。
 
  「對喔,差點忘了。」我從口袋中拿起一枚堅金幣,放在香緹那白裡透紅的手心。
 
  (我記得堅金幣的價值應該是金幣的十倍。)
 
  「請收下,我有一個很愉快的夜晚。」
 
  「哇─────────!卡雷斯,你真好!」
 
  「啾─────!」在完全沒有防備的情形下,香緹突然親了我的左臉頰!
 
  帶著香味的溫熱感在皮膚上蔓延,讓我多了一股飄飄然的感覺!
 
  驚慌失措中,雪髮美人再次把粉嫩的嘴唇靠近我的耳朵,小聲的說:
 
  「從那個通道走過去,就是〔夢月別館〕,我的房間在閣樓,待會要記得來找我喔……。」
 
  「呃………。」神權核心狂跳不止!柔軟的聲音在耳中迴盪著!
 
  (跟克羅諾斯以命相搏時都沒那麼緊張!)
 
  §
 
  「好了……該回去看看姐妹們了……。」
 
  香緹從座位上起身,伸了一個懶腰,調整了一下頭上的牡丹髮飾。
 
  「兩位男士晚安囉!」隨後,雪髮美人走入酒吧左方的通道,纖細的身影沒入通道的光影交錯處。
 
  一會,我似乎看到香緹的金色曈孔,在不遠處對著我眨了一下。
 
  「恩格里斯先生,我強烈建議你,離開這裡之前去陪她一下,不然保證你終生遺憾。」克列夫一邊清理吧台,一邊說著。
 
  「這個……。」我頓時支支吾吾起來。
 
  「香緹來【鐵鏽鎮】兩年了,這段時間,一狗票的男人對她大獻殷勤,但她完全不為所動,用高明的手腕打發掉了。」
 
  「我真的第一次看到她對男人這麼親暱!」克列夫發出了爽朗的笑聲。
 
  「多嘴問一句,你單身嗎?」
 
  「呃……對。」
 
  「那你有什麼好顧忌的!?」
 
  「呃……我會考慮你的提議,不過我得先去看看朋友們的狀況。」
 
  我從口袋中拿出另一枚堅金幣,放上吧台:「感謝今晚的招待。」
 
  克列夫回了一個微笑給我:「像你這樣的男人,我還真的沒看過!」
 
  §

  香緹回房了,克列夫還在笑,卡雷斯依舊單身!
 
  大家好,這裡是姐吉拉,向各位朋友送上渣鷹和柳困脫單PK戰第三回合!
 
  這是兩個寫手間用生命燃燒的賭注!希望大家繼續看下去。
 
  另一方面星賊大大的《請跟我交往!拜託啦!》是一個構思相當有趣的故事,歡迎大家也去他的小屋走走,覺得文章不錯的話也請不吝給讚,您的GP會是點燃他創作熱情的火種!
 
  另一方面,老宅女受到也《請跟我交往!拜託啦!》的啟發,決定寫一個相同類型的短篇集,名字就叫──────:
 
  【渣鷹聯合總長!中二鷹介參見!】
 
  來看【末日之鷹】卡雷斯如何轉職成暴走族老大!在地下世界伸張正義! 
 
  看完這個故事你一定會得到一個心得,就是:
 
  【要毀滅一個男人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讓他娶一個有中二魂的老婆!】
 
  §
 
 


157 巴幣: 1136

創作回應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上啊老黑鷹!前進香緹的房……咳,我是說踏上戀愛的旅途吧!
2020-12-13 11:36:08
東堂隼人
你484在想著"兒童保護"的劇情?
2020-12-13 11:48:37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才、才沒有!
2020-12-13 11:51:23
虚ろな光
我看我哪天又從第一章補一下呢W
2020-12-13 18:37:00
東堂隼人
嗯,再請虚ろな光多支持了,其實從第一集序章開始,故事的主軸就是圍繞在四件事,【創世教派】的殞落、【光明之徑】的崛起、【神主戰爭】,及卡雷斯他們離開原點平面的理由,其他則是補充用的插曲。[e34]
2020-12-13 19:23:03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