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同人短篇_少女前線】只有缺陷的人形(四)在我的記憶中,就屬吃苦是強項呢

熾冰 | 2020-12-12 17:13:38 | 巴幣 1106 | 人氣 96

少女前線專區
資料夾簡介
少前同人文集散區,有存貨就更,不期不待沒有傷害

        OK完結,感謝從第一篇看到最後的各位~
        
        
        
         づ(・ω・)づ[正文]づ(・ω・)づ[要開始]づ(・ω・)づ[了喔]づ(・∀・)づ
  
         
         坐在被樹蔭壟罩的長椅,青年吁了口氣。

         視線角落的利貝羅勒似乎動作了下,不過青年立刻確認那只是無意識的調整睡姿行為,少女依舊昏睡著。這方面倒是很貼近人類,只能說製造商的腦袋實在耐人尋味。

         「沒關係的,利貝羅勒。」

         明知道少女是睡著的,青年仍溫和地說道:

         「剛才太勉強妳了,好好休息吧。」

         在旁人看來,他就像一位關心同行者的好好先生,或是擔憂戀人的小夥子。

         「話說回來,超負荷啊……」

         或許是機器人三大法則的限制讓利貝羅勒失去行動能力,也可能是勉強自己與模型槍建立連結的影響,抑或是其他因素。

         「雖然知道妳不喜歡檢查,但還是得辛苦妳了。」

         「……沒、關係。」

         沒想到會得到回音,青年著實訝異地張開嘴巴。

         「妳醒了──等等,別勉強自己起來。」

         於是,利貝羅勒從側躺改為坐姿。不過從完全倒進椅背的模樣來看,體力還未完全恢復。

         不過比起體力,利貝羅勒更在意的是另一件事。

         「對不起,指揮官,又給您添麻煩。」

         「別這麼說啦,該道歉的是我。從出門開始就在勉強妳,也沒想到會在跳蚤市場引起那種騷動。哎,雖然幾乎都是路人在亂就是啦。」

         說到後面青年笑了起來。那表情與其說無奈,不如說是覺得有趣。

         但這份心情並未傳達給利貝羅勒。

         「果然……我不該出來的。」

         「欸?」

         利貝羅勒兩手握拳壓著大腿,起初只有肩膀隱隱發顫,逐漸傳染到全身。

         「我……作為戰術人形派不上用場,走走路就會跌倒,在人多一點的地方甚至不能保持冷靜……光是存在就是個麻煩。」

         「也沒必要說到這樣……」

         「但這是事實。」

         利貝羅勒突然加重聲音。從中感受到明確的拒絕,使青年吞回到口的字句。也許是意識到自己嚇到青年了吧?利貝羅勒的側臉浮現一抹苦澀。

         但這無法阻止利貝羅勒繼續說下去,她告訴自己必須說:

         「剛才我差點……攻擊那些人。」

         這就是自己。缺陷人形。不定時炸彈。利貝羅勒不敢轉頭,不敢看到青年現在的表情。

         即使如此,她仍繼續說:

         「我當下感覺到的……應該是恐懼。然後、然後就拿起槍,我、我──」

         「但妳沒有開槍。」

         「我幾乎要開了。」

         「但妳沒有。」

         「我──嗚!」

         利貝羅勒突然失去平衡,那是因為手被拉起來的關係。

         在困惑的利貝羅勒面前的,是拿下眼鏡,直直看著她的眼睛的青年。

         那毫不遮掩的視線,彷彿連心智雲圖都將被他看透。

         「妳沒開槍,這就夠了。」

         只是陳述事實的一句話,卻像手榴彈般在利貝羅勒的體內炸開。

         思考模組似乎短路了,語言機能也沒能發揮功用,邏輯處理系統大概也當機了吧?而且出現明顯的過熱現象,就連對焦功能都不受控制。諸如此類的問題在利貝羅勒的思考統籌中樞飛轉,到處都是錯誤訊號,但若不看這些腦內劇場,直接看到眼前的利貝羅勒的話──

         支支吾吾、臉頰潮紅,無法直視青年。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反應?動用現階段還能運作的計算區塊,推測是青年那句話包含明確的信賴。這是從聲紋證實,並佐以眼神及心拍數等數據導出的答案,可信度有八成以上。

         對缺陷人形的自己寄予信賴。這正是讓利貝羅勒陷入未知混亂的原因。

         「……請先、放手,指揮官。」

         「喔、喔,抱歉。」

         手一恢復自由,利貝羅勒下意識將之收到胸前,窄小的肩膀也側了幾個角度,悄悄拉開和青年的距離。

         無論是誰,看到這一幕都會認為青年被討厭了吧?而青年本人也是一臉受傷的模樣,可見打擊非常大。

         但在青年看不到的地方,利貝羅勒卻握起被他抓住的手腕,指腹輕撫著、摩娑著,就像在記憶這份感觸,將之帶上掌部,讓兩手握合。

         不可思議的是,思考模組漸漸取回冷靜。

         「……指揮官,能不能……借一下手?」

         還沒等到青年回答,利貝羅勒已經握起他的手。

         就像有了什麼新發現般稍微睜開了眼睛。

         「不一樣……」

         不知道為什麼,勾勒出淡淡的笑容。

         「有點硬……還有點熱。」

         「利、利貝羅勒?」

         直到青年這一喚,利貝羅勒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麼,小小身軀往反方向彈了一彈。

         「對、不起……」

         似乎又過熱了。利貝羅勒連忙制止思考模組過度運算,具體方法就是眺望遠方景色。當然不能使用測距功能,否則本末倒置。

         繁榮的都市景象映入眼底。大樓、高架橋、大眾運輸工具,熙來攘往的車流。然後利貝羅勒看到公園外圍,那帶有流行感覺的公車亭。

         ──「因為這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和指揮官出門吧……」

         憶起幾個小時前的自語,那同時也是青年今天帶她出來的原因。一瞬間,就像被丟進因為北極震盪而氣溫驟降的塞爾維亞。

         「利貝羅勒。」

         在意識墜入冰窖前,就和在跳蚤市場那時一樣,聽到青年的聲音:

         「妳是我的戰術人形。」

         毫無修飾的這句話,粗魯卻充滿力量,將利貝羅勒拉回現實。

         看到青年的臉,訴說體內流著東方血統的五官輪廓給人親切的氛圍,那乾燥的嘴唇依然微微笑著,難以想像剛才那句話出自他的口。

         不久前那失控的感覺又回來了。從頭頂通過喉嚨、穿過胸腔、直達腹部下方,甚至是手指腳尖髮梢等末端,就像要燒起來般發熱。

         「我……我是、概念槍枝……利貝羅勒1918。」

         利貝羅勒不知道為什麼會在這時說出這些,也許是為了確認,於是她接續:

         「是一具、心智雲圖不完整……被說是除了缺陷毫無突出之處的……缺陷人形……」

         這種自虐的發言,如今說出口也沒什麼關係了。然而接下來要說出口的這句話,卻讓利貝羅勒不由得嘴唇發顫:

         「就算這樣……就算這樣、我也還是……指揮官的、您的……戰術人形嗎?」

         哪怕只有百萬分之一,利貝羅勒仍不敢輕易相信眼前的青年。縱使戰術人形是該服從指揮官命令的存在。

         忽然間,利貝羅勒覺得自己就像個小孩。執拗地待在自己上鎖的房間,卻不斷搔抓門板,希望有人注意到自己的,個性彆扭的小孩。

         即使是這樣的自己,仍能得到青年的包容嗎?利貝羅勒的眼底蘊含著這樣的期盼。

         「那是當然的。」

         青年肯定地說道。理所當然的態度,彷彿從一開始就這麼決定。

         「如果一次不能讓妳放心,我就再重複一次。利貝羅勒──」

         也許是模擬出的情感影響到思考中樞,也可能是心智雲圖的缺陷導致。

         利貝羅勒覺得自己就像待在一間上鎖的房間。

         數度有人敲門,但利貝羅勒總是躲在門邊,在開門與不開之間徬徨時,對方卻已失去興趣,徒留下失望的自己。

         然而這一次來敲門的人,卻在她猶豫該不該伸出手時,先一步握住了門把──

         「妳是我的戰術人形。」

         ──連同整扇門拆了下來。

         此時的青年有種說不出的陌生,卻比剛才那小心翼翼地選擇詞句的他更加可靠。

         如果是現在的青年,利貝羅勒可以不顧一切地追隨他。甚至出現這種莫名其妙的想法。

         「怎麼了?利貝羅勒。」

         「哎……?」

         回過神來,青年又恢復那溫和的語氣。

         不過,在那參雜些許褐色的黑色瞳孔中,似乎還能看到前一刻的餘韻。

         似乎接觸到真正的青年。利貝羅勒這麼思忖。

         「……不,沒事的,指揮官。」

         於是,利貝羅勒說道:

         「回去基地前,還有一些時間……對吧?」

         「唔,的確是沒要這麼早回去。不過沒問題嗎?如果太勉強,下次再出來也可以。」

         「沒問題的。」

         利貝羅勒漾起微笑。

         「在我的記憶中,就屬吃苦是強項呢。」

         儘管說出口的是一如往常的自嘲字句,現在的她卻給人足以信賴的感覺。

         直到搭上公車之前,青年和利貝羅勒度過了半小時的散步時光。當然,在公車上坐定沒多久,利貝羅勒便因為疲勞而睡去。

         隔著車窗,染上夕陽的橘黃色光輝的街景不斷由左往右流逝,沉默地宣示今天即將接近尾聲。映在窗上的青年輕輕嘆了口氣,因為太大的動作會驚擾利貝羅勒。

         「『掃描結果如何?』」

         倒映出的青年無聲地說道。幾乎是下一秒,在他的右側,也就是座位後方,出現賊笑著的少女倒影。

         「『沒問題,穩當當的喔。』」

         少女的名字是UMP9。

         「『話說回來,還真是不能小看指揮官呢~明明成天我的416我的416說個沒完,剛剛居然那~麼認真地對不相干的人形告白耶。』」

         青年選擇緘默,但這麼做反而助長UMP9的興致,還來場即興模仿秀:

         「『妳是我的戰術人形。呀好害羞唷~』」

         「『隨妳解釋。』」

         倒影中的UMP9捧著臉左搖右晃,青年選擇無視。

         利貝羅勒有著自我追求的人格設定,換句話說就是渴求認同。然而弔詭的是,無論踏上戰場的她取得多少戰果,卻依然否定自己──即便屢戰屢敗一詞早已與現在的她無緣。

         自古以來,好言相勸不管用就是行使武力。就這角度來看,說服鬧彆扭的戰術人形和對付恐怖份子其實滿接近的。

         即使衍生出不必要的事物,那也在尚能容許的誤差範圍。看到利貝羅勒挽著自己的手臂的安祥睡臉,青年重新轉向車窗,啟口:

         「『進度如何?』」

         「『順利進行中~哎指揮官也不用特別搭錯公車嘛,這新玩具其實還不差呀~但還是比不上45姊啦。』」

         UMP9說的新玩具,指的是她正在操作的掌上型機械。

         能夠搜尋並鎖定一公尺內的自律人形,駭入該目標的記憶模組執行更動。發想來自搭載於UMP45的特殊機能,然而那不是能輕易重現的事物,加上為了方便攜帶,範圍和精密性都做了一定程度的犧牲。

         考慮到這次行動牽涉到的對象太多,不能完全刪除記憶檔案,但要換掉關鍵部分還是綽綽有餘。至於所謂的關鍵部分,便是影響利貝羅勒心境的幾次互動。

         等利貝羅勒醒來,留存在她的記憶模組之中的,就只有和青年散步以及等公車等到睡著的片段而已。

         「『報告自己留著就夠了。』」

         說完,青年闔上眼睛,表示話題到此為止。

         接下來的一切,完全依照青年的劇本發展。

         到了終點站下車,發現搭錯車而苦笑,等約五分鐘後搭上回到市區的公車,再轉乘正確的車次。

         當然,UMP9沒有陪他們搭到終點站,甚至不知道她在哪一站下車。雖然總是嘻皮笑臉,不過被指派的任務倒是會好好完成。基於這點,青年能放心交給她。

         直到一星期後的那一刻。

         「午安,利貝羅勒。」

         這天,青年走出辦公室時,恰巧遇到了利貝羅勒。

         披著灰藍色白髮的嬌小女孩,踩著那雙低跟短靴。

         「午安,指揮官。」

         利貝羅勒穩住輕微搖晃的身體,眉宇間透露幾不可見的得意:

         「請看,我已經習慣穿鞋走路了喔。」

         短短一瞬間,青年睜圓眼睛

         「太棒了,利貝羅勒。」

         脫口而出的話語,道出青年打從心底為利貝羅勒高興的心情。剛才之所以愣住,就是因為太過驚喜的關係吧?任誰都會這麼想的。

         「機會難得,就一起走吧?妳要去哪裡?」

         「病房。剛剛作完射擊訓練,得接受調整。」

         「好,那就走吧。」

         「指揮官,那是反方向。」

         「……抱歉,還是請妳帶路吧。」

         順帶一提,青年在基地是小有名氣的路痴。

         當青年和利貝羅勒一起來到病房時,負責人的表情變得活像看到頭條的狗仔。而在和利貝羅勒道別後,負責人果然跑來八卦幾句,讓青年認真考慮是不是該扣這人幾天假。

         之後,青年回到辦公室,倒進能夠自由調整椅背角度的人體工學椅。

         「利貝羅勒……」

         她沒有忘記。青年試圖壓抑胸口的躁動,但止不住雙手的顫抖。

         記憶操作的結果是成功的。無論是該實驗機的紀錄,還是病房提交的資料都能證明,然而結果不是如此。

         「只有缺陷的人形……哈哈。」

         被擺了一道。

         青年能想到的可能,就是那份缺陷導致現在的結果。

         雖然不至於洩漏情報,但至少確認在和利貝羅勒進行交流時得多用點心。而值得慶幸的是,從利貝羅勒的態度觀察,會作出有害於青年的舉動的概率非常低。

         「呼……」

         不過這卻多了另一個問題。青年思忖。

         要是UMP9知道她任務失敗,恐怕會鬧上好一陣子吧?看上去大而化之,骨子裡還滿好強的。

         「倒是一個不錯的材料。」

           不過青年不介意讓她鬧得更過火。當然,是在他搧風點火之下。
  
  
  
  
        ~fin~
  
  

創作回應

一巴掌爽飛天
撒花(・∀・) 丿~(糖漬櫻花(・∀・)丿
2020-12-12 17:45:56
熾冰
謝謝~
2020-12-12 19:13:5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