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向我們那些年的冒險致敬-《PSP 劍舞者-千年約定》EX-16

喵喵銀 | 2020-12-12 16:48:22 | 巴幣 2 | 人氣 102


EX-16
*本作品由遊戲內容改編
魔王索爾梅斯注意到虹月之輪強大的魔力而停下手,轉向尚恩:『你這打不死的小強!竟然還有力氣搞亂!果然一開始就該先殺了你!!』
魔王索爾梅斯朝著尚恩衝過去,尚恩將最後的魔力全灌注到了魔靈玉上。原本魔靈玉可以將魔力具象化為實體製造出分身,之前尚恩等人正因為這項能力製作出蒂絲的幻影來攻略月神塔。
如今已經成為半神的尚恩能使出更強大的力量。
尚恩:「出來吧!月之女神阿緹蜜絲!!」
其實尚恩的魔力並不足以召喚女神,但秘劍月光與虹月之輪一起發出光芒,就連勾薩的月神拳套與菲莉絲的海鳴杖也發出魔力傳送給尚恩。
或許月之女神早已猜到會演變成這樣的結果才將神器賜予勾薩與菲莉絲。
巨大的女神從虹月之輪中現身,可惜魔力仍然遠遠不足,召喚出來的月之女神只有上半身而已。
『阿、阿緹蜜絲!?竟、竟然召喚了女神嗎!?』魔王索爾梅斯見到月之女神起初嚇了一跳,當他發現召喚並不完全後鬆了一口氣:『憑這種半吊子的召喚也想打倒我!?天真,太天真了!看我連同女神把你劈成兩半!』
尚恩嘴角揚起,說:「要對付你,這種半吊子召喚就已足夠…。」
尚恩額上的劍舞者紋爆發出七彩的魔力光芒,魔王索爾梅斯笑道:『你瘋了嗎?你將生命轉化為魔力,就算是半神也會死的!』
尚恩當然知道,但並不打算停手。七彩的魔力凝聚到女神身上,阿緹蜜絲左手向前伸,『出來吧,黑月神弓。』一張漆黑的神弓應聲出現在她手中。
魔王索爾梅斯大叫:『休想得逞!!』
但是女神的速度比她更快,一道七彩的箭光隨著劃破大氣的聲音呼嘯而過,吞沒了索爾梅斯巨大的身軀。
『不、不可能…我是新世界的神…怎會這麼輕易就…被消滅阿阿阿阿…』魔王留下最後一句話後,永遠地徹底消失了。
這時月之繭的時效剛好過了,月結界裂成碎片化為螢光分解成基礎的魔素回歸到大氣中。
蒂絲破繭而出的第一眼看見月之女神懷念地叫喚她:「母親…。」
卻因為太過激動而語不成聲,月之女神阿緹蜜絲朝著蒂絲微微一笑後消失在月光之中。
召喚女神對尚恩來說負擔還是太大,他用盡力量召喚自動解除了,最後來得及對著蒂絲滿意的一笑:「這次…終於守住約定…保護了妳…。」
之後就昏倒了。
蒂絲著急奔向他:「尚恩!」
魔王之戰終於告一段落。
尚恩再度醒來時發現自己身在豪華的房間中。
蒂絲發現尚恩清醒過來,擔心的說:「太好了,尚恩。你終於醒過來了,你睡了三天三夜,我還以為你…。」
「蒂絲!!」尚恩突然大叫著她的名字就一把將她抱進懷中。
「哇!」蒂絲受到驚嚇不小心驚叫,緩過後也伸出雙手回抱著尚恩,「恩,是我。」
「這不是夢吧!?我這次終於遵守約定保護住妳了…。」尚恩用力抱緊蒂絲,深怕眼前的蒂絲只是虛幻的影像,一放手就會消失。
蒂絲輕拍著尚恩的背安撫他:「恩,這不是夢。謝謝你將我從成為魔王魔力之源的宿命中解放出來。」
尚恩回過神來才發現剛剛一衝動就趁勢抱住蒂絲,冷靜下來後才趕緊慌張的鬆開。
「阿、我、這、不是…不是那樣的…。」尚恩連忙想找藉口,卻因為害羞而語無倫次。
「嘻。」蒂絲被他這副窘樣給逗笑。
尚恩近距離面對蒂絲的笑顏,心想自己真的將蒂絲給救了出來,放心的跟著露出笑容。
蒂絲雙手捧住尚恩的臉,「雖然剛剛已經說過了,但我要好好的在跟你說一次。」
蒂絲作了一個深呼吸後,才又對著尚恩笑著說:「謝謝。謝謝你將我從成為魔王魔力之源的宿命中解放出來。」
這時蒂絲與尚恩的臉非常貼近,近到鼻子就要碰在一起了。
尚恩腦中心猿意馬,胸口小鹿亂撞。心想:現在這氣氛,是那種氣氛吧!?
看著蒂絲秋波明亮頰飛紅霞,他覺得現在應該就是可以「啾!」的大好時機!
相信蒂絲也不會拒絕才對!
尚恩嘟起嘴唇呢喃:「蒂…蘇…。」
這時房門突然被人大力開啟。「尚恩!聽說你醒了!?」
突然被人打擾,蒂絲捧住尚恩臉的手突然向上用力將他推開,尚恩的脖子發出了「咯嘰」一聲。
尚恩奄奄一息再度倒回床上,菲莉絲緊張的喊著:「尚恩!你不要緊吧!?」
經過治療尚恩再度甦醒後,菲莉絲說:「我們跟大叔聽說一醒了之後就趕緊過來探望你。」
尚恩看著勾薩與菲莉絲左耳有看起來長時間貼著牆壁留下的痕跡,用杜疑的口氣說:「喔,是喔。」
勾薩為化解尷尬先咳了一聲,然後說起尚恩打倒魔王後的事情來轉移話題。
菲莉絲已經成長為永恆治療師,自癒的能力相當強。雖然在大爆炸中受了傷,在尚恩召喚出月之女神時她就醒了。
因為魔力不足,只能替尚恩作緊急治療。後來等勾薩醒過來後,準備先回到翡翠都,這時伊利耶斯帶著神皇軍趕到。
原來魔王索爾梅斯死後,被他召喚來到魯納迪亞的墮獸也被強制送回月神界瑟倫迪亞了。正因為如此伊利耶斯才察覺到尚恩等人已經打倒魔王了。
於是他帶著神皇軍清除魔王軍餘黨的魔物,一路來到吉爾漢古城與勾薩等人會合。
多虧有神皇軍的馬車,他們很快速回到翡翠都,但沒想到尚恩接受完治療後卻沒有醒過來的跡象,這一睡就是三天。
說到這裡突然聽見外面傳來的鞭炮聲。
菲莉絲解釋這應該是討伐魔王餘黨的神皇軍凱旋歸來的禮砲。
「這下子戰事就正式畫下句點了。」菲莉絲感概的說。
尚恩卻說:「可能是因為我剛醒吧,總覺得沒有實感,說是打倒魔王了,就像是一場夢一樣。」
菲莉絲嫌棄道:「那還真是最惡最糟的惡夢。」
平時很安靜的勾薩大叔這時也深表同意:「唔嗯!」
尚恩被逗笑,然後有感而發的說:「說起來與蒂絲相遇是從來傅島船上的一場夢開始,不過要是魔王的事也是在作夢他可受不了。」
蒂絲聽尚恩這麼說也笑了。
菲莉絲這時才想到當初跟尚恩在月之塔第一次相遇時曾看過他內心世界,確實在那裏看到了蒂絲,不過那時在現實中他們還沒遇見蒂絲才對。
於是她問道:「船上的一場夢?這還是第一次聽說呢,是怎樣的夢?」
尚恩望著蒂絲,回想起恐懼騎士與蒂絲…心想自己會遇見她一定是早就命中注定。正準備開口的時候,房間門再次被人敲響開啟,來的人是皇宮的警衛兵。
警衛兵:「神皇有令,如果尚恩大人清醒後,請各位大人前往謁見聽覲見。」
菲莉絲面有難色:「這時間抓得也太好了吧,尚恩才剛復原,就不能讓他多歇息一會兒嗎。」
尚恩抓抓腦袋發牢騷說:「魔王都打完了還會有什麼事啊?」
警衛兵笑道:「尚恩大人是打倒魔王的英雄,不只是拯救了這個國家,說是救世主也不為過。神皇陛下當人要對立下豐功偉業的英雄們好好論功行賞了。」
尚恩答應警衛兵等會過去,警衛兵離開後菲莉絲抱怨說:「與其參加那什麼表彰典禮,還不如到世界各地去幫需要的人治療來得有意義…。」
尚恩從菲莉絲話中聽出不滿:「難道我昏倒這三天裡他們作了什麼事惹妳生氣了?」
菲莉絲欲言又止:「我在月神界成為永恆治療師後,恩帕斯能看見人內心世界的能力也跟著變強了。雖然直接碰觸患者能更清楚的看見內心,但我現在即使沒碰觸到對方也多少能看得見了…只是我還不夠成熟,沒直接碰觸的情況下看到的景象很模糊…總之,等等我們到神皇御前要小心一點。」
勾薩也說:「雖然沒到菲莉絲的程度,但我對於自己觀察力也是很有自信。尤其自古以來當權者對於力量的執著是相當可怕的,頂著打倒魔王的勇者這個頭銜更是容易成為政治的道具。」
尚恩了解他們大致上要說的話了,「我心裡有數了,謝謝你們。但既然神皇召見我們也不能說不去,總之小心應對見招拆招吧。」
到了謁見聽,一樣只有在布幕後的神皇跟執政官伊利耶斯兩人而已。
尚恩不禁懷疑了起來:「不是說表彰儀式?這也太簡單冷清了吧…。」
伊利耶斯說明:「劍舞者尚恩大人,其實表彰儀式是明天才舉行。」
尚恩暗自警惕:「那現在召喚我們來的用意是?」
伊利耶斯回答:「請尚恩大人放輕鬆一點,今天要各位前來並非有什麼重要的大事,主要是想說明有關明天給各位的獎賞,請各位權當是表彰儀式的演練就好。」
尚恩等人沒意見,朝著神皇單膝下跪行禮。
伊利耶斯大致說明了明天的行程,一樣在謁見聽在大臣們的見證下完成封賞,之後還要搭著禮車在翡翠都中遊行,接受民眾的瞻仰。
尚恩:「什麼啊?這種事太不適合我了,免了吧?」
伊利耶斯說明,魔王雖被打倒了,但不少人民在墮獸襲擊中失去了家園與親人,遊行也有安撫人心的用意在,尚恩才勉強接受。
伊利耶斯將行程說完後,繼續說明:「有關尚恩大人們的獎賞除了金錢外還有名譽,神皇陛下將公開承認尚恩大人為新一代的劍舞者…」
尚恩突然打斷他:「這算什麼?雖然是不是啥鬼的劍舞者我一點都不介意,但是既然成為劍舞者了我也沒辦法,就算不用神皇承認我依然是劍舞者阿。」
伊利耶斯內心疑問:尚恩大人今天感覺特別易怒…難不成是重傷初癒情緒不穩?
他耐著性子好好對尚恩解釋:「當然尚恩大人身為劍舞者的身分這個事實誰也無法磨滅,但是初代神皇與先代劍舞者曾是盟友,現在經由神皇陛下公開宣布尚恩大人的身分不但別具意義也是充滿名譽的一種行為。」
尚恩冷嘲道:「別具意義…是說政治意義吧?」
伊利耶斯背部冒汗,的確由神皇出面來宣布等於告訴大家,現任的劍舞者與神皇的友好關係,更何況尚恩等人還是打倒魔王的英雄,這麼做當然有著鞏固神皇地位的政治意義在。
畢竟現在還在皇宮中,尚恩挑釁態度並不合宜,勾薩心想大概是自己剛剛那番話導致他過度敏感,於是輕咳了一下,提醒尚恩不要衝動。
尚恩:「嘖…好吧,畢竟這裡是你們的地盤,就按照你們說的辦吧。」
伊利耶斯鬆了一口氣,繼續說:「然後勾薩大人的部分則是由神皇親修一封書信給薩爾克王說明勾薩大人的事蹟,並請薩爾克王承認你為聖‧薩爾克的資格…。」
尚恩再度插嘴:「怎麼這麼麻煩!?難道你們不能直接幫忙,跟我的劍舞者一樣一併承認就好了?」
伊利耶斯再度冒起冷汗:「尚恩大人,這不合規矩阿!聖‧薩爾克對薩爾克族有特殊意義,而且向來只有薩爾克的王有資格賜予這項稱號,由我國來賜予稱號就變成干預他國國政了。」
這次換成菲莉絲偷偷拉了拉尚恩衣角,尚恩無奈道:「真是麻煩…算了,就照你們說的辦吧。」
換成菲莉絲的部分也和勾薩的情況差不多。
伊利耶斯:「…以上,就是明天大致的注意事項。還煩請尚恩大人…們多多配合。」
他說的時候特地在「尚恩大人」四個字語氣上加重,希望別搞出什麼妖蛾子才好。
才剛想著,尚恩又有話說了:「等等!」
伊利耶斯翻了一下白眼,心想:怎麼又來了?
伊利耶斯秉著服務精神心平氣和問道:「尚恩大人還有什麼地方不明白?」
尚恩突然起身,口氣不悅說:「怎麼沒聽你提到關於蒂絲的獎賞?」
伊利耶斯支支吾吾的說:「蒂絲…小姐,並不在表彰的名單內。」
尚恩皺眉:「為什麼?」
「因為…」因為她作為魔王魔力的泉源,被當成魔王的左右手,當然不可能讓她接受表彰。但伊利耶斯用了不會惹怒尚恩的委婉方式說:「眾所皆知,魔王是由尚恩大人、勾薩大人、菲莉絲大人三人打倒的,而蒂絲小姐只是魔王的…人質…。」
尚恩明知伊利耶斯言之有理,但心情上能不能接受是另外一回事,「…獎賞之類的就算了,但是蒂絲是我們的同伴,表彰的時候要和我們一起出席,這沒問題吧。」
「這…」伊利耶斯有苦難言,這當然是不行的!照理來說沒判她罪已經是相當寬容的事了,但要是老實說出來又怕尚恩發怒鬧事。伊利耶斯明白尚恩的本事,一點也不想與他為敵。
但有一個聲音從布幕後傳來:「不行。」
一開始就是由伊利耶斯代為發言,尚恩差點都要忘掉還有神皇的存在。
神皇伊優:「不只不能讓那個女孩出席表彰,她從今以後還需要受到我們看管。」
尚恩瞪著布幕說道:「你的意思是要將蒂絲當成犯人嗎!?」
「正是如此。」布幕後傳出互不相讓的聲音:「她不但是世上僅存的杰摩斯族,還擁有無限的魔力,太過於危險。」
尚恩不悅反駁:「蒂絲是個善良的女孩,危險的是想利用她的傢伙!」
蒂絲感動道:「尚恩…。」
尚恩繼續說:「而且蒂絲並非自願成為魔王魔力泉源的,而是受到真名控制身不由己。她不但無辜,還是個受害者,你卻要將她當成罪人嗎?」
神皇伊優:「你說她受到操控身不由己,那麼如果日後又有一個能操控她的人出現,難保不會有第二、第三個魔王。看管她也是保護她、甚至保護世界和平的一種手段。」
尚恩語帶鋒芒:「你怎麼證明自己就不是你口中說的第二個魔王!?」
氣氛一觸即發,菲莉絲緊張的嚥了一口口水。
伊利耶斯也覺得這樣下去相當不妙,離開位置擋在尚恩與神皇中間。「神皇陛下…。」一邊向神皇賠禮,一邊向尚恩說:「尚恩大人,這畢竟是在神皇御前,請你退後,這樣太過失禮。」
甚至可能被認為有意謀殺或是造反。不過這話伊利耶斯不敢說。
尚恩並無意退縮:「你們不是說神皇與劍舞者是盟友,這就是你們對待盟友的方式嗎?更何況要我信任一個只會躲在布幕後不敢露臉的膽小鬼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伊利耶斯雖然不想與尚恩為敵,但是他作為執政官有自己的立場。只好硬著頭皮對尚恩大喊:「尚恩大人!就算你是救世主英雄,但對一國之君這樣的態度可是大不敬!」
但在伊利耶斯斥責尚恩的時候,皇座前的布幕卻悄悄被拉開。

FB粉絲團:喵喵銀
站內小說:
上一話:EX-15
下一話:EX-17完結篇
P站:pixiv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