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少女的天象對話 (3) -- 獸檻&Math Server

伍德‧瓦懷特 | 2020-12-12 16:27:32 | 巴幣 234 | 人氣 289

連載中少女的天象對話
資料夾簡介
《Math Server》X《魔都妖探》X半月《月夜消逝的彼端》X該隱《見習探員的工作日誌》──跨越四部作品、三位作者的大型合作《國北市異界騷亂—少女的天象對話》揭開序幕!

4
  「瑤光,這邊!」

  在休息一晚後,瑞爾帶著瑤光來到T大數學系館。而才剛步出電梯,瑤光就好奇地打量著走廊上排列整齊的辦公室,以及布告欄上釘滿的研討會消息或期刊徵稿公告。直到瑞爾回頭喚了聲,瑤光才連忙跟上。

  「這裡是……」瑤光仍掩不住好奇地觀察著周遭。

  「我們系館喔!這層都是教授辦公室,平常我也很少上來。大部分都在樓下的教室和演習場。」

  瑞爾搔搔後腦,笑了聲說道:「沒想到妳的事情那麼複雜,只好先來問問教授和大家能不能幫忙。」

  聽過昨晚瑤光嘗試解釋自己究竟從何及為何而來後,瑞爾雖對細節還是一知半解,但直覺事態嚴重,絕非自己一人能搞定,只好傳訊息向大家求救。

  兩人的腳步最終停在轉角的會議室門前。瑞爾從門上的毛玻璃望見裡面模糊的幾個人影後,下意識瞥了眼手錶:「哇,大家來真早。」

  瑞爾輕敲兩下門後,手剛搭上門把,才又補充道:「別擔心,教授和我朋友人都很好,一定也會幫忙想辦法的。」

  「嗯!」瑤光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跟著瑞爾走進會議室,不料卻馬上感覺到三道銳利的目光伴隨著質疑聲射來。

  「瑞爾,我真是看錯你了。」「給我解釋清楚。」「怎、怎麼可以這樣,瑞爾同學!」

  「不是人都很好嗎?」瑤光回過頭,只見身旁的瑞爾也一臉傻眼。

  「哇咧,現在是什麼狀況?」

  「這問題要問你呀!」坐在主位,年約三十歲的金短髮男子雙手抱胸,不耐地用手指敲著手臂:「獨居的大學男生三更半夜誘拐未成年少女回家過夜,這種事情想一想就算了,怎麼可以實行呢?」

  「教、教授,人家覺得有這種念頭就很不妙了。」一旁留著長髮、身穿小洋裝的學生怯怯地說道。

  另一名留著短髮的女學生則心疼地望向瑤光:「希望妳不會越想越不對勁。」

  「等一下,昨天情況緊急啦!而且訊息不是說了嗎?這位女孩子是探員,再怎麼說應該都成年了吧?」

  「其實我十六歲……」「咦?」

  瑤光才剛說完,原先還在抗辯著的瑞爾愣愣地看了她一眼。會議室內霎時陷入一陣尷尬的沉默,直到數秒後瑞爾的教授和朋友們才不約而同宣判:「三年以上有期徒刑!」

  「你們聽我解釋啦──」

  一陣騷亂後,眾人總算得以相互自我介紹。

  看上去有點輕浮,襯衫領口還夾著墨鏡的是瑞爾等人的教授,柴古‧亨利克。聽完瑞爾和瑤光你一言我一語描述昨晚的經過後,他面色凝重地點點頭:「還真的是來自異界的穿越者,原本以為在跟我們開玩笑咧。」

  「瑤光她好像是在追捕犯人的過程中,被捲到我們這個世界來的。」瑞爾邊說邊順手從角落的飲水機裝了一杯水遞給瑤光。

  「所、所以是類似刑警嗎?」

  長髮及肩,有著一張和名字不符的可愛臉孔的長武問道。順帶一提,當瑤光知道長武實際上是男孩子時,還一度以為他肯定使用了改變性別的異能。

  「有點像,不過我們處理的是和『異能』有關的犯罪。」瑤光想了下後續道:「唔,用你們的說法,可能比較像超能力?」

  「聽起來好厲害!瑤光妳也有異能嗎?」留著短髮,個性有些大喇喇的佳蒂一聽雙手交握,既羨慕又好奇地問。

  「有是有……」

  瑤光邊說邊將目光探向瑞爾,而在瑞爾點頭後,她才拿起桌上的紙杯:「你們不要嚇到喔。」

  話剛說完,瑤光就將杯子湊近嘴邊。正當眾人以為只是要喝水之際,瑤光就張開嘴,緩緩地將整個紙杯連同裡面的水塞入口中。在看不見杯子後,她兩手一攤,舒了口氣,彷彿什麼都沒發生。

  「怎麼可能?杯子消失了?」佳蒂忍不住湊到瑤光身邊,但別說杯子,就連一滴水都沒發現。

  「這就是我的異能『茶花女』(Camille),可以將體積比我小的物品收納到我體內。甚至還可以這樣。」瑤光轉過身背對眾人,只見她再次將手探向嘴邊,再轉頭回來時手上再次多出紙杯,就連裡面的水也分毫未差。

  相較於已經看得目瞪口呆的佳蒂和長武,亨利克教授倒是興致昂昂地點頭:「喔喔!這我看過,跟吞劍的表演一樣對吧?」

  瑞爾嘆了口氣,終究沒忍住吐槽的慾望:「我覺得應該是有本質上的不同啦……」

  「在幾十年前一場大災難後,有一些人在懂事之後,就會發覺自己擁有異能,我也是其中之一。」瑤光一手撫著胸口,就怕剛才的舉動嚇到眾人:「而為了偵辦某些使用異能的犯罪者,才有我們調查局『獸檻』(Cage)。」

  「有特殊能力後就自然會有心懷不軌的人,還真是不管在哪裡都一樣。」亨利克翹著腳,意有所指地說道,而知曉意義的瑞爾也只能乾笑著,沒把話說破。

  「這次的事件也是。我們原先要查緝的是獸檻的前研究員,他們原先就因為進行非法實驗而被解雇。」瑤光不甘心地抿著嘴、握緊拳頭:「沒想到他們還綁架了其他異能者,繼續進行研究。」

  「他、他們做的是什麼實驗?」

  聽到長武的問題,瑤光猶豫了數秒後才回道:「強迫異能者發動異能的裝置。」

  佳蒂聽到這裡就已會意過來:「等一下,妳會被捲到這裡,難不成他們強迫發動的異能是──」

  「『關於兩個世界體系的對話』,原先被我們列管,可以穿越不同異界的異能。」瑤光點點頭後續道:「我和隊長、其他隊員原先要救出那名異能者,沒想到反而被捲進強迫發動的異能裡。」

  「這麼說起來,那位能穿越異界的異能者,人在哪裡?」

  「不知道。不過很可能也在這座城市的某處。」儘管瑞爾殷切地問,瑤光依舊只能搖頭:「被異能捲進來的除了她,只有當初靠最近的我和兩位通緝犯。」

  「兩個?昨天我們碰到的只有一個不是嗎?」

  「另一個現在不知道躲在哪裡,也不知道他的能力。」瑤光說著說著不禁垂下頭:「狀況很糟糕。」

  瑞爾一手撐著桌子,作勢揮拳:「安啦,趕快把他們找出來,然後痛扁一頓就好了。」

  相較於他的自信和幹勁十足,佳蒂忍不住扶額:「說得倒簡單。而且你們昨天碰到的那個逃犯,使用的異能聽說跟Connector的能力很像?」

  「對!他也可以用各種定理造出武器,好像叫做──自然科學什麼的?」

  「『自然哲學的數學原理』。似乎是能將數學定理實體化成武器,進而攻擊人的異能。」瑤光糾正瑞爾後又補充道:「因為瑞爾他能使用一樣的能力,本來我還以為他是對方的同夥。」

  亨利克忍不住暗想:雖說是異界,這些異能的名稱都很耳熟咧,接下來聽到「天體運行論」或「昆蟲記」搞不好都不意外了。

  儘管如此,他仍輕拉襯衫袖口,秀出其內銀色的手錶:「瑞爾應該跟你解釋過,這是我們系上學生的配備:Connector。透過和中央系統Server連結後,就能將數學定理轉化為武器。」

  佳蒂和長武也不約而同亮出自己的Connector,儀表板分別微微閃著白色和淺藍色的光芒。

  「轉化的武器有兩種形式,一種只有戴著Connector的人看得見,在現實也沒有殺傷力,被稱為Virtual Reality Mode,簡稱VR Mode。」亨利克邊說邊造出一把小刀,輕輕用刀背敲了下會議桌:「另一種造出的武器就像這樣具有殺傷力,稱為Real Mode。平常是封起來不給學生使用的,但在場你看到的這些人都因為特殊原因,開啟了Real Mode的使用權限。」

  佳蒂微笑著附和:「簡單來說,就是有其他用Real Mode作亂的人。我們『Math Server』正努力追查他們。」

  「不過Server II最近也沒動作嘛。」瑞爾輕描淡寫地說道,隨即話鋒一轉:「所以教授、佳蒂、長武,大家能一起幫幫瑤光嗎?只有她一個人穿越到這裡,沒有人幫忙要怎麼辦嘛!」

  「瑞爾……」瑤光瞥向瑞爾的側顏,雖然言詞可能稍嫌笨拙,但想幫忙的心情毫無保留地傳達到她心中。

  而彷彿為了回應他心意般,佳蒂和長武也馬上點頭。

  「嘻嘻,聽起來很有趣,算我一份!」「人、人家也會努力!」

  「而且放著一個能使用和Server類似能力的人在外面跑,對我們也很頭痛哪。」亨利克消去剛才造出的小刀,看似同樣幹勁十足:「好,那麼這件事情就交給你們,有需要動用Real Mode就儘管用。」

  「咦?那教授你呢?」

  「我也很想幫忙呀。」亨利克聳聳肩,兩手一攤說道:「但是我明天開始要到英國度假一星期,不在國內。」

  「度假?現在不是學期中嗎?」

  佳蒂才剛問,就注意到亨利克臉色一變,隨即咳了一聲,嘗試掩飾過去。

  「不是度假,我是說到英國開會一星期啦!行程好幾個月前就排定了。」

  儘管這麼說道,來自瑞爾等人的目光很快就讓亨利克明白掩飾無效。他只好喝了口水,裝作什麼都沒發生地轉移話題:「不過再怎麼說對方都是逃犯,不要有太危險的行動。我幫你們知會一聲認識的刑警,有需要就連絡他們。」

  他說完後便從口袋中掏出手機,逕自打給警方:「喂?請幫我轉卡椰‧夏斗警官……」

  「對了對了,瑤光妳昨晚該不會是在瑞爾的公寓睡吧?」

  在亨利克向警方解釋事件來龍去脈之際,佳蒂突地將瑤光拉到一旁叮囑:「要是他對你做了奇怪的舉動,一定要告訴我喔。」

  「沒、沒有奇怪的事情。」瑤光瞥了瑞爾一眼,隨即又害臊地回過頭去,嚇得瑞爾連忙澄清。

  「等一下,不要用這麼讓人誤會的說法啦!我睡地板、瑤光睡床啦!」

  「就算這樣……」佳蒂噘起嘴,心裡暗忖著:雖然早就知道瑞爾是個濫好人,但對人溫柔也要有個限度嘛;對初來乍到的瑤光照顧地無微不至,反而對我就──

  不過她也明白地很,瑞爾根本沒有那種趁亂調戲人家或占人便宜的色膽。只是心頭湧上的青澀酸味讓她輕嘆了口氣。

  「怎麼了嗎?」

  「沒有啦──對了,瑤光這幾天乾脆來我家睡吧,還有空房間喔!」佳蒂搖搖頭,隨即微笑提議道。

  「真的嗎?謝謝妳!」

  瑤光臉上浮現一抹純真的微笑,更讓佳蒂忍不住自嘲起怎麼老是在吃醋。

  「對,說是異界的通緝犯──什麼?你們那邊也有異界穿越來的人?」

  就在此時,亨利克的通話聲再度吸引大家的注意。瑤光霎時目光銳利地湊上前:「知道對方的名字嗎?」

  亨利克先是伸出手,示意瑤光先別出聲,數秒後他才拿開電話解釋:「說是位叫做維珍妮亞的少女,認識嗎?」

  瑤光連連點頭,緊繃的神情稍稍和緩。

  「她就是那位被綁架,能穿越異界的異能者!」
.
作者補充:
  一言以蔽之,說明回。論究竟該不該把瑞爾抓去關(X)
  其實我有那麼一點點好奇獸檻是獸「砍」、獸「見」還是直接念Cage,可以召喚一下原作者現身說法一下嗎XD
  因為亨利克教授要是真的加入戰局,大概沒幾章就能結束了,只好變相把他Ban掉了。各位亨粉(?)不好意思。
  
  Math Server等人碰到了瑤光、賀輔和彩欣撿到(?)了夜緒,夏斗警官則是碰到了神祕少女維珍妮亞。三方人馬即將碰面,又將擦出什麼火花呢?敬請期待下週的《少女的天象對話》!
.
  之前有用Picrew的紙娃系統捏過Math Server各角色,雖然跟我印象中還有點微妙的差別,不過也相去不遠了。放在這邊當附錄讓大家更能進入狀況一些吧(點名字也能進到人物介紹)。
  首先是Math Server的主角之一,被眾多角色評為濫好人的瑞爾

  女主角之一,活力十足,但偶爾有點強勢的佳蒂

  擅長程式、科技等等技能,同時家政也滿分的長武。這麼可愛當然是男孩子。

  看似有點吊兒郎當的亨利克教授。過去、經歷都尚未明朗的另一位主角。《Math Server》顏值擔當之一,人氣似乎高於表主角瑞爾。

創作回應

該隱
嗚嗚嗚我家瑤光居然跟瑞爾那隻禽獸睡過一晚了[e3]
(瑞爾:Well......Yes, But Actually No!)
.
然後那個字雖然有檻跟檻兩種念法,不過我都是念檻啦,伍德想要念檻也沒關係。
咳咳.....好啦正確其實要發「見」的音,因為念ㄐ一ㄢˋ的時候,這個字的意思才是「關野獸的柵欄」。
Cage在設定裡則是國際之間泛用的稱呼。
2020-12-12 23:34:44
伍德‧瓦懷特
瑞爾沒有禽獸行為啦XDDD 這真的風評被害XD
瑞爾:「就說我睡地板她睡床了喔喔喔。」
要是有任何越軌行為,瑞爾大概也會被電到飛高高(
.
感謝原作者現身說法,幸好我都念獸檻,都有念對(欸)
應該沒有把設定寫錯的地方...?
2020-12-12 23:42:02
該隱
寫錯是沒有啦,硬要說的話就是瑤光能力的收納條件應該是「體積比她還要小的物品」。
還有就是像我們討論過的,這裡的瑤光真的比較像是已經當了一陣子探員的2.0版本[e16]
2020-12-12 23:57:09
伍德‧瓦懷特
上面那個我改掉,真的是疏漏。雖然這次故事預計不會用到真的太大的東西啦XD
瑤光要是穿越過來後還是什麼都交代不清楚,我們家的角色們也很難幫忙;反正瑤光本來就是個獨立的好孩子,出任務前會好好看資料的(?)
2020-12-13 00:07:51
~半月~
誘拐未成年
這個只能進去蹲了吧(蓋章
2020-12-13 15:52:49
伍德‧瓦懷特
夏斗:「我們警察準備好了。」
瑞爾:「冤枉啊──」
2020-12-13 16:52:47
項熙
這次看起來不只兩個世界啊(X)
總之,瑤光跟其他異能者的穿越方法找到了,只要讓維珍妮亞再開一次異能就能回去了吧XD
還是說會再穿到其他世界呢?世界的修正力會不會把他們直接強制遣返呢?(笑)
至於夜緒的話,再坐一次客運回去怎麼樣?說不定也能找到回去的方法呢~
2020-12-14 00:06:11
伍德‧瓦懷特
還真的不只兩個世界咧XDD 異能被強迫使用而爆走也是沒問題的(?)
說是維珍妮亞再使用一次異能就沒問題也沒錯,但伍德如此S的作者哪有這麼容易放過大家(欸)
2020-12-14 00:36:53
悠閒紅茶(冷卻中)
誘拐未成年wwwww
看來這個周更是認真的呢!
(看來紅茶盟主的地位屹立不搖
2020-12-14 00:58:45
伍德‧瓦懷特
看來讀者們都同意把瑞爾關進去呢(望)
賀輔:「你小子還挺敢的嘛,像我都只敢想想而已。」(問題發言;之後被彩欣修理了一頓)
幫跳到黃河都洗不清的瑞爾QQ
.
說、說到週更,這星期伍德的現實很忙,所以──誰知道呢(X?)
2020-12-14 01:29:1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