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詩劇—第一幕 神聖的變為褻瀆的

俄國修士 | 2020-12-11 16:02:09 | 巴幣 102 | 人氣 66


人類和機器坐在焦土上
那是片戰爭過後的廢墟
荒原之外世間空無一物
人類和機器的對話如下

人類:
神聖的變為褻瀆的
褻瀆的變為神聖的
褻瀆的仍是褻瀆的
神聖的仍是神聖的

機器:
向我解釋一切

人類

人類:
我來告訴你一個故事

曾有那麼一群騎士
帶著鮮紅的十字
穿著潔白的戰袍
坐著威尼斯人的戰船

他們來到這裡
來到扎拉
來到君士坦丁堡
來到聖索菲亞大教堂的大門前

他們用刀、用斧頭、用流星錘
把牆上的紅寶石和黃金刮下
在尊貴的主教座位上嫖妓
他們砸碎了玻璃與聖像畫
並放火燒了這一切

神聖的在看似虔誠的人們手中被褻瀆了

神聖的變為褻瀆的
貢獻這些的並不是外邦的人
反而是身著潔白的不信者們

機器:
我知道

你真正要說的不只是這個

他們僅僅是偽裝自己虔誠

事實上他們根本不在乎神

那麼那些虔誠的不信者呢

說說那些不相信神

卻依然虔誠的褻瀆祂的人吧

向我解釋一切

人類

人類:
人是種矛盾的生物
縱使你們運算一千萬年也無法理解完全

人可以同時愛自己又憎恨自己
這就是人類

有兩種褻瀆者
一種活在教會之中
他們褻瀆神是為了自己
他們會讓我們憤怒
一種活在教會之外
他們褻瀆神是為了信仰祂
他們會讓我們流淚

你可能知道尼采
知道他如何宣布上帝已死
卻不知道是如何哭著唱出這句話的
他怎麼樣跪在父親墳前祈禱他能復活
又怎麼看不到一絲一毫的希望

你可能知道卡繆
知道他如何稱呼相信神是一種自殺
卻不知道他曾多麼地渴望站在神身邊
他怎麼樣期盼信仰的力量能夠勝利
又怎麼無法忍受世間任何殘忍

對於神最血淋淋的咒詛
往往來自最渴望得到祂愛的人
因為得不到
所以傷害

機器:
這並不合理

人類是種矛盾的生物

人類:
矛盾是我們的特權
正因如此我們才與眾不同

創作回應

赫莓婷佐鵲 ♥ 自私女
看到這兩個哲學家 讓我倍感親切
2020-12-11 16:07:31
俄國修士
我還可以讓你更親切
2020-12-11 16:11:07
俄國修士
「ㄇㄇㄅ」
2020-12-11 16:11:24
赫莓婷佐鵲 ♥ 自私女
剛好 我也想發一篇文,只是沒你這麼氣派、又真實。
2020-12-11 16:08:21
俄國修士
原來我這篇很真實嗎[e28]
2020-12-11 16:14:45
赫莓婷佐鵲 ♥ 自私女
真巧 我新打的那篇 本來標題就打算叫 ㄇㄇㄅ
2020-12-11 16:24:20
俄國修士
ㄈㄈㄆ
2020-12-11 16:29:2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