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虛空戰記】第二集 第三章【一色墨、十方硯、百縷新詞已千秋】

東堂隼人 | 2020-12-09 22:58:27


【虛空戰記】第二集 第三章【一色墨、十方硯、百縷新詞已千秋】
 
  【鐵鏽鎮】
  【戰姬的指尖】
 
  〈向量彈〉的醇香如同一名婀娜動人的女子,不斷地拂過我的臉龐、皮膚、鼻尖,挑逗著嗅覺神經中最敏感的那個區塊。
 
  我手中握著那杯幾近無形,完全透明的異世純釀,那摻雜了幾分死亡的冰冷感透過指尖,清晰的傳遞到我的末稍神經,同時也帶起我心頭的一股猶豫。
 
  看來這一枚鉑銥彈頭正如克列夫所說的,曾經貫穿過某個生靈的軀體,在奪走中彈者生命的瞬間,也同時沾染上那混合著痛苦和恐懼的靈魂殘渣。
 
  最後這份殘渣藉由鉑銥導彈滲入我眼前的這杯異世純釀,增添了一種名為“死亡”的風味。
 
  我並不畏懼死亡。相反的,我曾經將死亡的冰冷降臨到許多生靈的身上,多到無以計數。
 
  只是,無論那個生靈,是什麼方式結束自己在塵世的旅程,他都值得一份死後的寧靜。
 
  殘留的靈魂和【弒神金屬】共同催化出眼前的佳釀,我的心頭多了一股不請自來的罪惡感。
 
  §
 
  「卡雷斯先生,你不喝嗎?」香緹看出我的猶疑,轉過頭舉杯對著我。
 
  「嗯,我想再感受一下這股濃郁的酒香……。」看來我跟老鎚子相處久了,也更油嘴滑舌了……。
 
  「那小女子就先行舉杯,不客氣了。」香緹輕輕舉起酒杯,對我貶了一下眼睛,帶著迫不及待的表情。
 
  「嗯,好。」
 
  隨後,雪髮美人將四角杯湊近櫻色唇,透明的酒液緩緩滑進唇瓣中的美麗空間。
 
  不一會,一抹緋紅悄悄襲上了金瞳美人那似雪般的臉頰和肌膚。
 
  「嗯……還是一如往常的動人滋味呢……。」香緹用左手摸著自己溫熱的臉頰,露出一臉陶醉的可愛模樣。
 
  看來這杯〈向量彈〉真的是克列夫店裡的第一名釀,讓眼前的秀麗佳人沉浸其中,久久不能自己。
 
  「卡雷斯先生還不喝嗎?」香緹偏過頭,看到我仍緊握酒杯,遲遲沒有動口。
 
  「嗯……再等一下……。」
 
  「嘻嘻……。」雪髮美人此時扮起一個俏皮的鬼臉,冷不防將她的酒杯湊近我的嘴唇!
 
  「還是你想跟小女子共飲一杯嗎?」香緹這時不只是把酒杯湊過來,連俏麗的小臉都湊過來了!
 
  看著湊過來的酒杯,我彷彿還可以看見香緹留在杯緣上的唇印!
 
  一股火熱感在腦中擴散開來!
 
  「我……我自己喝就好……。」陷入窘境的我,不加思索,又用了和先前一樣的方法,舉起〈向量彈〉,一氣灌下!
 
  異世純釀就這麼一路穿過我喉嚨和食道,進入胃部,在【神質】中擴散開來。
 
  一股前所未有的溫熱感在全身蔓延,像是一個溫柔女子不斷地按摩著我的肌膚和身體。
 
  同時間,神權核心傳來一股莫名的高頻振動,但不會有任何不適感。
 
  這杯異世純釀帶來的,是一種“通體舒暢”的感覺。
 
  我的腦袋一陣空白,懷疑這杯〈向量彈〉究竟是擁有何種魔力,能讓飲用者瞬間彷彿沉浸在天堂一般的感受。
 
  §
 
  啪啪啪!
 
  一陣鼓掌聲抓回了我的思緒。在我眼前的克列夫,不住的來回揮舞雙手,用力的鼓掌著。
 
  「恩格里斯先生,即使我們【異邦人】以豪飲聞名,我也從來沒看過這種“一口萬金“的喝法,我欣賞你!」
 
  「下一杯算我請你的!」克列夫此時又將先前的白酒倒入玻璃酒器內,準備再釀出一杯〈向量彈〉。
 
  「呃…真的不用了。」當我開口說話時,才發現臉部肌肉由於燥熱感,顯得非常緊繃。
 
  這時,香緹的柔嫩手指突然拂上了我的臉頰!
 
  「卡雷斯先生,你看看你,喝得這麼快,臉都燙的跟蝦子一樣了!」雪髮美人嘟起小嘴,帶著可愛的表情向我咕噥著,輕輕拉著我的耳朵略施薄懲。
 
  「克列夫,可以給我一些冰塊嗎?」
 
  「好,拿去!」克列夫從後方的冰箱夾了幾個方形冰塊,盛上一個盤子,遞給香緹。
 
  香緹將那盤冰塊拉近自己,抬起右手小指,粉嫩的指尖輕輕的在冰塊上點敲了一下,點起一道光芒。
 
  陣陣白色的霧氣飄起,沒一會,疊在一起的方形冰塊變化成帶著冰渣的冰水。
 
  隨後雪髮美人從懷中拿起一條做工精細的手絹,沾了沾盤子中的冰水,再往我臉上抹來。
 
  透進心房的冰涼感隨著她的手絹所抹過的地方,清楚地傳遞過來。
 
  眼中的雪髮美人,掛著嫣然一笑,認真地用手絹抹過我的雙頰、下巴和頸脖。
 
  一陣不請自來的溫熱在胸中慢慢醞釀著,那是一種心口發癢的奇怪感覺。
 
  眼前這名絕塵美人,不止有著十分的嫵媚,也有著十分的溫柔。
 
  此時只有這個念頭佔據了我的心中。
 
  §
 
  「哈哈哈───────!」
 
  克列夫將一邊的眉毛抬的老高,露出毫不掩飾的開朗笑容。
 
  「恩格里斯先生,你真是好福氣──────!」
 
  「我從沒看過【白夫人】幫客人擦臉呢!」隨即克列夫補了一個挖苦似的賊笑。
 
  「克列夫,不要尋小女子開心了!」香緹回了一句帶著傲嬌的反擊。
 
  「好一點了嗎?」雪髮麗人幫我將多餘的水珠抹去,順便理了理我的一頭亂髮。
 
  「呃……清醒很多了,謝謝妳,香緹。」
 
  一個靦腆的笑容襲上了香緹白裡透紅的淨白臉蛋。
 
  接著,她將濕潤的手絹攤平,用手掌輕輕拂過,一陣高溫霧氣隨之浮起,看來原本沾染在手絹上的水氣已經悉數蒸發。
 
  這時候,我注意起那香緹的手絹上,有一個精緻的刺繡,和幾句我無法辨認的文字。
 
  「這個是……?」看到不知名的刺繡和文字,一股好奇心油然升起。
 
  「喔,這是【月狐】,在東國聞名遐邇的美麗圖騰,常常出現在圖畫和刺繡上。」香緹比了比手絹左上角的漂亮刺繡。
 
  那是一隻白色狐狸,捲起身子,在金色月亮中間打盹的可愛模樣。
 
  「那這些文字的意思是?」我指了指手絹右下角,用金色漆線繡出來的未知文字。
 
  「這是一首東國的情詩喔,用通用語可能很難表達,我用東國語言唸給你聽好了。」香緹隨即清了清嗓子。
 
  「一色墨 朱筆蒼勁 寫晚霞,十方硯 磨滅不盡 前世風華。」
  「百縷詞 赤墨丹青 說風雅,千秋句 伊人相伴 滿是情話。」
 
  聽著香緹如同新鶯出谷、聲聲宛轉般的柔美語調,我彷彿感受到一隻柔軟的筆尖,一橫一豎地在我的神權核心上書寫著引人遐想的詩句。
 
  同一時間,金瞳麗人對我眨了眨迷濛的雙眼,櫻色唇輕啟,將手中的團扇緩緩的倚在下唇。
 
  那是能夠顛倒眾生的美麗容顏。
 
  §
 
 

 

158 巴幣: 26

創作回應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我的腦袋一陣空白,懷疑這杯〈向量杯〉究竟是擁有何種魔力,能讓飲用者瞬間彷彿沉浸在天堂一般的感受。 ((是向量彈嗎

感覺老黑鷹被香緹整得團團轉呢ww
2020-12-09 23:28:50
東堂隼人
在設定中, 渣鷹最搞不定的女角有兩個, 一個是後面篇章才出現的光子, 另一個就是香緹!
2020-12-09 23:32:16
東堂隼人
是一般的話語來形容, 就是"暈船"的感覺。
2020-12-09 23:33:19
名為星賊的草莓蛋糕
該跟老怪醫拿暈船糖果了嗎wwwww

話說有點期待香緹跟光子見面的場景呢(?
2020-12-09 23:36:07
東堂隼人
小小劇透一下, 光子和香缇是盟友, 也是情敵。
2020-12-09 23:38:04
虚ろな光
哇嗚 看下來感覺很棒耶 有那種不被類別限制的構思 這讓我有共鳴ㄚ
2020-12-10 17:43:13
東堂隼人
感謝虚ろな光 的讚美!依照這個鋪陳再寫下去的話,【虛空戰記】就可以改名成【虛空愛情故事】或【虛空愛情白皮書】了!
2020-12-10 18:36:58
虚ろな光
可以的 創作不被類別拘束 我自己也是這樣的人 其實我是看到妳的標題 還有妳內容的人名等等 讓我有很大的共鳴感(因為我也是這樣) 總之 這事不受限的啦^^
2020-12-10 18:42:03
東堂隼人
感謝您!其實老宅女除了搞笑橋段和寫一些標新立異的名詞, 寫作的其他方面都很弱, 還請大家不吝指教!
2020-12-10 19:24:5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