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曦光試煉:星銅戰途》第九章:擲茭小王子‧終

時零 | 2020-12-08 18:23:51


  「以後記得常來高雄玩,知不知道?」水辰的隊員們知道曦光眾人要走,都很捨不得。

  「當然囉!等下次我來玩,你們一定要教我怎麼畫油紙傘喔。」田瑤光激動地跟每個隊員握手道別。

  「田田,快一點好不好?我要叫車了。」楊子歐在門口喊道,其他人的行李都打點完畢。

  「等一下,各位。」顏黎笑吟吟地走向他們。「你們在離開以前,要不要先跟神明求個平安呢?」

  只見顏先生拿著一對茭杯出現。「我們供奉的神明是很靈驗的,全鎮的鄉親都知道,只要你們擲出聖茭,保證你們接下來的旅程一路平安,事事順心。」

  劉亞傑跟冥宙對看一眼,互相用眼神示意對方去擲。這幾天他們受顏先生很多照顧,不過他們都對自己的運氣沒什麼自信。

  「哈哈哈,看來我表現的時候到了。」詹古廷自信滿滿地站了出來。「在我南投老家,我可是被人稱作擲茭小王子,過去十年每一次去廟裡拜拜,擲出來的全部都是聖茭。」

  「怎麼可能?」劉亞傑有些懷疑。

  「只要讓我觀察一下,周圍的溼度、氣溫、地面摩擦力還有茭杯的重量等所有會影響到結果的要素,都會在我的掌握之中,再加上我精密控制的力道,一定可以擲出聖茭。」

  他接過茭杯,站到廟前的庭院中央,左顧右盼了一陣,將附近的環境仔細瞧過之後,將茭杯丟出。

  就在這時,一隻燕子從庭院飛過,不偏不倚地撞到其中一枚茭杯。

  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

  在燕子的撞擊下,茭杯脫離原本的拋物線,以電光石火的速度墜地,它撞在庭院邊緣一顆特別尖銳的石頭上,並斷成兩截。

  慶義宮的所有人都沉默了。

  劉亞傑盯著那枚斷掉的茭杯,難道這暗示了他們的命運?

  「……請問這個多少錢?」詹古廷將頭轉向顏先生。

  「還擲茭小王子!你怎麼不去死?」楊子歐賞他一拳。

  顏先生跟水沉眾人的臉色都白了,他們將視線移向別處,不敢跟曦光一行人交會。

  「請問有什麼不妥之處嗎?」劉亞傑皺起眉頭,難道那副茭杯是這裡的寶物?

  「……十三年前,也有一個人在我們廟裡擲茭,擲到茭杯斷掉。」顏黎吶吶地說:「那個人是一群畢業旅行的學生的代表,原本要祈禱旅行順利,後來……」

  「後來怎麼了?」冥宙問。

  顏黎摀住嘴巴,淚水滾滾而下。「算了,你們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

  這下臉色發白的變成曦光眾人了。冥宙看看斷茭再看看隊員們,用力甩了甩頭。「我們走吧。」

  雖然神明對曦光眾人沒什麼好感,不過水辰一夥不同,他們很熱烈地跟曦光揮手道別。很快地,曦光一行人搭上火車,離開高雄。

  ─────

  「各位乘客,本列車即將抵達臺中,下車的乘客請……」

  「啊啊啊,終於回到可愛的家鄉了。」田瑤光站起身,開始收拾行李。

  「別鬧了。」冥宙抓住她的手。

  「開玩笑的啦。」田瑤光坐回位子上。「不過上次在臺中待的時間太短了,真的好想回家喔。」

  雖然冥宙半個暑假都在臺中度過,不過她也跟田瑤光一樣,發現列車經過的景色越來越熟悉後生出一股懷念感。

  她跟田瑤光的座位的左邊同排,是劉亞傑跟楊子歐的座位。劉亞傑用手托著臉,凝視窗外的景色。

  「你根本不是真的關心那些弱勢者,你只是把他們當作自己提升優越感的工具而已,好讓你活在自己是英雄或好人的光環裡。」

  劉亞傑煩躁地別過頭,並閉上眼睛。別再想那些有的沒的了,他告訴自己。

  不同於想家的冥宙跟田瑤光,劉亞傑非常希望早點抵達臺北,他覺得只有打敗鍾靈育,才能讓鍾靈育那天說的話不再像心魔一般糾纏他。這幾天那些話總是時不時地出現在他腦海。

  震動感引起了劉亞傑的注意,他發現鄰座的楊子歐縮起身子,而且好像在發抖。

  冷氣太強了嗎?劉亞傑猜測,他拿出毯子遞給楊子歐。

  「我不冷。」後者看起來更不舒服了。「可是好想抽菸……」

  「不準。」劉亞傑說道,如果被抓到就麻煩了。

  「知道啦。」楊子歐瑟縮了一下身子,然後站了起來,此時列車已經停到了臺中站。「我去買麵包。」

  ─────

  一個小時前

  兩個年輕人走進臺中火車站的月台。

  走在前面的是一個戴著眼鏡、外貌斯文的男子,手上提著一台筆記型電腦;跟在他後面的男子年紀看起來大一點,戴著鴨舌帽,嘴巴散發出一股檳榔味。兩人都沒有攜帶背包或行李箱。

  眼鏡男子領著同伴,在候車區的一張長椅坐下,接著從口袋拿出兩張車票,其中一張給鴨舌帽男。

  「十九,這是什麼?」鴨舌帽男問,他附近一個在等車的乘客因為他的檳榔味皺眉。

  「出去用的車票。」名叫曹十九的眼鏡男子說。「我剛剛印的。」

  鴨舌帽男接過其中一張假車票。他跟曹十九是認識已久的同伴,因此對曹十九的網路技術不疑有他,這一定是他駭入鐵路局的系統後,盜用某兩個倒楣乘客的資料做的,絕對能夠通過閘門。

  曹十九打開他的筆記型電腦,這讓名叫呂冠豪的鴨舌帽男鬆了口氣。雖然曹十九是飛令少數會讓他害怕的成員,不過跟他當同伴有一個好處,就是一旦他開始上網,就不會干涉周遭的事,呂冠豪討厭跟人交流,跟這麼自閉的人做搭檔也是好事一件。

  兩人來到臺中已經一段時間了,他們幾天前宰了某個滅形者,也搶走他存放在自己時空的星銅,不過滅形者們很聰明地將星銅分散給所有滅形者保管,因此曹十九跟呂冠豪只搶到那一部份而已。雖然已經可以交差,不過呂冠豪希望能跟更多滅形者戰鬥,很久沒殺人的他手癢無比。

  來臺中以前,鍾靈育有告訴他們兩個派他們來臺中的原因。「如果說誰最有機會重創曦光,你們絕對是最佳組合。」他說:「十九,只要你製造出機會,那楊子歐的時空能力對你來說毫無作用;呂冠豪,只有你能讓劉亞傑的能力毫無發揮的空間。」

  呂、曹二人知道曦光所有人的時空能力,因此明白鍾靈育是什麼意思。

  不過,來到這裡之後,呂冠豪很快就發現曦光離開臺中了,鍾靈育的算盤落了空,直到昨天晚上。

  「我剛剛入侵了鐵路局的網站。」曹十九跟呂冠豪這麼說。「明天中午左右,曦光搭乘的北上列車會經過臺中火車站,我們明天就去堵他們。」

  「好極了,我就等你這句話。」呂冠豪獰笑道。「等宰了劉亞傑,我再把另外兩個妹子也解決掉,你只要對付楊子歐就好。」

  「冷靜一點。」曹十九嚴肅地說:「你忘了藍曉薇的事了嗎?」

  「不然你想……」

  「視情況而定。」曹十九說:「我已經查到他們會坐哪節車廂的哪個位子了,明天我們到火車站,先在火車停站時他們會在的位置等,再透過窗戶看他們的位置。如果劉亞傑跟楊子歐其中一個人離其他人位置比較遠,我或者你再出手。如果他們的位置都很緊密,就不要對他們出手。」

  「有道理。可是為什麼要單挑?我們一起打其中一個不是比較快?」

  「不,如果我或你其中一個打起來,另外一個就馬上離開火車站。」曹十九推推眼鏡。「我們在月台,他們在車內,就算他們猜到是我們發動攻擊,也不可能找到我們的位置,所以不用擔心打完後他們繼續追擊。」

  「這跟我們聯手贏面更大有個屁關係啊?」呂冠豪沒好氣地說。

  「我不希望明天我們兩個都要戰鬥。」曹十九打開他的電腦。「這幾天,我一直在試著尋找思火的資料,我有預感明天就會有收獲。」

  呂冠豪瞪大眼睛。「鍾靈育說不可以……」

  「我當然有不被思火他們發現的方法,不需要你擔心。」曹十九的眼神銳利起來。「曦光的人可以接連打敗李振凝跟何珮筠,我不相信他們會弱到哪裡去,就算我們聯手,也會有全軍覆沒的可能。

  「不管明天結果如何,我們當中都要有至少一個人活下來,把我找到的資訊寄給韓燕,懂了嗎?」

  呂冠豪謹慎地點點頭,雖然他對曹十九沒什麼好感,不過他竟然為明天的突襲計畫做出赴死的準備,讓呂冠豪也不由得慎重起來。
90 巴幣: 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