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失去美學的台灣政治

only | 2020-12-08 02:03:54

               至今我仍記得數個月前的紐約時報,封面有張視覺設計圖,上方印著抖大的字樣「WHO can help? Taiwan」。這是台灣網紅們最初的主意,匯集了各路熱血的眾志之作;當下看的我是感動萬分,因為即便只是一瞬,他們也成功的將台灣帶到世界的面前。事後儘管那些人受到部分責罵,評論他們不該輕易代表全部的台灣人,但我依舊持正面態度肯定他們。

               不過數秒前我被徹底激怒了。「Taiwan can help」出自蘇院長的嘴裡;多麼地諷刺啊 ~ 捨棄人民健康的高官,對外可以幫助,對內卻進口萊豬;天理何在? 他們的「Taiwan can help」令我噁心,許多高官像是復讀機不斷朗誦這句,沒有絲毫的美感;不過也對,從他們的頭頂,我大可推估他們身為人民公僕的使命,早已隨頭髮離去。「Taiwan can help」成為了我笑不出來的笑話,我憤慨卻又無能為力。

               早些年專治時期的台灣出現不同的聲音,他們使用拳頭毆打黨國體系,這些拳頭蘊含著人民的希望;議會時鏗鏘有力的質詢配合正義的鐵拳,像是人民對天的怒吼,我稱這是政治的暴力美學;擺到現在的議員相互鬥毆,我看到的只是一齣鬧劇,各自擁護黨派的利益,在那之後沒有人民的影子。政治美學原本建立在各個政治人物,所代表的不同族群的人民上;他們使用數個交際手段明爭暗鬥,先為自己所屬的人群謀劃福利,再來才是自己。如今只是一群跳樑小丑深怕失去利益而見風轉舵,沒有深刻思想的支撐下,所有在台面揮舞的拳頭,都是為了保住自身地位的掙扎。真是難堪,每每看到總是氣到哭,為甚麼台灣人需要被糟蹋到這個地步? 不過就在上次的政黨票,我找到了答案;兩大黨分別佔據33.98%和33.36%。原來台灣人所受的苦是自找的。

               打到這我的氣也消了。氣消然後是遺忘,遺忘上一次所犯下的錯誤;至今沒有一個民主國家擁有真正的民主,或許真是我對台灣奢望過多了。不過我仍然愛著台灣;不知道多少人能夠了解,何謂生育你的土地? 若不是這塊地,我怕是居無定所,怕是天天受到海水的侵擾;這片地讓我築起家、栽種生命;最後我唯一確定的是我會不斷的愛著這片地,以及那些共同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的人們。致那些用生命教會我自由的人們。

161 巴幣: 2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