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酒桌醉談】為何我們熱愛波蘭蠢驢(下)

XO | 2020-12-07 21:03:21 | 巴幣 222 | 人氣 523

盜版起家的CD Projekt轉正為合法代理與本地化的發售商,在一次告吹的代理生意之後,萌生了自己做遊戲的想法。他們準備好了開發工具、網羅技術人員,甚至也談好改編作品的版權,但這時他們才發現一件事……他們沒有人會做遊戲!




開發組成立一年後,他們才終於做出了一款稍微能看的DEMO,展示給資方意圖吸引融資,但是……沒有任何金主對這陽春、簡潔、落後的DEMO以及這初試啼聲的工作室有信心,而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公司草創元老之一的斯基,塞巴斯蒂安也在這時因理念不合離開了CD Projekt RED。

沒有資金挹注、沒了核心主幹人員,就當他們以為一切都要完蛋的時候,CD Projekt RED生命中的貴人出現了:加拿大的遊戲開發商GayW……我是說加拿大的開發商BioWare。

BioWare向窘困的CD Projekt RED伸出援手,將公司自研的Aurora引擎提供給對方使用,並且承諾若之後的DEMO能達到他們滿意的水準的話,他們將會替CD Projekt RED弄到電子遊戲盛會E3展的攤位以供宣傳。最後,2004的E3展上,BioWare的《翡翠帝國》展區旁多了塊過去玩家聽都沒聽過的公司與遊戲:CD Projekt RED與他們的《獵魔士》。

2004E3展上的第一版宣傳片
然後這是05年的宣傳 肯定是打了針或吃了藥!

按CD Projekt RED 2002年立項之初的打算,該遊戲原本預計只需十五人就能完成,但最終工作室成員卻是擴編到一百人左右,花了五年時間,並且成本高達一千五百萬至兩千萬美金上下,還是一款有過場動畫、多國文本、全語音配音的大作。

本作在波蘭與歐洲的首發銷售成績亮眼,但在北美卻出師不利。遊戲十月在美國上市,但並不被發行商與零售業者看好,發行方雅達利並沒有在行銷上下太多功夫,以至於馬爾欽赴美與雅達利開會的空檔之際,發現自己公司的商品被當地業者放在字首分類的最末端……然而《獵魔士》卻只靠著玩家間的口耳相傳與獲獎肯定後,業績達到奇蹟般的逆成長,北美第二季度的銷售量遠超首季!

《獵魔士》的成功讓發行商與金主雅達利看見了大商機,他們開始說服CD Projekt 將遊戲移植到家用主機上,最終促成了CD Projekt RED與法國工作室Widescreen Games的合作,由後者負責主機移植項目。

然而這個合作案卻差點令CD Projekt萬劫不復……

因為遊戲本身的Aurora引擎是面向PC的,在主機移植上出現了非常多的技術問題,這讓CD Projekt RED不得不在開發續作的同時分撥人力支援Widescreen,而Widescreen的資金也是個大問題……CD Projekt RED發現他們花在移植項目的資金已經遠超本家續作開發的成本!而Widescreen卻對主機移植的完成日期一拖再拖!

CD Projekt RED受夠了這樣的結果,打開天窗說亮話,要終止移植項目。CD Projekt、Widescreen、雅達利,三方上了談判桌,然而最終他們的確停掉了項目,終止與Widescreen的合作,可卻引起雅達利不滿。雅達利要求CD Projekt償還他們在移植項目上投注的資金,這讓CD Projekt不得不讓步,將續作的北美發行權讓給雅達利。(事後CD Projekt的工作人員在專訪中表示,當時的移植難度之高,高到光是移植所費的工序與心力,就足夠再做一款新遊戲)

這個風暴讓CD Projekt元氣大傷。他們在初代的盈餘幾乎全賠進了這次虧損中,而且還倒欠雅達利數百萬美金;他們不得不縮減人事,裁掉將近三分之一的員工,並且積極接觸新的資方,期望能解燃眉之急。

說到接觸融資這件事,我們能看見CD Projekt創辦者斯基們與Valve那位生命中沒有3的肥宅之神身上共同的特質。馬爾欽說當時其實不少創投公司對CD Projekt很感興趣,但他們開出的條件是要掌控公司的絕對股權──這些斯基們死都不同意──他們寧願公司破產清算也不要受他人掌控!

胖曾在收購謠言中表態與其讓Valve被收購,他寧可解散公司!
死肥宅把手還給我!

幸好最後他們仍找到了滿意的融資對象,並且靠一個……呃……有爭議?或者該說遊走在灰色地帶的手段,搞到能持續營運公司的資金。2008年前後,適逢世界金融海嘯;CD Projekt在欠雅達利數百萬美元、拉不到新投資者、工作室手頭吃緊的情況下,做了個天大的賭注。他們看上了波蘭華沙的Optimus S.A.,一間即將上市、卻也同樣為錢所困的IT公司,投下了手邊所有錢收購了Optimus S.A.,待他掛牌上市後再將以Optimus S.A.為名目的融資資金轉入CD Projekt RED底下,供開發遊戲之用。這波反向收購沒讓他們大富大貴,但至少令他們擺脫苟延殘喘的日子。(不過日後在多方評估下,他們發現只要搞好股權架構,就算讓公司上市賣股也不會讓公司被搶走主導權;所以現時CD Projekt已是上市公司)

雖說總算有銀子入帳了,但由於之前移植項目取消的坑實在太大,CD Projekt不得不對眼下的研發進行割捨決斷。首先,他們停掉了另一個收購對象Metropolis Software的開發項目,名為《They》的FPS遊戲,全力支援CD Projekt RED本家。而本家的開發也忍痛停掉與二代同時立項的三代(對,你沒看錯,他們當時同時在研發二與三兩代……很瘋狂對吧?),專注將所有資源投入二代的研發,以及公司內部自研的遊戲引擎RED engine。

但就算這樣也還不夠,他們發現如果要照原本預計的規模完成二代,手上的資金根本不夠燒,於是只好再忍痛砍掉原先預計的遊戲區域〈百花谷〉(關於這個地方,可以去翻原著短篇〈世界的盡頭〉),以及遊戲中後段的大段劇情(這也是為何二代的總遊戲時數短與支線明顯較貧乏的原因)。

CD Projekt當時的處境有點像1987年的史克威爾,再沒有餘裕的情況下,整個公司投入所有資源,只為完成一部作品;《Final Fantasy》當初之所以取名為Final Fantasy(最終幻想),原因就是當時史克威爾估計這八成是公司收山前的最後作品……然後就跟《Final Fantasy》一樣,《獵魔士》二代續作2012年中上市便席捲全球、獲獎無數、好評不斷,CD Projekt這才又活了過來,並且挾著風評之勢得到各方投資,甚至成為政府重點補助項目,而這回,他們要實現當時因窘迫而不得不放棄的野心……《獵魔士》第三代!

這次的CD Projekt不再是過去那個身著銹盔、手執鈍劍、胯下病駒的破爛騎士,他們換上了女神祝福的戰甲、矮人打造的神兵、日行千里的天馬,而他們也沒因此就志得意滿,仍舊把持著不變的初衷:不屠龍的話算個狗屁騎士啊?

在歷經無數個爆肝重製系統、劇情調整、細節刻劃、睡在辦公桌下的日子後,2015年中旬,眾所期盼的第三代終於面世。而到了這一步,他們才算正式躋身3A開發者之列,也讓波蘭這個遊戲業不興盛的產業邊緣地,變成眾所矚目的新大陸。

在這邊我們先緩一口氣,把目光暫時放到CD Projekt的另一項成就……別急,我知道你們都等著我吹捧《獵魔士》遊戲的偉大,但GOG平台的成就也是不容小覷的。

GOG.com,是CD Projekt於2008年所開發經營的電子銷售平台。GOG為『Good Old Game』的字首縮寫,意指『好玩的老遊戲』;從這個名稱就知道,它跟主流的電子銷售平台不一樣,重心不在各大廠每年推陳出新的年貨販售,而是把目光放在那些考古學家感興趣的老遊戲上。請別以為把一款你老爸(甚至是你爺爺)年輕時沉迷的遊戲重新推上電子平台是件容易的事,這背後實際上得付出大量的心力與金錢,並且回報低到令人難以想像。

首先,他們要發行老遊戲的話,就要先取得版權所有方的同意。一些持有老遊戲的長青大廠在商談這事上還算容易,畢竟至少還找得到商談目標……可那些解散、破產了十餘年之有的工作室呢?

很多經典遊戲的版權被視為是一種資產,然後也因為數十年間遊戲界的風風雨雨,在破產、收購、再破產、再被收購、又一次破產、又再一次被收購間輾轉經手無數人,甚至造成了版權最終持有方都不見得知道自己手上攢了些什麼東西的情況(因為有些收購者不見得是遊戲行業相關的企業)。而GOG.com想要合法銷售這些老遊戲的話,就得一層一層去找出這些遊戲版權的下落,與最後的持有者們一一洽談。

這工作量光用想的就應該讓你感到噁心了對吧?嘿!別急著抱垃圾桶,更噁心的事還在後頭。由於這些遊戲的年代久遠,它們的運行環境多數都不支援眼下主流PC作業系統,所以在千辛萬苦好不容易搞定版權歸屬問題後,等待CD Projekt的是海量的移植工作……而很多時候他們取得的遊戲原始碼也因某些原因而有所遺漏或錯誤,於是修復一款遊戲的工作就這樣順理成章的排進他們原本就血尿到不行的工作表中。
(所以我也在猜《阿貓阿狗》一代始終沒上電子平台是不是這些原因 可我更相信是如果這東西現在上市的話玩家們會發現幹他媽十幾年前的國產遊戲居然做得比現在還好玩等於製作者在搧自己耳光

但CD Projekt似乎認為這樣還不夠自虐,他們還下了另一個在別的遊戲廠商眼中堪稱瘋狂的決定:GOG.com上銷售的遊戲絕大多數都沒有加密系統。簡單來說就是,GOG.com上購買的遊戲多數都沒有防盜版機制,並且只要透過該平台下載,就能不限次數的安裝在多個電腦上,即便移除GOG.com平台後也能運行,而他們對此的唯一限制是購買者不得再次轉手販售已購買的軟體(就是你不能在上面買遊戲後壓片成實體然後自己賣盜版)。

遽聞他們之所以移除加密系統的原因有二。一是CD Projekt RED認為如果玩家有心要盜版的話,加密系統根本不可能擋住他們(你想想,畢竟連線上遊戲都有私服了);二是……我也覺得這理由有點瘋狂……他們認為加密系統會拖慢讀取速度、給遊戲增加不必要的容量,這會破壞玩家遊戲體驗,所以選擇不加密。

而這些瘋狂、血尿、良心的決策,最後有帶來豐碩的果實嗎?呃……根據CD Projekt的財報,2018年GOG.com的營收淨利僅七千八百美金……所以你他媽的最好現在馬上拿出你的信用卡,上GOG把《獵魔士》一到三代遊戲都買一遍,然後順便預購《電馭叛客2077》,不然今晚我就會藏在你房的衣櫃裡,趁著夜深人靜時迸出來,接著……偷刷你的卡把GOG上所有遊戲各買一份!

GOG.com之前還發下豪語,要整合所有數位販售平台的通用性,包含家機平台!!!

然後,現在讓我們把目光轉回《獵魔士》三代……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們一直想說巫師巫師巫師,但我就是習慣獵魔士這個譯名咩,多包涵點啦。

誠如我前面所……等等讓我擤個鼻水下,吸太多遊戲光碟粉對鼻子不太好……咳嗯!誠如我前面所言,我真是自真心沉迷在這遊戲中,原先我對於三代本體的主線劇情滿意度僅只有尚可而已(我真正滿意的是第一代),直到資料片〈石之心〉:神秘詭異的流浪漢『鏡子大師』剛特.歐迪姆與被命運玩弄的不死之人歐吉爾德.伊佛瑞克。

我對〈石之心〉劇情的沉迷遠超主線,因為這個故事無論如何抉擇,都有完美的起承轉合。歐吉爾德是個悲哀的角色,他的狂妄與憤怒都只是為了隱藏自己的不安與悲痛。過去的他有著富足的人生、相戀的愛侶,但遭逢變故,他在一夕之間失去了一切,而愛人愛麗絲也在父母的安排下將嫁作他人。

他憤恨命運的不公,將心神投入黑魔法中,召來了傳說中能實現任何願望的神秘人『鏡子大師』。歐吉爾德對愛麗絲的未婚夫歐菲爾的王子下咒,使之變成一隻巨大的蟾蜍,留在奧森弗特的下水道;之後他更進一步向鏡子大師許願贖回自己的財產以及與愛麗絲一同擁有長生不死的生命。

鏡子大師依約實現了他的願望,但他也為此付出了代價──他的弟弟弗洛迪米的性命──他在世上最後的血親(應該啦,畢竟故事裡沒再提過歐吉爾德還有其他活著的家人)。最終歐吉爾德贖回了自己的莊園,也與愛人愛麗絲共結連理,但這原本將持續至永恆的幸福卻逐漸變調……不死的生命並不如歐吉爾德當初所設想般美好,他開始對活著失去熱情,皮囊下的人心逐漸變得冰冷、宛若磐石。

歐吉爾德再次召來鏡子大師意圖毀約好要回自己的人性,但無奈的是神秘人的契約古老又強大,沒有討價還價的餘地,這也讓歐吉爾德更加執著於魔法典籍,想找到驅逐鏡子大師的方法。看著丈夫沉迷黑魔法、日漸瘋狂,愛麗絲提出了悔婚的要求,而這句話卻傷透了歐吉爾德的心,點燃了石心中的怒火……他在盛怒中殺死了岳父……一切都無法挽回了……歐吉爾德召喚出異界的生物守護著他人性尚存時最愛、最執著、最放不下的事物──莊園與妻子──他留下一封離別信,頭也不回的離去,帶著那顆毫無悸動的石之心於世間苟且而活。

當鏡子大師再度出現在他面前,歐吉爾德知道自己躲不掉代價,只能無盡地往後拖延,於是他向鏡子大師提出了更苛刻的願望,並且要求鏡子大師不得經自己之手實現。狡詰的神秘人答應了這個條件,然後物色了一個絕佳的代理人,一個一生都在與魔物、詛咒、魔法、命運、預言纏鬥的凡人:利維亞的白狼,我們的主角傑洛特。

說到這兒我才想到,這遊戲的配樂……你能說我這是藍色窗簾,但我真的感覺他們的配樂是有刻意選曲的。就以〈石之心〉的主角歐吉爾德來說,他的角色曲目〈You're… Immortal?〉直譯過來就是〈汝乃…不朽?〉,歌詞內容翻譯過來大致是『一個衣衫襤褸的女孩,強大的Swarożyc(斯拉夫傳說的天火與鍛造之神)與之遭遇』;而在遊戲中,被烈火吞噬的莊園與絕望的莊園主女兒復仇的一劍,正是揭開了歐吉爾德不死之身的場景。拉回主角傑洛特的戰鬥配樂,〈Steel for humans(鋼鐵予人)〉原曲是保加利亞民謠,在說一個男孩找到了心儀的姑娘,開心地想與她共結連理;OK,這歌詞內容聽上去跟轉轉劍、拜年斬、寒冰掌、神力癮君子……等戰鬥內容沒啥大關係,但如果你有讀過原著,知道希里生父遍尋女兒的原初目的是啥的話,那這首歌的歌詞內容就可說是相當還原原著劇情核心。

然後也是因為本作配樂的關係,讓我接觸到了Percival這樂團,樂團起名自《獵魔士》原著中的諾姆(侏儒/地侏)角色『培齊瓦.舒丹巴赫(Percival Schuttenbach)』,難民隊伍的探路先鋒,一個心懷善念的好人(好諾姆?)。遊戲很多音樂取樣的原始版本都來自這樂團的創作,強悍的民謠演奏風格與渾厚的女中音是我對這樂團最深的印象(那應該是女中音吧?我不是這方面的專家,錯誤的話求指證)。

我很喜歡這首歌,但當初放給朋友聽時朋友們卻認為前奏很像一些宮廟或出殯的樂曲 囧rz

如果要給整個系列作做一個個人滿意度排行的話,我的排序先後如下:
昆特牌慈善牌王大賽→昆特牌鮑克蘭大賽→昆特牌史凱利傑證明賽→ 三代DLC〈石之心〉→初代主線→初代DLC〈中立的代價〉→三代主線→三代DLC〈血與酒〉→二代主線→初代DLC〈邊際效應〉

好了好了,玩笑開夠了,來正經談談這個幾乎要被整個遊戲文化圈玩爛的哏,令人成癮的『昆特牌』。其實《獵魔士》系列一直有在其中加入小遊戲的傳統,像是連貫三代的拳擊賽、三代裡消失得無影無蹤的撲克骰,以及本作遊戲文化圈的最高成就昆特牌。官方說法是,昆特牌這小遊戲源自製作人達米安.莫涅爾的奇想,而他是某次在家泡澡時靈光閃現想到的 真該送給他一個最高級的按摩浴缸 。而他本人也作為一個彩蛋在遊戲中參與支線 對啦昆特牌不是主線啦 ,遊戲中群島牌組的創始人馬汀.莫涅爾伯爵正是製作人在遊戲中的化身。

《獵魔士》整個遊戲系列真的是在見證一個遊戲工作室的進步,從最初的黑市盜版生意,接著是與原版洽談正式代理與本地化工作,最後從一群搞定版權卻連遊戲該怎麼做都沒頭緒的新手,變成開發出近代最具價值的遊戲IP之一、享譽國際的新生工作室,而且有別於同期的其他廠商,他們沒把注意力放在競技、課金、DLC拆賣這些能帶來更高利潤的商業模式上,而是循老路子,專注做好單機劇情,以最高品質的遊戲體驗來打動觀眾。

他們也不像尋常的遊戲大廠,當一個IP顯現出價值後便想方設法在短期內榨乾遊戲,那些大家耳熟能詳的年貨系列就愈不著我多提了吧?一年一作、了無新意,不然就是乘著市場風潮加入競技模式試圖拉長遊戲壽命,好拖到他們明年的續作為止,就像那個公費追星的製作人所說的:「最簡單的賺錢方式,就是製作一款把一大堆玩家丟到荒島上自相殘殺的遊戲。」要知道,一般的遊戲廠商若在一個IP上取得如此成功,多數都會死巴著該作狂出續作,十年內別說是一連三代,一連十三代都不意外。

CD Projekt RED早已參透了這句話,他們也不想這麼做(至少目前是這樣啦),這群斯基們從一而終,完善了整個《獵魔士》遊戲系列,而就當眾人翹首期盼,認為肯定會在不久之後打鐵趁熱推出白狼傳奇的續作時,他們卻發出官方稿表示傑洛特的故事就此告一段落。可這表示CD Projekt RED會就此止步嗎?當然不是──他們想嘗試更多──CD Projekt RED宣布未來新作將挑戰歐美知名桌遊《賽博龐克2020》,以其為藍本改編成遊戲《電馭叛客2077》。

一個以奇幻RPG敘事為強項的工作室就這樣毫無預警地宣告將涉足南轅北轍的硬科幻題材。這是一個極為大膽的嘗試,然而玩家社群不但沒有失望,反而前仆後繼地替CD Projekt RED抬轎,在遊戲前期資料出來後立刻在圈內引爆話題。但除了正面反饋外,一些卑劣的異音也開始在見不得人的陰暗處扯嗓叫囂。

《電馭叛客2077》的早期宣傳中,在遊戲場景內的電子佈告版上有一個同時擁有兩性性徵、明顯是跨性別者的廣告人物,照理來說這應該是美事一樁,畢竟許多遊戲都會刻意避開這類主題,可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這張不過是在場景中匆匆一瞥的背景看版,卻有人將其解讀為『這是CD Projekt RED對跨性別者的恐懼象徵』;然而在賽博龐克這類生體義肢技術發達的背景設定下,所謂的『性徵器官』與『性別概念』,可能也不過只是一個標明價目的身體零件或是影響自身認知的系統軟體,在我看來,那張海報就只是個符合世界設定的環境物件,僅此罷了。

就這樣的一個過場背景,荒謬地超譯出一堆對於性別恐懼的解讀

但這棵大樹招來的風頭還不只這樣。根據《賽博龐克2020》的原始設定,在諸多幫派中有個名為野獸幫幫派,一群崇尚力量、自詡如野生猛獸般危險的勢力,另外還有一個以海地人組成的幫派巫毒小子;首先,野獸幫因為遊戲內由深膚人種為組成核心的設定被一些媒體指控是對深色人種的歧視,上溯至航海時代起深色人種被外來人視作動物般奴役的歷史,而巫毒小子則被指稱是利用海地人對外的刻板印象塑造成的角色,說CD Projekt RED正用他們的歧視曲解原作。

可是真相是什麼?真相是,原版《賽博龐克2020》的作者麥克. 胖的 龐德史密斯本人就是個黑人,他不覺得一個深膚人種在那種遊戲背景設定下自稱『野獸』有什麼歧視,而巫毒小子的海地人幫派設定與諸多細節改動也都是在他參與、肯定後才加入遊戲的,他甚至抱怨這款遊戲的製作讓他行程滿檔,如果沒與CD Projekt RED合作的話這些時間他本能安排別的事情。關於巫毒小子的設定,我覺得有個讓我更感欣慰的地方。2019年的E3發布會結束後,一名海地出身的玩家情緒十分激動,因為他在角色語音中聽見了自己的鄉音,純正的克里奧爾語,他沒對他人指稱的刻板印象感到惱怒,反而很高興海地族群能在遊戲裡軋上一角。

至於臭名昭著的SJW阿妮塔·薩克伊西恩對CD Projekt RED的公開喊話……我可不可以不要詳述這件事啊?光是想到就讓我覺得噁心,反正人名都給你了,有興趣的就自己去查吧…… 我是真很想對這傢伙說一聲FUCK YOU的,但仔細想想我真的不想照著這詞的字面意義去行事,所以還是算了吧!

嘿,別以為這種鳥事只有西方才會發生,據個人所知東方這邊也有人準備要搞事。《賽博龐克2020》原始設定中的康陶(Kang Tao)軍火公司,原本是由日資在背後經營的台灣企業,然而在2077中設定變更為該企業在歷經風波後被中國出身的退役軍人徐上校收購,成了中資企業。這幹他媽的真是能引爆兩岸玻璃心噴子互相潑糞的最佳議題!

我只希望這種蠢到家的政治正確爭論不會影響到遊戲的正面討論。一個故事,重要的是它的敘事邏輯,背景設定具說服力、有代入感,遠比政治正確重要。我是說,我們已經看過一堆遊戲因為政治正確而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然而卻仍舊不知所以地樂此不疲──為了一群小丑而毀掉一場偉大的演出?這值得嗎?──可人類呢?我的思維裡人類始終是愚蠢、盲目、非理性、自以為是的生物;我覺得在這件事上他們讓我失望的機率很小。其實真要說來,如果想避免紛爭,我也許該避免提到這資訊,但我又覺得這東西無論如何你都該知道;至於知道後你是不是會幹他媽的蠢事,我無法控管。畢竟耍笨也是與生俱來的權利,旁觀者能做到的最多也僅止是不隨之起舞。

總之,我是期待《電馭叛客2077》的上市,因為《獵魔士》1~3整個系列除了沒讓我失望外,我還在其中看見了極端顯著的進步。一群連遊戲基本製作都不懂的素人,變成了在用自研引擎開發新作的專家,而不像某些已在行業打滾了二十幾個春秋,結果端出來的東西卻讓人懷疑自己是不是買到十年前的遊戲 我在說誰?誰答腔我說誰囉! 。這是玩家心目中……至少是我心目中完美的遊戲工作室成長曲線。

這就是我為何熱愛波蘭蠢驢的原因:他們為了自己而蠢、為了玩家而蠢、為了作品的完善而蠢,用最笨的方式一步一腳印走到今天。他們是當今遊戲界的驕傲。

你應當熱愛他們,因為他們是CD Projekt RED。




昨天在核對文檔時發現中間少了一大段,最後才在平板的存檔裡找到,加入後又細修了下一些細節,調換行段想辦法讓文章看上去更通順……抱歉因為自己的腦弱多拖了一天才發文。
然後我重新編輯了下之前發表的(上),插入了些圖片與超聯結,讓閱讀資料更多、更容易點,有興趣的可以回頭看看差異。

本文的考據資料等我之後在編輯吧……因為嚴格說來我都沒把這些資料存起來,都是過去已看過,編輯文章時才又去搜尋影片與資料來核對細節(因為關鍵字都還記在腦裡,所以通常三分鐘內就能再把資料挖回來;好啦我知道這聽上去很沒效率,但這就是我的做事方式)。
我也很懷疑真的會有人去閱讀這些資料嗎?

如今三天後新遊戲就要發售了,目前看上去形勢一片看好,不會有10/10那種鬧劇的樣子。
總之,願CD Projekt千秋萬載,一統江湖!

創作回應

白蓮教徒
太長不看先投幣
2020-12-08 02:43:47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