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狼狼教』第二章 快樂的哥布林 中篇 "千藤峽谷"

一杯貓 | 2020-12-07 18:14:36

連載中狼狼教
資料夾簡介
講幹話對我們來說,是可以拯救世界,是可以保護我們所愛之人的。

"千藤峽谷"
  
 
 
  阿信是一個很特別的哥布林。

  又或者說,其實我們對哥布林這種生物,從來就沒有真正深入了解過,所以也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哥布林都是這種調調。

  但是有一點可以確定的是,自從阿信正式加入狼狼教之後,那種樂天且毫無章法的談吐性格已經到了一種我行我素的著魔程度。

  所以我們都紛紛開始懷疑,這種快樂的天性,說不定是根深蒂固在所有哥布林的靈魂之中的。



  『各位,在出發之前,我有一件事要說!』阿信在任務出發前的整備中,忽然精神抖擻的大喊大叫:『那就是...我真的好帥!哈哈哈哈哈...』阿信狂笑。

  個子嬌小卻擁有一個肥胖腦袋的阿信,身上穿著一件藍色浪人服裝,正隨著他的大笑一起劇烈的顫抖,這讓他看起來就像是個萬聖節的遊行上會出現的Cosplay小孩。



  『媽啦你這也叫帥?』又空忍不住吐槽。

  此時的又空正專心打磨保養著當年師傅贈予他的黑刀秋水,對於阿信那毫無章法的自我膨脹也早已經習以為常。



  『我看你是沒有被我雷到哭出來過哦!』阿信慢慢走了過來。

  他接著拿出了隨身掛在他脖子上的黃色竹蕭,把那支竹蕭蠻橫無情的頂在了又空的臉上,即興吹奏出了一首輕快的土耳其進行曲,還帶著一副非常欠打的表情。

  『幹嘛啦,別鬧!』又空一邊哀號把腳踩在阿信的臉上。

  兩個人頓時不受控制的扭打在一起,整個畫面看起來幼稚至極。



  『乾你們這兩個肥宅又在搞,是要不要走了啦?』車內忽然傳來一陣吆喝聲。

  只見那早已上了車的一隻約成人大小的竹節蟲,正交叉著他那細如竹筷的四條手臂於胸前的位置,那一整身枯瘦的綠色枝節的頂端,竟顯現出一臉不耐煩的表情。



  『亞索洛,你先別這麼說,我覺得這個不失為一個不錯的靈感...』阿躺一邊走進車內一邊對著那隻酷似竹竿的竹節蟲說著:『其實阿信跟又空大師在戰鬥中抱在一起形成一個球體的話,根據萬有引力定律,他們的質量因此而相加,引力就會增加,而運動時的慣性跟加速度也會跟著提高...』

  『這麼一來,這個球體就可以達到攻防一體的境界,進可攻退可守,在保有機動性的同時,還能增強自身的防禦力與攻擊力,豈不妙哉?』阿躺在演講的過程中端著自己的下巴,還擺出了一副認真思考的表情。



  『你們這些畜生少囉嗦了~快上車!!』洪哥拉下了車窗,朝向眾人大喊。

  他將檔位掛在N檔,連續重踩了幾次油門,車子應時在原地發出了幾道兇猛的引擎聲,彷彿下一秒就要成為一匹脫韁野馬,奔騰而出。



  『婊子們,我來了!!』阿信搖頭晃腦的奔跑過來,跟著坐上了海克斯休旅車的後座,擠到了阿躺跟亞索中間。

  『饅頭謝啦,又要麻煩你載一趟!』又空打開了副駕駛座的車門,也跟著上了車。

  『等一下,怎麼會是你這畜生坐副駕駛座?』洪哥咬了幾口還沒吃完的饅頭,拙拙逼人的問。

  『幹嘛?難道你想拋棄大師的神奇導航嗎?』又空大師把音量提高,半開玩笑地懟了回去。

  『你那個太神奇了,我等級不夠不能用。』洪哥冷冷地說。

  他回想起之前開車聽信了一旁又空大師的指引,一口氣闖進了某個三角洲內的死亡沼澤中心,差一點就帶著整隊教徒命喪於此,就心有餘悸。



  『厚!上次導你進沼澤那次真的是意外啦,絕對不會有下次!』又空大師看著饅頭一臉不相信他的表情,進行了一番拙劣的辯解。

  『嗯,我相信你。』饅頭一邊回答,一邊打開了車內的智能導航,完全沒有要鳥他的意思。
 
 
 
  車內在一陣歡快的打鬧之後,導航終於在慌亂中完成了設定,

  饅頭一踩下油門,車內的人工智能便自動開啟了推進器,所有人頓時被一股強大的慣性壓在椅背上動彈不得,看起來普通至極的黑色休旅車很快便隨著震撼的引擎聲揚長而去。



  這次的狼狼教A級任務是接受了蒼之國的委託,奉命擊退在千藤峽谷屢次襲擊路過商隊的的強盜團體。

  據說這些強盜是一群流亡國外的半獸人,是一股數量約莫二三十人上下的不小的勢力。

  但畢竟只是個以商隊財寶為目標的一群不法之徒,所以進行任務派發以及分級的委託部門認為其實力理應不會過於強勁。

  當然,這全都只是表面上的猜測罷了。



  此時,車子經過了兩個小時的旅程,進入了蒼之國的國境,終於就快抵達了目的地。

  『廢物!還敢睡啊!』阿信拿起不知道哪來的紙扇,狠狠地拍在了前方正在打著盹的又空頭上。

  又空突然受到攻擊,帶著驚恐的表情睜開雙眼,那個表情逐漸變得憤怒,隨即就轉頭跟阿信扭打了起來,將他的胖胖的臉頰徒手捏成兩片大餅。

  『找死啊?讓你見識一下肥宅的力量!』又空大師狠狠掐著阿信的脖子。

  面對旁邊兩個傻逼的打鬧,身為專業司機的饅頭絲毫沒有理會,專心致志的行駛到了現在,卻終於忍不住打了一個大大的哈欠。



  『饅頭你會不會累阿?要不要換我來開!!』阿信注意到了饅頭的疲態。

  此時的他為了躲避又空的反擊,整個人都翻身到了後車廂。

  『白癡喔你最好踩的到油門。』一旁的亞索洛終於忍不住吐槽。

  『哼...』此時的阿信一聽,竟然冷笑了一聲。

  就好像亞索洛的質疑就有如懷疑太陽為什麼會從東邊升起一樣的可笑。



  『身為一個職業車手,我當然踩的到油門。』阿信爬了回來,整個人浮現出一抹煞有其事的神情。

  『只是可能會看不到前方,所以我需要視力好的人當副駕!!』阿信補充道。

  『哈哈哈哈哈哈...』一旁的阿躺聽著阿信的幹話早已笑到不能自已,趴在旁邊的車窗上顫抖著。

  『讓我來開啦,我彩色手套!』竹節蟲終於受不了也跟著瞎起鬨。



  此時,休旅車忽然一頓急煞甩尾,塵土飛楊的同時,輪胎與草地之間發出了刺耳的摩擦聲響,停在了一面湖泊的旁邊,所有人冷不防的被一陣強大的慣性甩得東倒西歪。



  『好了,你們這些拉基快下車,不要再衝康隊友了。』饅頭單手抓住了因為慣性而整個人從副駕駛座飛過來的又空的頭部,還若無其事的從包包裡拿出了一個黑糖口味的饅頭,一邊說一邊啃了起來。



  車子的前方,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巨大的叢林峽谷,

  幾條蛇遍布於厚厚的草地之中,偶爾能看見幾隻猴子在樹林之間來回穿梭,看起來是個枝繁葉茂十足豐富的叢林生態

  兩處高聳的岩壁之間爬滿了大量的藤蔓植被,底下還流著一條寬敞的淺淺河道,水位大約是可淹沒至腳踝的程度。

  雖然行進困難,但這卻是蒼之國去往北方的最近的一條商路,

  但這樣的高低差環境,加上大量植物的保護色,卻也讓其成為一處非常容易受佔領,也非常容易中敵人埋伏的不毛之地。



  『我喬魯諾喬巴信有個夢想...』阿信下了車,面色突然凝重了起來。

  『就是成為一個工商巨星!!』阿信將自己胸前的衣領扯向一邊,凶神惡煞的說著。

  雖然,身為哥布林的他完全無法靠自己創造出任何一絲恐怖的氛圍就是。



  『怎麼不是哥布林巨星?』又空大師疑惑。

  『沒有,最近手頭比較緊,所以我要來找東西工商了。』阿信皺起眉頭。

  此時的阿信向前走了幾步,接著做了一個大大的深呼吸。



  『天有異象,無情工商,高呼吾名,工商哥布林!!』阿信舉起了雙手。

  『各位客官們請先看看這一罐易開罐裝的百香雙響炮~』阿信一邊說,一邊從他的衣袖內拿出了一罐飲料:『百香雙響炮呢,採用了純天然百香果汁熬製七七四十九天而成,佐上亞洲頂級黑糖珍珠,加上Q彈有勁富含口感的香甜椰果,可謂是夏日消暑的第一選擇!!』阿信的口吻聽起來非常的專業。

  他將那罐百香雙響炮端在自己面前,另一支手不斷變換姿勢,同時切換各種不同的展示角度。



  『百香椰果月光杯,雙響砲來馬上催。』一旁的阿躺閉上雙眼,彷彿聞到了濃濃的詩意一般,隨口便輕輕吐露出兩句優美的七言絕句。

  『沒有錯,而且自從喝了百香雙響炮以後,我變得身體健康,就連每次考試都能考上100分呢!』又空接著答腔,致敬了電影中的老梗。

  『的確,而且珍珠提供的黏性,甚至可令飲用者在加減速時不受慣性影響,變得不動如山,還能增加高速移動的穩定性...』阿躺眉頭緊皺,擺出了一副認真思考的表情。

  『好了,我先來爽一下。』阿信拿出了袖口內的夾層所藏著的的環保吸管,一邊打開易開罐的拉環,一邊將吸管插入,大口大口的吸食起來。

  『哇靠!臭肥宅你都那麼胖了還喝,分我啦!』亞索洛伸出了他的細手作勢要搶。



  一行人一邊講幹話一邊從休旅車的後車廂拉出了作為誘餌引誘強盜現身的貨物推車。

  執行任務的四人向身為司機的饅頭道別之後,便一起進入了荒野峽谷的幹道,各自以戰戰兢兢的腳步緩緩前進。

  『各位,其實我苦練浪人劍道多年,今天才終於領悟到了真正的奧義...』阿信一邊走,一邊率先打破了好不容易獲得的短暫寂靜:『那就是全程在一旁划水,努力抱隊友的大腿就對了!』阿信用著認真的表情說著。

  『我還以為你要講啥咧,你不是一直以來都是用這套嗎?』又空沒好氣的說。

  『你說啥?』阿信暴怒,拿出了藏在袖口的金色剪刀,對著空無一人的前方奮力一剪:『啪擦。』一道金色的閃光乍現.,在金光閃閃之中,阿信竟然在一瞬間就向前瞬移了十公尺。

  『你幹嘛!!』又空大師再度崩潰。



  只見阿信手中的金色剪刀慢慢地失去了光芒,這其實也是狼狼教主的得意發明之一,名為"閃現剪刀",使用方式非常簡單,只要隨手將剪刀喀擦一剪,持有者便會向剪刀的尖端方向瞬移十公尺。

  由於道具本身在使用上有五分鐘的冷卻時間,所以是個不到非常時刻絕不輕易使用的關鍵救命法寶。

  『我這是背水一戰的精神...』阿信雙手握著失去了光芒的剪刀,維持著帥氣的姿勢講著不知所云的台詞:『戰鬥中一想到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了,就能夠勇往直前。』

  『那不就等於是送頭嗎...』又空抱怨。

  『而且葦名一心說過,猶豫就會敗北,所以當我果斷交閃的那刻,我就等於贏了,而且是精神上的。』阿信雙手插著腰,一臉神氣的說道。

  『重點怎麼看都在最後一句吧...』又空痛苦的扶著自己的額頭。



  談笑間,忽然一道閃電直直劈下,不偏不倚的命中在了又空大師的頭上,橫空打出了爆破的巨響。

  頃刻之間,爆炸的煙霧瀰漫於四周,無法看清發生了什麼。

  所有人面對突襲毫無防備,在震驚之餘各自飛退好幾步,重新擺好了迎敵的架式。



  只見煙霧散去之後,受到重創的又空大師正雙眼緊閉,雙手緊握著,口中還振振有詞的說著:『這條魚的腰圍到底是多少,第一個喝牛奶的人到底對牛做了什麼,為什麼咬下嘴唇是誘惑,咬上嘴唇就是智障,媽媽跟女朋友掉到水裡究竟應該先救誰,十二生肖裡為什麼沒有貓,為什麼有冬瓜南瓜西瓜卻沒有北瓜,為什麼睜著眼睛打噴嚏是不可能的。』

  又空大師的語速奇快,在念咒的同時渾身還發散覆蓋著一層綠色的靈氣,方才那道擊中他的閃電雖然在他體外留下了一塊塊焦黑的痕跡,但看起來竟然無法傷他一分一毫!

  『爽耶!』阿信忽然手舞足蹈的跑到又空一旁,戳了戳他的後背:『馬的...這樣都沒死哦?』

  『哼...難道你忘了嗎?修練無極劍道的人在冥想的狀態下是刀槍不入、百毒不侵的,如果時機掌握的好的話甚至還可以辦到格擋反擊這種事呢。』又空大師一邊說著一邊解除了冥想。

  『那是三小?』阿信疑惑。

  『乾...你真的是我隊友嗎?我突然好想回家...』大師又覺得自己頭疼了。



  『吼啊啊啊啊啊』只見電閃雷鳴過後,數十隻牛頭馬面、雞飛狗跳的各具特色的半獸人忽然傾巢而出,各自拿著琳瑯滿目的百家兵器,一口氣將狼狼教一行人包圍,畫面看起來非常壯觀。


  『讓我來!!』阿信首當其衝,拔出了他腰間的妖刀。

  這把妖刀名為銀風牙,是在風之國境內最有名的鐵匠鬼霄歷經了十年使用獨門鍛造技術,由終年黑夜的冥灰山內採集帶有妖氣的玉鋼打造而成。

  銀風牙在收入刀鞘內時是一把只有30公分而且繡蝕非常嚴重的短刀。

  這把妖刀最大的特色是它擁有自主的意志,只有在出現了一位被它所認同的劍士親手將它拔出刀鞘時,它才會流露出妖氣之風,變化成一把帶有捲雲花紋的銀色長刀。

  而據說,這把妖刀只要輕輕揮舞,就能捲起一道道沖天而起的龍捲風,輕易地摧毀一座村莊。



  阿信此時右手緊握著才剛出鞘的短刀,將它橫擋在自己的左側,整個人呈流線型的低姿態,接著迅捷的向前方衝刺滑行,看起來就像是一股流動的風一般。

  銀風牙在此時響應了阿信的意志,一股銀色的氣流頓時從刀柄環繞而上,席捲了整把刀身,還原了它原先那英姿颯爽的真實姿態。


  只見阿信一口氣以這靈敏快速的姿態衝入了大匹敵陣之中,而那一群半獸人們面對這種毫無章法的突擊頓時一陣手忙腳亂,開始胡亂的揮舞著各自的武器甚至是使用一些初階的元素魔法試圖捕捉阿信的身影。

  由於阿信的體積很小,速度又非常的快,半獸人們的攻擊不但完全沒有擊中阿信,甚至還被阿信那靈動的身法所誘導,擊中了他們彼此,慢慢地,開始有一部份的半獸人應聲受傷倒下。

  在這過程中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阿信在此時只是一股腦的在半獸人之間滑來滑去,穿梭自如,卻始終沒有出手過。



  『各位!你們看我這靈動的身法,宛如一陣微風一般掠過你的身旁,卻鮮少有人能察覺...』阿信在敵陣裡面四處逃竄的同時,忽然出了聲。

  『這就如同Panasonic的分離式冷氣一樣,安靜輕巧,不吵不鬧。』一旁的狼狼教一行人紛紛看傻了眼,這傢伙居然連在戰鬥中也不忘記工商。

  此時,阿信忽然鑽出了大批半獸人的隊伍之中,俐落的著地於我方隊伍的旁邊:『乾,廠商還不快來接洽我,我很缺冷氣...』阿信將銀風牙插回短短的刀鞘,就好像把刀子放進了異次元空間的百寶袋一樣,不管看幾次都讓人嘖嘖稱奇。



  『抗議不實廣告,你這哪裡算是安靜,要說的話,應該算是智慧型冷氣機器人阿!』又空大師氣急敗壞的看著阿信,進行了指控:『整天在屋子裡滑來滑去,簡直就是個快樂風男。』

  『這真是...用生命在工商呢!』一旁的阿躺忍不住下了註解:『這就是阿信的魅力,不管何時何地都能夠快樂的工商。』

  『所以我說你們這些肥宅,到底是要出手了沒?』亞索洛不耐煩的說。

  這一隻竹節蟲好像無論何時何地都呈現出一個四隻手交叉於胸前的姿勢,時不時擺著一副清高的姿態,讓人難以想像真正的實力。



  『好啦,我來秀一波!!』又空大師拔出了黑刀秋水。

  仔細一看,黑刀秋水整體呈現深邃的黑紫色,刀身還帶有紅色鋸齒的花紋,由於此刀重量較重,刀脊也比一般的武士刀厚實,甚至有傳聞此刀堅韌無比,即使是恐龍踩在上面也不會彎曲一毫米。

  只見又空大師右手持刀,左手掏出了閃現剪刀,然後忽地化作一道黑色殘影飛了出去。

  『無極之風!!』只見那道黑色殘影用著比剛剛阿信更快的速度開始移動,以毫無章法的軌跡依序擊中了四位半獸人,那樣的速度甚至快到已經快要無法用肉眼捕捉到。

  而當又空的身影終於停下時,他緊接著將身體打橫,左手在前的同時,右手運力將秋水帶起,收向了後方。

  『啪擦。』一聲閃光的脆響,閃現剪刀瞬間發動,又空大師配合著瞬移的時機點,對著前方進行一道精準的砍劈,讓秋水在空中劃起了一道優美的弧線。



  然而,這刀卻落空了。

  因為在他砍中半獸人之前,阿躺正巧從遠方詠唱了一發宇宙制約,隔空將那一個半獸人一口氣彈飛,又空的刀子也因此撲了個空,發出了一道破空的聲響。

  此時,先前被無極之風擊中的四位半獸人,終於開始紛紛倒下。

  但是在狼狼教裡,如果用了閃現剪刀,卻沒有發揮實質的戰術效果的話,往往會被說成是那種不太熟悉戰鬥技巧的、銅牌等級的狼狼教徒的操作。

  而又空此時僵在原地,在這個當下,他突然感覺到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



  『馬的,又空銅閃耶!』阿信大喊。

  『乾,大師居然銅閃!』阿躺震驚。

  『肥宅銅閃,笑死。』亞索洛接著說。

  『87。』三人此時異口同聲,在任務中又空從來沒見過他們那麼有默契過,然而在嘴砲的時候他們卻總是不落人後。



  『我草...什麼銅閃,這分明就是阿躺...』

  『銅閃餘姿映水面,老夫不知其所動,足繭荒山歸桑田...』阿信打斷了又空的話,自顧自的開始吟詩作對起來:『又空在河道銅閃了,我不知道他在衝三小,我想回家種田了。』阿信一臉壞笑,還補充了一番斷章取義的白話文註釋,讓人非常想把他灌進消波塊裡頭。

  又空從來沒想過有人可以以這麼極具藝術感的方式嘴砲他,頓時心情非常複雜,哭笑不得。

  『昔有狂人又空子,一獸舞動閃前方,觀者如山色迷惘,隊友為之久惶惶...』一旁的阿躺一聽到有人吟詩,終於也開始忍不住靈感爆棚:『以前有一個87叫做又空,看到會動的半獸人就銅閃,圍觀的人露出了疑惑的臉,隊友完全不知道他在衝三小。』阿躺說完,忍不住大笑起來。



  阿躺接著隨手用手在左側舞動了一個魔法鎮,召喚了一圈黃色的神奇通道,擋在了另一隻想要發動偷襲而撲向他的半獸人面前。

  半獸人來不及停下腳步,不小心衝進了神奇通道,只見他從另一側橫空出現,猛地一頭撞上了岩壁,一時間變得頭昏眼花,完全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



  『風蕭蕭兮易水寒,又空閃現似銅閃!!』阿信乘勝追擊,被半獸人追的東奔西跑,像是在玩捉迷藏一般,嘴上又把又空噴的體無完膚。

  『哼!別人笑我太銅閃,我笑他人看不穿!』又空無可奈何,只好毫無懼色的還以顏色,



  『...』亞所洛在一旁不發一語,此時似乎有三隻狗頭半獸人看上了他瘦弱的身軀,推測竹節蟲是隊伍中最弱的一位,於是一口氣圍了上來,露出了小人得志的笑容。

  亞索洛閉上雙眼,看起來絲毫沒有把他們放在眼裡。

  狗頭人見狀惱羞成怒,各自拿著狼牙棒、木棍與鐵鎚氣憤的撲了上來。

  然而,都還沒走半步路,他們就聽到了一聲非常短促的嗖嗖風響,他們都還完全沒看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就發現他們自己的武器忽然間就分了家,被切成了好幾個碎塊。

  他們頓時僵在原地,彷彿在進行短暫的求生思考,僅僅三秒後,他們就開始慘叫起來,隨後夾著尾巴落荒而逃。

  『哼,幹話都是你們這些低能87的語言,我從來都不需要用這種東西。』亞索洛冷冷地說。



  面對如此懸殊的實力差距,剩餘的半獸人們也被那些慘叫聲所影響,群眾效應的心理作用讓他們紛紛丟下了武器,帶著恐懼,不顧一切的離開了現場。

  『奇怪了...正常來講A級任務遭遇的敵人會是這種貨色嗎...到底為什麼委託部那邊會判斷這裡需要四位長老一起組隊阿?』又空大師一臉疑惑的說:『害我以為這次是出來郊遊的咧。』

  『嗯...只能說是任務前的情報蒐集的環節有出現失誤吧,總之我們先回教堂回報!』阿躺一邊說,一邊拿起手機打給饅頭。



  此時,就在遠方一處草叢裡,狼狼教長老一行人都沒有發現裡頭正藏著一個人,而那個人的眼睛竟抹上了一抹厚厚的濁白,從藤蔓與草叢的縫隙中透出,正死死的盯著他們。

  『嘻嘻嘻...看起來好快樂啊...好想加入你們哦...我一定會想辦法讓你們深深的記住我的..嘻嘻嘻嘻...』
那樣的自言自語聽起來尖銳細小卻又刺耳。



  這個人...究竟是誰呢?
  To Becontinued
32 巴幣: 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