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狼狼教』第二章 快樂的哥布林 上篇 "快樂的定義"

一杯貓 | 2020-12-07 18:08:01

連載中狼狼教
資料夾簡介
講幹話對我們來說,是可以拯救世界,是可以保護我們所愛之人的。

"快樂的定義"
  
  
  
  早晨,一對圓圓胖胖的小哥布林正手拉著手一起走在上學的路上。
  
  他們行走於溪流潺潺的鄉間小路之中,哼著快樂的哥布林童謠。
  
  那個歌聲響徹於綠意盎然的山谷之中,整個畫面滿滿都是逍遙快活的氣氛。
  
  
  
  『今天出門的時候,我媽又跟我說,要做一個快樂的哥布林...』阿信一邊哼著歌一邊說。
  
  『那個...其實我一直都很想問...』另一個哥布林緩緩的說。
  
  『想問什麼?為什麼我那麼帥嗎?』阿信戴著呆呆的圓框小眼鏡,對他眨了眨眼睛露出了猥瑣的笑容。
  
  『不是啦!!我是說,所謂快樂的哥布林,到底是要怎麼個當法?』他小小崩潰了一下,繼續自己的提問 。
  
  『乾,你難道還看不出來我這自信的步伐以及曼妙的台步,舉手投足之間都充斥著快樂的氣息嗎?』阿信沒好氣的說。
  
  『好像也是吼...我這輩子就沒看過像你臉皮那麼厚的哥布林...』
  
  『開玩笑,我的臉皮可是號稱可以抵擋目前最新進的反坦克炮彈捏。』阿信自信地抬頭望著遠方,好像從來就沒有什麼人生的難題能夠擊敗他。
  
  『哈哈哈...真羨慕你面對這種狗屎一般的學校生活還能這麼輕鬆自在....』阿信的朋友無奈地笑了笑,跟著他一起走進了學校。
  
  
  
  他們走進的學校,雖然坐落於荒郊野外,但卻是少有的實施了多種族交換學生計畫的學校。
  
  在同一間教室裡,會同時坐著人類、精靈、龍族、哥布林、還有各種族繁不及備載的各類小孩一起上課。
  
  而這一天的課堂很特別,身為普通人類的老師在黑板上寫下了"人生的志願"五個字,並且要學生們一一在紙上寫下自己的答案。
  
  有些同學在這時擺出若有所思的表情看著桌子發呆,而有些同學則顯得毫無頭緒,一臉心不在焉的樣子,左瞧右看,教室裡頓時充斥著侃侃而談的說話聲音。
  


  唯有一個人,草草在紙上寫下幾個字後就倒頭大睡,吸引了老師的注意。
  
  『阿信同學,你寫這什麼東西?』老師拿起阿信桌上的白紙,發現上面寫著大大的四個字:"快樂的人"
  
  『蛤?這就是我人生的志願阿!』阿信睡眼惺忪,沒好氣地回答。
  
  『你是不是沒有理解這個題目的意思?』
  
  『我看你才是不懂什麼叫做人生哦!』阿信一派輕鬆的坐在課椅上,爽朗的說著。
  


  果不其然的,阿信的家長當天就被老師約談了。

  『你們這些綠皮膚的智障,在家裡到底有沒有在教小孩啊?』在辦公室裡,身為人類的老師拿著阿信的題紙對著哥布林的母親破口大罵,言語中還不時地帶有辱罵與歧視。

  辦公室外的走廊偶爾路過的學生紛紛被聲音吸引過來看熱鬧,越聚越多,每個都冷漠的隔著窗口,觀賞這個公開處刑的現場。
  
  『對不起,老師你辛苦了...』阿信的媽媽羞澀無比,卻只是一味的對著老師連連的鞠躬道歉,絲毫沒有被保留半點身而為人的尊嚴。
  
  也許,他們早都已經習慣了這種不被當成正常生物的眼光吧。
  
  
  
  這一天,媽媽帶著阿信放學,回到家中卻沒有責備過阿信半句話。
  
  我想,他們都明白,人生的答案,從來就都沒有最佳的解答。
  
  
  
  『信,開心是過一天,不開心也是過一天,不管遇到什麼問題,都要帶著笑容去面對,這樣才是一個好哥布林,知道嗎?』阿信枕在媽媽的膝上,讓媽媽為他掏耳洞,而阿信的媽媽總喜歡在這時候說一些快樂才是人生的關鍵等等的大道理,好像這樣子就能夠比較容易把話語傳進他的耳裡一樣。
  
  從小活在母親的保護傘下,阿信從來沒有感受過痛苦與悲傷,這樣的他,本應該度過一個美好又幸福的童年。
  
  但...過於順遂的人生,卻往往經不起任何一點挫折,
  
  尤其是在幸福的日常,在一夕之間崩毀殆盡的時候。
  
  
  
  『...?』阿信這天獨自放學回家,一道昏黃的殘陽隨著他一起踏進了自家的村落,他的視線掃過那個一如往常的農村,卻總覺得好像有哪裡不對勁,
  
  他猛然想起,平常那個總會在門口對著他打招呼的守衛叔叔今天居然不見了蹤影。
  
  『叔叔今天是身體不舒服嗎是不是阿?居然直接掛網放推...好扯喔...』阿信一邊咕噥著,一邊走入社區內,然而越是留意社區的景象,他卻越是更加困惑。
  
  『怎麼今天一個人也沒有阿?而且這個是...』阿信一邊踢著碎石子前進,一邊注意了他家對面的另一棟茅草屋,門口竟染上了一攤紅色的血跡。
  
  『乾...那紅紅一攤在地上的是啥阿...是哪個阿姨路過沒帶衛生棉是不是?』阿信不敢置信,倉皇間走進了家門,卻迎面撲上一股刺鼻難聞的濃厚血腥味。
  
  『媽!我回....』阿信才踏進家門兩步,就登時看傻了眼。
  


  只見他的媽媽死狀悽慘的倒在一架粗藤編織而成的搖搖椅上面,他的全身擁有多處的挫傷與刀傷,正卷縮著身體,就像是死前正在拼命的保護些什麼一樣。
  
  以往與媽媽一起幸福生活的點點滴滴登時像是走馬燈一般閃過了阿信的眼前,
  
  『媽...媽媽...』阿信搖搖晃晃的走上前,將他顫抖的小手緩緩伸了出去,天真的像是想確認媽媽是否只是在午睡一般。
  
  他走近一看,終於看見了媽媽那一臉安祥、雙眼緊閉的模樣。
  
  他將手搭在了媽媽的肩膀上,而那個沒有回應的冰冷身體所傳遞過來的溫度,終究還是沒有騙過自己。
  


  阿信幾近崩潰之於,發現了媽媽的懷裡正揣著一張染血的紙張,他緩緩的伸手過去將紙張抽出,發現上面寫了幾個熟悉的字樣。
  


  『快樂的人』

  阿信認得,這是他幾個月前因為寫了這四個字而讓媽媽被老師臭罵一頓的題紙。
 


  仔細一看,題紙上面的家長評語欄位還被寫上了媽媽以你為榮等等的語句。
  
  阿信完全就不知道,那天他隨意寫上的答案,竟被母親默默地珍藏著,從來都沒有告訴過他。


  
  『哈...哈哈哈哈...』阿信忽然笑出了聲,眼淚卻不自覺的流下。
  


  他回想起更小的時候,他某一次的哭泣,是在因為跑步不慎跌倒而倒在地上的時候。
  
  當他的膝蓋擦傷流血,痛得嚎啕大哭的時候,那時的媽媽會溫柔的將他扶起,告訴他即使跌倒了也要快樂地笑著繼續前進。
  
  從那之後,阿信再也沒有流過淚,他不再像一般的小孩一樣,用眼淚來博取大人的關心。
  
  他理解了只有堅強樂觀的前行,才能當一個能讓媽媽感到驕傲,一個真正快樂的哥布林。


  
  『嘻嘻...我要快樂...我要笑..!!』阿信不斷嘗試擠出笑容,然而眼淚卻不斷在他的臉頰上奔跑。
  
  『我...我在幹什麼啊...媽媽說過,只有快樂的哥布林,才是好哥布林啊...』他無法理解自己的心情,錯愕的揉了揉眼睛,然而眼淚卻始終沒有停不下的跡象。
  
  
  
  『碰!』就在這時,一群四人為伍的人類冒險者忽然匆匆闖入了阿信的家門,他們各自拿著長劍、長槍、法杖、弓箭,身著樸素廉價的基本裝備,紛紛露出了欣喜若狂的表情。
  
  『公會那邊的任務是針對哥布林族群的懸賞,男的小的活捉一隻能兌換一萬狼狼幣,其他女的老的則是一張屍體照片能兌換一千狼狼幣,你們應該還記得吧?』帶頭的冒險者一臉獐頭鼠目,齜牙裂嘴的說著。
  
  屋內的阿信看著那些入侵者,聽的一愣一愣的,只顧著一邊哭一邊傻笑著,還沒有從情緒中抽離出來。
  
  『當然了,先說好,誰先動手,賞金就是誰的,那我就先下手為強啦!!』另一個冒險者興沖沖的跑上來,而其他的人聞聲也跟著爭先恐後的互扯後腿,模樣看起來非常滑稽。
  


  就在阿信即將被抓住的時候,一陣強風突然無預警的襲卷了整個屋內,四位冒險者們紛紛被吹得東倒西歪。
 
  一旁的門簾也應聲爆裂,散落起飛,從屋頂噴下來的茅草到處飛舞,整個場面一度變得非常混亂。
  
  很快地,強風戛然停止,除了阿信,所有人同時露出了一臉懵逼的表情
  


  『無極之風...!!』此時,一道冷漠的男聲淡淡的傳入每個人耳中。
  
  正當所有人困惑的四處張望時,一道黑色的身影從窗口冷不防的飛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發動了攻擊。
  
  一個、兩個、三個、四個,這道黑影就像是連線一般,井然有序的分別在空中掠過了每個人的身邊,速度之快,甚至留下了多道線段的黑色殘影。
  
  他的身影最後停留在屋子的正中央,那一身流線型的黑色皮衣,搭配肩上、腰上與膝上分別搭載著的輕盈護甲,看起來非常適合行刺的任務。
  
  此時的他低著頭,左腳在前,右腳在後,身姿微蹲,細長的黑色長刀還懸在半空中,被緩緩的以唯美的曲線滑入刀鞘內。
  
  刀一入鞘,四位冒險者同時響出一道沉重的打擊聲響,紛紛應聲骨折,原地倒下失去了意識。
  
  『我用的是刀背。』黑衣男抬頭,他頭上那頂富含未來科技感的頭盔遮蓋了他的雙眼,取而代之的是七只發出紫色光芒的科技複眼,他的全身上下就只剩下那挺直的鼻梁和嚴肅的嘴角暴露在衣物之外,看起來非常的有神祕感。
  


  『哈哈哈哈哈,一直以來都很想說說看這個台詞,講起來真的超爽的耶!!』黑衣男下一秒居然爽朗的開懷大笑,絲毫沒有了剛才那蕭殺十足的氣息。
  
  黑衣男一笑完,隨即收起了笑容,阿信此時仍在哭笑不得的狀態,抽泣聲與強顏歡笑的笑聲混合起來,讓人不由得感到古怪。
  
  忽然間,黑衣男颼的一聲原地消失,乍現於阿信的前方,他手中的刀刃不知何時已經重新拔出,還行雲流水一般的砍向了阿信。
  
  那揮刀的速度奇快無比,甚至颳起了一小陣強風,而那黑色的刀刃最後卻停在了阿信的眉心,帶起的強風甚至吹亂了他的秀髮。
  
  阿信大驚,含著淚一屁股往後跌了下去。
  


  『你如果想哭,你就盡量哭,別在那邊要哭不哭的。』黑衣男冷冷地說。
  
  『可...可是...我媽..』阿信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連話也講不好。
  
  『你的媽媽並不是希望你當一個強顏歡笑的人,而是希望你當一個能打從心底快樂的人。』黑衣男憤怒地打斷他。
  
  『打從心裡...快樂?』阿信聽著黑衣男的話語,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你們哥布林一直以來長期受到人類的歧視與迫害,從來就沒有受到過任何人的尊重與保護,但你們仍然頑強的活了下來...這些事情,你都不知道對吧?』黑衣男將刀子收回劍鞘,轉過身說道。
  


  『你的媽媽選擇對你隱瞞一切,獨自一人吸收了所有人世間險惡殘酷的現實,他還仍然努力去保持快樂的心情,還不顧一切的想將這一種處世的態度傳承給你,我相信自有他的道理。』
  
  『但是,你對於快樂的定義,實在是太膚淺了!!』黑衣男轉頭過來,咬牙切齒地看著阿信。
  
  『真正的快樂並不代表你必須永遠帶著笑容,你可以選擇憤怒,你也可以選擇悲傷。』黑衣男緩緩的走了過來。
  
  『當你面對這些情緒仍能夠勇敢地擁抱這些心情,仍能夠勇敢的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並且勇敢的表達自己,接受自己,那樣,才算是真正的快樂。』黑衣男最終蹲了下來,撫摸著阿信的臉頰。
  
  『嗚..嗚哇哇....』阿信像是理解了黑衣男的話,嚎啕大哭了起來。
  
  黑衣男欣慰笑了笑,雙手扶著阿信的肩膀,陪著他釋放這一股無處宣洩的情緒。
  


  過了良久,阿信把臉都哭花了,才終於慢慢冷靜了下來。
  


  『小哥布林,你叫什麼名字?』黑衣男溫柔的問道
  
  『信...我叫阿信...』阿信哽咽地說。
  
  『我名為又空,你可以叫我又空大師!!哈哈哈哈哈』黑衣男站了起來,爽朗的插腰大笑,跟剛才判若兩人,就好像人格分裂了一般。
  
  『那麼阿信,你要不要跟著我加入狼狼教啊?』又空大師蹲下來,爽朗的把手搭在阿信的肩膀上
  
  『狼狼教?那是三小?』阿信努力整理好情緒,他像是能夠理解又空大師那開朗的笑聲,是想要渲染他的心情一樣,不讓他繼續消沉下去。
  


  『哼哼哼...說出來你肯定會嚇一跳』又空大師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我們狼狼教的教義,是用一種超乎常理的邏輯與視角,去理解這一個充滿悲傷與痛苦的世界。』又空大師又站了起來,轉過了身子,一邊講話一邊走來走去。
  
  『我們時常講幹話,但我們的幹話是一種勇敢面對問題的精神,是一種樂觀看待人生的態度,是一種不再正經八百的革命,是一種打擊世界不公的叛逆!!』又空大師比手畫腳的樣子台風十足,就像是一位擅長演講的成功人士。
  
  『我們藉由聖物洗鍊體質,能夠讓講幹話變成一種累積精神能量的方式,只要有精神能量,就會有靈感,只要有靈感,就能創造梗,有梗,就能夠講幹話,能夠講幹話,就能夠獲得力量。』
  


  『所以對我們來說,幹話是可以拯救世界,是可以保護我們所愛之人的。』又空大師又走到阿信面前蹲了下來。
  
  『那麼阿信!!你願意跟我們一起講幹話嗎?』又空大師朝著阿信伸出了粗糙的大手,複眼的紫色光芒撒在了阿信的臉上,阿信不由得覺得刺眼。
  


  『可是...我有一件事情想說...』阿信擦掉了眼淚。
  
  『嗯?』

  『我真的好帥...』阿信比了一個七在自己的下巴,那種自大的欠打表情就像是又重新找回了自己一樣。


  
  『哇靠,你真的很會講幹話餒,我見你的骨骼驚奇,天靈蓋還發著白光,我相信你將來必定能成為本教的重要戰力阿阿信!!』又空大師驚呼。
  
  『唉,沒想到我這麼低調,終究還是被發現了...』
  
  『說真的,在我成為哥布林巨星之前,我其實還是比較想要安安靜靜的做一個美男子。』阿信擺出了一副非常痛苦的表情,就像是非常不願意似的。
  


  『乾,少廢話了,走吧,帶你去我們的據點。』又空大師徒手抓住了阿信那身學校制服的後領,把肥肥短短的他拎了起來,一口氣飛躍出去。
  
  『乾,形象!!我的形象!!在我成為哥布林巨星之前,我還想留一點形象啊啊啊啊啊。』阿信發出一聲慘叫,隨即被帶出了家門。



  阿信加入狼狼教之後,會成為一個怎樣的哥布林呢?

  To Becontinued
56 巴幣: 2

更多創作